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穿越者的明末生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5.不行

穿越者的明末生活 海水真蓝 4257 2018.11.12 09:14

  如果加上这些,花销早早就破了近万两,即使这些钱来的再快,可也禁不住这等花费!

  要说大明平常的百姓家,一年到头也就积累上十几两银子,再算上年末的花费,也不足以弥补方凯这帮人这阵子花去的一个零头。

  好在一切已经安排的差不多了,能安排的人手都安排了,如今张五郎带回的消息也正是表明最后一步都办妥了,只等着把人给救出来。

  至于救人的步骤说难也难,说容易看上去倒是一帆风顺,成功就在覆手之间,可至于能不能成,这就得看最后的结果了。

  …………

  凌晨,东厂天牢外。

  “咦,你是谁,怎么这个月刘六没来。”看守着门口的狱卒奇怪的看了一眼送菜的年轻人,心下不由问道。

  “大爷,刘哥昨日拉了肚子,来不了了,只能让我给他顶上一天。”年轻人一边谄媚的道,一边将手上的银两尽数塞进了两个小卒手中。

  狱卒掂量掂量的手心的分量,不多不少,一两碎银子的月供,算是例行了工事,银两也和往月的一样,渗不得假,狱卒这才满意的笑着点点头。

  随即假作严声的道:

  “进去吧,下次让刘六过来给我解释解释,这次为何送的有些迟了。”

  “一定,一定。”那年轻人低着脑袋小心的应付着,看守的狱卒点点头,其他几个送货的年轻人这才被允许进入。

  狱卒心里感觉有些不对劲了,可说到底又说不清哪里不对劲,只是好像今日除了送菜的换了人外,就连老天都有几分打盹,兴许是天冷了的缘故。

  年轻的狱卒低声的骂了骂,裹紧了单薄的衣服,驱除了这股寒意,依旧懒洋洋的依靠在门口的柱子上,忘了自己刚刚的警惕心。

  而年轻的狱卒也没有发现,今天送菜的人不仅仅是和往常不同了,而是清一色的全都换了人,这些人个个都是身强体壮的大汉,并且在进入天牢之前也是大多神色紧张,虽然都没有兵刃,可这些却把手环在腰间,像是要拿什么兵刃似的,姿势十分怪异。

  过了没半晌,这些送菜工们纷纷出了来,时间也不早不晚,一刻钟而已,正好是进去搬运的空子,也和往常没什么区别。

  狱卒松了口气,说了两句可有可无的话,菜贩子的头领自然又是一阵感激流涕,答应下次会增长些月供,狱卒这才放了行,心中不免有些得意洋洋,往日在刘六那里,虽然月供总是给的充足,可每次想多索要些,总会被恭恭敬敬的拒绝,哪像这次这般轻巧。

  等到众人离东厂的天牢远了点,才有人开口说话。

  “方大哥,那孙老头已经昏过去多时了,不知会不会有事。”张五郎小心翼翼的靠近站在最前面的方凯,然后小声的道。

  他们这一路刚刚找了个地方进行了下改装,使得打扮从菜贩子变成要出城的商贩,正直接往北京城的崇文门那赶,一众人是打算提前出城,至于城门什么时候打开,也自有守着城门的守城小兵负责。

  崇文门十几个守城的小卒十几天来不多不少拿了方凯的银两至少有上千两,如今虽然私开城门是了不得的大事,上千两银子足够这些小卒买上几百亩良田顺带取上一个媳妇,所以这开城门这种事也就不算大事了。

  毕竟,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崇文门的大门理所当然的就能为方凯等一众人提前打开。

  “不会有事,前几次我让你送去的又不是毒药,只是里面掺着泻药而已,而昨日的,只不过是迷药,不过分量有些重,让他睡到登州也好。”方凯低声回答张五郎,也解释了这几天让他们送进去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要说这个计划从方凯在京城里甩开那个假兔子后安顿下来就开始谋划了,第一天给孙老头送去的一顿美食也不仅仅是慰劳他,那里面掺了些从药店买来的泻药,这些泻药分量不大,毕竟孙元化的年纪大了,未必经受得住折腾。

