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诛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观望

诛砂 希行 5249 2015.03.26 07:02

    “去玩了?”

  谢大夫人听了丈夫的话,皱眉重复问道。

  一旁的谢柔惠松口气。

  “是啊是啊,嘉嘉就是说去找祖母玩了。”她说道。

  谢大夫人看她一眼。

  “你快回去睡吧,明日还要上学呢。”她说道。

  谢柔惠应声是,冲谢文兴施礼。

  谢文兴含笑点点头,看着她走出去。

  “是玩啊。”

  谢柔惠听着父亲的声音在后传开。

  “……踢毽子,翻绳,又是吃又是喝,母亲那里跟过年似的。”

  “她这是干什么?”

  “我问她了,嘉嘉说觉得母亲那里太冷清了,所以想要陪母亲玩。”

  “哈!她想要干什么?”

  “讨母亲欢心啊。”

  “我知道她要讨母亲欢心,她为什么要讨母亲欢心?”

  谢文兴笑了。

  “就是讨母亲欢心。”他说道,“身为子女,讨亲长欢心还要有理由吗?”

  谢大夫人听懂的他的意思,再次皱眉。

  “我看她不仅讨了母亲的欢心,你的也讨了。”她说道,“你就继续护着她吧,等闹出兄弟成仇的事你就开心了。”

  谢文兴哈哈笑了。

  “嘉嘉都说了不会跟淑儿再闹,她也不会去讨好母亲来对付淑儿出气,她说了就是想要陪母亲玩。”他说道。

  “你信啊?”谢大夫人哼声说道。

  “我信啊。”谢文兴笑道。

  谢大夫人横了他一眼,起身向内室走去。

  “阿媛,嘉嘉是个懂事的孩子,你怎么就是不信呢。”谢文兴说道,“你好好想想她这些日子的行径,可真有不妥的吗?”

  谢大夫人停下脚。

  “她是有几次失态,那是因为病了,而且事后她认识到自己的错,也认了错,还有这次跟淑儿口角,除了坚持不承认自己有错外,她也并没有再跟淑儿吵闹不休。”谢文兴接着说道,“也知道认真背书,也知道去长辈膝下尽孝,这明明是好事,你怎么会非要想她是不安好心呢?”

  是啊,这样想的话好像真的是……

  “阿媛。”谢文兴含笑摇头,“你对嘉嘉是不是有点苛刻了?”

  苛刻吗?

  “那要看看才知道是我苛刻了,还是她有心胡闹。”谢大夫人哼声说道。

  谢文兴笑了。

  “好啊,那就走着瞧。”他说道,“敢不敢打赌?你赢了我任你处置,你输了,任我处置……”

  “去你的…”

  屋子里父母的嬉闹声传来,走到院门口的谢柔惠又回头看了眼,丫头们低着头纷纷退出,屋子里的灯一点点熄灭。

  “有些事,我真有些想不明白。”

  谢柔惠忽的说道。

  走在她身旁的木叶侧头看过来。

  自从出了谢大夫人的院子,谢柔惠就一直沉默着。

  “大小姐,什么事?”她忙问道。

  此时她们已经迈进了院子,院子里的灯笼也灭了几盏,昏昏暗暗的充满了夜的安宁。

  谢柔惠没说话,抬起头看向屋子。

  正厅的灯跟谢柔嘉屋子里的相比暗了很多。

  “嘉嘉还没睡?”她问道。

  迎接过的丫头们含笑施礼。

  “二小姐在读书。”一个说道。

  谢柔惠不说话了,看着那边窗子投出的坐着的小小身影,似乎正在提笔又似乎正在看书。

  “大小姐要去看看吗?二小姐是懂事了,可别用功太过,伤了眼就不好了。”木叶笑道,抬脚向谢柔嘉的屋子走去。

  谢柔惠却迈步向自己的屋子而去。

  “我先去洗漱了。”她说道。

  木叶的脚步一顿。

  大小姐不去吗?以往大小姐回来总是先要见了妹妹才去洗漱的。

  她不敢迟疑忙又转过身跟过来。

  “你们去和嘉嘉说一声,别看太晚了,小心明日起不来。”谢柔嘉又笑嘻嘻说道。

  丫头们含笑应声是。

  “奴婢亲自去说,大小姐放心吧。”木叶笑道,看着谢柔惠被人拥簇着进了净房,她则迈进了谢柔嘉的卧房。

  谢柔嘉已经散了头发,穿着**坐在罗汉床上,盘膝翻着一本书,旁边江铃歪着头举着灯,木香看着小丫头们添驱蚊香放纱帐。

  “二小姐还在读书呢?”木叶说道。

  “不是,不是。”谢柔嘉说道,“我在想别的事。”

