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人物传记 烽火中的身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逃亡(二)

烽火中的身影 忘尘江雨 2044 2020.03.06 20:00

  果然在这里。

  那个人站起身来,向战那边走去。

  极度紧张,战的双手不由得握起了拳头。

  这时那人却看了一眼,伸手将战面前的树枝扯了扯,把他遮挡的更好了。

  战刚还想动手,此刻却只觉得这个人奇怪,战可以断定他绝对看见自己了,可是为什么不说呢?

  “人在这里吗?”这时一个人走过来问了一句。

  “不在,去那边找吧。”

  那个人带着其他都往离这里更远的方向走了。

  战实在没有想明白,为什么那个人不把自己揪出来,现在他们一群人自己也打不过,何况自己还受了伤。

  不过战也不敢多待了,万一这人是真瞎,没有看见自己呢,还是早点走吧。

  战向相反的方向走去,他不知道那边是哪里,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安全了。而这边悉悉索索的声音并没有把那群人引回来。

  带着那群人寻找战的牵头羊却突然折了回来,他是一个人回来的,脱离队伍时候并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战刚走不远,就被折回来的人追上了。

  “往哪里去?”

  “我还以为你小子真瞎,原来是想杀个回马枪。”战转身看着身后的人。“你不会是想自己一个人把我解决了,好独占功劳吧!”战笑了,果然,自己不是上帝的庇佑者。

  “是又如何?”那个追上来的人也笑了。

  “呵呵,那得看你打的赢我不?”战还是笑着。

  “我有枪。”那个人面对战的挑衅并不生气,拿出了自己的枪,对着战的脑袋。

  “巧了,我也有。”战拿出了之前夺来的狙击枪。

  “不过你敢开抢吗?不怕他们回来?我死了倒是没什么,但是只要我一倒下,你也跑不了。”那个人任然不恼怒,还是笑着。

  不过这乌漆麻黑的,俩个人笑得在灿烂,彼此也看不见。

  俩人说这话,虽然看不清对方的神情,战却没从语调中感受到敌意。

  “那你想肉搏?不是我吹,虽然我受了伤,但是打你还是绰绰有余。”

  “哦,那我认输,不想打,更不想欺负残废!”

  “你说什么?”

  虽然战的确受了伤了,也的确有可能交代在这里,但是强者的尊严是不允许挑逗。

  “我说你残废了,老了!”

  “你!受死吧!”战说着就向那个人冲了过去,想肉搏一场。

  那个人虽然一直笑着,但是显然是个笑面虎,战一上来,他就往痛处打,直戳中弹的地方。

  一脚踩在了战的大腿上,“不是

  老了,不是残了,你凭什么走?凭什么!我还没有见识到你风采,你凭什么走?”脚下的力气也不由得重了一些。

  “嘶”,战不由得发出了一声呻吟。

  “我为什么要给你解释。我想走就走,你要杀就杀,废什么话!”战虽然生气,但是败者为寇,自己现在在人家脚下,活命不可能,但是不能被侮辱,气势要足够。

  那人却松开了战,“你走吧!”

  这次换成了战十分惊讶,虽然刚才也没有感觉到对方有敌意,除了对方把自己打趴的时候。

  “为什么?”

  “关你屁事!就像你说的一样,我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你不告诉我离开的原因,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放过你的原因?”

  “呵,有脾气!那我还偏要说了,你他妈给F洲干事,也不看看现在F洲是什么行径,每次对外战争,都是侵略性的!老子受够了!”

  “所以你要走?”

  “对!行了,说说你为什么要放过我。”

  “我说是说我来F洲是因为崇拜你,你信吗?”

  “我咋么不信!当然信,老子有多抢手,我还是知道的。”

  “呵,没想到你这么自恋,走吧!”那个人语气竟然有点失望。

  的确那人没有想到自己的偶像是如此这样的一个人。

  战却摸不着头脑,毕竟他可没有相信那个人说的话。

  “我是陆庭。”

  这是真名,不是代号,有意思,看来说不定还真是自己的崇拜者,那崇拜什么呢,狙击术?可是他拿的是手枪。

  “你不说一下你的名字?”看着发呆的战,陆庭也不想等了,直接问。

  “我叫战啊!”

  “我说的是真名!”

  “忘记了!常年不回家,我自己都忘记了。”

  “呵!那你不用记得我的真名了,若是以后相见,叫我野吧。”陆庭报了自己的代号,“你可以走了。”

  战想着也不能多待了,也就离开了。“有缘再见,或者来G洲,我请你喝酒。”

  “快走吧,等会他们过来了。”说着,陆庭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将自己裤兜里的迷你探照灯给了战,“拿着好照路。这条路是去落神城区的。”

  战拐着自己的伤腿走了,也多谢那个人提醒自己,不然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往哪里走。

  雨还是很大,暴雨下,一个人的身影拉的很长,大腿上还留着鲜血,随着雨淌在泥土上。

  ……

  一群人也找够了,淋着雨还跟着车跑了这么久,真心累。

  “算了,回去吧,他中了几枪,人也算是废了,将来就算遇到,也不会对F洲有太大的危险。若是怕回去被上头骂,我们就说人已经死了。”

  陆庭对着众人说着,众人也点了点头。

  一行人就这样撤出了白桦林,向驻扎地走去。

  暴雨越下越大,战已经耗尽了所有力气。

  中弹,翻车,肉搏一系列事情让战无力在走下去,就这样倒在了雨水中,溅起的泥水贴在了脸颊上,手上拿着的探照灯也“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泥水折射着光芒向天空投去,却又被色散开来。

  雨水凉凉的击打在战的脸颊上,晕倒在地的战仍然有一些知觉。

  脑海里有一个声音在问着:我是谁?我在哪里?我从哪里来?

  心里又有一个声音回答着:贺梓希,我是贺梓希,我来自G洲,我需要强大,我需要强大的力量,去保护我的家园……

  战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不能死,回G洲,哪怕不能保护那里,也要守着那里。

  这是战最后的想法,撑着疲惫的身子走到一棵白桦树下,靠在那里坐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