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龙在赛博朋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一场无聊的战斗

龙在赛博朋克 咸柠柒 2206 2019.08.15 23:54

  与上午的械斗不同,这场斗技是彻彻底底的空手搏斗。

  身着碍手碍脚的长袍来参加战斗,排除脑子进水的原因......格雷尔眼睛微眯,仔细观察着眼前的女人,发现她黑色的眼眸内如湖面一般平静。

  她对自己的实力十分具有自信。格雷尔在内心下了定论,因此他打消了率先出手的念头,静静地呆在原地。

  “你不攻过来吗?”玛莎出乎意料地开口说道:

  “我一个快要半截入土的女人,就这么让你忌惮吗?”

  她的嘲讽引发了观众席上一片嘘声,很快就有观众不满地开口骂道:

  “上啊,你个怂种!”

  “看见娘们就走不动路了吗?”

  “要不要我替你打啊?”

  这嘲讽三连的声音意外地巨大,观众席上很快传来了哄笑声,让斗技场内变得嘈杂了起来。

  格雷尔不爽地看向声音的所在,那里有一个造型夸张的喇叭,和躲在喇叭后面无表情的侦探。看见少年回头,他甚至还伸出了右手,向他打了下招呼。

  这个魔鬼!他咬着牙,硬着头皮向前冲去。

  面对未知,少年忐忑地击出一拳。拳头破开风,蕴含着他三成的力道,向玛莎的太阳穴打去。

  然后,在半空中停住了。

  很难以形容这种感觉,格雷尔感觉自己的手臂陷入了高密度的流体中,不仅其力道被吸收殆尽,而且片刻后,一股相同的力量从相反方向传来,将他的拳头弹开。

  这让格雷尔想起了前几天特训的空地上,几个流着鼻涕的小孩玩的游戏:

  “我诅咒你永远长不高。”

  “反弹。”

  “我诅咒你找不到女朋友。”

  “反弹。”

  “我诅咒你永远被侦探特训。”

  “......”

  这不就是小说里最让人厌烦的反弹能力吗!格雷尔在心中愤怒地咆哮,像这样的人才在世界上默默无闻了四十多年,这说出去谁信啊!

  他不信邪地又挥出了几拳,结果与之前并没什么区别。至此他不得不停止了动作,和面前的女人无语的眼对眼对望。

  和登记册上一样,脸上长满皱纹的中年女人,正温和地看着自己。

  “你战胜不了我的,这是爱的力量。”玛莎轻轻开口,“可以请你从擂台上下去吗?”

  可以下去,个鬼啊!格雷尔眼角的余光看见侦探又举起了喇叭,他只能无奈地开口:

  “对不起......我也是有任务在身。”

  话音刚落,玛莎的眼神露出了一抹怨恨,但她的话语依旧平静:

  “我可以和你一直耗下去,这样在一个小时后我们会以平手收场。”

  “这对你我,都没什么好处。”

  “如果你认输,在斗技完了之后,我们可以再次像这样好好地聊一次天……”

  她期待地看着眼前的少年,然而......

  “裁判——她企图贿赂我。”格雷尔毫无节操地向着天上大喊。

  广播里传来悠悠的男声:

  “为了公平公正,斗技场内禁止发生交易行为,玛莎警告一次,如有下次直接判负。”

  玛莎的眼神变得更加怨恨了,她一字一顿地咬牙说道:

  “我给过你机会了。”

  她的长袍内伸出一只手,向少年的脸上抓去。

  格雷尔刚想抵挡,却被无形的力量弹开。锋利的指甲划过他英俊的脸庞,在上面留下了五道血痕。

  这还没有完,女人又是飞起一脚,向着格雷尔的两腿间踢去。

  这是人类的弱点,但对于化身成人的白龙不是。

  因为格雷尔在每日例行的变形试验中,正好移除了那部位......的痛觉神经。

  即便如此,但格雷尔还是装模作样地后退了几步,他蹲在地上,双手捂腹,做出一副痛苦的样子,这同时也是他的灵光一闪:

  如果打不到她,就让她犯下失误!

  玛莎果然乘势追击,她笨重地向前奔跑了几步,右脚高高抬起,露出长袍内臃肿的发福身体,向少年的头部踩去。

  下手这么狠?格雷尔身体一滚,轻松地避开了这阴损的攻击。一脚落空的玛莎身形不由得踉跄了一下,这让他不由得眼睛一亮。

  有效果!

  他继续着自己浮夸的演技,这让观众席上传来嘘声一片。而热血上头的中年妇女,像刚学会踢踏舞的幼童,笨拙地一次次抬腿,踩向地上的少年。

  明眼人都能看出少年差劲的演技,而当事人还在不知疲惫地向他进行着攻击。大屏幕上滑稽的画面自然引起了观众们的不满,嘘声在斗技场内不断回荡。

  观众席上认真观察的侦探朝着旁边点了点头,一旁的本尼默默拿出记事本,在上面写上:

  玛莎,能反弹针对自己的攻击,但自身不具有任何的攻击能力,基本可以排除嫌疑。

  写完这些后,他将记事本收起,默然地看向大屏幕上努力的少年。

  该怎么提醒他任务已经结束了?本尼苦恼地想着。

  .......

  对于没有经过训练的普通人来说,连续用力踢腿,是一件十分耗费体力的事情。

  汗水渐渐浸湿了玛莎的后背,平时不常运动的她感到右腿酸痛无比,换了左腿后,不一会儿,难以忍受的酸痛再次传来。

  而这仅仅过了不到五分钟。

  她咬紧了牙,在脑里不断回忆女儿纯真的面容和主人丑恶的脸庞,企图在内心压榨自己最后一丝的潜力。

  然而这欺骗不了自己的身体,腰间肥肉不断颤动,跳动的心脏仿佛要跃出胸口。疲惫感从腿部一直延伸到脸部,让额头渗出了细密的汗珠,令她的眼前变得模糊一片。

  又过了三分钟。

  还是捕捉不到地上那条狡黠的虫子。

  坚持,坚持,坚持,她的脑内只剩下了这个想法。

  又过了......可能有三分钟吧。

  “妈妈加油。”“妈妈加油。”

  纯真声音从虚幻的远方传来,她不由得停止动作,抬头,在观众席上茫然地寻找着女儿的身影。

  她的发丝散乱,每一道皱纹上都浸满了汗珠,坚定的眼神,一时变得有些迷乱。

  “......”

  真是一场无聊的战斗啊。

  格雷尔拍拍斗篷上的尘土,从地上爬了起来。他看着眼前分神的妇女,轻轻地扇出巴掌。

  砰,耗尽体力的女人重重地坐倒在了地上,她眼神重新聚焦,凶狠地看向少年。

  格雷尔伸出拳头,感受到空气中重新传来的斥力,他不由得微微皱了下眉头。

  差不多了吧,他看向观众席,那边的侦探面无表情地向他伸出了大拇指.......格雷尔隐蔽地点了一下头,算是对侦探的回应。

  随即,他夸张地扼住脖子,不顾观众席上愈演愈烈的嘘声,在一阵蹦蹦跳跳中跌出了擂台。

  战斗,突兀地结束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