  “别的事?”木叶不解问道。

  “说是要找……”木香笑道。

  话没说完就被江铃打断了。

  “小姐说不要告诉别人。”她忙说道。

  木叶一怔。

  这是她第一次听到这种话,两个小姐自从生下来就在一起,虽然说各自指派了丫头,但其实大家都混在一起不分你我。

  别人?她是别人啊。

  “江铃!”木香拉下脸喝道。

  “不是不是。”谢柔嘉摆手笑说道,“是要保密,我要找一些东西做些事,不过之前不能让人知道。”

  木叶笑了应声是。

  “时候不早了,二小姐早些睡,再要紧的事也不能熬坏了身子。”她说道。

  没有再问什么事。

  谢柔嘉点点头。

  “我知道,我找完这本书就睡。”她说道,看着木香又想到什么,“姐姐回来了吗?”

  木叶点点头。

  “去洗漱了。”她说道,“特意叮嘱我来让二小姐你快些睡呢。”

  谢柔嘉笑了。

  “快些睡,不许再看了,一会儿大小姐亲自来催你。”木叶笑道,一面转身告退。

  木叶走出来却见厅堂的灯熄灭了,她愣了下,再看谢柔惠的屋子里丫头们正退了出来。

  “大小姐歇息了?”她走过去低声问道。

  丫头们点点头。

  睡了啊,不过来和妹妹说话了吗?

  木叶看了眼谢柔嘉这边,窗棂上小姑娘的身影摇摇晃晃。

  廊下的灯笼又灭了几盏,院子里没有人再走动,陷入了夜的静谧。

  “哎呀哎呀。”

  厢房丫头们的屋子里忽的传来低低的呼痛声,很快声音就消失了。

  江铃只散了半边头发,穿着小衣,被木香拧着耳朵拎进来。

  “姐姐姐姐,我又怎么了?”她委屈的说道。

  木香松开她,竖眉沉脸。

  “你怎么跟木叶说话呢?”她低声喝道。

  江铃伸手搓着耳朵。

  “我怎么了?”她说道。

  木香再次伸手,江铃忙捂着耳朵跳开了。

  “你别仗着二小姐对你另眼相看,就没大没小,你怎么跟木叶大呼小叫的?”木香气道。

  自从那次噩梦事件后,谢大夫人将江铃提成三等丫头在谢柔嘉身边贴身伺候,这是如同外院少爷们的书童,专陪着玩以及跑腿使唤的,跟掌握着小姐们吃穿用度的贴身大丫头们是不能比的。

  “我是怕姐姐你不听小姐的话。”江铃说道。

  木香抬手,江铃忙跑开了。

  “你可真厉害!我不如你,以后还请江铃姐姐你多多指教。”木香说道。

  江铃嘿嘿笑了。

  “是我错了,不该不信姐姐你。”她说道,跑回来在木香跟前,将头伸过来,“姐姐你打我出气吧。”

  木香吐了口气,用手捶了她一下。

  “去睡吧。”她说道。

  江铃笑嘻嘻的应声是跑出屋子了。

  江铃的床在另一边的屋子里,还不够资格跟木香等人一个屋子里住。

  此时屋子里在另一边梳头的丫头放下篦子转过身。

  “木香姐,这个江铃可真够厉害的。”她说道,“她可没把你放在眼里,你听她刚才的道歉,那叫道歉吗?”

