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人物传记 烽火中的身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目的

烽火中的身影 忘尘江雨 2297 2020.02.26 10:00

  “小耘,算了,以后再找机会,先帮小凡把子弹取出来吧。”

  邓洁说着就从军绿色的靴子内侧取出一把匕首。

  “小婷,小耘,生火。”

  刘婷就一个人离开了,一会带回一大抱干燥的芦苇干。

  可是现在并没有火炬,即使有了生火原料,也是白费劲儿。

  刘婷回来之后就陷入了另一个困境,一脸愁容。

  这时罗培耘手中举起俩块石头,冲着刘婷笑了笑。

  刘婷也笑了,那是俩块石英石。

  半个小时过后,火成功的生起来了,在黑漆漆的芦苇荡里格外的耀眼,红光映着黑压压的天空,仿佛在绝望的边缘燃起的胜利曙光。

  邓洁在俩人生火的时候也没有闲着,该帮忙还是帮忙,后来又从满是芦苇的河岸里找到一截木枝,洗得干干净净的。

  “小凡,含着。”邓洁将之前找到的木枝递给林凡凡。

  林凡凡也不想逞英雄,接过就含在了嘴里。

  邓洁将匕首放在生起的火上烤了烤,“只能这样简单的消消毒,小凡忍住。”

  林凡凡冲邓洁轻轻的笑了一声,似在告诉邓洁,自己扛得住。

  邓洁将火焰上的匕首取了下来,对着林凡凡的右腿刺了下去。

  “嘶~”即使含着木条,林凡凡还是发出了模糊的呻吟声。

  刘婷和罗培耘干脆闭上了眼睛,把头扭到了一边。

  邓洁也不敢直视那个伤口,都不自主的两头轻轻转到了一边。

  心里却想着不能走差错,不然小凡就白受了这一刀,又给自己壮壮胆子,定定地看着鲜血直流的伤口。

  五分钟过去了,中弹地方的左侧被邓洁打开了一道小口。

  十分钟过去了,邓洁看着直冒鲜血的伤口,额头上渗出了豆粒大的汗珠。

  林凡凡的脸上亦是淌着痛苦的汗珠,但是在看见邓洁手上的动作在这一刻不由得停下来时,还是仰起头笑了笑,安慰着邓洁。

  终于又过了几分钟,邓洁才将子弹取出来。

  也在这一刻,林凡凡终于扛不住疼痛,晕了过去。

  其实在刚才冲邓洁微笑的时候,他就熬不住了,但是为了不让邓洁担心,就强硬的多撑了几分钟。

  要知道,这是完全不采取麻醉措施的手术,几人又刚经历了生死逃亡,体力早就不支了,现在这种疼痛不亚于一辆车活活压过一个人的身体。

  邓洁见林凡凡晕了过去,当下也慌了神,急忙伸手探了探林凡凡鼻尖的气息。

  虽然呼吸微弱,但总还是有的,邓洁也松了一口气。

  但是看着那个地方,伤口很深,还在流血,邓洁果断的将自己白色的长裤割断,用火烤干绑在了林凡凡腿上。

  “洁哥,你休息一会。”

  “是啊,洁哥喝口水,歇息一会小凡也应该没事了。”

  刘婷用芦苇叶编织在一起舀了一捧水递给邓洁。

  邓洁接过喝了一口,又给晕厥的林凡凡喂了一口,就躺在芦苇荡里晕晕沉沉的。

  其他俩人也知道即使有很多事还要解释,但也要等到明天了,现在不说邓洁和林凡凡,就连她们自己也支撑不了了。

  四人就这样静静的躺在芦苇荡里,任晚风轻轻的拂过,卷起一丝清凉的河水,淌在四人的脚踝上,柔柔的,有一丝凉,又有一点甜,倒是忘却了一切烦恼。

  ……

  第二天,朝阳从远处的芦苇丛里升起,暖暖的洒在人脸上。

  “都醒了?”

  林凡凡最后醒来,看着自己周围坐着的三个人,笑嘻嘻的问,“咋么都不叫我,搞得怪不好意思的。”

  “哈哈……”

  这个人的笑声还是一样的爽朗明静,似乎之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

  “我们倒是想叫你,那也得叫的醒啊!”

  刘婷轻轻的拍了一下林凡凡的脑袋,笑着,这话在林凡凡听来却是一半真一半假,自己都分辨不清了。

  其实,是三人醒了之后,怕林凡凡昨天的伤还痛,不忍心叫醒林凡凡,毕竟这里就数林凡凡最小,其他人都算是他的哥哥姐姐了。

  “婷姐,惯会拿我开玩笑。”

  “小凡,感觉咋么样?”

  邓洁温和的声音响起,又看了看林凡凡的大腿。

  这时林凡凡才发现邓洁的裤子少了一截,不用想也知道自己腿上的包扎布是哪里来的了。

  “洁哥,我好多了。我们先说说之前的事吧。”

  其实大家都知道昨天才受的伤,今天咋么可能不痛了,但是其他人是真的关心林凡凡,所谓关心则乱,而林凡凡的回答则是为了让其他人安心。

  “我来说吧,小凡到时候你在补充。”

  刘婷怕林凡凡说着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就决定自己来解释邓洁他们离开之后的事。

  “事情是这样的:那天你们走了之后,我们到处找你们,可是没有找到,后来太晚了,陈靖就让我们先休息,后来……”

  此刻几人听完都握紧了拳头,恨不得砸在陈靖的脸上。

  也没有人在称呼陈靖老师或者师傅了,都是直呼其名,毕竟一个叛徒不在值得人尊敬。

  “那你们出去之后发现了什么?还有昨天晚上听小耘的话,你们的相机里应该有很重要的东西吧!”

  “小婷,你猜的不错,昨天上午,本来我只打算自己一个人离开,去查看W洲的通信设备网,小耘却发现了,还偷偷的跟着我走了很远。后来我们一起进去了W洲通信网核心区,发现W洲全国通信链条被切断了,即使没有被破坏也被控制了,我们留下了打量图片和视频,可是不能传送出去。”

  “照着洁哥,你这么说,那这次W洲与F洲的战争恐怕另有隐情吧。开战这么久,却只有占领国在官方回应国际和平组织,退败方一直没有音讯,国际和平组织也没有收到求助信号,这怕都是F洲的手笔吧。”

  林凡凡不知为什么第一次听说战火四起的时候就觉得F洲不是什么好东西,果然现在不出所料。

  “我们甚至于亲眼看见通信设备被破坏,也还是有点疑惑,可是结合小婷刚才说的,恐怕这里面真的有不少阴谋。”

  邓洁很是赞同林凡凡的想法。

  “如此想来之前失踪的田学长,怕是如同我们一样发现了不该发现的,恐怕此刻已经没有命了。”

  刘婷也听明白众人的话,结合起来,果真越想越奇怪,不由得想起了之前失踪的田丰瑞。

  “可是,还有一件事,我们还是连串不起来。”

  罗培耘撑着腮帮子,沉思了一会脱口一句。

  而其他三个人几乎是同时发问:

  “什么事?”

  罗培耘被三个人同时说话的分贝惊到了,揉了揉自己的耳膜,才悠悠开口道:

  “如果是F洲想杀人灭口,为什么有世界上最好的狙击手,却把我们全都突突掉了,反而要抓活的。”

  其他几人听了,也反应过来,对面不像是要即刻杀掉他们,难道还有其他目的?

  

举报

作者感言

忘尘江雨

忘尘江雨

科普一下,石英石主要成分为二氧化硅,打击摩擦生热,产生火苗。(其实想必很多人都知道)

2020-02-26 10: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