  可这也让年纪已大的孙元化渐渐身体日衰,每日都要拉上很久,并且搭配着脸色灰白,显露出一副频死老者的模样。

  狱卒们都知道,虽然下个月就会处斩,但犯人都未必能熬到那个时候,干脆就对孙元化半管不管。

  ‘吃下’‘泻药’‘择日方知’

  孙元化一共拿到三张字条,写的也正是这三件事,孙元化虽然一头雾水,可他还是照着吩咐做了,追根究底也是因为那几道菜式,毕竟除了家里人,按道理,没人会知道他孙元化的喜好。

  至于会不会遭到陷害,自己如今这般田地,怕是也用不着对方大动干戈如此陷害自己了。

  于是孙元化便信了这一回,最后老老实实的吃了那陌生的年轻人送来的三顿‘要命饭’,险些没要了他的老命。

  最后一次送的时候是在前天,孙元化依旧老老实实吃了,之后便不仅仅是肚疼,更是眼前一阵昏沉,最后稀里糊涂的混了过去。

  只是狱卒们只以为他是睡着了,也就没人太过在意。

  等到发现犯人竟然睡了三天,狱卒们终究发现不对劲,摸摸鼻息,微弱的几乎没有,那几个当值的狱卒顿时慌了,过几日刑部就要过来提人,此时人却在天牢里死了,刑部那怕是不好交代,倒霉肯定是他们这帮小卒。

  那个牢头灵机一动,干脆就让另几个狱卒出去请大夫,他一个人看着快死了的孙元化,只是等到众人回来,那孙元化竟然真的死了,不但人死了,脸上更是一块青一块紫,死的不能再死了。

  死就死吧,偏偏死在东厂的大牢里,几个小卒没办法,只得把这事上报到东厂的大档头那,最后又传到了东厂大都督王之心耳朵里,王之心倒是无所谓,毕竟死的也就一个犯官而已,最后报给了刑部那边一趟,这事便不了了之,还省了处斩的麻烦。

  至于真正的孙元化在哪,这个自然就不会被朝廷所知道了,方凯这边也只有张五郎、马户知道要在天牢里救一个人,可到底救什么人他们就不知道了,其余的人大多是懵懂的一心跟着方大哥干就是了,管他三七二十一的。

  事隔没几天,东厂的天牢里失踪了个牢头,有人说是被仇家给杀了,那些个狱卒胆子就更小了,连单独出门都不敢,毕竟,当天牢的狱卒那是最得罪人的活,天牢里关着的最小的那也是四、五品的官,不小心得罪哪个了,偏偏那人又记了仇,那就是死无全尸的死法,东厂的地牢虽然声名赫赫,可他们这些狱卒并不算在东厂的编制里,沾不上那光!

  “方大哥,到底、到底我们救的是什么人啊。”孙三微微张开口,最后还是没把话给憋回去。

  “方大哥自有打算,你问个屁。”马户冲孙三挖了一眼,恶声恶气道。

  他早就看孙三这厮不顺眼,以前在卫里还好,大家称兄道弟的,可如今刚到北京城,不就第一个发现了收私盐的盐铺,不就帮方大哥找着了赚十几万银两的门路,至于顺杆子往上爬,拼了命的往方大哥这凑近乎,在自己和张五郎中间插上一脚。

  马户骂归骂,那也只是骂着玩玩,孙三倒也没忘心里去,可马户说的也是实话,他这有什么好问的,方大哥自有打算,要他问个什么事。

  张五郎再是稳重也觉得孙三问的不对,这时候也瞪了孙三一眼,孙三缩缩身子,纵然知道多嘴,可话已经问出去了。

  “呵呵,没事,救出来那位虽然身份不能告诉你们,不过想来朝廷也不会追查的太深,至于被买通的那个牢头,这几日就会回乡下去,这事张五郎也知道,他还得帮着隐瞒。”方凯没在乎众人的矛盾。

  要说这个时候几个人像是恨不得打起来,可毕竟都是玩了十几年的兄弟了,哪能那么容易翻脸,要说这番表态,还不如说是做给方凯看的。

  张五郎点点头,算是承认了方凯的说法,他不和方凯等人一道回登州卫,而是负责北京这边的生意,毕竟太昌盐铺还有一半的盐货未交付,张五郎被方凯留下来主持大局,一切办妥后才能回去。

