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酒都夜未央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八十三、超生游击队

酒都夜未央 残春待赏.QD 2692 2019.02.12 09:00

  “具可靠消息,超生大户胡三娃带着他刚刚生了一个女娃的媳妇,从福建流窜回来了。去年他生第四胎,我们就把他放跑了,今年定不能再让他跑掉,看他的欲望和精力,要是跑掉了估计要生出一个足球队。好,下面让李支书具体介绍一下情况。”四哥带着党政办的全体干部站在红旗村的雪地里,准备对党政办包保的红旗村超生大户胡三娃来个瓮中捉鳖。

  “昨天我们有个村干部进山来挖泡参,亲眼看见胡三娃和他的媳妇抱着娃儿回来的。他家就在那片林子里面,一共只有三条路,只要把这三条路守好,给他一对翅膀也飞不了。”李支书又叫李八字,平时喜欢翻翻黄历,看看周易什么的,脖子上挂着一个迷你的罗盘,包包里揣着五枚老钱,神神叨叨的,总爱给人算命看运程,他也是艾佳男朋友的亲爹,未来的公公。

  “这样,艾佳、春猫、简二妹、雷老师、穆主任还有我,我们两个人一组负责守好路口,冷未和李支书进屋里面把人请出来,注意,胡三娃以前是当过侦察兵的,不要和他正面冲突,要是他敢动手,马上报警抓人。”

  根据四哥的安排,大家到了各自的岗位上。李支书领着冷未深一脚浅一脚的朝胡三娃家里面走去。胡三娃的家是一爿两间的夯土房子,房顶盖的是茅草,塌了一些地方,墙上裂开了巴掌大的好几条大口子,院子里晾衣杆上花绿绿的晾着一些小衣服,一条瘦狗和一只芦花大母鸡护着小鸡仔在泥泞的院坝里。

  “三娃,开门。”李支书敲了敲那扇已经歪了半边的门,冷未看看了手机,刚好是早上六点。为了打胡三娃一个出其不意,他们五点就出发了。

  “是那个?”里面传出来一个老人的声音。

  “我是李八字,二娘,喊三娃把门开了。”

  “李支书哦,有撒子事,三娃没有在家,这么早,我一个老婆子带着几个小孙女给你开门不方便,有事你在外面讲嘛。”

  “二娘,你不要骗我,昨天就有人看见三娃带着他媳妇回来了,你喊三娃来把门开了,我有事情给他讲。”

  屋子里面一阵翻箱倒柜的声音后,门打开了。门背后站着一个穿了一件破旧军装的中年男人,他的一只手放在门背后,冷未意识到那只手里肯定拿着家伙。

  “撒子事嘛,比狗鼻子都灵,我昨天晚上才回来,你们今天早上就找起来了。”胡三娃很不耐烦。

  “这是乡里面的冷主任,我们都到你家门口了不让我们进去坐一下嗦。”李支书也不等胡三娃同意,挤进了门去,胡三娃好像害怕什么,也没来及管冷未,追着李支书去了。冷未进了屋才看见门背后挂着一把铡草的大铡刀。

  “你这个人怎么不经同意到处窜哦,家里面都是女娃子,都在睡觉,你这叫侵犯隐私。”胡三娃扒着里间屋子的门生死都不让进了。

  “你还给老子讲隐私嗦,你狗日的光起屁股耍泥巴的时候老子就把你看得清清楚楚,你对我还有什么隐私,今天来,你也应该晓得为什么,你看是我去请,还是你自己把你媳妇叫出来,你也不要想跑了,进出的路乡里面的干部都已经把好了的。”

  “我一个人回来的,我媳妇还在福建,不管你怎么说,反正今天这间屋子我不会让你进。”胡三娃要耍横了。

  “好嘛,那我们到外面坐起摆嘛,走嘛。”李支书很识相,知道要是打架,自己肯定不是胡三娃的对手,对付他,还得靠计谋。

  在外面一间小屋子里,中间有一个烧火的坑,边上安着几个树桩,几块砖头,估计就是胡三娃家做饭的厨房和待客的客厅了。李支书和冷未各找了一个树桩坐下,天气很冷,胡三娃在旁边取了一把稻草把前一晚上烧剩下的柴引上,蛇皮口袋遮蔽的窗户、关不紧的门、被老鼠打穿了的墙、年久失修的房顶都有风进来,并不暖和。

