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人物传记 烽火中的身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交易(三)

烽火中的身影 忘尘江雨 2122 2020.03.05 09:00

  第二天清晨,杨欲因为想知道战到底想干嘛,就没有按着约定下午才出发,而是起床后就自己一个人冒着大雨开车离开了。

  雨下的很急,也很猛,敲打着车窗,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下着雨,漫着雾,远处的一切都变得不真实了,若隐若现,忽明忽暗,飘渺虚无。

  杨欲开着车,一路都走的小心翼翼的,生怕一不小心就翻了车。故而用了俩个多小时,杨欲才赶到。

  也因为下雨的原因,车开不到山坡顶上,杨欲只好开门下车,步行而上。

  可是刚刚下车的杨欲就被吓了一跳,朦胧的雨雾中,离着坡顶的亭子不远处竟多了许多身影,看不清面目,杨欲却觉得个个高大无比,都知道那群通缉犯个个人高马大,这莫不是对方和自己一样提前作了埋伏,准备黑吃黑,若是这样,自己这个头头不是自己送上门了。

  感觉大事不妙,杨欲拔腿就想跑。

  刚想转身,却突然觉得背后多了一个人,真真是胆战心惊,杨欲僵直的转身,不由得大叫了一声……

  转眼到了下午六点左右,双方人马已经坐在了山坡上的亭子里。

  而杨欲口中的那群通缉犯正是那日在废弃屋护着箱子的那群人。

  双方碰面之后,杨欲和对方带头的那个黑人一起坐在亭子中聊天。而双方其他人则都在清点钱数。

  那个黑人心中也是一惊,为什么从亭子往外看只觉得雨中远处有几个身影,而且都长的膘肥体重,其中一人似乎还保持着卧姿,手中竟然拿着类似狙击抢的东西,不,突然那个黑人站了起来,心中明白了什么,那不是类似狙击枪,那就是一把狙击枪。

  黑人心想着:妈的杨欲敢算计自己,F洲有一个很强的狙击手,恐怕此刻就在那里埋伏着,准备伺机而动。

  不由得黑人对那些个瞧不真切的身影倍加关注,生怕对方开抢,而自己时刻警备着,说不定还能在子弹发出那一刻避开。

  “嘭”,黑人应声倒下,竟是一枪爆头,而他自己致死也不清楚为什么才短短一刻,自己就中弹,明明亭子对面的身影并没有动啊。

  这一枪并不是由亭子对面的影子打出的,而是亭子旁边唯有的一棵大树上射击的子弹。

  黑人倒下,他那群手下就容易多了,很快被杨欲带来的人通通拿下,他们连枪都来不及拿出,就成了俘虏。

  这时战从那棵树上跳了下来,淋着雨隐藏在树上的他衣服早就湿透了。

  “果然如你所说,以前没看出来,你这么能玩。”杨欲看着走过来的战,脸上的笑意更是挡都挡不住。

  “那我明天是不是就可以走了?”战已经不在意刚才发生了什么了,而是急着问杨欲回家的事。

  “那是自然,但是你为我们做了这么多事,今天晚上我必须为你送行!”杨欲这次难得没有在拖延,找借口诓骗。

  战自然十分乐意,反正在呆一晚,就可以离开,留下就留下。

  一行人就这样离开了,也不管那个黑人的尸体。

  这次能这么成功,还真的是战的计谋完美。

  之前要上杨欲赶来看见的身影和刚才那个黑人看见的身影其实都只是稻草人。

  一堆稻草人都穿着战昨天拿出来的衣服,其中一个稻草人也就是黑人看到的那个狙击手,只是把稻草放在地上,堆着,近看其实就是一堆稻草,只因为下雨空中弥漫着雾气,看不真切,又出于内心自己的猜测,自己恐吓自己,才会无中生有,看什么都觉得像自己心中想的一样。

  昨天战来找地方狙击时,因为雷雨天气就在亭子中睡着了,醒来时睡眼惺忪,加之雨雾,发现周围的一切都十分飘渺,就连离亭子最近的这棵大树都在朦胧间被自己看成了一个高大的人。

  这样一个计谋就出来了,想着来时发现不远处有很多稻草人,就脱了自己的衣服给其中一个穿上,用一根长长的竹竿绑着,插在土壤里,果然在远处看着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后来战想着多做几个,这样对方会觉得埋伏的人很多,心理上会有压力,对于那几个稻草人的方向就会格外注意,而自己这个真的狙击手却藏在了一棵离亭子很久很近的大树上,等到对方注意力全放在稻草人身上时,一枪打死。

  战就得距离太近了,手枪都能打死的距离,所以这次压根没有用狙击枪,况且在大树上狙击枪并不好操作,于是今天早上看到杨欲时不会在他背后拿了他的配枪,没想到他被吓了个半死。

  发现身后的人是战时,反而更加紧张,心里想的是:他拿了自己的配枪,自己又几次欺骗他,不让他回去,会不会他想把自己杀了。故而今天上午的时候才会大叫一声,那一声把战的耳膜都镇痛了。

  后来俩人商议了一会,战告诉杨欲一定要让对方坐在稻草人面前,虽然战自己所在的地方也在那个方向,但是因为距离原因,对面绝对想不到其实真正的人会藏在那里。

  回到驻扎地,杨欲就去打电话了,接电话的毫无疑问就是徐良唯。战倒是不觉得有什么,毕竟这次做的这么好,杨欲不可能不如邀功,等他邀完功,今天晚上办个送行宴,明天自己就可以走了。

  杨欲这次在办公室打电话,把门反锁了。

  杨欲先把今天的事简单的给徐良唯说了一遍,就开始总结了。

  “徐司令,这次任务充分的告诉我们一个人的心有多重要,如果那个黑子不是自己吓自己,可能就发现战了……”

  电话另一头,徐良唯坐在指挥室,手边放着一杯茶,右手拿着手机接电话,左手在会议桌上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

  “你想说什么,就直说。”

  “徐司令,我只是觉得有一些人既然心都不在了,何必强留着,留着与不留都会给我们带来威胁,但是孰轻孰重,徐司令您心里应该明白……”

  “然后呢?”

  “一个人才走了,我们可以重新培养,F洲重来不缺人才……”

  “那就照着你的意思办吧,让他离开的体面点,毕竟是我一把手教出来的。”

  “嗯,我明白。徐司令放心,一定让他离开的体面。”

  双方就这样挂断了电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