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苍茫大陆之阴阳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复仇之路

苍茫大陆之阴阳源 闹闹的甜瓜 2063 2020.07.01 19:05

  林凡巩固了一下自己的境界便睁开了眼睛,从地上一跃而起,感觉自己强大了数倍,甚至能够利用灵气的外放而短暂的飞行,这是他以前做不到的。

  看来黄级比起以前来真的是强大了很多啊,兴奋之余他想到了目前的处境,现在还没有脱离危险呢,于是便又安定了下来。

  鬼服君已经观察进到很久了,作为一个大能,通过林凡的突破他就能知道很多事情,根本不需要了解更多了,他知道林凡的潜能很大,他想要培养林凡。

  经过上次阴池的事情,鬼服君已经知道了自己一个人强大是没有用的,一个人再强大,也不可能每时每刻一点意外也没有,他需要一个能在危机下帮助自己的盟友,而那些老奸巨猾的各个巨头当然是不可信的,只有这种自己从弱小慢慢培养的才比较令人放心。

  而且鬼服君作为一个活了这么多年的大佬,她怎么可能会没有一点手段防止别人的背叛呢,只不过不到万不得已鬼服君并不想使用这种手段,毕竟强迫的盟友也不怎么靠谱。

  鬼服君看着林凡道:“你现在突破了,力量比之前要强上不少,可以做更多的是,我们的把握也就更强了,不过仍然是危险丛丛,希望你能平安无事吧。”

  林凡先向鬼服君道了谢,然后又问道:“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鬼服君道:“现在就走罢,本君已经准备好了,你跟上来。”

  林凡点点头,鬼服君默念了几声法咒,之间神殿的地板分开成了两道,下面是长长的甬道,很是宽阔,按照体型来看好像是专门为这个石像准备的,林凡觉得有些疑惑,他看向鬼服君。

  鬼服君岂能看不出林凡的想法,她暗道想着要培养林凡,还是先释放自己的善意吧,于是她也主动说道:“你肯定以为这个石像是在本君被封印之后,由阴池所控制制作了一个石像封印于我,其实并不是这样的,这个石像是本族的镇族之宝,名为鬼灵铠,其实是我族修士合力控制的一件法宝,威力无穷。”

  鬼服君好像有点缅怀的闭上了眼睛:“那时候,本族有本君和鬼灵铠在,天下之间少有敌手,那是何等的威风,只可惜,,”说道这里鬼服君只是摇了摇头,有些神伤。

  没等林凡开口,鬼服君便又说道:“后来我中了聚阴旗的暗算,当时被困,可是它也只能困住我一时,等我一脱困,它也就蹦不起来了,于是它便用我族圣物把我封印在里面,并在外面刻上了吸取能量和生命力的阵法,于是我便一直处于虚弱状态,无法脱困。”

  鬼服君又指了指眼前的甬道说:“这里往下便是我族的圣地血炼池的所在地,而鬼灵铠一般都是在圣地保护血炼池,所以这里才会有供它进出的甬道。”

  林凡这才放下心中的戒备,他也有点不好意思,无端的猜忌别人也不是什么正派的事情。

  鬼服君一马当先的向下走去,林凡则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虽说现在自己已经突破到了黄级,但是在这些大佬面前还是小心为好,不然只怕是死无葬身之地啊。

  林凡边走边向两边看去,这个甬道的两旁也都刻画着壁画,上面的内容和前几幅壁画截然不同,这里的壁画上没有人影,全部都是一团团黑影飘舞着,在正中间是一方小旗,而小旗的上方一个黑影呈人脸咆哮状显现,不出意料的话这应该就是聚阴旗的灵识了。

  旁边的黑影是一些什么呢,难道是阴气的具现化产生的灵体?

  这时鬼服君亦是停下了脚步,看着眼前的壁画脸上露出了忧伤的情绪。

  她叹了一口气道:“这里以前画的不是这个的,应该是在我被封印之后画上的。”

  林凡道:“这些黑影是什么,难道是聚阴旗吸聚阴气所产生的意识体”

  鬼服君摇了摇头:“这些都是我的族人们,现在应该说是它的族人们了。”说完她便陷入了沉默。

  林凡看了看她道:“我能帮你什么吗?”

  鬼服君叹道:“他们都已经被聚阴旗所转化腐蚀,现在是依存着聚阴旗生存,这是无法改变的,一但离开了聚阴旗,他们便会消亡,并且他们的意识早已经被新的意识所取代,已经不再是我原来的族人了,谢谢你的好意了。”

  林凡也不知道再说些什么了,毕竟在这种情况下不管说些什么都会显得很无力。

  两人都沉默的往前走着,没有再做一丝的停留,终于走出了甬道,来到了血炼池的入口处,这里封着一扇大门,过了这道门就能够见到聚阴旗了。

  鬼服君道:“这是本君当时立的一道门,并在上面刻画了法阵,必须是本族之血脉才能进入里面,现在我先看看法阵有没有被更改。”说完便上前观察着大门。

  林凡便在四周观察了起来,甬道和这道门之间是一个广场,当时应该是现在这里集合好,才能再进入修炼吧。

  他围着广场转着,发现一面墙壁上有着人为的文字刻在上面,是一种古文,林凡并没有见过,他冲鬼服君喊到:“鬼服君,这里有字,你来看一下有没有什么信息。”

  听着林凡的呼喊,鬼服君便走了过来,看向墙壁,她先是一愣,而后又露出了悲伤的神色,林凡现在很急迫,却是没有看到,他急忙问道:“这上面写的啥?”

  鬼服君缓缓道:“我念与你听吧‘我是厉明,今天我燃烧自己的生命,暂时摆脱了聚阴旗的控制,留下了这段文字,万万不能通过那道门进入血炼池,聚阴旗在后面做了陷阱,一但进入便是死路一条,我们一些通过燃烧生命获得自由的族人接力在广场狮子雕像后面开凿除了同样血炼池内部的洞穴,希望如果血炼王能有出来的那一天,有人能告诉她’。”

  林凡道:“他们真是伟大,一直都想要让您给他们报仇。”

  鬼服君的声音已经有着带着哭腔了:“厉明他是我唯一的徒弟。”

  林凡闭上了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