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人物传记 烽火中的身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回家(二)

烽火中的身影 忘尘江雨 2244 2020.03.02 09:00

  “扣扣”杨欲办公室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

  “进。”

  郑伊闻声推门而入。

  “找我干嘛?”

  “那黑蛮子,喝醉了,睡下了。”

  “你是想问问我要不要把他给徐良唯送回去?”杨欲敲了敲桌子,这时才抬起头看了一眼郑伊。

  “参谋长,反正现在他在这里没有什么用了,反而留着闹腾,一天天的烦着您不是吗?送回去,徐司令有的是办法收拾他……”

  “哦~你的意思是我没有办法解决掉他心里多余的想法?只有徐司令才能把他治的服服帖帖的?”杨欲最讨厌别人把自己说的很没用处了,不管郑伊是不是这个意思,他现在都已经生气了。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郑伊连忙摇着头,摆着手解释,“只是我担心过俩天去拿钱的时候,战不配合您,给您搞些幺蛾子,早点送走,对我们的行动也安全些。”郑伊知道之前向林家,刘家要的钱已经到了,不过的确是打在国际通缉犯卡上的,F洲与他们商量好了,六四开,过几天要去取钱。

  “担心?如果没有他才是真的担心。交易那天对方只派了一个核心人物来,你真的以为我们会同意六四开,徐司令安排了那天,我们必须黑吃黑。”杨欲嘲讽的笑了笑,语气也冷淡的紧。

  “你们的意思是全部独吞?”

  郑伊重来没有想过,F洲敢这么干,不由得惊的张大了嘴巴。

  “没有事,就先出去。”杨欲看了一眼郑伊,就继续低头写自己的文件了,郑伊乖乖的离开了。

  陈靖房里,战在那个守门士兵走后就坐了起来,陈靖也从桌子上爬了起来。

  “走了?”

  陈靖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向大门的方向看了看,才定眼望着战。

  “走了。你要离开的话,我帮你把剩下那个解决了。”战打了个哈欠,又看了一眼地上的啤酒箱,似乎还想喝几口。

  今天是F洲特有的行军节,这哈士兵门都在庆祝,所以看守的人很少,只有俩个人,其他的要等到吃了晚饭才会回来。

  “我还是没有想明白,你为什么要帮我?”

  “切,爱走不走。”战有点不耐烦了,一个大男人还婆婆妈妈的。

  “走,但是会不会不安全?”

  “就在这里,也不见得多安全,说不定杨欲哪天就拿你开刀。”

  “我走,但是我的家伙在杨欲那里……”

  “什么家伙?逃命更重要吧!”

  “我相机,是我组长留给我的。帮我拿回来。”

  “事多!”但是战还是出去了,

  敲晕看守的士兵,蹑手蹑脚的走到之前关押林凡凡他们的车上,拿出了这几天“没收”的东西,回了房间。

  “哪个是你的?”

  陈靖抱起了五个相机中看起来最旧却最完整的相机,其他的几个要么被摔坏,要么被拆卸了。

  “这个。”

  “抱着滚吧。”

  “这直接走?”

  “还想杨欲送送你?”

  “不是,这出去,我怕是没走多远就被抓回来了吧。”

  “现在都在喝酒,谁会管你。滚吧!”

  陈靖也不想在耽搁了,直接走了。可是跨出门那一刻,又转身走了回来。

  “不想走了?还想留下来喝俩盅?”此刻战又拿起了一瓶酒正在喝。

  “你帮我看着点那几个人,别给杀了。”似乎是哀求,那几个人自然指的是林凡凡他们。

  “帮你已经得罪杨欲了,他要杀人,我管不了。再不走,我就后悔了。”战没有答应,但是他自己心里知道,如果杨欲要杀人,他不说一定会阻止,但是也有百分之七十的可能会与杨欲对着干。

  陈靖不在多留,一溜烟的跑了。望着陈靖的背景战不由得说出了一段话:都是同命人,我们都只是想回家,我知道不能回去很苦,帮你也是帮自己吧。

  刚才战让陈靖喝酒的时候,俩个人就已经贴着耳朵商量好了,装醉骗过门外的士兵,这样他们就会放心的去喝酒,放松看管力度。

  战看着陈靖刚走不久,就又开始喝酒了。

  这时外面一阵吵闹声,“陈靖跑了,快去追,去通知参谋长……”

  被发现了?可这也太快了吧!刚走不久就被发现,不是都去喝酒了吗?战只觉得脑袋痛,实在想不明白。

  正迷糊间,杨欲推门而入。这这更不对劲儿了,杨欲办公室离这里还远啊,咋么会这么快就到了。不过战可没时间想这些。看着杨欲,一脸的慌张。

  “人呢?”雷霆一样的声音,震耳欲聋,战感觉自己耳膜快裂开了。

  “我……我…不知道,对,就是,我不知道,刚才我喝酒了,有点迷糊,不清楚。”

  “真的?”杨欲显然不信,而且就算真的是这样,杨欲也不过承认是这样,毕竟今天他是故意放走陈靖的,想的是以此威胁战,想在和通缉犯交易时,让战出手拿下对方人头。

  这件事连郑伊都不知道,所以刚才才会跑到杨欲办公室说那些话。

  而郑伊走后,他就来这边蹲着了,目送陈靖离开,又等了几分钟才进来。

  “当然是真的!”战虽然声音特别大,但是毕竟心虚,细听便会发现其实压根就底气不足。

  “放走一级看押犯,按着规矩应该咋么办,你知道的吧,毕竟你来F洲已经不是一天俩天了!”

  杨欲才不管战咋么解释,只要把放走看押犯这个大帽子扣在他头上可以了。

  正如杨欲说的战很清楚这样做的处罚是什么,此刻头上竟然渗出了些许汗水。

  “不过战,只要你完全这次任务,我可以考虑不向组织提交你的罪行。”

  杨欲有些急功近利了,说的太明白,即使战在傻也察觉到了其中的不对劲,但是还没有继续深思就听见杨欲说,“如果这次做的好,我保证一定完事就让徐司令放你回去。”

  “当真?每次都骗我!”战听了直接丢掉了前面闪现出的异感,右手不由得伸出来,食指指着杨欲的脑袋问。

  “当真,这是最后一次了。”杨欲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以示真诚。

  “好,这次要干嘛?”

  “上次我们和国际通缉犯合伙向林刘俩家要的钱到了,徐司令想要……”

  “独吞?这样不仁义吧?”

  “反正他们都是坏人,杀就杀了,还管什么仁义不仁义!”杨欲对于战的反应十分不悦,都有点怀疑是不是己方部队培养的人才了。

  战想了想,想要回去,彻底远离这些恶心的东西,怕是只有乖乖听话这一条路吧。

  “嗯,没问题,哪天去?”

  “到时候在通知你。”

  杨欲故意放走陈靖,却不知道战会帮助陈靖拿走一个相机。发现时已经过去几天了,不过这都是后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