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人物传记 烽火中的身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村民

烽火中的身影 忘尘江雨 2049 2020.03.15 16:30

  “咋么回事?”

  “不清楚!”

  “走的那天没有锁门啊!”

  “这明显是屋里上了锁。”

  “要不,你家先去我家住一晚,天亮了再说。”

  “这多麻烦,不去了,我们再想想办法吧。”

  “多大点事,都走了几天路了,都早点休息吧。”

  ……

  门外一阵阵的交谈声,似乎那些人是这里的村民。

  可是,他们不都被F洲研究部带走了吗?

  “要开门吗?”

  不知道谁突然问了一句,还在沉思中的众人,这才反应过来。

  “不了吧,万一……”

  田丰瑞不等林凡凡说完,就接过话来,“万一有危险是吧?”

  林凡凡的确是这样想的,但是这时田丰瑞说出来,林凡凡竟感觉说不出话来。

  “可如果他们是这里的村民,这里本来就是人家的屋子。”

  “况且,之前我们住在这里,是因为我以为这里的主人不会回来了,但是现在他们回来了,就必须撤离。”

  “咯吱”

  艾然在几人说话的同时把门已经打开了。

  “你们是这里的村民?”

  “是,你们是?”

  “我们是M洲国际和平组织的记者。”

  “记者?”

  “你们快点离开吧!”

  为什么?众人懵逼,虽然你们是主人,但我们好歹是客人啊。

  这一回来就赶人,W洲不是一向民风很好吗?

  “愣着干吗?你们快点离开!给你们时间收拾,今天晚上必须离开。”

  带头的那个人说完话,就让其他人走开了,并且都走的远远的,仿佛田丰瑞他们几人是瘟神。

  “你们快点收拾,给你们半个小时,必须离开。”

  “靠!”

  我她妈刚来就又要走,这搞什么,野内心懵逼中。

  “快点!”

  带头的那个人村民应该是村长吧,话语权很大,一再催促着。

  刘婷想着咋么也得等天亮了再走吧,就打算去找那个带头的说说。

  “你好,你应该是村长吧。我们能不能在……”

  “离我远点,什么都不要说了,快点离开。”

  “就一晚……”

  “走!”

  这句话几乎是村长吼出来的。

  “我们走,小婷。”

  艾然过来将刘婷拉走了。

  “好了,我们收拾好了,离开吧。”

  田丰瑞向众人说着,就提着东西向那俩辆战车走去。

  “哦,对了,谢谢你们的屋子,毕竟我们住了那么久。”

  双手提着东西的田丰瑞向那几个目送他们的村民鞠了一躬。

  雨像一条一条的鞭子,抽打着车身,坐在车里的几人也不由得颤抖着,是心冷还是身体冷,谁都说不清楚。

  “我们还帮W洲吗?大半夜的赶人走!”

  战不由得嘟嚷了一句。

  “我们其他几人是记者,我们不是帮W洲,我们只是记录完整的历史,将真相告诉世界。”

  田丰瑞始终记得记者的责任。

  “哎,不说了,你们俩先开车,其他人先睡觉吧。”

  陈靖开口阻止其他人继续说废话。

  田丰瑞离开后那个村子却并不平静。

  “村长,为什么让他们离开,M洲的记者,那不就可以向国际和平组织求援了吗?”

  “是啊,村长……”

  “你咋么能让他们又……”

  “停,你们是忘了自己身上带什么东西了吗?”

  其他村民沉默了,是啊,他们身上还有危险品,如果他们不走,过不了多久就会跟他们一样。

  “那种东西如果让他们染上了带回M洲,那M洲咋么办?”

  “村长说的不错,大伙都去睡了吧。”

  人虽然还有一俩句闲言,但还是都去休息了。

  第二天,陈靖一行人这边也停下了车开始休息。

  “你们不觉得奇怪吗?这附近的村民都是F洲研究部抓走的,咋么会突然回来?”

  艾然先开口了,这个问题憋了一晚上了。

  “的确,野,你知道咋么回事吗?”

  战看了一眼野,希望看出答案,然而野的答案却让人失望了。

  “我?我来的那天没听见杨欲徐良唯有什么安排啊!”

  野心里并不在意这件事,而是在想为什么不叫我陆庭了。

  “那你的作用真的不大,最关键的事你都不知道,还来送什么消息。”

  陈靖听了不由得笑了,笑的有点惋惜。

  “你!”

  野伸手指着陈靖,却吼不出一句话来。

  “我说错了吗?”

  陈靖一把拍掉野的手,嫌弃的看了看,“脏死了。”

  若是林凡凡在这里,一定会回复一句,“师傅,你咋么不说你自己之前在军区的时候,可干净了。”

  “好了,陈老师你们俩是不是又仇啊,开口就吵。”

  艾然笑着拉开了剑拔弩张的陈靖和野。

  “看,田哥在思考,你们停下嘴吧。”

  刘婷也打着和枪,在往别的地方扯。

  这时坐在一边一直垂着头的田丰瑞突然抬起了头。

  “丰瑞,你想到什么了吗?”

  “我只是睡醒了。”

  “噗呲~”

  众人都笑了,“你逗我们玩呢?”

  “开玩笑的,你们有没有注意那群村民面黄肌瘦的,而且都伴随着咳嗽。”

  “可能感冒了吧。”

  “一个人俩个人感冒还说的过去,可是全村的人都感冒了,不奇怪吗?”

  “况且一起被研究部莫名其妙的抓走,一起又莫名其妙的回来,丰瑞你是不是想说……”

  田丰瑞点了点头,没有接着说艾然没有说完的话。

  其他几个人也都明白了。

  可是战却还是一脸懵逼,“艾然,田丰瑞想说什么?你倒是说完啊。”

  野无语的小眼神看了一眼战,把他拉到一边,在他耳朵边说了一句话。

  “这有什么不可以说的?”

  战听了反而大声嚷着。

  “战说的也没有错。”

  见识到了强颜欢笑的最高境界。

  “额,我们也没有说不能说啊,是你自己要把他拉到一边去说的。”

  艾然嘟了嘟嘴,觉得野和战有一点莫名其妙。

  “那你说一半就停了干嘛?”

  战有点不服气。

  “我说一半,大家都明白了,我又何必说出来!”艾然笑了,这个笑容有点像看小猪一样的看着战。“不过是某些人自己不清楚罢了。”

  “好了,既然猜到了,我们就去证实吧。”

  田丰瑞急忙拉住,怕几个人一干上,就刹不住车。那样的话恐怕会“恶斗”好一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