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人物传记 烽火中的身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返航(五)

烽火中的身影 忘尘江雨 2076 2020.03.26 14:00

  “我们一起说说话吧。”肖申提议了一句。其实现在他们的身体状况不适合聊天,更应该保存体力,但是肖申想转移注意力,这样就不会太在意自己的身体变化,说不定可以撑得久点。

  查德听了觉得要命,这哥们以前在队伍里不是话少得可怜吗?聊天别聊死了。

  “在军队里可有喜欢的妹子?”但是查德还是直接先抛出一个话题。

  “没有。”肖申只回答了俩个字,就不说话了。

  查德有一些郁闷,明明是你说的聊天的,这一问一答,回答还简洁,咋么聊,和你聊天,天都被你聊死了。

  肖申过了一会,似乎反应过来了,尴尬的开口,“抱歉,以前就不喜欢说话,习惯了,一时没改过来,我是不是应该问你有女朋友没有。”

  查德听了最后一句话,都不用等病发了,已经浑身发热了,给肖申尴尬的。“嗐,没有。军人嘛,常年不回家,娶了媳妇相当于守活寡,这在军队恋爱呢,没人瞧得上我们。哈哈哈~一个人倒也是自在。”

  “哦。”

  俩个人继续尬聊着,每每都回被某些人聊死。

  ……

  “过了多久了?”刚才把天每每聊死,俩人就没有继续说话了,闷坐在车里。这时肖申突然问了一句。

  “已经一个多小时了。还行吗?”当肖申问过了多久的时候,查德心凉了大半截,想着定是肖申也坚持不住了。

  “没问题。”肖申笑了,三个字回答的充满了力量。

  目前这样下去应该还需要五六个小时,才能到达落神城区。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查德明显感受到车速又加快了,估计油门已经到底了。

  越是这个样子,紧绷着的弦更是不容得松懈。

  查德心里在想着还能坚持多久呢,现在他也开始发热了,刚才他摸到了肖申的手,感觉如同燃烧的火炬一样滚烫。

  正说着,后面的几个人又吐出一口血。

  肖申来不及往后看一眼科,他的视野已经模糊了,看什么都是俩个重影。

  “哧啦”

  果然这一刻还是来了。

  肖申扛不住了,在最后一刻将车停了下来。

  明明前一刻你才答应了我,说自己还可以的,为什么你也倒下了?查德摇了摇肖申的身子,心里忍不住问着。

  “队长,对…对不……起,我……”肖申迷迷糊糊的说着话。

  查德很明白,其实他和肖申的体质差不多,现在他也是强弩之末,也许下一刻他也就倒下了,根本不可能撑到最后。

  但是没有时间仔细的想,也没有时间给他浪费,肖申倒下的那一刻,查德就已经急忙把他移到了副驾驶室,自己则坐在了主驾驶室,继续接下来的路程。

  果然查德并没有坚持多久,脑海中回放完了邓洁被抓之后的事后,就视野模糊了。

  俩重影子,头昏脑胀。

  三重影子,腹腔翻江倒海。

  四重影子,“嘭”汽车飞了出去,前方正是一个河谷。

  汽车卡住了,再也动不了了。

  ……

  “那里有人!快过来!”

  “F洲的军旗?别过去!”

  “可能没人吧,你看车都卡住了。”

  “还是去看看吧。”

  一行五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看着眼前卡住的车,议论纷纷。

  最后一个高挑的女子为众人下了结论,过去瞧瞧。

  走到车前,嗅觉好的何虚子闻到了一股血腥味混杂着呕吐味。

  这咋么感觉那么像自己之前研制的病毒病发状!

  可惜车窗都是关闭的,并不能窥见里面的情形,而车头的玻璃都被不明物挡住了,像是呕吐物附着在了上面。

  “把车窗打碎。”何虚子闻到味道后百分之六十肯定里面有人,而且是W洲人。

  刘婷想问为什么,但是还没有说出口,田丰瑞就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石头,砸向了车窗,不为别的,你也闻到了不一样的味道。

  “哐当”一声,玻璃碎了,里面果然躺着几个人,车内的气息难闻而且灼热。

  “这些不是F洲人,他们是W洲的。”陈靖看着车里的情形,首先分析一下。

  何虚子斜着眼看了他一下,陈靖尴尬的笑了,专家在这里,自己就不应该献丑的。

  其实不用谁说,他们都知道这些是W洲人,因为这些日子他们救治的W洲人都是这个样子,他们都是中了何虚子病毒的人。

  “看你之前狼狈为奸干的好事!”陈靖刚才被何虚子看的有点毛躁躁的,这会子可逮着机会讽刺何虚子了。

  “这…”何虚子很想说自己也不想的,他只是负责研究,又没有去实施,但是张了张嘴,还是变相的认错了,“我这几天不是在补救吗?看,之前那些村子里的人都是我治好的。”

  “没有我们帮忙,你算老几?”陈靖不服气了,明明这些天,他们也是有帮忙的好嘛,现在何虚子却想着自己一个人揽功劳,这就太不要脸了。

  “咳咳,我可没有这么说。”

  “陈老师,你是和在F洲当过差的都能吵起来?”

  “快点救人吧。”

  刘婷说着就想进车内帮忙,艾然也跟了过去,可是闻到那股味道,又退了回来。

  田丰瑞捏了捏艾然的肩膀,“没事,我去吧。”

  艾然看了田丰瑞一眼,点了点头,但是眼神说着:受不了就回来。

  费了半个小时的劲儿才把人全部抗出来。

  “药。”田丰瑞其实也快撑不作了,想吐,但是还是想着先把药喂了。毕竟看样子,这些人不是刚病发。

  何虚子从背包里把药拿了出来,“没多少了,而且……”

  “废什么话!”陈靖说了一句,就把药拿走了,递给了田丰瑞。

  这些天他们受条件限制和技术问题,只研制了一些临时性的药物,不仅不能根治,而且数量有限。

  药喂下去了,可是一时半会人也醒不过来,他们身上又太脏了而且人比他们多,一个一个的背回去不现实。

  “给他们洗洗吧,我都快受不了他们身上的味道了。”艾然蹙了蹙眉,是真的嫌弃。若是刚呕吐出来的,她还能接受,可这些呕吐物,不仅在夏天搁了很久,而且还被他们的体温灼烧了很久,不仅有原来的臭味,还有馊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