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龙在赛博朋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银装战车和实战教学

龙在赛博朋克 咸柠柒 2220 2019.08.01 22:20

  深夜,科琳娜酒吧。

  格雷尔已经重新变成了银发少年的模样,和侦探一起走入大门。

  酒吧内音乐轰鸣,慵懒迷幻的合成器旋律配上仿若永不停息的鼓点节奏,让大部分客人忘记了身份阶级,像赤条条的虫子一样忘情扭动,像满月婴儿般啼哭大叫着。在舞台灯光照耀下,他们仿若群魔乱舞,却又不由自主地让人想加入其中。

  唐让面无表情地从人群中穿过,格雷尔皱着眉头,紧紧地跟在他身后。

  “我要两杯酒。”侦探倚靠着吧台,低着头轻声说道。

  “不好意思先生,这里的环境有点嘈杂,您可以大点声吗?”眼前的酒保脸上挂着职业假笑,语气诚恳地回复道。

  “我说,”侦探的音量突然提高,“我要两杯酒,立刻!马上!”

  原本围绕在吧台边的一圈人被吓了一跳,纷纷识趣地离开座位,这使得侦探二人周围突兀出现了一周真空带。

  酒保仍是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

  “明白了,那请问您要什么酒呢?”

  “来一瓶72年的拉斐红酒做基底,加上呃......凯尔营养液知道吗?”

  酒保脸色逐渐僵硬,嘴角勉强提起一个弧度:“您说的是目前市面上能买到的最好营养液,凯尔吗?”

  侦探点点头:“这两者按一比一的比例调制,然后......我想想啊,苦蛇果、北极花的花瓣、酸柠檬树的树汁、百香果的果籽,就这些,每个取一毫升,放入里面搅拌,最后加冰块送上来就行了。”

  每说完一个名字,酒保眼神变得越来越不善。等到侦探像报菜名一样将话说完后,他深吸了一口气,语气平淡地说道:

  “先生,您要的这些我们都没有。”

  “您要的这些东西,整个霍普区都找不到,我觉得您也许需要去紫金花区冒冒险,但我不打包票。”

  “也就是不做咯。”侦探玩味地看着他。

  “是的,我们......”

  话音未落,侦探猛然一个巴掌扇到酒保脸上,他在空中打了个旋,七荤八素地摔在地上,发出“咚”的一声巨响。

  但这个响声很快淹没在了音乐里,侦探从吧台一跃而过,拎起酒保的衣领,平静地说道:

  “叫你们的主管出来,我找他有一笔账要算。”

  “我......”酒保委屈地撅起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又被唐让一脚踢开,撞在了吧台后的门上。

  他踉跄地爬起身推开门,临走前恶狠狠地瞪了侦探一眼。

  唐让朝着格雷尔挥挥手,后者心领神会地翻过吧台,两人朝着酒保离开的方向偷偷地潜入。

  ......

  “报......报告银装战车大人,酒吧有人闹事。”

  在一间昏暗宽敞的办公室里,受欺负的酒保低着头单膝跪地,全身不断地发颤,仿佛很恐惧眼前的男人。

  办公桌后的身影打了个哈欠,他随意地点上一根雪茄,瓮声瓮气地回道:

  “擅离职守,先打自己一百个巴掌吧。”

  “大人,是他们......要我来找你......你的。”

  “两百个巴掌。”

  “......是。”

  “啪啪”,连绵的巴掌声开始在空旷的办公室不断回荡。

  银装战车皱起眉头,在心里面思考,指名道姓地要来见自己,像这样不长眼的家伙已经好久没遇见过了吧。

  是自己在办公室呆了太久?以至于外面的人忘记了自己的名声?还是说是哪个喝晕了头的酒鬼,昏了头想来找自己单挑?

  哼,不管是谁,连锁酒吧的威名不容扫地,这次闹事的人,就让我骑士级的银装战车来教训......

  “哐啷”,大门的撞击声打断了他的沉思。他抬起头,眼前是一个身着风衣,戴着皮帽拄着手杖的男人。

  克莱恩大道的侦探,我哪里惹到他了吗?

  银装战车从办公椅上站起,高大的身躯将本就昏暗的灯光遮去了大半。他撕开西装,露出了里面银色的外骨骼装甲,无视了眼前还在扇巴掌的酒保,慢悠悠从桌后踱步到了侦探身前。

  “我听说侦探这一行赚得很多,但这次你要赔大发了。”

  “哦?”唐让将手杖架在肩上,讥讽地说道:“我怎么觉得这次是你们要赔大发了。”

  “是吗,你是从哪里得来的这个自信?”

  唐让左手打了个响指,格雷尔怯怯地从门外探出半个身子。

  “这是我的远方外甥,昨天被你们酒吧里的人欺负了,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讨个公道。”侦探直视着银装战车,不紧不慢地说道。

  银发少年?是泽尔大人上次没抓住的那个?银装战车内心不惊反喜,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啊。

  “那你们打算怎么要价呢.......”他装模做样地开口,话音未落便一拳向唐让击去,却意外地扑了个空。

  人呢?

  “对付这种笨重的改造人,.”侦探平淡的声音在办公室内响起,“最好的方式是让他失去平衡......”

  他轻轻往后一闪,右脚发力,踢在了银装战车的脚跟处。后者偷袭的重拳反而害了自己,拳势带着全身,不由自主地往地上摔去。

  “之后瞄准他的要害出手,一定要快!准!狠!”

  手杖像蜻蜓点水般点向太阳穴和脖颈,再然后,一记双手紧握的杖击重重地打在了腰椎上。

  银装战车狼狈地摔在地上,还没等他痛呼出声,侦探魔鬼般的声音又在他耳畔处悠悠响起:

  “最重要的是,在敌人处于下风的时候,不要给他机会。”

  手杖被舞出了幻影,无情地点向地面哀嚎的战车。战车试图举起双手抵抗,却发现怎么样也护不住身子。他忍不住闭上了眼,边承受着暴风骤雨般的打击,边涕泪横流地求饶道:

  “我投降了......投降了!”

  手杖停止,银装战车饱含希望地睁开眼睛,却发现一个脚底在他眼前越放越大。

  “最后,在敌人投降时,千万不要掉以轻心。”

  一记势大力沉的重踢结束了侦探的解说。银装战车口吐白沫,在地上完全失去了意识。

  “好了,现在你的仇报完了。”唐让抬起头,发现刚才扇巴掌的酒保已经躲到了办公桌后,正瑟瑟发抖地看着他。

  “我又不是什么魔鬼......”侦探小声嘟囔了一句,扭过头向门外走去。脸上放着星星眼的格雷尔紧随其后,二人一起离开了办公室。

  ……

  两人渐行渐远,饱受欺凌的酒保在办公桌后小心地直起身,他的手上多了一把尖刀,怨毒地看向地上昏迷的银装战车。

  昏黄的灯光照在他身上,在墙上映出了个可怖的影子。

  “......”

  鲜血四溅,一声凄厉的惨叫在办公室内响起:

  “快来人啊,战车大人被刺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