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人物传记 烽火中的身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交易(二)

烽火中的身影 忘尘江雨 2085 2020.03.04 20:00

  战很快就到了北平坡,这里可以说给他眼前一亮的感觉。

  其他地方好歹有几棵树,几株草,这里倒是“开阔”,一眼望去全是黄灿灿的泥土,一望无际。

  “这真是个好地方!”战看了之后不由得摇了摇头,心里想着:我他妈还狙击?一露头分分钟被手枪打死,这视野上哪里去躲,还有这里最高的地方就是山坡上那座亭子了,他妈的交易还就在那里进行,想要凭这次任务回家的战,早已经在内心问候了选地点的人祖宗十八代了。

  赶过来也累了,干脆去亭子里休息一会。

  这亭子倒是修的好,四角上竟然分别雕刻着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兽,四根柱子也是朱红雕花。就是不知道是什么人这么无聊了,在这荒地修建亭子,奇了怪了。

  还真是古色古香啊,不过战的心情却是沉在谷底的,看着这精美小巧的亭子,是恨不得拿把斧头,砍个稀巴烂。

  天有不测风云,刚进亭子,狂风骤起。山雨欲来风满楼,先闻风声,后见暴雨。

  战到了北平坡就把车停在了坡脚,现在在坡顶,暴雨如线,没有空隙可以避开。

  反正就是走不成了,与其急着回去,不如就在这里睡一觉,说不定醒了还能想到好办法。

  说干就干,战直接躺了下来睡觉。

  W洲的雷雨若是要下,便是连着几天不停歇。

  这几天在想着到底要不要直接跑人,不管F洲的破事了,的确没有好好休息,现在一躺下,听着暴雨的奏鸣曲,不知不觉竟真的进入了梦乡。

  醒来时已经是已经是下午六七点了。朦朦胧胧的睁开双眼,看向远方,乌蒙蒙的一片,远处似乎有什么东西却又看不真切。

  这时,战似乎想到了什么,竟然疯了一般,把自己的衣服全都脱了下来,本就是夏季,战也就只穿了一件T-桖衫和一条短裤,这下全都脱了,索性没有人。

  脱下衣服,全身赤裸的战向着刚才睁眼看见的地方走去,那里似乎有几个稻草人。

  ……

  忙活了一圈,光着身子战就冒着雨回了车上,开着车走了。

  “杨欲,我回来了,你等会给我拿一套衣服在我房门前等我。”

  说完战就挂了电话,杨欲那边刚想开口问为什么,耳边却只剩下一阵盲音。

  “靠,搞什么?出去一趟还能把衣服搞掉!”即使杨欲咒骂了几句,但还是让郑伊送了衣服过去等着。

  倒不是战矫情了,怕下了车会冷,毕竟刚才他已经光着身子冒着雨,忙活了半天,寒冷他可不怕,只是怕赤裸着身体走回去,影响不好。

  郑伊可是早早的就等着了,这一等就是一个小时,撑着伞抱着一套衣服站在雨中,那样子要多滑稽就有多滑稽。等的不耐烦了,很想催,但是却没有胆子。

  终于雨中投来一束灯光,战回来了。

  车稳稳的停在郑伊面前,前车窗慢慢摇了下来,一只黑黑的手伸了出来,要不是郑伊离得近,还真看不见战的手,天下着雨,一片灰蒙蒙,战又是黑人,谁看的清楚。

  郑伊把衣服递给了战,其实郑伊手上明明有雨伞可以遮挡一下,却故意将衣物露在外面,被雨水打湿了,战才拿到手中。

  战也没有在意,他想穿衣服也只是为了遮羞。

  利落的穿好衣服,战就下车了。郑伊刚想把自己的车开走,正准备回屋的战却扭过头来,看着他的动作,眼神里冒着光,似乎在问你想干嘛?

  郑伊被看的有点尴尬,但是想了想这是自己的车,我凭什么还不能碰了,就继续着手上的动作。

  “你干嘛?”

  战进了屋,拿了几件衣服就出来,却发现郑伊还在动车。

  自己都警告他了,别碰,咋么这么不听话。

  “我把它开回去啊,这是我的车。”

  “它被征用了,你可以去找杨欲理论。刚好我要去找杨欲,一路吧。”

  “我不去了,你自己去吧,你要用就用。”郑伊觉得战是在吓唬自己,但是也的确不敢挑战杨欲的威望。

  “哦,那我就先走了。”战把车门打开把手中拿的衣服先放进车里,就离开了,步行去找杨欲,当然也没有撑伞。

  郑伊觉得就是个怪人,敢淋雨,还让自己给他送衣服,难不成出去一趟衣服还能掉了。

  杨欲办公室,“明天的计划得改一改。”战是第一次来杨欲办公室,还平心静气的说话,着实惊人。

  “咋么?对自己不自信了?”

  “不!是太自信了。明天狙击点不用选高处,我选了一个好地方,明天你们不用找我了,我今天就先过去了,不过计划还是一样枪响过后就是你们的事了。”

  战也不管杨欲同意不同意就径直离开了。

  这次还是开的郑伊的车。

  郑伊虽然不敢跟着战一起去找杨欲理论,但是还是偷偷摸摸的跟着过来了,战那个暴脾气把杨欲的办公室门打开过,就不会关,所以蹲在门口偷听,不会落下俩人说的一个字。

  “听够了没?”战走了之后,杨欲就冲门口喊了一声,他早就知道门口有人了,不过想着都是自己人,也不会有人有胆子打不该有的主意,所以就没有管。

  “参谋长,我……我其实只是想说战把我的战车开走了,他说被您征用了……那个……”郑伊说的不干脆,好在杨欲听得懂。

  “你是想问我有没有这回事?”

  “是的,就是这样,参谋长……”

  “我没有说过,不过他要就先给他,等明天结束了,我就命令他还给你。”

  “谢谢参谋长,不过其实我并没有把战车作为私人的,只是那是组织配的,所以我才会过问……”一堆解释,说白了其实还不是在意那辆车,又不想让杨欲觉得他动了其他心思。

  杨欲没有说话打断郑伊,任由他自己说个不停。

  不过也不在意郑伊说什么,他那点小鸠鸠,杨欲很清楚,看的明白。

  现在杨欲想的是战说的话,其实狙击手并不是一定要选较高点下手,只是那些地方一般视野更开阔,命中目标更容易,而北平坡的坡顶就是碰面地,真的不知道战能在什么地方下手,别的地方能看见目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