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人物传记 烽火中的身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放航(四)

烽火中的身影 忘尘江雨 2119 2020.03.25 14:00

  监狱里四个人反而越聊越兴奋,大肆的挑衅徐良唯杨欲,除了方宇其他几个人都猜到了现在怕是有人坐在监控室里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能膈应膈应他们何乐而不为。

  “那天其实我是中了徐良唯的枪,可是当我跳下去的时候,那个山坡的下行的,刚好挡住了他们的视野,都以为我是中弹扑倒在地的,哈哈~笑死我了。”邓洁把那天的凶险简化了说出来,还是不忘嘲讽徐良唯和杨欲。

  “就是嘛,他们是真的傻,要是我就不会用手枪,射击距离都有问题,哈哈~”罗培耘真的是神助攻,一唱一和,真像那么回事。

  “那天谁给的我枪?”徐良唯这是面子挂不住了,看着监控室里一众人,脸竟然气的发红。

  “我…我也不知道。”杨欲有点紧张,因为那天递枪给徐良唯的是自己的亲信,可不能被办了。

  “不知道!去给我查,那么重要的人,那么远的距离,竟然给我手枪,军队是缺了步枪,还是少了狙击枪?”徐良唯越听越膈应,在监控室大发雷霆,感觉邓洁也没有撒谎,的确没有W洲领导人的官方回应,也就出了监控室。

  “嘭”监控室的门在徐良唯出去了之后都颤了颤,抖动的厉害。

  “火气真大!”杨欲不由得吐槽了一句,说完了扭头就走了,得先去找个替罪羊,不然自己的得力手下就凉了。

  监控室其他人也不看了,领导都不在意了,自己还看什么,偷着乐呵,躲清闲多好,自己别没事找事,嗑嗑瓜子,喝喝小酒,他不舒坦吗?

  监狱里,几人士兵走了进来,拿着电棒敲了敲关押邓洁他们的牢房,“行了,给我消停点,别吵吵了!”

  这些人想想就知道是谁叫来的了,定是徐良唯或者杨欲听不下去了,叫来恐吓自己的。

  “不说就不说,谁稀罕在这里唠家常。”方宇嘟了嘟嘴,一脸的不在意,反着讽刺F洲士兵。

  “你小子,胆子有点肥哈!叫你安静,话还那么多。”

  “我看他是想出来陪哥几个聊聊身手!”

  现在轮到F洲人一唱一和的恐吓邓洁他们了。

  方宇吓得脖子都缩了缩,不是他怕,主要是他真的不会格斗术,怕是连林凡凡都可以把他摔倒吧。

  “不了,安静就安静,你们哪里凉快哪里去吧!”

  这次F洲那几个士兵倒是没有在和方宇磨嘴皮子,挥了挥电棒就就离开了。

  “吓死我了,我可真打不过,一个就够我头痛的了,这还六七个。”方宇看着F洲的人走了,这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来了,一屁股瘫坐在地上。

  邓洁瞧着人都走了,也不在继续刚才的表演,心里还想着W洲的护送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把视频送回去。

  邓洁此刻念叨的人,却出现了大问题,全体发热发烫,倒在了车里,昏迷不醒。

  只有查德还在坚持,最后还有一点路程了,一定可以的,这是从五个小时之前查德就一直对自己说的话。

  邓洁被抓走之后,查德虽然成功的领会了邓洁的意思,拿到了相机,可他们之前中了病毒,这会已经病发,撑不住了。

  七个人竞相倒下,刚开始是体子最弱的费,邓洁刚被抓,一上车,他就开始发热,第二天早上就晕了过去。

  然后是司机勤削,发热把他烧迷糊,差点将车撞到树上。

  当时已经是傍晚了,天乌蒙蒙的,查德前一刻还在说怕是要下雨,下一秒勤削就将车开到了大树旁,一个擦肩而过,所幸没有受伤。

  “勤削,你咋么搞得?”

  “嘭”勤削还来不及回话,头就重重的向方向盘砸去。

  还好副驾驶的肖申及时踩中了刹车,这才没有飞出去。

  “把勤削挪到后面来……”

  “呕~”

  查德还在安排事宜,之前昏迷的费却口吐白沫,竟然微微带着血色。

  “费!”

  “先撑住,我们一定能到落神城区。”查德也明白现在的情况,很不乐观,但是他必须冷静,稳住军心,才有翻盘的机会。

  “查德,我们一定能成功的!”剩下的几个清醒人都手握紧拳头,狠狠的碰撞在一起,这是兄弟间的默契,也是男人间的勇气。

  “加油!”

  “噗”

  这次费吐出来的不只白沫带着血,而是鲜红的血。

  “不能再耽误了,我怕在拖下去,我们都会成了费的样子。”查德也很担心费,恨不得带他去医院,可是更担心人民。

  “死不可怕,可怕的是窝囊的死,继续前进,目的地落神城区!”

  “明白!”用尽最后的力气说出了一句话,哪怕是昏迷状态的费和勤削,再听见查德的话之后,也回了一句“明白”,大家都笑了,紧张的脸上扬起了骄傲的笑容。

  而后勤削被挪到了后车厢,驾驶室坐的是苏宁,按着苏的话就是他现在已经发热很明显了,先让他开一段距离,他倒下了再换其他人,这样更加划算。

  副驾驶仍然起肖申,现在他看起来还比较好。

  果不其然,苏宁坐在驾驶室不到三十分钟,就听见“嘭”的一声,他也晕了过去。

  这次换人,由肯尼开车,也是如苏宁一样,肯尼怕自己撑不住,先自告奋勇,尽最后的绵薄之力。

  肯尼坚持的时间比苏宁更短,左右不过二十分钟。肯尼倒下的同时,第二个昏迷的勤削也开始吐白沫了。

  “尚赫,你来?”

  “好,我…我来。”尚赫才说完就直接昏迷了过去。

  “尚赫!”查德大吼了一声,却在也得不到回应了。

  “没事,这不还有我们,查德,你相信自己吗?”肖申轻轻拍了拍查德的肩膀。

  “肖申,就剩我俩了,这还有七八个小时的车程,能行吗?”不是查德想放弃,而且现实不允许他奢望,五个人开了不到一天的时间,他们俩个人能坚持七八个小时吗?

  “不试试咋么知道,你先来,还是我先来?”肖申鼓励着查德队长,也是鼓励自己,W洲不能就这么没了。

  “你先来吧。”查德觉得自己现在情况很乐观,他很清醒,也没有发热的症状,也许他还可以坚持很久很久。

  “好。”肖申没有拒绝查德的意见,毕竟他是真的熬不住了,他已经发热了,甚至已经是浑身滚烫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