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妇贵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过往

妇贵 衣布衣出 2519 2017.12.14 15:30

  叶欣颜看着这个女人,心里实在兴不起半点儿温情。

  就是这个并不聪慧的女人,因为世子和刘姨娘的刺激,把原本温婉的性格忘得一干二净,硬要在国公府压刘姨娘一头,结果把唯一的女儿害了。

  从小到大,女儿说什么就是什么,想怎样就怎样。把原主娇惯的好吃懒做,不但不思进取,还养就了一副狠辣愚蠢的脾性。除了一副皮囊还算说的过去,浑身上下没一点儿可取之处。

  到这个时候了,却怪怨起身边伺候的人来。

  事情的因果叶欣颜是知道的。

  近身服侍原主的金嬷嬷死活不同意她设这个局,劝了多次。是她嫌人家烦,把金嬷嬷支开。

  贴身伺候的两个大丫头到底经见的事情不多,又一直跟着原主张扬跋扈,不知深浅,才照着原主的意思做事。结果造成了如今的局面。

  说起来,这都是叶欣颜自己作的,根本就不怪人家丫头婆子。

  叶欣颜皱着眉头,说道:“这事怪不得别人,都是女儿自己不好。娘,您让人把金嬷嬷三人领回来吧。”

  世子夫人眼里还含着泪,却紧皱眉头断然拒绝道:“不行!这也是事情正在风头上,不好把事情闹得太大。若不然,这院子里跟着你的这些奴才们一个都不能留,全部都得死。”

  想到她唯一的女儿以后要过的日子,世子夫人止不住的伤心。

  她流着眼泪哭道:“阿颜,你知不知道,你这辈子都被这几个奴才毁了啊。她们那几条贱命,根本就不能和你受的伤害相比。”

  这怎么是人家丫头婆子害的?原主的这个奇葩娘,灌输给自家孩子的都是些什么观念?

  叶欣颜想起原主手上断送掉的几条性命,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仗着记忆里世子夫人对女儿的疼爱,叶欣颜不依道:“我不管,我就是用她们顺手,您赶快把她们找回来。若是她们被杖毙了,女儿也不活了。”

  世子夫人有些困惑的看着叶欣颜,直觉女儿今天的行事做法和往常不太一样。不过是几个下人而已,自己身份尊贵的女儿何曾在意过下人的生死?

  可是由来已久的习惯让她舍不得反驳女儿。

  “你这个孩子,不过是几条贱命,她们的生死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可不能再说这些不吉利的话。”

  叶欣颜不耐烦的催促道:“娘您快些吧,女儿不是要去家庙吗?本来那个地方就很晦气阴沉,我总得用几个顺手的人吧。”

  “好好好。”世子夫人见女儿马上就要发脾气,连忙一叠声的答应下来。转身吩咐身边的管事妈妈快些去刑房把人领回来。

  管事妈妈出去办事,世子夫人在一旁絮絮叨叨的哭诉,哀痛叶欣颜今后的日子怎么过。

  叶欣颜不太敢打量房间里的陈设,只低着头,默默地一边听世子夫人絮叨,一边压抑着心里的震撼。

  她只是做了个梦,就回不去了?就变成这样了?这情形也太恐怖了吧?