  竖着耳朵在听的穷军户们都松了一口气,不是说他们害怕,毕竟狠下心和方大哥干劫狱这种事,干都已经干了,后果再严重也就那么回事。

  只是打听的清清楚楚,总比不明不白来的很。

  “那我们,干脆把那个牢头给……”马户脸上犹豫了犹,最后牙一咬,狠狠心做了个下切的动作。

  众人脸上纷纷露出几许赞同的脸色,毕竟,若是触及不到他们,那最安全的莫过于快刀斩乱麻。

  “不行。”方凯皱皱眉头,但他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淡淡的留下一句:“那牢头只是个平头百姓,又帮过我们,怎么能说杀就杀。”

  穷军户们纷纷低下了头,他们都听懂了方凯的意思,方凯是拿训斥马户的机会告诉所有人,虽然目前他们成了送盐的盐丁,方大哥给的银子伙食都算不错的,以后的路子恐怕就更广了。

  可要说一个月前,大家都是平头百姓,甚至自己这帮子军户连那平头百姓都不如的人物,岂不是也要说被杀也就死了。

  路上发生的小插曲不算什么,表面上谁都没放在心上,只是这心里怎么想的就是另一回事了,众多军户也知道自己的念头太过分,虽说这年头,那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可为己也得有个度,方大哥今天那句话说的就是那个度。

  这度没过,那就是好事,万事大吉,死后那也是可以安安分分的投胎;可若是过了那个度,今日马户和张五郎一狠心下手杀了那个牢头,以后少不得这种事越来越多,岂不是也要杀的更多,死了怕是连十八层地狱都不够放。

  队伍里这句话传了没几天便消声匿迹,也不知谁传的,可谁都把这话给记着,记得心里,永远不会忘的那种。

  方凯不想让手下的一帮人成了杀人的屠夫,他什么都缺,人才更缺,可要是杀光成千上万人再弄个屠夫出来,那还不如养着一群绵羊来的安稳,至少能少祸害点大明的百姓。

  这个时代的屠夫够多了,不管是所谓的义军,还是大明朝廷,那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主,义军还好点,为了这么个‘义’字,能收敛些就收敛些,这可还要争天下来着,至于那些个官军,有时候却连义军还不如,堪堪比得上入关的女真鞑子,烧杀抢掠什么都干,就是不干好事。

  方凯虽然不是什么圣人,可他也不想当个屠夫头子,所以这才借机会敲打一棒子穷军户。

  说起圣人,山东历代都是产圣人的地方,不管是圣人孔子,亚圣孟子,近些的北宋的柳下惠,名将戚继光。

  这趟既然救出了孙元化,走的路线也不用那么急,最后敲定了走曲阜回登州路线,这条路比来的那条虽然要绕一些,已经到了山东省的西南边,可如今山东吴三桂的关宁铁骑和孔有德叛军你来我往打得热闹,曲阜这个圣人之乡倒是没什么人招惹,反而是最安稳的一条路线。

  想来迷药也是放多了,孙元化连续睡了四五天都没醒来的痕迹,方凯只能让马户每日弄些稀饭喂着,好歹饿不死他,孙元化睡的也安稳,众人只能等到先到曲阜再做打算。

  途中让孙三回去报信,众人到了曲阜再等消息。

  入了山东境内没几天就到了鲁中,也就离曲阜没多远了,曲阜靠近济宁,离莱州远了些,方凯打算从这条路线去登州,也是为了安稳着想。

  “到曲阜了,方大哥。”马户高兴的手脚并用,前几日的一点隔阂早消失的无影无踪,毕竟方大哥说的有道理,他们自然要听着,方大哥给了他们吃的喝的,给了他们活命的机会,足以算得上再生父母了。

  “到就到了吧,不至于大惊小怪的,北京城都见过了,曲阜又有什么。”方凯笑着回应了马户,然后让人去车里抬出昏迷的孙元化。

  他们这些人早不复一开始的装扮,一帮子菜贩子不可能把菜运的太远,所以出了北京城到了天津卫众人就换了装扮,十几个人从新换作贩货的商贩。

  这次连货物都没了,干脆就在天津卫随便买了些粮食,反正山东闹的粮荒也不是一天两天,有一两个商贩不怕死的运粮食去山东贩卖倒也平常的很,这来回可就是四五倍的利润,每天都有这类不怕死的,见怪不怪也就没人怀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