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人物传记 烽火中的身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换人(二)

烽火中的身影 忘尘江雨 2017 2020.03.08 14:00

  一个小时之后,何虚子带着人回来了。

  “人找到了?”徐良唯还是坐在会议桌上,也不生气了,反而嘴角挂着笑。

  “没找到。估计人已经不在地下研究室了。”何虚子没有看出来有什么不对劲,老老实实的回答了检查情况。

  “估计?怕不是估计吧!你应该最清楚人去哪里了!”徐良唯站了起来,走到何虚子面前,本来就比何虚子长得高,此刻竟然让何虚子感到压迫感,这是一种居高临下的气势。

  “我真的不知道……”何虚子还想说点什么,却被杨欲冷声打断。

  “你不知道?呵呵,我听到了最大的笑话!何院长,看守的人是你调走的,钥匙也只有你才有,地下研究室只有你最熟悉,你不觉得这一切都太巧了吗?”

  现在就算何虚子在傻,也明白了杨欲是什么意思。

  “参谋长这是怀疑我故意把人放走的?”

  “怀疑说不上~”

  “那你是什么意思?”何虚子急了,既然不怀疑自己,干嘛又把那么多证据指向自己。

  何虚子的表现在杨欲和李尚看来,这是要把自己埋了的节奏,毕竟其他看不明白这件事的人只会觉得何虚子是被人发现了,恼羞成怒。

  徐良唯也乐意装作这个看不明白的人,乐意看这俩个人唱戏,徐良唯并没有把杨欲算到这台戏里面,他只以为杨欲是从李尚的话语中推测出了何虚子的罪行,并不知道这是李尚给何虚子下的套。

  “我不是怀疑,而是肯定。”杨欲继续陷害。

  “杨欲饭可以乱吃,话可别乱说,你有什么证据吗?就凭刚才的推论?那只是你的一派胡言,无稽之谈!”生气,愤怒,凭什么冤枉自己。

  “我在想何院长是不是断定了,我们没有证据才敢这么做的!”杨欲还是不慌,他想看的是何虚子自己挖坑,把自己埋的深点。

  “杨欲!你别太过分!”何虚子气呼呼的指着杨欲的鼻尖。

  “过分?何院长你别激动,我们还有证据。把人带上来。”杨欲说着拍了拍手,俩个士兵就带着一个穿着研究服的人进来了。

  “万青?”何虚子看了一眼被带上来的人,有点吃惊,这就是人证?“你说的就是他?他能证明什么?”

  “万青,你把你刚才给我们说的再说一遍。”杨欲看了一眼万青,命令的语气说着。

  “我…”

  “万青你别紧张,免得等会有人说我威胁你。”杨欲语气轻了下来,还倒了一杯水递给万青。

  “事情是这样的,今天何院长说完做研究,而且需要很多人帮忙就把所有人都喊了过去,后来实验做了一半,何院长就离开了……”

  “我那是去上厕所,人有三急,你不知道嘛?”何虚子急忙解释,这幅样子更加坐实了做贼心虚这一说法!

  “何院长你别慌,等他说完,难不成你心虚了?”杨欲一句话堵的何虚子不在说话。

  何虚子内心苦叫道:我他妈说一句错一句,我还解释个毛!

  杨欲也清楚了,徐良唯看明白了这是研究部的内部斗争,也打算推李尚上位,只觉得这何虚子真可怜:阎王爷要的人,谁敢抢,认命吧!

  “万青你说说,何院长几时离开,又是几时回来的?”杨欲继续追问万青。

  “我们早上进的研究室,大致11:05何院长就离开了,快要12:00了才回来。”万青明显心里有鬼,说完看都不敢看一眼何虚子。

  “你撒谎,我明明只出去了20分钟,哪里有那么久!”

  “不管是二十分钟还是一个小时,我觉得熟悉地形的何院长怕是都可以把人带走吧。”杨欲没有看何虚子的表情,而是望着徐良唯。

  “我真的没有,徐司令,你别信他的。”何虚子先冲徐良唯喊了一声,又看向杨欲,“杨欲杨参谋长,我们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陷害我?”何虚子激动的拽住了杨欲的衣领。

  杨欲一把推开何虚子,“何院长,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个道理难道你不清楚吗?”

  “行了,何虚子,我F洲待你不错,你也是土生土长的F洲人,竟然背叛国家,这个院长的位置,你也不用当了,我觉得你还是先回国冷静冷静吧,这里就交给李尚了,从今天起李尚就是研究部负责人。”

  “什么?不!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说……”

  何虚子还想解释,徐良唯却不给机会了,摆摆手让人把何虚子拖了出去,吩咐明天带回F洲。

  “徐良唯,我没有理由帮助他们,不是吗?……”

  被强行拖走的何虚子还在挣扎,刚说了几句就被人捂住了嘴。

  “多谢徐司令给我这个机会。”李尚马上跑过来抱大腿。

  “有些小聪明,一次我可以容忍,但是不要在犯第二次了。”徐良唯和杨欲都以为只是李尚只是在事发后给何虚子挖坑,重来没有想过人真的是被人放走的,而且是李尚放走的。

  “徐司令放心,我绝对不会有下一次了。”说实话,李尚听徐良唯这么一说还真的吓了一跳,他以为徐良唯不会想明白。毕竟之后的一切都是杨欲去说的,也是杨欲找的证人。

  “好了,你下去继续研究这次的细菌战吧。”徐良唯打发了李尚,又把目光锁定了杨欲。

  杨欲心头一惊,难不成徐良唯看穿了?

  “还杵在那里干嘛,还不快去找人。”

  “是,是!”杨欲心想:吓死老子了,徐良唯最讨厌的就是手下人搞小动作,他能放过李尚,是因为想换一换研究部的门庭,若是知道自己和李尚的交易,难保不会办了自己。

  另一头,研究部的后山又一处出口,此刻正有俩个人从地下研究部爬了出来,这俩个人正是邓洁和罗培耘。

  邓洁先出来,随后拉了一把罗培耘。

  “小耘,没事吧?”

  “我还好。”

  俩个人满脸的灰尘,一头的乱发。

  可是他们却都笑了,他们成功的拿到了田丰瑞交代的东西,也成功的逃了出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