  尽管她很不愿意相信这个诡异的事件,可是,她对原主过往的事情记得清清楚楚,丝毫做不得假。种种场景的清晰真实,甚至让她怀疑,她原本那另一世的记忆是不是才是梦境。

  …………

  昨天是安国公叶堂六十大寿,寿宴本就办的隆重,来贺寿的客人很多。

  叶欣颜庶妹反算计她的时候,根本没打算把事情控制在小范围内。所以事情发生之前,刘姨娘就安排好了一应的丫鬟、婆子,势必在第一时间把叶欣颜的丑事宣扬出来。

  世子夫人得知情况,下令封闭消息之时,知情的仆从和客人就已经来来往往散往各个方向。叶欣颜的丑闻以一种诡异的速度,很快传的尽人皆知。

  从世子夫人的讲述中得知,叶欣颜的夫君江一凡,不出意外的,很快得知她在国公府和一个赤/裸的男子纠缠在一起。

  听闻妻子的这件丑事,江一凡没有大家预料的惊怒羞恼,他只在一开始时呆怔了一下,很快就沉静下来。

  然后痛心疾首的表示,他从小仰慕圣贤,时刻把懂礼义、知廉耻作为人生的行为准则。妻子发生这样的事情,他实在不能认同,希望大家能体谅他的苦衷。

  在场众人,纷纷对国公府的这个孙女婿投以异样的眼光。这是不打算认安国公嫡孙女做妻子了吧?这个年轻人,胆子挺大的嘛。

  而且他还特意提到礼义廉耻。在场的人立时就想到,作为当事人的叶欣颜,身为豪门女子,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只要稍稍有点节烈品性,只怕就会自尽了断。

  所以江一凡在这个事情上所持的态度,安国公虽然恼怒,还真的说不出别的什么来。

  对于世子夫人的隐晦威胁,普通乡绅家族出身的江一凡虽然神色黯淡,但是在原则问题上却不愿意妥协。他沉痛的表示,宁愿弃官归乡种田,也不能让家族蒙羞。言语之间,丝毫不掩饰他不惜一切代价和叶欣颜撇清关系的意思。

  叶欣颜听着世子夫人咬牙切齿的述说当日的情景,和对江一凡的痛骂。脑海里回忆着原主的过去,以及她和江一凡成亲以来那不堪回首的夫妻生活。

  叶欣颜的母亲出身忠勇侯府,是侯府的嫡长女。

  叶尹两家联姻,叶欣颜母亲尹氏算是高嫁。高嫁低娶,本来也算正常,关键是安国公世子叶宏阳看不上尹氏,独独喜欢姨娘刘氏,也就是叶欣仪的生母刘姨娘。

  这许多年,饶说尹氏使了不少手段,怎奈人家刘姨娘有世子护着,而尹氏又的确没有一个很聪明的脑子,所以她在刘姨娘处没占半点上风。最终反倒是她只得一女,而刘姨娘却顺利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

  正因为尹氏在刘姨娘处讨不到好,又只生了一个女儿,就把满腹心思都用在疼爱女儿上,对女儿那是百依百顺。全府的东西,只要尹氏能做的了主的,由着叶欣颜造。全府的人,除了安国公夫妇和世子三人,所有人都得给叶欣颜让道。

  可以说,只有在叶欣颜这里,尹氏才能把刘姨娘压下半头,找回些许畅快。

  但是,人家刘姨娘不但貌美,而且也聪明,很知道深浅。别看她往日总是明里暗里的刺激尹氏,让尹氏吃了数不尽的亏,但在叶欣颜这里,她却领着三个孩子节节后退,给叶欣颜让足了道,让尹氏和叶欣颜赚足了颜面。

  另一方面,刘姨娘对自己的两儿一女严加管教。

  儿子就不必说了,没有可比性。

  就说女儿叶欣仪,人家虽然是庶出,但是琴棋书画、女红仪容样样出众,再加上有老爹安国公世子不计成本的贴补,比那草包样的叶欣颜不知好了多少倍。

  所以才惹得叶欣颜心怀嫉恨,处处针对庶妹。

  三年前,十四岁的叶欣颜看上了新科进士江一凡。

  当时的江一凡刚满二十,在一群考了不知多少年的老中青三代进士中极为打眼,是那年录取的进士中最年轻的。加上身材修长、剑眉星目,很是俊朗,让叶欣颜一见之下就钟情了。

  叶欣颜在街上看到江一凡后,回去就和尹氏闹,非要嫁给江一凡。

  而江一凡这里,他有个族叔在京城做个七品的小官,江氏一族在云中州也多得这个族叔关照。族叔一听有这等好事,当然极力促成。根本就不问江一凡的意见,当下做主联系了云中州江家,很快敲定了江一凡和国公府嫡孙女的亲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