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人物传记 烽火中的身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感动(一)

烽火中的身影 忘尘江雨 2307 2020.02.15 00:00

  民以居为安,而在W洲的上空却飘着战火的硝烟,在这里的人民居无定所,家对于这里的人民而言是不敢奢望的天堂。战争何其可恨,然而它即使被人厌倦,被人唾弃,它还是真实的存在。

  那天陈靖五人在上午九点就到达了W洲,在当地F洲政府的安排下,得到一辆装甲运兵车,就自行离开了。

  刚到的那日,方宇将客机停在了已经被F洲占领的康城的飞机场。

  康城一战过后,城市还没有打扰干净,空气中布满了呛人的弹药味,也充满了刺鼻的血腥味。我们看到的就是遍地的狼烟,头颅,断腿,残手随处可见,一具具尸体堆积如山,一股股鲜血汇集成河。

  哀嚎声,呻吟声,哭泣声隐隐约约,又似乎只是陈靖他们自己的臆想,其实这里根本没有人了,只是看到这样的惨像,一幅幅画面被有心人勾勒出来了。

  那天陈靖作为组长,就给每个人安排了任务,俩个人一组,去拍摄收集资料,罗培耘和邓洁一组,刘婷和林凡凡一组,而他自己一个人行动。目前只在康城周围30里地活动,每天晚上到康城市郊的装甲车里汇合。

  陈靖想的是,这样自己就可以联系朋友把自己带走了。

  其他四个人听了之后没有什么意见,所以人就这样分开了。

  陈靖看着四个人离开了,就立刻给自己朋友打电话。

  “欲,你在哪里?我在康城,你过来接我?”

  “靖,康城战役已经结束了,最近康城也比较安全,我这边还有事,就过几天来接你。”电话的那一头,一个军服男子接了电话,却没有答应马上来接陈靖。

  若是徐良唯在这里一定可以认出接电话的正是那天那个军服男子,杨欲。

  “欲,那你要快点,我怕!你知道的那件事……我真的不想死!”

  陈靖话语里竟然充满了哭腔,一个大男人此刻面对危险最真实的反应。

  陈靖因为害怕也没有出去拍摄资料,就在装甲车里睡了一天。

  晚上9:00,其他四个人准时回来,并提交了自己拍摄的照片与视频。

  当罗培耘把自己拍摄的照片拿出来时,还是没有忍住,一颗泪水就那样流了下来。邓洁看了,也有一些悲伤,但是还是伸出手拍了拍罗培耘的后背以示安慰。

  罗培耘拿出来的照片上是一个看起来只有五六岁的小女孩,照片上的她蓬头垢面,一张脸上全是炭灰,看不出原来的肤色,衣服早已经被炮火毁坏,露出的手臂上也是各种伤痕,可是照片上的她仍然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今天我和小耘一起找到一个难民营,这个可怜的女孩,父母在战火中死去了,她自己跟着周围的居民搬到了难民营。”罗培耘说着声音就有点呜咽了,说不下去了。

  这时同组的邓洁用眼神安慰了一下罗培耘,然后接着罗培耘的话继续说。

  “小耘将自己带来的奶糖递给了她,开始的她还有一些害怕,不敢接小耘的东西,后来小耘就自己剥开了奶糖塞在了她的口中。那个小女孩竟然仰起头问小耘,她是不是到了天堂?”

  “我当时心真的很抽痛,为什么那么小的孩子,却遭受了那么多。”

  罗培耘在邓洁叙述完,又长叹了一声。后来俩人才知道只从开战以来,这里的人,真的不知道什么是甜味儿,哪怕是苦味也不知道,因为毕竟连吃的都成了问题,谁还会在意味道呢!

  “听了我也觉得伤心,毕竟孩子们是无辜的。”

  这时林凡凡接过话,同时拿出了自己拍摄的照片,一个巨大的弹坑离静静的躺着一个小男孩。

  “他咋么了?”

  罗培耘接过照片,看了看,虽然明白小男孩可能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但是还是希望听见不一样的回答。

  “他离开了这个痛苦的地方,希望他能去天堂。”

  林凡凡虽然知道这样说,还是改变不了悲伤的结果,可是还是希望他能得到祝福。

  “今天我和小凡一起去了西郊,那里正在进行最后的扫尾工作,F洲空查,投下了十来颗炮弹,我们亲眼看着这个男孩就那样去了……”

  刘婷说着,心里似乎很不是滋味,捂住心口,有点喘不过气来。

  “还好,满足了他最后一个要求,炸弹下来的时候,年幼的他跑不动了,也不想跑了,就坦然的看着自己被砸中。后来,空查结束了,我和婷姐就走了过去,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一颗炮弹竟然还没有直接结束他的性命,而是让他又多煎熬了一个多小时。”

  “这不是上天眷顾,反而是给了他更大的折磨,全身灼伤却还要忍着痛活一个多小时。”

  罗培耘受不了了,直接接过了林凡凡的话。

  “后来,他发现了我们,请求小凡给他一个温暖的怀抱,他说他想爸爸了,爸爸让他好好活着,可惜现在经过了十天,他还是要去见爸爸了。”

  “小凡,你答应他了吗?”

  邓洁还是比较关心这个问题。

  “你看我这一身的血,可恨的是我今天穿少了,并不热和。”

  林凡凡自然不是说笑,而是对于一个生命的怜惜。

  今天出去的四个人一直在围绕拍摄的照片说“故事”。而陈靖一直坐在那里,不管多么伤感,不管多么可怜,从始至终都是一个表情,不为所动的表情,冷冷的,淡淡的。

  “好了,别说了!把相机给我吧!”

  陈靖虽然很想离开,但是毕竟现在没有离开,所以自己的工作还是要做的。整理所有数据,将所有人的照片汇聚在一个U盘上在传回M洲,登报。

  后来陈靖安排众人休息,等着所有人都睡下了,他自己却还是没有休息,拿出刚才的相机,取出工具开始洗照片。

  “唰唰”的声音把睡意不弄的林凡凡弄清醒了,“师傅,你在干什么?”

  林凡凡说话时,已经走到了陈靖的身后,看清楚了一切。

  “洗照片?师傅也觉得他们可怜?那干嘛刚才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我没有!只是今天我没有出去,已经睡醒了,闲着没事干,才找点事做。”

  陈靖解释着,强行解释着,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行为。

  “哦,是这样吗?闲着没事。”

  林凡凡显然不是很相信,扯着嗓子重复陈靖说的话。

  “算了,我不弄了,我想睡了看着弄完吧。”

  陈靖不想在说什么,忍着心中的烦闷将剩下的工作扔给了林凡凡,就去休息了。

  林凡凡觉得自己以前咋么没有发现师傅是一个别扭鬼。但是还是接着把剩下的事做完了才去睡觉的。

  第二天早上,陈靖起的最早,看见了昨天晚上林凡凡洗完的照片,伸手拿了起来,摸了摸照片中俩个可怜孩子的脸蛋,小心翼翼的收到了怀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