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诛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宠溺

诛砂 希行 4279 2015.03.09 07:03

    六月末天气十分炎热,动一动就能出一身汗,更别提跑了。

  江铃满头大汗的穿过院子,手里还举着一个竹竿。

  “二小姐,二小姐,抓到了,抓到了。”她说道,将手里的一只蝉递过来。

  谢柔嘉伸手接过。

  “这么小?”她惊讶的问道。

  旁边的丫头们也都忙探头过来看,看到被江铃绑了红线拴着的蝉,指甲盖一般的大小,都跟着惊讶嬉笑。

  有的说把它挂起来,有的说订起来,有的说拿去给大小姐看,唧唧喳喳的热闹。

  谢柔嘉松开了手,蝉带着红线飞走了,丫头们吓了一跳,喊着要去捉。

  “不要。”谢柔嘉说道,垂下手。

  丫头们便忙都住了手。

  “小姐不喜欢玩蝉了?”一个丫头不解的问道。

  以前她最喜欢捉蝉玩,但自从姐姐死了以后….

  不,自从做了那个梦之后,她就不喜欢了,她不喜欢这些小孩子的玩乐了。

  “不喜欢。”谢柔嘉说道,转过身就走。

  丫头们面面相觑忙跟上。

  “那我们去钓鱼吧?”江铃让竹竿扔到一边,又提议道。

  “不。”谢柔嘉说道,穿着木屐在青石路上踩的呱嗒呱嗒响。

  这是父亲给她亲手做的屐鞋,说是穿着这个走动有声音响,而梦里是不会有响声的。

  “那小姐你想做什么?”江铃问道。

  她想做什么?

  谢柔嘉有些茫然。

  那一场梦,清晰的在她心上烙下痕迹,真实的过了一辈子,尝遍了酸甜苦辣,为人妻为人母,现在怎么也不知道十一岁的孩子该做什么。

  “我去找姐姐。”她说道。

  来到母亲的院子时,谢柔惠刚歇了午觉起来,正在梳头,看到谢柔嘉进来,母亲将手里的篦子递给一旁的丫头木叶,笑着拉住了谢柔嘉的手。

  “你不睡午觉,去玩什么了?”她说道,拿下手帕给谢柔嘉擦汗,“看玩的这一头大汗。”

  “没玩什么。”谢柔嘉说道,贴着母亲站着。

  丫头有的端来茶水,有的过来打扇子。

  “水好了,二小姐可以洗洗,然后睡一觉了。”木香说道。

  她的话音落,便听见谢柔嘉笑了。

  “母亲,我都想要生病了。”

  待听到这句话,大家的视线便落在内里,坐在床上梳头的谢柔慧从镜子里看着这边笑。

  “瞎说什么。”母亲说道,“快些梳头,去上学。”

  谢柔惠便叹口气,蹙起小小的眉头。

  “好累啊好累啊。”她捧着脸说道。

  母亲没理会她,谢柔嘉却点点头。

  是啊,姐姐的确很累,从六岁开始用功,一切都为了十三岁那年参加第一次祭祀。

  那是代表着下一任丹女的正式露面的祭祀,对谢家来说,甚至对整个巴郡之地来说,都是大事,各大朱砂世家,官府,甚至京城的皇帝都会派人来参加,谢家上下没有人敢懈怠。

  只要熬过这一次祭祀,这样辛苦的日子就可以告一段落了。

  在梦里,姐姐死在了十二岁的时候,十三岁的祭祀,代替姐姐的她在母亲的安排下惊了马崴了脚,所以只在祭台上站了站,仪式是由母亲替她完成的,虽然解释合理,但到底是引起了很多非议。

  谢柔嘉跑到内室,站在床边看着谢柔惠。

  “姐姐辛苦了。”她说道。

  谢柔惠嘻嘻笑,伸手捏她的鼻头。

  “那你替我辛苦好不好?”她说道,眼睛亮亮,凑近她压低声音,“待会儿你还替我去上学。”

  谢柔嘉瞪大眼。

  是啊,因为两个人长得一模一样,说话声音也一样,所以姐姐常常会让自己替她去做一些事,当然姐姐也会替她做很多事,上学也自然互换过,只是,每次都会被发现,因为样子声音一样,但学问不一样,先生被她们姐妹蒙骗过一两次后,就知道了她们姐妹的把戏,常会考一些问题,结果她总是答不上来。

  然后姐姐会被从花园里揪出来,和她一起在学堂里罚站。

  “还想骗我?骗我之前也先把你妹妹教好了。”先生生气的拍着几案训斥。

  “都怪我,都怪我,我下次一定先教好妹妹。”姐姐会一脸自责的说道。

  谢柔嘉咧嘴笑了。

  “那姐姐你得先教我怎么哄过先生。”她也压低声音凑近姐姐说道。

  两个一模一样的小姑娘碰头凑在一起笑,一旁的丫头看着有些眼晕。

  “惠惠。”母亲在外边摇着扇子看她们,“又哄你妹妹做什么呢?”

