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龙在赛博朋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肯尼之死

龙在赛博朋克 咸柠柒 2201 2019.07.30 14:19

  在唐让的视角里,巨汉身上晦暗的超凡因素不断膨胀,像枝蔓一样从胸口扩张到了全身。呲啦,紧绷着的灰色上衣碎裂,几个肉瘤从后背长出。豁然,巨汉停止了滚动,睁开眼睛,张口一声咆哮,从地上一跃而起。

  他原本受伤的眼睛处已经愈合,但没有新的眼瞳长出,一堆诡异肉瘤取代了它的位置。而后背的肉瘤不断生长,隐约间有了手臂的轮廓。

  不再继续等下去了!唐让神色一凛,将手杖像武士刀一样高高举起。一旁的黑发少年心领神会,绷紧了身子随时准备暴起。

  上了!

  首当其冲的是悲哥儿,他的短匕瞄准了巨汉的第二只眼睛,但这只是佯攻,他计划在刺入的一瞬间变招,弯下腰故技重施,将这个巨汉拖入其不擅长的地面战。

  侦探闭上眼,将心神完全沉浸在对超凡的感知中。巨汉若有所感地抬起头,但少年的攻击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

  可星辰龙王说过一句话:一力降十会。

  眼前的黑发少年被与腰齐粗的巨手,只是一挡,一扇,再补上一脚,整个人便像破布一般飞了出去,一头扎进了墙壁。

  体型和力量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巨汉并没有进行下一步的举动,他忌惮地看着远方的侦探,来自野兽的直觉告诉他,贸然接近只会导致不好的后果。

  局势就这样僵住了。

  一旁默默发光的工具鼠捏紧了前爪,在心中纠结自己是否要出手。

  “真疼啊,我肋骨都断了好几根呢。”一只手突然从墙壁坍塌的废墟中伸出,本应该昏迷的悲哥儿,脸色狰狞扭曲地从碎石中爬出。

  黑色少年浑身的皮肤变得像血一样的赤红,其上不断地涌出水雾状的蒸汽。他手肘微曲,活动了下肩关节,发出“咯啦咯啦”的声音。这一幕落在格雷尔眼中,就像是炼狱归来的恶魔。

  而巨汉只是偏过头看了他一眼。

  他背上的肉瘤不断收缩膨大,终于,一只长着黑毛的手从里面爆出,照这个趋势,不到一分钟,他背上所有的手都能长出来。

  就在此刻,侦探动了。

  他瞄准的是巨汉胸口超凡因素最为密集的地方。

  暴起,前突!

  但他严重失算了,巨汉双手并拢,举成一个盾牌形状,完美地挡住了自己的胸口。与此同时,背上又有一只手破瘤而出,向冲刺的侦探袭来。

  然而一只脚踩在了这只手上,是浑身冒着蒸汽的悲哥儿!

  他一跃而起,像蛇一样缠住了巨汉的脖子,巨汉背后的手愤怒地抓向他,可除了转瞬即愈的伤口,什么都没留下。

  好机会!侦探伸出手杖,对准了巨汉另一只眼睛,猛然一刺!

  “啊——”

  巨汉发出一声怒吼,想要从悲哥儿的缠绞中挣脱。拳、抓、拧、戳,各种攻击方式像雨点一样落在了肩上的少年,越来越急促,参与的手臂越来越多,攻击方式越来越野蛮。

  但这一点用都没有!

  双腿还是像铁钳一样牢牢地锁住了巨汉的脖子。每一个在悲哥儿身上击出的伤口,无论血肉还是骨骼筋膜,都在喷溅蒸汽后恢复如初,甚至比之前还要坚韧。

  而长时间对颈动脉窦的压迫,是会导致人类生理衰竭的!巨汉的脸色逐渐变得铁青,这是大脑供血不足的征兆。一个个肉瘤从他的身体各部位绽开,像是在尸体上生长的曼珠沙华。

  在侦探眼里,晦暗的超凡因素变得忽明忽暗,其上衍生出无数尖刺,在巨汉的体内不住冲撞。这是体表肉瘤显现的原因,此时由于身体的崩溃而失控。

  原本保护胸口的双手也变得松懈,唐让抓住机会平举手杖,用其尖端猛然刺向其两手间的狭缝。

  鲜血四溅,巨汉的胸口像漏气的气球一样瘪了进去。所有肉瘤收回体内,他的脸上陡然失去了所有表情,这是身体再也支撑不住超凡因素的迹象!

  “快走!”唐让大吼。

  悲哥儿一手撑住脑袋,双腿一旋,从巨汉身上脱离开来。

  “轰”!巨汉的背部率先炸裂开来,他的身体自上而下出现了无数褶皱,像是无数蛇在皮肤下穿行。而此时,巨汉的眼睛却突然亮了,一双带着沧桑疲惫的眼睛看向了通道。

  似在求救,又像忏悔,他喃喃开口:

  “我什么都没看到啊!”

  “是阿兵让我进去看的......”

  “......我不想看的.....不想看的。”

  “等等,”唐让急切地伸出手,“你是谁,我能帮你!”

  “肯尼,帮......艾琳……”男人艰难地吐出最后的话语,再也支撑不住,化作漫天血影在空中炸开。

  侦探的脸深深地沉了下去,半响没有开口。

  “这算完了吗?”全程顶着灯泡的工具鼠怯怯问道。

  “完了?”唐让冷笑一声,眼中尽是怒火,“一位深爱着丈夫的妻子,冒着被连锁酒吧灭口的风险来委托我。我却把这件事情完全搞砸了,这算完了吗?”

  他一拳击在墙壁上,悲哥儿走过来,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该走了,等下可能会来人。”

  ......

  深夜,月明星稀,天边隐约有一抹鱼肚白。

  两人一鼠从下水道洞口爬出,距离刚刚的冒险仅仅过了三个小时。

  “我先回去了,”悲哥儿挠了挠他的黑色刘海,不好意思地说,“这次的消耗有点大,我得静养一天。”

  “嗯,注意安全。”侦探勉强露出一个笑脸。

  目送着离开的黑发少年,堆满一肚子疑问的格雷尔终于找准机会,鼓起勇气向侦探提出了问题:

  “那个黑色的大.....大块头,是什么东西?”

  “肯尼。”侦探头也不抬地回道。

  “你不是说他只是个普通的人类吗,怎么会变成这样?”

  “不知道。”

  “是超凡能力的原因吗?”

  “可能是。”

  “呃......你能正常说话吗?”白鼠脑壳上隐约浮起黑线,“我有点不习惯这样的你。”

  侦探叹了一口气,抬头望向半白半黑的天空:

  “复杂的聊天等到天亮再继续吧,我现在脑子有点乱,需要整理下思路。”

  他在脏黑的风衣里摸索了一阵,将自己的终端取出,再将风衣脱下与其一起递向白鼠:

  “将我的风衣带到克莱恩大道绿色灯牌处的干洗店,用这个付账。”

  “然后随便找个旅馆睡一觉吧,明天早上再来侦探所找我。”

  格雷尔有点尴尬的回道:

  “我现在这个形态很可能要持续一整天......”

  “那算了,我们一起走吧。”侦探将风衣一甩,挂在自己肩膀上,向着繁华的克莱恩大道大步走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