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龙在赛博朋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我要打三个(感谢各位的收藏和推荐票)

龙在赛博朋克 咸柠柒 2203 2019.08.12 20:47

  “人在哪?”说话的是人狠话不多的悲哥儿。

  侦探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随后,他向二楼的某个方向迅速偏了下头。

  格雷尔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只见几个衣着各异的男人搭着栏杆,目光同样不善地看向入口处窃窃私语的三人。

  有四个是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其他三个很强壮,不像是锈城区的本地人。格雷尔默默在心里分析,最难缠的大概是那个绿头发的背心壮汉,而四个鸡仔一样的男人,就算自己再打十个应该也没什么问题。

  转过头的悲哥儿沉声问道:

  “我要怎么向他们挑战?”

  “上擂台找那个红衣服的裁判就可以了。”

  悲哥儿点点头,他并没有脱下碍事的斗篷,而是一步一步,在二楼看台的嘘声中走向了擂台。

  涂满夸张油彩的红衣男子在他的眼前渐渐放大,他深吸了一口气,走上擂台。

  “哟嚯,有一名见证了自由的勇士,他走到了我的面前,他是要干什么呢?”

  男子发出了夸张的大笑,他的话语仿佛有种魔力,将全场的气氛再次调动了起来。

  “下去!”“下去!”“下去!”嘘声不断响起,但悲哥儿丝毫不为所动,他轻声说道:

  “我要挑战二楼的人。”

  “什么?”红衣男子夸张地弯下腰,将手放到耳边:

  “你大声点,我听不到——”

  全场再次沸腾,悲哥儿抬起头,用涂满红色眼影的双眼环视二楼一圈,蓝黑色的嘴唇一张一合,话语像刀子一样割开了这火热的气氛:

  “我说——”

  全场突然变得安静,无数只眼睛落在了他的身上。

  “我要打三个!”

  少年嚣张的话语激起了一阵嘘声。

  “奶奶的。”格雷尔眼中最具威胁的绿发大汉从二楼栏杆一跃而下,稳稳当当地落在了一楼的地板上,发出轰的一声巨响。

  看台顿时传来一阵叫好声。

  他眼睛瞪得像灯泡,鼻孔里喘着粗气:

  “像你这种装神弄鬼的,你鬼爷见一个打一个。”

  而悲哥儿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语气平淡:

  “一个,不够。”

  “阿大,阿小,你们下来。”大汉狞笑着活动拳头,发出嘎啦嘎啦的声音:

  “让我们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点教训。”

  他口中的阿大,是一个红色莫西干头,同样身着背心的精壮男子。

  而阿小,是留着黑色双马尾,强壮的胸肌将背心隆起一块的阳刚肌肉男。

  他们从右边的楼梯哒哒哒地跑下,站在一楼,又掀起了一片哄闹声。

  “看来——”擂台上的红衣裁判高高举起一只手:

  “我们的斗士们已经准备就绪,通向自由的比赛再次开启。”

  “各位朋友们,大声告诉我比赛的口号——”

  “自由!”“自由!”“自由!”

  人潮鼎沸,三位被挑战者踏步走上了擂台。

  “开始!”

  三位猛男正想扑上前,却没想到挑战者原地不动,仅仅从斗篷里伸出了一只手。

  认输了?鬼爷皱起了眉头。

  “再近一步你们可能会受伤。”悲哥儿伸着手,面无表情地说:

  “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

  “他奶奶的。”鬼爷脸色一黑,举起沙包大的拳头向少年的脸砸去。

  街头打斗出身的他,对自己的重拳十分有信心,他的大脑中,甚至已经出现了少年凹陷的脸颊,和跪在地上向自己求饶的模样。

  但一股深入骨髓的刺痛打消了他的幻想。

  “嗯?”

  鬼爷脸颊抽搐,看向眼前牢牢钳制住拳头的一只手。

  这只手上没有疤痕,也没有老茧,纤长白皙,普普通通的一只手,却充满难以想象、无法挣脱的力量。

  拳头与手掌的交合处冒起阵阵青烟和蒸汽,少年脸色如常,看着面前咬紧牙关浑身颤抖的大汉。

  单纯的钳制自然不会有这般威力,在新人任务中吸取了教训的悲哥儿,经过了苦思冥想,终于想到了最适合自己的武器。

  那就是,强酸!

  早在三猛男上擂台的时候,他就在斗篷里捏碎了装有强酸的瓶子,将其涂抹在了手掌上。

  他的自愈能力完全可以抵消强酸带来的伤害,但大汉,显然不行。

  鬼爷的冷汗浸透了后背,他身后的两人,也又惊又怕地停下了脚步。

  “理解了吗?”少年的话语如同魔鬼,在安静的擂台上响起。

  “你们两个。”鬼爷战栗地咆哮,两只脚因为疼痛而变得发软,连声音都带上了哭腔:

  “快上啊!”

  “是!”阿大阿小两人心一横,做了个擒抱的动作,一左一右向少年扑来。

  悲哥儿将变得瘫软的鬼爷拉近身,再猛地一脚踢开。一边像蛮牛般冲刺的阿大,猝不及防地被人影砸中,二人像沙袋一样不由自主地滚下了擂台。

  一旁的阿小看得呆了,他看着少年那血肉模糊的手,又看了眼擂台下哀嚎的两人。

  突然,披着斗篷的少年向前几步,一只蒸汽萦绕的可怖手掌向他抓来。

  “投降了!”阿小双手捂头,膝盖一软,就这样跪在了擂台上。

  胜负已定!

  “秒杀,这简直就是秒杀!”红衣裁判举起双手,对着看台上的人大喊道:

  “这个人,有获得自由的资格!”

  二楼看台响起稀疏的叫好声,红衣裁判的脸色顿时变得不快,他从衣服内拿出一把手枪,对着地上滚成一团的两人扣动了扳机。

  “砰。”

  鬼爷脑袋旁的地板,陡然出现了一个焦黑的孔洞。

  “弱者,不配获得自由的资格。”他的声音变得阴沉:

  “你们对于我的判决有什么不满吗?”

  酒吧内变得鸦雀无声,裁判的脸忽然阴转晴天,他带着灿烂的笑容走到悲哥儿身边,将他的手高高抬起:

  “恭喜这位勇士,和他的三个朋友,他们获得了通往自由的门票!”

  “赞美自由!”

  “赞美自由!”二楼传来整齐的应和声,但气氛依旧冰冷。

  悲哥儿走下台,来到侦探身边,后者轻皱着眉头,叱责道:

  “你太高调了。”

  悲哥儿一摊手,解释道:

  “如果我不这么高调的话。”

  “我会受伤,”他那涂满深红色眼影的眼睛里闪动着寒光:

  “或者,他们会死。”

  帅.......帅爆了!一旁的银发少年不由得眼神发亮。

  这时,擂台上又重新传来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格雷尔疑惑地转过头。

  “三、二、一!”红衣裁判一手指着天花板,而随着他的倒数,擂台竟然渐渐地没入了地面。

  不多时,一个黑黝黝的洞口出现在了地面上。

  “自由之门已经开启。”红衣裁判脸上充满了狂热:

  “各位,出发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