  谢柔惠伸手掩嘴,谢柔嘉也做出了同样的动作,二人一起扭头看向母亲。

  “没有。”她们齐声说道。

  明明是两个人的声音,但听在大家耳内却只有一个声音,只是略大些。

  “没有什么?”

  母亲还没说话,门外有清朗的男声笑道。

  丫头们打起了帘子,响起了一片问好。

  “大老爷,五爷。”

  当听到门外的声音时,谢柔惠跳下床,谢柔嘉也转身向外跑去。

  “五叔叔!”她们一前一后的站在了门边,看着正迈上台阶的人。

  走在前边的是父亲,紧跟着他身后的是一个二十三四的男子,穿着深紫广袖夏袍,随着走动衣抉飘飘,圆脸圆眼,和谢大夫人面容相似,此时正带着笑看着站在门口的两个小姑娘。

  “啊呀,这个。”他停下脚,皱起眉头,“别说,谁也别说,让我来认。”

  谢柔惠笑了站直了身子,而谢柔嘉则忍不住鼻头一酸。

  这是五叔叔谢文俊,是二叔祖父的次子,都说侄子随姑,这个五叔叔长得和祖母最像,和母亲三叔四叔站在一起都会被认作是嫡亲的兄弟姐妹,反而和二叔像是堂兄弟。

  而且五叔也在梦里对她最好的人,是家里知**中唯一一个见了她不露出厌弃神情的人,当初她生下兰儿大病一场差点没命,那时候因为有了兰儿,她的生死已经不再重要了,就那样孤零零的躺在屋子里,吃着大夫开的没什么功效的药拖日子,是五叔亲自跑了很远寻来了一味灵药,才让她得以保住性命。

  后来她出嫁镇北王府,五叔没在家,走到徐州界的时候,五叔竟然追了上来,也没说什么,送了一本赤虎经给她。

  这本书陪着她度过了漫漫的旅途,陪着她熬过了镇北王府孤寂的长夜,直到死的那一刻,书还摆在她的床头。

  江铃说五叔叔是验丹死的,中了丹毒的人死的都很痛苦且死状恐怖,这样风姿倜傥的五叔叔落个如此的下场。

  那是梦,那是梦,不要再想这件事,不要再想了。

  但谢柔嘉的眼泪还是忍不住大颗大颗的滚滚而下。

  谢大夫人的眉头皱起来,带着几分担忧看向谢大老爷,谢大老爷摇摇头,冲她做出一个别担心的神情。

  “这是嘉嘉。”谢五爷在谢柔嘉掉泪的同时,伸手指着谢柔惠笑着说道,一面伸出手,“嘉嘉最喜欢五叔,见了一定会笑,对不对?”

  谢柔惠嘻嘻笑着点点头。

  “对。”她大声说道。

  “不对。”谢柔嘉哭道,一面跑下去抱住谢五爷伸出的手,“不对。”

  她最喜欢五叔,她最喜欢五叔,再见到五叔很高兴。

  谢五爷哈哈笑了。

  “我又猜错了。”他说道,伸手刮了刮谢柔嘉脸上的眼泪,“嘉嘉病了,一定很想五叔,想的都哭了的是嘉嘉。”

  谢柔嘉哭着点头。

  “那现在五叔回来了,嘉嘉见到五叔高兴不高兴?”谢五爷笑问道。

  谢柔嘉重重的点头。

  “高兴高兴。”她说道。

  “还有更高兴的。”谢五爷说道,“五叔还给嘉嘉带了礼物。”

  能见到五叔,五叔还在,就已经是最好的礼物了,谢柔嘉抓着谢五爷的胳膊。

  “什么礼物?”她抽抽搭搭的问道。

  谢五爷回头喊了声送进来吧。

  院子里的人都忍不住看向门口,进来的却不是搬着东西的小厮,而是……。

  “大鸟!”江铃最先喊道,目瞪口呆的看着跑进门的一只奇怪的又像凤凰又像鸡的大大鸟。

  院子里响起丫头们此起彼伏的惊呼声。

  “是孔雀,是孔雀。”

  谢家的丫头自然并非是孤陋寡闻的,惊呼声中还夹杂着说话声。

  谢柔嘉瞪大眼忘记了哭。

  是孔雀啊,她知道孔雀,在梦里也见过,不过不是在自己家里,而是在一次朱砂世家聚会上,来自南诏的段家小姐随行带着的宠物就是孔雀,在后院里引起了轰动,她当时也大着胆子站在人前看了好几眼呢。

