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人物传记 烽火中的身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逃亡(四)

烽火中的身影 忘尘江雨 2169 2020.03.07 16:00

  “是挺活该的!”战不由得跟着说了一句,不知道是指伤口裂开这件事,还是意有所指。

  战的神情不由得竟有几分悲凉惆怅。

  “所以说,你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田丰瑞还是比较在意这个问题,战的到来关乎这里所有人的安全。

  “来抓你的!”

  “呵,看来是还不够痛,还有力气抓我们,难得啊!”

  田丰瑞也不是恶兴趣,只是气不过,一只手就搭在了战的肩膀上,还拍了拍。

  战肩膀上的血迹更加明显了,最外层的白布都已经染成了一片红。

  “真狠啊!”

  “比不上你和F洲!”

  “别抬杆了。战,你为什么受这么多的伤,还躺在白桦林里?”

  陈靖把俩个人拉开。

  “事情是这样的……”

  这时方宇急忙端了几个凳子过来,示意田丰瑞陈靖坐。

  众人扶额,这什么跟什么。

  “你他妈咋么不去戏园子听戏!”

  “在这里不是太无聊了嘛,而且你说,我们也不可能站着听吧,我就找几个凳子而已,我咋的了?”

  不想跟他计较,战也懒得再看他一眼。

  “事情是这样,你走了之后……”

  这个你自然指的是陈靖。

  “你等等。”田丰瑞似乎想起了什么,跑了出去。

  “他干嘛去?”

  “不知道。”

  “我继续了?”

  “田哥让你等着。”

  “我凭什么等他?”

  战刚要开始,田丰瑞就回来。

  “拿个相机想干嘛?”战看着田丰瑞手里的相机,挑了挑眉毛。

  “直觉告诉我,你接下来要说的可能会揭露F洲罪行,当然要记录下来。”

  田丰瑞也不怕直说了,战就不老实交代了,毕竟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了对F洲的厌恶。

  “随你,但是不准拍摄人,录音就可以了。”

  “可以!”

  “事情是这样的,陈靖走了之后,F洲伙同国际通缉犯向M洲国际和平组织派出的记者家属勒索绑金已经收到了,双方就商定在北平坡碰面。而杨欲和徐良唯打算黑吃黑,就欺骗我,说只要我将对方头狙击掉,就让我回家。我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在雨中埋伏,又设置了精密的计划……”

  “停,说重点!”

  “嗨,我说的不是重点吗?你们是不知道我当时有多帅……”

  “但是现在我们知道你有多狼狈。”艾然也在这时进来了,就听见战刚说的那句话,直接回了一句,堵的战不想在吹了。

  “后来,这次任务很成功,我以为我可以回去了,结果徐良唯杨欲要给我送行,准备了酒宴,妈的,等我喝醉了,竟然拿枪打我,想把我杀了。幸好我跑的快,后来他们追啊追,我就跑到了这里。”

  “回家?你为什么想回家?”

  “我不是F洲人想必很多人都知道吧,你们干这一行的应该更清楚吧。我是G洲人,G洲是什么情况,我就不多说了,我来F洲就是不想被侵略欺侮,可是现在F洲却干着侵略欺侮别国的勾当,我当然要回去了。”

  “看不出来,你还很正义!可是,F洲对W洲出手也不是第一次非正义战争,你咋么不早点醒悟?”

  “谁说我没有,只是徐良唯一次又一次诓骗阻挠。”战眼中蒙上了一层冰雾,似乎在回忆那些被徐良唯摆布的时期。

  “赎金拿了,小凡,他们还好吗?”陈靖终于紧张了,的确,如果林凡凡他们有事,恐怕他会终身不安。

  “我走的时候并不知道杨欲打算如何处理他们。不过估计好不了,大不了就是缩头一刀。”

  “你说什么!”陈靖冲战吼了一声,直接从凳子上跳了起来,就往门口走了。

  “陈老师,你去哪?”艾然拦住了陈靖。

  “去救小凡他们。”

  “去了也是送死,你还是省省吧。”战打了个哈欠,瞟了一眼陈靖。

  “战,说的也对,陈老师,现在去,没有什么用。”

  “那昨天不也什么都没有准备,我们就出发了吗?”

  陈靖指的是昨天晚上,昨天他们四个人打算穿过白桦林去找罗培耘邓洁,毕竟相机已经有了,得通知他们,想办法快点离开。

  “昨天是昨天,今天是今天,况且现在我们队情况更加了解了,就必须做好准备。”

  艾然拉着陈靖不让他走,又劈头盖脸的吼了一通陈靖。

  “就是嘛,多亏了我给了你们这么多消息,不然就去白送死了。话说,陈靖你也真是的,明明是你把那几个人送到杨欲枪口上的,现在又来担心……”

  “别说了!”

  田丰瑞看出来了,陈靖的情绪波动很大,不能再受刺激了。

  “陈老师,现在这边的通信网也修好了,只需要在多点证据,就可以直接向M洲国际和平组织举报了,到时候会有救兵的,小凡他们不会有事的。”

  说虽这么说,但是其实所有人心里都明白,举报过后,十洲国大会,各国背后都有人操纵,等批下来,人怕是早就死的邦硬了。

  但是有一句安慰话,心里总是要舒服多了。

  “好,等!我们好好的,慢慢的商量。”陈靖似乎用尽所有力气说出这句话。

  “那这个人咋么处理?”这次说话的是艾然,说话时还用眼神看了看战。

  什么鬼?处理?有没有搞错,你们几个搞得赢我?战心里想着,但是貌似现在是他打不赢他们。

  “好商量,别动粗!我是好人。”

  “他也是有苦衷的,我们不用把他报上去。”田丰瑞倒是很大度。

  “我们不报,F洲落网时,他作为F洲的一张王牌,肯定在战犯名单里。”

  方宇虽然只是一个司机,但是还是明白很多事的。

  战其实心里也明白,不过他真的只想回家。

  “你想阻止侵略战争吗?加入我们,等F洲落网时,你就是英雄了,也可以逃开战犯头衔。”

  田丰瑞倒是想了一个好办法。

  “我不想做名人了,只想阻止黑暗。”

  “好好养伤吧!”田丰瑞笑了笑,就和艾然一起离开了。

  陈靖待了一会,也走了。

  “你还不走?”战看着还没有离开的方宇,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给我讲讲吧,我还挺想听你吹~”

  “你说什么?”战听着那个字就不高兴了,什么叫做吹!

  “不是,我是说,我想听听你做狙击手时候的光辉历史。”

  “我不想吹!”战说着就躺回了床上,扯着被子转过身过去了。

  “别介啊!我真的想听。”

  “我真的不想说,滚!”

  方宇看出来没戏了,灰溜溜的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