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龙在赛博朋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格雷尔VS守护者

龙在赛博朋克 咸柠柒 2154 2019.08.05 23:10

  全身漆黑,头顶绿光的男人逐渐停了下来。

  他已经到达了三人的头顶,格雷尔戒备地看着他,大声喊道:

  “你不是守护者吗?来我们这里干嘛?”

  “守护者......”沉闷的声音从摩托车头盔内传出,“任务规则有规定守护者不能乱走吗?”

  “好像......没有。”

  “那不就得了。”皮衣男子一边说话,一边以一种违背力学原理的方式从房子的外墙走了下来:

  “没有规定说我不能来找你们嘛。”

  他语气轻松地说道:

  “也没有规定说我不能主动出击嘛。”

  他不急不徐地走下了墙壁,拍了拍身上的泥土。

  格雷尔这才注意到,眼前一身黑的皮衣男子,后面还背了一把剑身纤细的花剑。

  “怎么,你想和我们三人打一架吗?”他故作平静地说道:

  “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地离开,我们已经锁定另一名守护者了。”

  皮衣男仔细打量着眼前的银发少年,半响,他拍了拍手,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原来你就是那个和侦探同居的只龙啊。”

  “之前去我过去快送的时候,怎么没看见你?”

  是“同城快送价格私聊”?格雷尔仔细回忆上一次遇见他的细节,和这次的遭遇互相参照:

  摩托车,声音沉闷,能在墙上行走......

  原来如此,这是他的超凡能力,也怪不得他能无视都港市的禁令在城市穿梭了。

  心中有底的格雷尔随便找了个借口:

  “侦探不让我给陌生人开门。”

  “这样啊。”同城快送拔下背后的剑,单手持剑而立:“我给你们一分钟的准备时间......”

  咦?这句话怎么这么耳熟?

  被侦探特训得死去活来的格雷尔,心中突然有一道悲愤的声音划过:

  魔鬼侦探说这句话就算了。

  怎么连你个小小的守护者也要来嘲讽我?

  于是,一条名为理智的线在他脑中突然断掉了。

  蹬地,前冲,数天来的身体记忆让格雷尔做出了熟悉的举动,他红着眼,像条恶犬一样扑了出去。

  皮衣男偏了下头,好像不太理解银发少年为何突然发狂。

  面对在眼前不断放大的拳头,他并没有选择躲闪,而是将剑横举,挡下这瞄准脸部的一击。

  格雷尔想要变招,却发现花剑好像胶水一般粘在了他的掌背上。

  皮衣男深吸了一口气,将剑抬起,猛然下砸!

  “喝!”

  “轰隆”,地上被击出一个冒着热气的窟窿,很显然,这位同城快送的力量也是非人级的。

  烟雾四散,看不清少年身影的华文武二人已经准备好再次逃跑了。

  但皮衣男头盔里的眉头一皱,他单脚抬起,其上是一双紧紧抱住他的手。

  他冷哼一声,抬脚前踢,刚从地上爬起的少年便化成了一道残影,重重地撞向了对面的房屋。

  “好了,下一个。”皮衣男在空中舞出一个剑花,看向在场的其他二人。

  “能投降吗?”华文武举起双手,全身不住颤抖。

  “那就没意思了呀。”同城快送用花剑指着二人,淡漠地说:

  “我千里迢迢过来,可不是来看你们哀嚎的样子的。”

  “够了。”屋顶上突然传来另一道声音:

  “他们已经没有了战意,何必要赶净杀绝呢?”

  皮衣男抬起头,轻笑了一声:

  “原来是唐大侦探啊。”

  “行吧,这个面子我只给你。”

  朦胧的月光下,隐约能看到一个不着任何灯泡的身影,风衣随风摆动,看不清表情的脸上传来了平淡的声音:

  “只龙,别再装死了。”

  “哎呀,我还想等他走再出来的。”烟雾缭绕的瓦砾中,一脸不爽,两手捂着头上灯泡的银发少年悄然出现。

  被击飞的时候,他不得不动用了今天唯一一次的变形机会,强化了背部的肌肉。

  也因此,他几乎毫发无伤地从废墟中走了出来。

  除此之外,在特训中了解到翅膀好处的他,在背上重新生成了一对翼翅,而且是完完全全受他控制的!

  “你......你是天使吗?”华文武瞪大了双眼。

  “不是,”格雷尔往地上啐了一口血沫,擦了擦嘴巴,狞笑道:“现在是第二回合了。”

  果然他在特训中还是留了一手吗?默默观察的侦探眼前一亮。

  翅膀一扬,格雷尔腾空而起,腿往墙壁一蹬,像箭矢般疾射而出。

  皮衣男剑尖点地,以攻代守,长长的花剑向天一指。

  吸取了教训的格雷尔侧身躲过,变拳为抓,向着他的手腕抓去。

  他的想法很简单,只要能将这花剑除去,眼前男子对他的威胁便去了一半。

  但皮衣男很明显看穿了他的意图,他脚跟点地,身体诡异地向后倾斜了四十五度。

  再然后,花剑收回,又是一刺!

  躲,刺,再躲,再刺!

  花剑在空中舞出了幻影。而此时武器的优势体现了出来,在暴风骤雨的攻击下,处处受挫的格雷尔和皮衣男间的距离被逐渐拉开。

  不能再这样僵持下去了。

  格雷尔的表情越来越严肃,他突然想到,自己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华文武!”他大声喊道。

  一旁贴着墙壁慢慢行走,准备偷偷离开的斗鸡眼被吓了一跳,他牙齿打颤,艰难地转过了头。

  半响,他的眼神闪过一丝决然。

  不能让自己的知己丧命于此!

  皮衣男感到有一股危险的波动从那个弱不禁风的斗鸡眼上传来,他皱着眉头加快了击剑的速度,同时脚步不停,准备向后拉开更长的距离。

  但危险降临得比他想象中的要快,皮衣男突然感到一阵眩晕,两眼一花,原本看得清清楚楚的银发少年在他面前忽地变成了两个。

  不好!他心中大呼糟糕。

  翅膀重重一扬,耳边传来破开风的声音。他只能勉强将花剑往胸前一架,但银发少年的目标显然不是这里。

  格雷尔张开双手,将皮衣男拥入了怀中,同时他的翅膀猛烈扇动,就这样带着二人窜上了天空!

  五米!

  十米!

  一百米!

  二人冲破了云层!

  感受到皮衣男的身子紧紧地“黏”住了自己,奸计得逞的格雷尔狞笑着说道:

  “你可知道有一招从天而降的绝技?”

  回过神来的皮衣男想要反抗,却发现他抱的姿势十分熟练,让自己动弹不得。

  “流星——”

  “地龙坠!”

  格雷尔大声喊着临时编的绝招名,眼神如火,在半空中急停,又迅速地往下坠落。

  “够了!”

  头盔里传来皮衣男无奈的声音:

  “我认输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