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人物传记 烽火中的身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感动(二)

烽火中的身影 忘尘江雨 2096 2020.02.15 17:40

  陈靖将照片收起来不久后,其他几个人都醒了。

  “师傅那些照片呢?”

  林凡凡发现自己洗出来的照片全都不见了,就开口了一声陈靖。

  “什么照片啊?”

  刘婷很好奇的跟着问了一嘴。

  本来俩人都只是随口一问,可是陈靖却又不高兴了,“没看见!”

  俩人这下这不说话了,林凡凡把刘婷拉到一边,“婷姐,你不知道师傅最近越来越奇怪。”林凡凡声音很小,但是车内空间本来就小,陈靖还是听见了,不过没有说什么,只是鼻子哼了一声,然后就打开车门走了。

  毕竟陈靖还是组长,不可能每天都不出去,所以他决定今天还是和众人一起出去,而且杨欲也说了康城最近很安全。

  “陈老师,你等等我们。”罗培耘嘴里还含着一个面包,就和其他三个人一起追了出来。

  陈靖起的最早,已经吃过早饭了,而其他几个人还没有吃好,这时都是人手一个面包跟着陈靖跑。

  “今天往哪边走,陈老师?”

  邓洁追上了陈靖,就这么一句。

  陈靖没有说话,往几个人身后看了看,眉毛皱成一团。“车呢?你们打算走路去?”

  邓洁这才反应过来,是啊,周围昨天都看过了,今天应该要去远一点的地方,没有车咋么办。邓洁想通了,就跑了回去开车。

  “师傅,洁哥去哪?”

  林凡凡嘴里还含着面包,口齿不清的指着邓洁的背影问陈靖。

  陈靖现在觉得自己收了一个傻逼,不想说话,但是还是气不过,一巴掌拍在了林凡凡的头上。

  林凡凡摸不到头脑,打我干嘛?我有说错了。

  随后四个人就在那里等会去开车的邓洁。不一会邓洁开了车过来。

  “陈老师,往哪个方向走?”

  “二点钟方向!昨天听见了哭声。”

  简言意骇,邓洁听了就往那个方向开着车过去了。

  大约三十分钟的车程,果然看见了一个难民营。

  一堆人蹲在一起,正在地上搜索着什么。

  “你好,我们是M洲国际和平组织战地记者,可以为你们拍一张照片吗?”

  邓洁把车停好,回来听见的就是林凡凡的这句话,此刻林凡凡已经抬起来了相机向这出难民营的一部分人示意着。

  “国际和平组织?求求你们阻止这场战争吧!”一个刚才正在地上寻找面包渣的灰子男子抬起头恳求着林凡凡他们。

  “抱歉,我们只是记者,我们能做的只是记录战地真实情况。”陈靖走上前,把林凡凡拉开,向那个男子说了一声抱歉。

  然后陈靖带着其他四个人就走了,往最里面走去。

  “孩子,爸爸只想你活着……活着啊,你起来,起来……”

  声音悲切至极,引得陈靖一行人走了过去。

  只见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怀里静静的躺着一个早已经没有生气的幼儿,男子的右手还在沙地里忙碌着,捡起沙堆里的碎面包渣递到幼儿的嘴边。

  “吃啊,你快吃,吃了就不饿了……呜呜……”

  刘婷把自己的背包打开了,拿出了一个面包递到男子面前。

  一旁的林凡凡快速按下快门。男子也仰起了血肉模糊的脸颊,泪水夹杂着还没有干竭的血流了下来。

  男子并没有接刘婷手中的面包,而是突然跪了下来。

  “你们救救他,救救他,他还那么小,那么小!我的孩子还没有足月,救救他。”

  “抱歉,我们只是记者,不是医生,而且他已经离开了。节哀!”

  陈靖还是没有波动,一句话还是没有感情,可就是这样的话无形中可以杀死很多了。

  “哈哈,死了,死了好,死了好!下辈子别生在这样的地方,太苦了!哈哈……呜呜……”

  男子此刻已经到了疯癫的程度,陈靖命令众人离开。虽然同情,但是现在的他们的确不能做什么。

  临走前刘婷还是把自己手中的面包静静的放在了男子的身旁。

  离开后的众人望着那个方向,都挂上了泪痕。可是陈靖还是一样的冷,没有反应,真的做到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师傅,我现在发现你咋么是一个冷血动物!”

  林凡凡一是真的想吐槽吐槽陈靖,二是想缓和缓和众人的心情。

  “这不仅仅的难民,这些人是俩个国家的军事,政治问题的结果,既然我们无法阻止,无法援助,就收起那无用的同情。”

  林凡凡没想到陈靖是真的冷血,劈头盖脸就给自己一顿呵斥。

  “陈老师说的也不无道理,小凡,你先去那边收拾收拾情绪,陈老师也坐会,休息一会,我们再去别的地方。”

  罗培耘真的是万能和事佬,怕师徒关系闹得太僵,就微笑着将俩个人分开。

  邓洁没有太大的反应,就站在一边,似乎在想什么。

  倒是刘婷听见罗培耘在劝时,也跟着去帮腔了。

  此刻邓洁心中在回想出发前自己在军区医院遇到了艾然,艾然告诉他:这次F洲攻打W洲事先并没有向国际和平组织提出申请,也没有具体说明原因,这其实是违反国际宪法的,田丰瑞在这边似乎发现了什么,却突然失踪,艾然一是希望自己在这边找找田丰瑞,二是希望自己收集证据,揭发F洲罪行。

  邓洁本来想着,有陈靖在这里,定会轻松不少,可是现在却不知为什么心中莫名的只觉得问题更大了。

  “洁哥,你咋么不说话,还在伤心?”

  过了一会,陈靖和林凡凡也心平气和了,众人却发现邓洁还在发呆,都看了他半天,还是没有反应,于是罗培耘就开口打趣儿道。

  “小耘,我没有,只是在想别的事。”

  “洁哥,这是想女朋友了?”

  “小凡,没个正形。”

  “就是,谁不知道洁哥重来不谈恋爱的。”

  “哈哈,还是婷姐概括的完美。”

  三个人就一唱一和的打趣着邓洁,作为除了陈靖之外的大哥,被群殴也不敢还手,只能无奈的笑一笑。

  陈靖虽然因为那些事对战场有了畏惧,但是在学校的时候,对于一些八卦还是听过的,很明白邓洁心里其实一直有个人,不过是别人的未婚妻了。但是陈靖可没有打算帮邓洁阻止说废话的其他三人,反而任由他们闹,自己看着笑笑就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