  “你想要也要一个呗,你家又不是弄不到。”有人看到她的神情对她说道。

  是啊,谢柔惠想要什么要不到,就是天上的星星,也会派人去摘呢。

  只是,她不是谢柔惠,她不敢想,更不敢要。

  没想到此时此刻五叔竟然给她送来了一只,不,两只孔雀。

  谢柔惠也从台阶上跑下来,被木叶等几个丫头忙护住好奇的看着那两只孔雀。

  谢五爷一手拉着谢柔嘉,一手从袖子抖出一张大红的帕子,对着被小厮们小心的围住聚拢的孔雀挥动起来。

  一只孔雀慢慢的抖动开屏,日光下熠熠生辉。

  院子里便哗的一声沸腾起来。

  谢柔嘉失态的张大嘴,抓着谢五爷的手忍不住的摇起来。

  “五叔,五叔。”她连连喊道。

  谢五爷哈哈笑了。

  “好看吧,都是送给嘉嘉的。”他说道,一面收了帕子,“你想养在你的院子里,还是放到花园里?”

  谢柔嘉有些紧张。

  “那它们吃什么?用不用拴着?”她问道。

  再不难过,也不没有提为什么看到五爷就哭的事。

  谢大夫人松口气,看向谢大老爷,谢大老爷对她挑挑眉,带着几分小得意,谢大夫人横了他一眼,抿嘴笑了,夫妻间情义绵绵。

  “我能不能迈步走啊,它们不会害怕吧?”

  一个声音陡然在这热闹以及欢喜中响起。

  大家的视线看向谢柔惠,似乎这才注意到院子里还有一个一模一样的小姑娘。

  见大家看过来,独自站立在台阶下的小姑娘嘻嘻一笑。

  “我该去上学了。”她说道。

  “姐姐,我们一起养孔雀。”谢柔嘉跑到谢柔惠身边,高兴的说道,“有两只呢,你看长的也一样,跟咱们一样。”

  “好啊。”谢柔惠点点头,说道这里又停顿下,“不过,只怕要累你多一些,我功课太多了。”

  “我给你们两个婆子,是专门养着孔雀的。”谢五爷笑道,“不耽误你们的功课。”

  “那太好了,妹妹可以好好的玩了。”谢柔惠说道,一面看看天色,带着几分不安,“我该走了,又要迟到了,会被罚站的,先生罚人很凶的。”

  她说完带着几分羡慕看了眼院子里跑着的两只孔雀,向外急忙忙的走去,身后丫头们也忙跟上。

  “姐姐,等等我,我也去。”

  说话的声音接着响起,但这一次却是从站在谢五爷身边的谢柔嘉那边传来。

  大家的视线都看向她,谢柔惠也站住脚,神情有些惊讶。

  “嘉嘉,你要去上学吗?”谢大夫人问道。

  因为梦魇这件事,谢柔嘉已经养了一个月了,学堂一直没去,其实就算不是病了,她日常也不怎么去,父亲母亲对她要求的功课也不要紧,她自己也不爱学。

  出了这事,谢大夫人和谢大老爷前几日已经商量过了,以后也不让谢柔嘉上学了,识字也读过几本书这就够了。

  没想到一向不喜欢上学的谢柔嘉竟然主动说上学了。

  谢柔嘉已经走到了谢柔惠身边,眼睛亮亮,神情坚定。

  “我去上学,不耽误功课,好好的学。”她说道。

  她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就是守护好这些爱自己宠溺自己的人,守护好这个安稳快乐的现在。

  在梦里她浑浑噩噩一无所成,书没有读,技没有学,在家不能帮母亲分忧,当家里出事时,也束手无策,她就是个废物,除了哭除了自责之外什么都不会的废物。

  她不要再做一个废物了,她要用功的学,学到能给母亲分忧能对姐姐相助的本事。

  院子里似乎一阵沉默,旋即响起谢五爷的笑声。

  “好,不玩物丧志,是好女儿。”他说道,“快去吧,孔雀我送到你们的院子里,有人专门喂养,你们只需要赏玩就可以了。”

  谢大老爷的脸上浮现欣慰的笑,谢大夫人眉头的最后一丝忧虑也褪下了,看着谢柔嘉带着满满的赞叹点了点头。

  谢柔嘉只觉得心涨涨的,她真没想到还有机会能看到父亲母亲这样看她的神情。

  一只手拉住了她的手。

  “那,我们走吧。”谢柔惠看着她,眼睛弯弯一笑,“妹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