  “三娃,你是我送去当兵的,当年多好的一个小伙子呀,你看你现在为了生孩子把日子过成了什么样子?”李支书把烟在火塘里面点上,递了一支给胡三娃,自己吸上一支。

  “你以为我想这样,我还不是为了我们胡家传宗接代,但凡是生了一个男孩,我肯定会响应政策把手术做了的,关键是我的运气实在是不好,生了五胎都是女娃了嘛,你也是我的老辈子,难道你就忍心看见我胡家断子绝孙。”

  “现在的政策就是这样,不是我想怎样就怎样,你那五个孩子哪个有户口的,前面几个都是到了要上学的年龄了,你总不能让他们等到你生了男孩再读书撒,你看和他们一个年龄的娃娃,那个不是爸爸爱妈妈疼,你家这几个,小小年纪就要砍柴做饭打猪草,一年到头新衣服都没得一件,光起脚,我看见都难过,你觉得你这个爸爸合不合格嘛。”说到自己的丫头们,胡三娃低下了头。

  “三娃,你听我的,把你媳妇喊出来,今天我们去把手术做了,以后两口子好好的赚钱把娃娃们养大,户口的事情交给我,超生款我也可以给你垫上。”胡三娃还是不开口,双手抓着头。

  “不行,不管你今天怎么说,我是不会让你把儿媳妇带走的,我们胡家就只有三娃一个后人了,要是没有个带把的,成了绝户,我死了以后怎么有脸见三娃他爸爸。”一个戴着帽子杵着一根大树丫子的老太太,从里屋一瘸一拐的走了出来。

  “三娃,三娃,你进来。”里面有一个女人在喊他。

  胡三娃进了里屋,剩下李支书、冷未和把着门的老太太僵持。里面说话的声音很细,好像再吵,有女人和女孩子的哭声,直到婴儿的哭声传出来,才停下。

  “支书、乡里面的领导,麻烦你们进来一下!”是女人的声音。

  儿媳妇发了话,老太太也没有在阻拦,李支书和冷未走了进去。里间的屋子又窄又黑,透过小窗户的微弱光线,看见屋子靠墙摆着一张床,床上靠门的这边躺着抱着一个小孩的女人,床下面全是沾了血的卫生纸,靠里面的被子里漏出了几颗毛茸茸的小孩的头,床脚处打着地铺。

  女人脸色蜡黄,怀里抱着出生的婴儿正在喝奶。

  “李支书、领导,我知道我生了这么多的孩子违反了国家的政策,我有罪,我改。我保证以后再也不生了,等身子养好了一点,我就自己去乡里面结扎。娃娃们是没有错的,他们的户口支书一定要帮忙解决一下呀,我给你磕头了。”女人想要站起来,但是实在没有那个力气,一用力晕了过去。

  “妈妈又流血了,爸爸,妈妈又流血了。”挨着女人的那个小孩子,举起一双沾满了血的手,呼喊着。

  “胡三娃,快点背起你媳妇走,外面有车,我们马上去医院,出了这么多的血,晚了要出人命。”李支书掀开被子,看见女人身下的床单和盖着的被子都应经被血浸透了。

  “去了医院,你们就要结扎她,会要了她的命的,反正都是死,还不如死在家里。”胡三娃拿了卫生纸塞到女人裤子里。

  “你他妈还是不是男人,你不背,我背。”冷未第一次动了怒,把孩子接过来交给李支书,用被子把女人拴好,背起女人就往外面狂奔。

  背起女人的时候,冷未想起了自己的母亲,他家也是超生户,生了冷木之后她妈妈就背着冷未抱着冷木一直辗转在各个亲戚家躲呀躲,家里面几件简单的家具也被拿去抵交了超生款。

  “为了这个孩子值吗?”

  永远不要问一个母亲这个问题。

  直到女人在县医院急症室脱离了危险,冷未把献血时脱下的一只袖子穿上,默默的交了医疗费,浑身是血,蹲在墙角给妈妈打了一个电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