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苍茫大陆之阴阳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鬼族往事3

苍茫大陆之阴阳源 闹闹的甜瓜 2031 2020.07.05 10:37

  俗话说的好人多力量大,在部族所有人的努力下,祭坛很快就修建好了。

  在祭坛完工的这天,众人还是聚集在了广场上,方同站在祭坛上说道:“今天是个大日子,也是我族将要腾飞的日子,我希望你们以后能够恢复我族的荣耀,甚至是超越。”

  底下的众人都大声的吼着,以此来表现自己的决心,方同用手压了压,让大家先安静下来。

  等到大家都安静了之后,方同这才开口道:“我舍不得你们啊,舍不得我族啊,但是为了我族的发展,我们这些老家伙也该贡献出自己最后的力量了。”

  这是底下的人才听出不对来,方无忧更是喊道:“你们要干嘛,你说这个话是什么意思?”

  面对着女儿的询问,方同有些不敢回答,赤发看出了场面的窘迫,走上前来道:“事到如今也是瞒不住了,我就直说了吧,我们打算献祭自己。”

  此话一出,众人皆都哗然,族长和长老将军们都要献祭,这代价也太大了吧。

  方无忧道:“不,我不要你们献祭,我也不要这个力量了,这个仪式也不搞了,我要你们活着。”说着便哭出声来,底下的众人也哭泣起来,想要让族长取消这个决定。

  方同此时大声喝道:“哭什么哭,我族已经到了存亡的关键时刻了,为了我族的生存,没有谁是不能牺牲的,我们这些长者也一样,哭有用吗?我们这些人早就流干了泪水,我们不怕牺牲,就怕的是没有希望。你们听着,鬼族就交给你们了,如果你们不想以后发生这种事,或者是发生更惨的事,那么就努力吧,让我族成为最强,那么就不会再发生这些事了,现在都给我不准哭。”

  听着族长的呵斥声,众人都憋住了哭声,但眼中的泪水却怎么也止不住。

  方同看向方无忧,眼中充满了慈爱,他多么想看到女儿以后大放光彩的时刻啊,可惜看不到了。

  方同使用术法把方无忧定在祭坛上,不让她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等到祭祀结束,她自然也就能够恢复自由。

  乌蝇第一个走了出来说道:“这献祭的事,我可得第一个,谁也不许跟我抢,毕方族必将威震天下,哈哈哈哈哈。”说完便用手插入自己的胸口,倒在了祭坛上。

  赤发道:“你这个傻货,一辈子跟我斗,说我胆小,我这叫做智谋,哪像你只知道蛮干,一点都不靠谱,这次竟然让你拔了头筹,失策失策啊,我来也。”说着脸上也是痛哭流涕,自己了结了自己。

  等这两位都去了以后,后面的长者才纷纷动手,有的长者一辈子没打过仗,修为虽高,但是却怕疼,于是便找药剂师弄了点药水昏睡,让别的族人了结自己。

  看着眼前的一幕,看着往日的兄弟往日的战友一个个倒在自己的面前,方同早已是泪流满面,两只手紧紧的捏住,他死死的控制住自己,他怕自己忍不住上前阻止,他其实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可是到了现在他却还是如此。

  方同转过身去,不再看祭坛,他要保证自己心情平静,他们的任务已经结束了,现在还是自己完成任务了,现在的毕方族需要时间,但是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他要想尽一切办法来拖延时间。

  他平复了一下心情,手向空中一指,一道帛书出现在空总,上面都是各种符文,看起来十分复杂。

  方同大喝道:“阵灵在上,毕方族长方同有情,如今我毕方族危在旦夕,开启所有阵法,严阵以待。”

  话音落下,帛书上出现了一道道幻影,那些幻影各自分散开来,像周围各种散去,而帛书本来也是四分五裂,隐入了周围峡谷的峭壁之上。

  只见方同手掌一握,周围峡谷的峭壁开始崩落,并没有林凡想象中的砸到谁,那些石头好像是被什么控制着一般,环绕着把整个毕方族地都包围住了,没有露出一点缝隙。

  方同道:“如今我已经开启了所有阵法,不知道能抵挡他们多久,希望能尽量多拖一点时间吧,天佑我族。”

  看了看周围,方同叫道:“牧羊何在?”

  一个满脸泪痕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道:“牧羊来了。”

  方同笑了笑:“不哭了,我也差不多要走了,以后族里的事都要靠你了。”

  牧羊哭道:“我想和你们一起啊,只剩我一个人了,我,我,,。”

  牧羊已经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了,方同道:“我也知道,我们都走了,留下你一个人,你跟苦,但是这阵法要有人主持,我族的传承要继承下去,这些年轻人热血上头,我也不放心他们,我们都是老家伙了,只有你还年轻一些,而且天资也比我们好,你能够负担的比我们更多,是我们自私,对不起你。我们这些老家伙没有一个人敢负担起种族的未来,只敢逃避,我们对不起你啊!”

  牧羊没有再说话,他跪了下来,朝方同深深地拜了下去。

  方同没有再说话了,他走到了祭坛,拿出了自己的刀,他最后看了一眼女儿。

  方无忧瞪大了眼睛,泪水不要钱似的往外滴落,由于被术法所困,她不能有任何的动作,但是她的眼神已经表现出了她现在的心情,她的眼睛通红,紧紧地咬着自己的牙。

  方同轻轻说道:“无忧,不要怪父亲,父亲答应让你永远幸福快乐,父亲食言了。”

  说完便转过了头,拿起刀插入了自己的身体,鲜血缓缓的就去祭台上的坑洞中,在通过坑洞流到专门刻画的血槽中,慢慢的便流满了血槽,一道鲜血刻画的阵法便已形成。

  牧羊缓缓站起身来,朝祭台狠狠地鞠了一躬,便念起了方同教给他的咒语,祭台上散发出浓浓的血光,红色的光辉照亮了正片族地。

  祭台上的鲜血慢慢的蒸发着,而方无忧的周围则是笼罩了以前血雾,血雾慢慢的凝实,形成了一道血茧,把方无忧包围在其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