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人物传记 烽火中的身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烽火中的身影

忘尘江雨

  • 短篇

    类型
  • 2020.02.14上架
  • 12.58

    完本(字)

74位书友共同开启《烽火中的身影》的短篇之旅

学徒南成欢 见习晓半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坟地

烽火中的身影 忘尘江雨 2319 2020.02.11 01:18

  “W洲发生战火,我方派出记者赶往前线,可就在前一刻,一直传回情报的战地记者田丰瑞同志传来最后一段不完整的视频后就消失了,并且再也联系不上。”

  “不过我想田丰瑞同志身边只是有突发事件,所以才强行结束了视频录制。现在我们再来分析分析战况,目前从田丰瑞同志这几天传回来的视频和图片,还不能说明什么,我们还需要……”

  M洲国际司令官张志诚站在停止了画面的大屏幕前,手中还拿着激光笔,红色的灯光正指着视频中一只模糊的手。

  “丰瑞是田家继承人,张司令你咋么能让他去,现在人都联系不上了。”

  “从最后这段视频中看,该视频最后那只手绝对不是他的!那个人是从丰瑞后面动的手。”

  “拇指指向正西方,必定是右手,而如果真像您说的那样,是突遇紧急情况,一般正常人反应过来会使用的是惯用手,可是丰瑞的惯用手是左手,左手!”

  “再退一万步说,即使他没有用惯用手,那他的右手上应该还有我们的订婚戒指,但是您看看这只手,它有吗?它没有!”

  “而且这只手的大拇指关节下有一条白色的压痕且强劲有力,我猜测这只手的主人一定经常使用枪支,可是丰瑞他只是记者,不会用枪。这说明丰瑞他……”

  张志诚还没有说完话,一个穿着绿色军服,肩上带着一枚松枝叶六角花肩彰的短头女军人直接推来自己坐的椅子站了起来,冲张志诚喊着,分析着视频中最后那一模糊的画面,语调越来越激动,也越来越呜咽。

  “艾然同志请注意你的情绪,本来你不应该来参加这次会议的,但是想着你也是有军衔的,而且又是丰瑞同志的未婚妻,才会让你来。”

  “请不要将个人情绪带到工作中,更不要耽误影响我方行动,并且记住你是一名军人,他也是一名军人。”

  “况且去一线是他自己向组织要求的。现在请你先出去!”

  张志诚很生气,不满的皱了皱眉头,怒斥了艾然,把她赶了出去,然后继续开会。

  其实张志诚此时此刻比谁都清楚田丰瑞可能遭到了什么,此刻估计他已经没有命了,不过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不可能不牺牲,一个军人,一个战地记者,从出发那一刻就应该明白自己的路。

  艾然也不想多待,眼睛红红的,气愤的摔门走人,她没有回军区医院,而是回了艾家。

  艾家与田家都是M洲的大富商,艾然与田丰瑞俩人是俩家的最小辈,不过俩人毕业后没有接受家中的生意,而是参了军,一个是军区医生,一个是战地记者,后来俩人还订了婚。

  这次W洲发生战火,田丰瑞主动请求去往了一线,一直保持通信的俩人,他却在今天没有了音信,刚才会议室里众人看的就是田丰瑞传回来的最后一段视频。

  艾然真的很担心,所以才会着急顶撞了张总司令,现在回到艾家冷静了一会,还是回了军区医院。

  艾然走后,张志诚也在会议室沉默了许久,才调节好心情,压抑住心中的苦痛。

  重新指派了战地记者去往W洲,此刻仅仅只从田丰瑞这几天的视频图片还不能下定论,况且即使真的是F洲无端侵略W洲,M洲国际和平组织也不能出兵,毕竟W洲没有请求国际和平组织的支援,况且国际和平组织出兵需要十个大洲投票决定。

  目前十洲中还有几个洲觉得F洲的行径是正确的,而大部分还是中立态度,只有一俩个洲觉得是F洲无端侵略,现在只有再派出几个战地记者,先揭露事情真相在做打算。

  散会后,一个中年男子急冲冲的来找张志诚,男子穿着有些邋遢,胡子拉碴,头发也是乱混混的一坨。

  “总司令,我不能去,这次带队去W洲做战地报告的事我不会接的。”男子虽然浑身都脏兮兮的,但是肩膀上的军章仍然干干净净,戴的规范。

  这个人叫陈靖,目前在军区作摄影教授,以及战地记者心理素质培养。

  “为什么呢?老陈,你还在为那件事而畏惧?沉默了六七年了,你只在军区教授战地记者摄影技术有什么用,你得自己回到那个地方去!”

  张志诚拍了拍陈靖带着军衔章的肩膀,叹了一口气。

  “不是我想逼你,而是你自己应该看清楚事实了。况且你这次必须去,这是组织投票一致同意的,不是我个人能决定或者改变的。”

  陈靖也看出来了没法改变结果,垂头散气的回军区去了。

  “师傅,你回来了?你知道了吗?这次去W洲组织指定您带队去拍摄照片呢!以后没有人会说您是纸上谈兵了。”

  陈靖回到军区,一个寸头青年就迎了上来,激动的对陈靖说着,这个青年也是陈靖的学生,新一代的战地记者林凡凡,这次去W洲的战地记者名单中也有他的名字。

  “瞎高兴个什么,去那里就是送命的,你还那么高兴?”

  陈靖心情及其不好,根本就不给林凡凡好脸色还怒气冲冲的吼了林凡凡几句。

  “可是师傅,你不是常说,就算战场是坟地,只要那里需要我们,我们就不应该怕死吗?”

  林凡凡着实想不通平时看起来很随和的师傅,一直担心着战场情形的师傅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难道平时教他们的都是假的!

  “那是我骗你们的。”陈靖想大声吼出来,却发现刚开口声音就焉了,越来越小声,到最后压根就没有声儿。

  林凡凡也没听清楚陈靖说什么,只听到什么我啊你的,就以为陈靖是担心自己和其他年轻的战地记者,也就拍了拍陈靖的后背。

  “师傅你就放心吧,有您亲自带队一定不会让我们有危险的,我们相信您,况且我们现在的战地记者可不止学了摄影,还学些格斗术啊,没问题的。”

  林凡凡以为自己这样说会让陈靖好过些,不会那么忧虑了,可惜这反而勾起了陈靖的回忆:几年前的一场战争中,意气风发的他和另外三名战地记者一同前往一线搜集资料,可惜即使是特种兵出身的另外三名战地记者也在空袭炮弹下牺牲了,最后倒下的组长将自己的相机对准天空啪啪的按下了快门记录下了整个空袭过程,死前将相机护的牢牢的,最后是自己给他们收的尸,传回了所以照片视频,告诉了世界真相。

  然而也是那天起,他开始惧怕烽火的味道,宁愿缩着脑袋在军区教学也不愿“出差”。

  他明白那些地方就是坟地!也许真的经历过死亡才会明白什么是鬼门关走一遭。

  “不知死活的东西!”

  这次陈靖是真的生气的怒吼着。如果不是张志诚对他说:如果不去就是违抗军命,得抓起来治罪,不然他是真的不会接受这次任务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