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龙在赛博朋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一次小尝试(感谢收藏)

龙在赛博朋克 咸柠柒 2248 2019.08.19 00:18

  灰衣人将终端的吸盘吸附在悲哥儿的脖颈上,将他摇醒。

  “谁?”悲哥儿揉着眼睛,迷迷糊糊地说道:

  “天亮了吗?”

  “别担心,只是例行检查。”四杠男眼神紧盯着终端上的数据,开口问:

  “我们需要你回答一些问题,你能接受吗?”

  “检查什么......作业吗,我已经退学了,作业都被我烧了,烧干净了,别想来检查我......”悲哥儿此时的状态显然很不正常,他一边嘟囔,一边想趴回桌面:

  “我已经退学了......不要再问问题了......”

  他竟然喝醉了,仅仅一杯酒,他竟然喝醉了!格雷尔眼角的余光看到终端上数字是平稳的绿色,心中不由得狂喜。

  “去,去卫生间提一桶水过来。”四杠男偏了下头,对身边的灰衣人说道。

  大约三十秒后,一桶冰冷的水浇在了悲哥儿的头上。

  终端上的数据,猛然变红!

  “例行检查,请配合我们。”四杠男冷冰冰地说道。

  格雷尔按住了悲哥儿的手臂,后者带着杀气的眼神逐渐冷却下来,而终端上的数字,由危险的红色转为了黄色。

  “第一个问题,你从哪儿来?”

  “锈城区。”

  一旁少年哀声长叹,这就是猪队友啊!

  但四杠男没有什么出乎意料地反应,他直截了当地问道:

  “来自由城有什么目的吗?”

  “找人。”悲哥儿脸色如常,他平静地盯着眼前男人的眼睛,一字一顿地回道:

  “洛马尔斗技场的本尼执事,我和他是朋友,门口的守卫和我身旁这位都可以证明。”

  四杠男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而终端上的黄色数据,在逐渐变绿,这对于格雷尔来说,是一个不能再好的消息。

  “刚来自由城吗?”

  “是。”

  “你对自由城的看法是什么?”

  悲哥儿思索了一会儿,回道:“很神奇,在此之前,我从未见过这样的城市。”

  绿色,屏幕上是令人欣喜的绿色。

  “你很诚实。”四杠男罕见地夸奖了一句,“一般初来到自由城的人都会想尽办法地隐瞒自己的来历,最后一个问题......”

  “你刚刚为什么喝醉了?”

  “没喝过酒,想试一试。”黑发少年的棒读,让一旁的格雷尔差点就笑出了声。

  四杠男满意地点了点头,他收起吸盘,笑着对大厅上的人们朗声说道:

  “例行检查就到这了,很高兴今晚并没有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但是,一道刺耳的铃声从他手中的终端传来,打断了四杠男的感概。他不耐烦的点动屏幕,一道急促的声音响起:

  “奎森队长,萨斯丁街上有一栋房屋烧着了,嫌犯正在逃离,请求支援!”

  原来叫做奎森的四杠男,脸色阴沉地挂掉了终端,对着在场的灰衣人沉声道:

  “收队,目标萨斯丁街!”

  格雷尔在心中不由揶揄道,看来今晚上每个人都自带乌鸦嘴的属性......

  灰衣人队伍迅速离开了酒吧,但明显这里的每个人都没有了继续呆着的兴致,在酒保的唉声叹气下,一个又一个的客人离开了斯托恩酒吧。

  而银发少年和黑发少年显然也在其中。

  走出大门,格雷尔找了个僻静角落,忍不住向悲哥儿问道:

  “你刚刚是怎么骗过他们的?”

  “我刚刚说的都是实话,只不过我隐瞒了一部分。”悲哥儿拍了拍太阳穴,酒精让他的头脑不住刺痛:

  “在说谎这件事上,我有着很丰富的经验。”

  “那你之前为什么不早对我说,”格雷尔抓狂地问道:“还有,你刚刚不是出汗了吗?”

  “有吗?”悲哥儿皱着眉头,不停揉动着太阳穴:

  “我刚才怕酒喝不完......那酒可真辣,辣得我都流汗了。”

  ......

  ......

  回到石莲旅馆的格雷尔急忙向侦探汇报了自己这边的情况,确认了他就是纵火的元凶,并且已经安然逃离。

  松了一口气的他,不由得躺倒在柔软温暖的床上,明明只过了一个小时回到房间,他却感到像一夜那样漫长。

  还好自己机智。他在床上胡思乱想,如果动用超凡能力后,依然没有瞒过灰衣人,那么失去变形机会的他无疑会变得非常被动。

  在侦探声东击西,转移他们的注意力前,自己可能会被当初击毙,或者解除变形,在龙形态被一大群人击毙。

  想到这个后果,格雷尔不由得一阵后怕,每二十四个自然时只能一次变形,这样的次数还是太少了。

  自从新人任务结束后,自己好像就没有对变形能力进行研究了。想到未来还会面对的种种危机,他冷汗连连,对自己的懒惰感到十分后悔。

  影响变形次数的原因是因为失控的超凡因素对自己身体的损伤,格雷尔回想起前阵子的感悟,闭上眼睛,将心神集中在体内的不可见之处。

  “翠尔女神保佑我......”他喃喃道。

  一旁悲哥儿的鼾声逐渐在格雷尔耳朵里消失,超凡因素像血液一般,虽然不可见,但实实在在的在他体内流动。

  怎么控制呢?

  他小心地解除了一小片皮肤的变形,不安分的超凡因素向那边流去,激起了一小缕的灰雾。

  ......

  ......

  人造光透过房间的百叶窗,化为星星点点,落在房间的三张床上。

  感受到光芒的刺激,悲哥儿睁开眼睛,舒服地伸了一个懒腰。

  “呃啊。”他满足地深呼一口气,转过头,向邻床的银发少年说道:

  “该起床了......”

  眼前的一幕让他吓得把话语咽了回去。

  一旁的银发少年眼睛通红,像条死鱼般躺倒在床上。而洁白的床铺各处,洒满了干涸的血迹,其上的铁锈味,在房间不断逸散开来。

  “你......你怎么了?”

  “没什么,这只是一次小小的尝试。”格雷尔生无可恋地说道,他的身上布满了像针扎过一样的伤口,这是昨晚尝试控制超凡因素的后果。

  然而,这次尝试失败了,果然就如侦探所说,超凡因素的控制需要常年累月的积累。

  想到自己每个夜晚都要像这样血溅四方,他不由得无声哀叹道:

  为什么小说里别人捡本秘籍就能连升几级,而我却只能慢慢打熬自己啊!

  想到这,他扭过头,瞪着死鱼眼对悲哥儿问道:

  “你是怎么练习自己的超凡能力的?”

  “超凡能力?”悲哥儿诧异地回道:“我不需要练习啊,我只要有足够能量,身体的损伤就会不断愈合。”

  他回想了一下,不确定地说道:

  “但是从我获得能力开始到现在,能量的转化效率提高了许多。”

  “可能......是我不断受伤的原因?”

  这不一样,你是他虐,而我是自虐啊!格雷尔无神地看向天花板,口中一张一合,却没发出声音:

  “龙生凄凉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