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龙在赛博朋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小毛驴的第二场战斗

龙在赛博朋克 咸柠柒 2098 2019.08.19 21:43

  “咚咚咚,咚咚”。

  有节奏的敲门声响起,悲哥儿从床上一跃而起,一路小跑地来到了房间门前。

  这是他和唐让约定好的暗号,而这同时也代表着一切安全。

  打开门,身着风衣的侦探点了点头,迅速地闪进房间,却被洒满血迹的房间给吓了一跳。

  眼前的银发少年呆呆地看着天花板,似乎经受了不少挫折,而他身下的的点点血迹,似乎在告诉来者,昨夜经历了一段难以启齿的故事......

  侦探快步走到床边,伸出一指,放在少年的鼻翼下方。

  呼吸平稳,深而长,吹动在食指上甚至有些发痒。

  “你还好吗?”唐让不解地开口问道:

  “昨晚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在感慨这个悲哀的人生罢了。”格雷尔目光幽怨:

  “这些血迹是我昨晚的实验。”

  “实验?”侦探反应很快,很快就分析出了来龙去脉,他笑着安慰道;

  “我早就和你说过要加强对超凡因素的控制......”

  “看你这个样子,今天早上的斗技场就不要参加了。”侦探在风衣里摸索了一阵,掏出了一个精致的玻璃瓶,他让格雷尔起身,将玻璃瓶里的液体均匀地洒在沾满血迹的床单上。

  暗红的血迹逐渐变浅,最后化为了白色,不仔细看根本无法将它和洁白的床单区分开,同时刺鼻的血腥味也慢慢消失,变为了淡淡的花香。

  “化血溶剂,能够中和血液,伪装现场。”侦探解释道:

  “这样的话,服务生过来收拾房间的时候就不会被吓到了。”

  你还真贴心啊,格雷尔在心中吐槽道,而且你不是侦探吗?为什么随身会带这种一看上去就十分可疑的东西呀,联想到昨晚一言不合就开始烧房子,还有在下水道随手拿出的撬门工具,侦探这个职业的形象在他的心里不由得越走越偏了。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格雷尔假模假样地咳嗽了一声,开口说道:

  “谢谢了.......”

  “没事,”侦探将玻璃瓶收回风衣,问道:

  “对了,你们昨晚遇到的是什么人,能描述一下他们的相貌吗?”

  “例行检查的灰衣帮,他们的头头是一个脸上有四道斜杠,叫做奎森的男人。”格雷尔在脑海里回忆了下灰衣人的相貌,补充道:

  “其他的成员脸上有三道杠。”

  “灰衣帮的特别调查小组,”侦探笃定地说:“看来最近发生了什么大事情。”

  格雷尔点头:“我有听路人们说过,城东的仓库被入侵了,他们调查的可能就是这件事。”

  “看来事情和我想的差不多......”侦探摸索着下巴,沉声道:

  “具体的前期调查工作我来做就好,你们俩主要负责的还是斗技场的那一部分。”

  “天色不早了,我们吃个早饭,出发前往斗技场吧。”

  “还有一点。”他严肃地说道:

  “黑色长袍就不要再穿了,昨晚我不小心暴露了身影,担心他们会怀疑到我们三人身上。”

  ......

  ......

  早上八点整,三人来到了洛马尔斗技场,向本尼说明了情况后,化身小毛驴的悲哥儿被分到了九点,也就是斗技场最早的场次。

  他的对手也已经确定,这是一名出生于自由城底层的混混,叫做罗格,身无所长,觉醒了超凡能力后想来斗技场碰碰运气。

  格雷尔看着登记册上的照片,这个男人眼角下垂,眼皮之间只裂开一条缝,露出芝麻般大小的眼黑,两根巨大的门牙在脏黑的嘴唇上凸出,脸上的肉松松垮垮,大开的衣领中能看到他肋骨根根分明的上身。

  这样的男人,真的有足够的勇气来参加斗技场吗?他不由得在心中胡思乱想。

  “这是一场械斗,”本尼严肃地说道:

  “这是在竞技场中最危险的比试,如果你们觉得不行,我可以另外安排他的对手,你们在台上观察就好。”

  侦探摇摇头:“悲哥儿的能力正好很适合在这种场合下发挥,如果他觉得不行的话,退出擂台范围对他来说也并不难。”

  “好吧,”本尼一摊手:“接下来就是准备武器了,我们这里可以提供一些,另外的得你们自己筹备。”

  “给我一把趁手的匕首就好,其他就不必了。”悲哥儿坚定地说道:

  “我对自己有绝对的信心。”

  .......

  穹顶的人造光逐渐变得强烈,让斗技场的氛围不断升温,在观众们等得不耐烦的时候,激昂的广播声如期响起:

  “各位朋友们,欢迎来到新一天的洛马尔斗技场!”

  “今日的比赛同样精彩,让我们倒数十秒,迎接新一轮斗技的开始。”

  “十......好吧我只是开个玩笑,看台上的各位,想必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吧,先让我来介绍一下今天的斗技者。”

  “第一位,艺名小毛驴,这是一位在昨天下午的斗技中轻松取胜的选手,难以想象他这个年纪,竟然有着如此精湛的武艺,而他仅仅休息了一个晚上就迫不及待地再次参与斗技,这是在挑战自己的极限吗?”

  广播停顿了一瞬,好像在期待观众们的反应。

  果然,叫好声如潮水般涌来,广播大笑了一声,再次说道:

  “不管小毛驴是出于什么原因,我们都十分欢迎这样的选手,让我们大声呼唤他的名字!”

  “小毛驴”,“小毛驴”,“小毛驴”!

  伴随着呼唤声,身着短款无领上衣,短裤赤脚的悲哥儿从擂台大门走出,他双手垂地,走得不急不缓,一副完全不紧张的样子。

  “而另一位,是一名新人,但他的名字想必在场的各位都听说过。”广播卖了个关子,半响,再次响起:

  “破铜街的瘦虎,令人色变的存在,有人称他为流氓中的败类,败类中的废物,他就是......”

  “罗格——”

  罗格的名声人缘显然很差,观众席上不断传来嘘声和斥责声。

  从大门口走出了一个身着米黄色衬衫长裤,踩着凉鞋的高瘦影子。

  他怪叫一声,双手朝天比出中指,丑恶的脸庞在这身勉强算是体面的衣装下显得十分突兀,大屏幕给了他一个特写,顿时就有人在观众席上干呕了起来。

  “双方选手皆已入场,现在开始倒计时。”广播声例行公事般地响起:

  “3、2、1,开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