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人物传记 烽火中的身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返航 (一)

烽火中的身影 忘尘江雨 2048 2020.03.23 14:00

  邓洁做完采访,一点也不敢耽搁,和万密聊了一会就登上了回程的车。

  一辆插着F洲军旗的车,这当然很没有面子。M洲也不想,可是忍一时,总比家破人亡的好。

  邓洁想着都觉得讽刺,在自己国内,自己国家的车还不能通行了,还得插别人的军旗,这是够憋屈的。而且邓洁并不想让W洲的人护送,这样一车人送他,本来就节节败退的W,这下抵挡F洲的炮火了就更加艰难了。

  不过W洲人说的也不错,现在离开一小队人只是在丢几个仅剩的区,若是自己死了,这个视频没有传出去,W洲可能才是真的亡国灭种了。

  坐在车上,邓洁闭着眼睛,没有说话,也没有睡着,他在担心,担心现在还在监狱里的林凡凡三人,他自是不知他们是否安全。

  那天林凡凡把自己推出来之后,自己就往山坡下跑,徐良唯的枪法真的准,第一枪就中了自己的后背,所幸第二枪并没有中,倒也不是徐良唯枪法不中,只是距离太远,子弹空了,但是自己却装作中弹扑倒在地,下行山坡的优势很好的掩藏了自己的身体,自己就一步一步的爬着走。

  当时似乎徐良唯太自信了,觉得自己必然倒地,也就没有来得及派人来查看自己这里的情况,倒是先解决了林凡凡罗培耘方宇三个人才让人来查看自己这里的情况,不如那时自己已经跑远了。邓洁心里毛躁躁的,不知道其他三人是不是还活着,只得一遍又一遍的回忆自己走时的情景,希望从中找到希望。

  但是后来邓洁也是废了老大的劲儿才见到W洲领导人的,因为他们的证件全部掉了。

  W洲本来就处于坚守的状态,自然不敢轻易相信他人,最后没法,邓洁只能用M洲军衔章孤注一掷。

  本以为无望,W洲若是不相信自己,那真的没有希望了,可是对方似乎也是孤注一掷,给自己打开了大门,这才得以进行采访记录。

  “嘭”

  车突然停了下来,邓洁刚才闭着眼,没有注意,一下子撞在了玻璃窗上。

  “咋么了?”邓洁揉了揉眉心,那里正是撞痛之处。

  “有人查车,你等会直接跑,不用管我们。”

  驾驶室的人说了一句,其他陪送的人也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拿好你的相机,W洲的未来全在这里面了。”

  另一个人还不忘叮嘱一句。

  “快点下车!”查车的人在催促着。

  “一~二~三!”后车厢的门被打开了,又是一把,邓洁又被推出去了,历史总是如此相似。

  邓洁又跑路了,剩下一群人在那里瞎打一通。

  也正是如此并没有人发现逃跑的并不是W洲人。

  “果然是W洲的!”

  “跑了一个,要追吗?”

  “没事,就一个,让他回去报信吧!反正W洲都不行了,跑了也不知道会死在那个战场。”

  “哈哈~”

  一堆笑声,看来护送自己的W洲人已经全部被俘虏了。邓洁在远处只能听见一阵肆无忌惮的笑声,却听不见F洲人说的话。

  “这几个人咋么办?”

  “咋么办?简单,试剂带了吗?”

  “带了!”

  “每人赏一支不就可以了。”

  “明白。”

  其他人纷纷拿出了针头,按着被抓的W洲人强行注入了药剂。

  “好好享受吧,哈哈!”

  打完针,F洲的人就离开了。

  W洲人陷入了昏迷,在醒来时已经是深夜。

  “老大,他们为什么放了我们?”

  “应该是那支药剂有问题,我们早晚都回交代了的。”

  “可是现在并没有什么不适啊!”

  “那就说明还扛得住,我们就可以继续自己的任务。”

  “明白。”

  几个人很快就从地上爬了起来。

  白天驾驶的那辆车还在那里,他们决定继续护送邓洁。

  邓洁跑的满头大汗,生怕F洲的人追过来,哪怕已经入夜了,也不敢耽搁,速度不减分毫。

  一夜未睡,天将破晓时,身后却传来一阵汽笛声。

  邓洁安慰着自己,只是因为自己没有休息好,出现了耳鸣,不可能是追兵,嘴上念叨着菩萨保佑。

  这时后面却有人叫出了自己的名字。

  邓洁这才紧张兮兮的扭头看了一眼,“是你们?”

  “邓先生,我们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呢!可不能半路牺牲!”

  追上来的是W洲的护送队,这会领头的回答了邓洁一句,大家伙都笑了。

  邓洁也笑的,不仅以为后面的人不是追兵,自身安全才笑,而是这一刻对生命的敬畏又多了一分,之前不仅担心自己,也担忧着留下来的几个人。

  “上车吧,邓先生。”

  “等等。”

  邓洁刚准备上车,却被一个领头的叫住了。

  “为什么?”

  另一个W洲人一脸疑惑的看着队长。

  邓洁心里也在想这个问题,主要是跑了一天了,太累了,自己也想休息。

  “刚才查车的事都忘了吗?如果不是趁乱,邓先生根本走不了,所以我决定了,我们开车在前面探路,邓先生跟在车后,如果有异常,及时逃离。我知道这样委屈邓先生了,但是……”

  后面的话有一些说不出来,邓洁也知道了,他想说什么,如果自己死了,或者相机被F洲收缴了,那么W洲就真的完了。

  “没什么的,我同意这个办法,你想的很周全。”邓洁明白这个道理,一个国家的存亡这一刻似乎真的只在一台相机上,F洲的罪行必须揭露,否则今天是W洲,明天又会是哪里呢?

  做出这番决定之后,邓洁就跟着车走,离了大致500米远的距离。

  车上,有几个人正在夸他们的队长,想的周到。而这个护送队队长心里刚才想的并不只这些。

  这样的确安全,不过原因却有二,一是刚才说的方便逃跑,二是他们身体里不知道被F洲人注射了什么东西,听说F洲有一个研究部,对病毒细菌研究颇深,如果这是这种病毒,一种传染病毒,邓洁和他们坐一辆车,岂不是太危险。

  刚才想到这些时,和邓洁说话,自己都离得远远的,所幸邓洁也没有怀疑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