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人物传记 烽火中的身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亡命

烽火中的身影 忘尘江雨 2141 2020.03.05 21:00

  果然杨欲要上为战准备了一场宴会,赞扬战在部队的丰功伟绩,也欢送战离职。

  酒宴很热闹,即使下着雨也挡不住大家的热情。

  回来以后杨欲打完电话就命令人搭了蓬,方便在室外聚餐。

  “战,望你一路走好!”杨欲热情的拿着啤酒敬战。

  “叮”啤酒瓶碰撞的声音,战将剩下的酒一饮而尽。

  “爽快!”杨欲也不甘认输,拿起酒瓶一口气喝了下去。

  “哈哈~再来!”

  战狂野的笑声传的很远。

  “好,在喝!”

  俩个人一瓶接着一瓶,身边已经摆放着数十个酒瓶子了。

  “咚咚咚”杨欲的手机响了,微信视频电话。

  杨欲都没有想到会有人给自己开视频,现在还有正事要办,连看都不想看一眼。

  “不接?”战打了个酒嗝儿,望着杨欲问。

  “不想接!”杨欲还是没有拿出手机。

  “哦!那继续,来!喝!看谁先醉死沙场!”战又给杨欲开了一瓶酒。

  杨欲接了过来,挑衅的看了一眼战,“肯定是你先起!”

  “我明天还要回去,咋么回死,一定是你先死!”

  “哈哈~我等着!”

  “咚咚咚”杨欲的手机又响了,还是视频电话。

  “这他妈谁啊,烦不烦。”杨欲把手机掏了出来,怒骂了一句,低头再看却发现是徐良唯开的视频。

  杨欲一个哆嗦,急忙接了视频,“徐司令,我正在给战来送别宴会,你放心!”

  “让我再看看那小子。”毕竟是自己手把手教出来的人,自己费了不少心血教出来的。

  “好。”杨欲应了一声徐良唯,就把手机递给了战,“拿去,徐司令,这次可别把我手机扔了。”

  “知道了。”战接过手机,就看见了徐良唯的大脸。

  “您还舍不得我?徐良唯,我可真高兴,明天以后就不用听你的安排作任务了,哈哈~”

  战笑得很张扬,甚至让人觉得这笑声是在讨打。

  “哦,是吗?你很开心?”

  徐良唯还是一个人坐在会议室,旁边放着一杯茶,双手环抱在胸前。

  “你说的不是废话吗?我等了几年了!”

  “你也没来几年!”徐良唯反怼着,“在跟我说说吧,为什么要离开?当初死皮烂脸的要来F洲,现在又软磨硬泡的想着离开。”徐良唯其实心中早就有了想法,却还是想听听战的说法。

  “你就当年少轻狂吧!”战不知道是敷衍徐良唯,还是发自内心的,表情很认真,但是语调却又很随意。

  “年少轻狂?哈哈哈~好!”徐良唯在视频那一头,端起桌子上的茶喝了一口,也笑了。

  当初G洲是一个落后的国家,经常遭到侵略。而在那样的情况下长大的战惧怕了被欺凌的日子,他的家族很富有,到了他这一代当家做主,为了逃避被侵略凌辱的日子,倾家荡产购买了F洲国籍和军衔。

  F洲也没让人失望,将他培养成了世界顶尖的狙击手,几乎是一战成名,当年在技术还很落后的情况下,在夜间,只用了15秒的时间在红外线夜视镜的帮助下一举拿下敌国国家领导人的头颅。

  后来几场战役过后,战就吵着要回G洲,不愿意在待在F洲了。

  每次杨欲和徐良唯都是哄骗,一次又一次,毕竟人才谁都不想放弃。但是这一次真的留不住了,就像之前杨欲说的一样:人心都不在了,人留着也没什么用了。

  “来,最后一次,我敬你一杯。”徐良唯举起了自己的茶杯。

  “你这不是占便宜吗!敬酒?一点诚意都没有,以茶代酒?”战还是笑嘻嘻的,满口的牙齿还是一样的白白净净。

  “好,那我去拿酒。”徐良唯说完就离开了,他并没有拿手机出门,此刻对面就是一块大屏幕。

  五六分钟的样子,徐良唯回来了,手上多了一瓶酒,红酒。

  “徐司令果然不一样啊,喝酒都喝贵的!”战看着徐良唯手中的酒,不由得打趣起来。

  “这边没有别的酒了。来我敬你!”

  战和徐良唯一同饮下了酒,“你把手机还给杨欲吧!”

  “拿去!”战就把手机递了过去,一点也没有舍不得。

  这些年其实说到底徐良唯对自己还不错,自己的成就都是徐良唯一手促成的,不过这里面有很多是不干净的成就。因为F洲打响的战役,不是九成九,也有七成七是非正义的。

  战在心里想着,自己离开的原因就是这个。

  曾经自己最讨厌侵略杀戮欺凌,而现在自己做的就是侵略别国,欺压他人。

  自己成了自己最讨厌的人,谁也无法忍受,选择回去也许也是一种逃避。

  另一边,杨欲走的远远的和徐良唯说这话。

  “我也为他送了行了,等会看着办吧,最好不要让他有痛苦。”徐良唯说的很轻松。

  “我明白,虽然这小子平时不着调,也得罪过我,但是人之将死,我当然会对他好点。”

  杨欲说了一堆,但是徐良唯却在杨欲说出我明白三个字时就挂断了电话。

  杨欲一个人也不觉得尴尬,硬生生的自己把台词说完了才停下来。

  杨欲回来的时候,战是真的喝多了,已经趴下了,睡的很香。

  杨欲不只一个人回来,身后还带着一群人,“睡了也好,这样就没有痛苦了。”杨欲说完这句话就离开了。

  “嘭”一声枪响,然而对准战的脑袋打出的一枪却没有当场要了他的命,只因为战突然翻了个身,从桌子上摔了下去,躲掉了一枪。

  虽不致命,但是仍然打中了战的肩膀,血就这样留了出来,淌进了雨水里,被冲淡了。

  枪伤十分痛,战也醒了。

  这是咋么了?做梦吗?战吃痛的醒了过来却不明白这是咋么回事。

  “哥几个,干嘛?”

  战套着近乎。

  然而并没有用,一把枪又对准了战。

  傻子才不跑,赶紧跑。

  战从桌子底下爬了出去,又躲过一颗子弹。

  往雨中跑,远离这里。

  这是战唯一的想法。

  “嘭”

  “嘭”

  “嘭”

  雨中狂奔的战,只听见背后一阵阵枪声。

  幸好这些人技术不好,不如自己,要是自己追别人,肯定早就打中了。

  七拐八绕战躲开了无数胡乱打出的子弹,跑到了郑伊的战车前,幸好还没有把钥匙还给郑伊。

  车光一闪,战车在积水中发出“嗡嗡”的声音,然后一溜烟的开走了。

  “追!”那群人仍然拿着枪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