  江铃刚才认错,认的是截断木香的话,而不是对木叶不客气的态度。

  “你看,你说让她走她就走了,根本就不在乎你还生气不生气。”那丫头接着说道,“我敢保证,下次再遇到这情况,她还会这样的。”

  木香吐口气,伸手拔下发簪。

  “我知道。”她说道,“我已经看明白了,这个江铃,眼里只有二小姐一个人。”

  说到这里她又笑了。

  “说的好像我们眼里还有别人似的。”她对那丫头说道。

  “我知道你的意思。”那丫头笑道,起身走到床边,“她的眼里只有二小姐的喜怒哀乐,也不分对错,只要二小姐说的她都听,二小姐要做的,她都觉得好,除了二小姐外,是非,对错,规矩,尊卑,别的人的喜怒,都不在乎。”

  木香吐口气,坐在自己的妆台前。

  “这种人最能得主子欢心,尤其是年纪小的少爷小姐,又爱玩又还不太懂事,哪里架得住这种哄。”那边丫头一面铺床一面接着说道,“看起来是忠仆,其实最是祸害,这种人外院不知道发卖了多少。”

  木香一下一下的梳头。

  “这个江铃现在还动不得。”她说道。

  “我知道,是怕二小姐再犯病。”丫头说道躺在床上,摇着扇子,“所以姐姐你别生气,她这般张狂,谁看不到啊,蹦跶不了几天。”

  但愿尽快吧,她总觉得二小姐的确好像是懂事多了,但还是有哪里怪怪的跟以前不一样了。

  木香放下篦子吹灭了灯。

  “哎,二小姐到底要做什么呢?还谁也不告诉?”

  黑暗里响起问声。

  “不知道,连我都没说,回来就开始要书,要的还是医书。”

  “二小姐现在真是有点猜不透了,我们想着她会往西,她偏偏往东,还好每次结果都还不错。”

  “既然结果是好的,那就别担心,说明二小姐心里还是有谱的,快睡吧。”

  问答到此结束,里外归于安静。

  天光微微发亮的时候,谢柔嘉跑出屋子,院子里将一把谷粮扔给孔雀的谢柔惠转过头,对她招手笑。

  谢柔嘉笑着跑过去。

  “在祖母那里玩了什么?”谢柔惠问道,将一把谷粮递给她。

  谢柔嘉扔给篱笆圈中的孔雀,一面详细的答了。

  姐妹两个挽着手说笑看孔雀,天光更亮。

  “小姐,快梳头吧,该去夫人那里了。”木叶站在廊下笑说道。

  谢柔嘉将手里最后一点谷粮高高的扬起,引的孔雀们叫着争抢,咯咯的笑声在清晨的院内回荡。

  “别调皮,快走吧。”谢柔惠含笑说道,抚着谢柔嘉垂在身后长长的头发。

  谢柔嘉点点头拉着姐姐的手向屋内跑去。

  日子又恢复了平静,谢柔嘉上学没有偷懒迟到,没有答不上来先生的问题,没有写不完功课,也没有跟谢柔淑争吵。

  谢柔嘉下了学吃过饭依旧去谢老夫人这边,踢毽子说笑玩闹一个时辰,吃了宵夜糖水告退。

  谢大夫人没有等到不许三房谢柔淑上门的消息,没有等到三房有人被老夫人叫去训斥的消息,反而得到三夫人给老夫人请安时说话讨了老夫人开心被赏了一匣子首饰的消息。

  “打开匣子真是珠光宝气满室生辉,三夫人都没舍得收进库房,搂着睡了一夜。”

  下人传出来的话有些夸张,但谢大夫人心里明白自己母亲赏出的东西肯定是极好的东西,而母亲赏东西也肯定是真要赏,并不是欲擒故纵或者明夸实贬。

  “要不,是二小姐抱怨四小姐对她不好,所以老夫人就笼络一下三夫人,让四小姐对二小姐好一点?”有丫头猜测说道。

  谢大夫人哈哈笑了。

  “瞎说什么。”不待谢大夫人说道,旁边的其他丫头就笑着摇头,“老夫人怎么会去讨好别人。”

  别人不喜欢老夫人,老夫人只会让他更不喜欢自己。

  二小姐真要抱怨了四小姐,老夫人就绝不可能赏给三夫人一匣子首饰,只会用这匣子首饰砸破三夫人的头。

  既然现在三夫人的头没有被砸破,那也就是说二小姐没有告状抱怨。

  “夫人,看来这次您和大老爷打赌要输了。”大丫头掩嘴嘻嘻笑。

  女儿没让自己失望,这种打赌输的心甘情愿,而赌筹彩头也让人心甘情愿……

  谢大夫人的脸微微红了下,摇着扇子轻咳一声。

  “还不一定呢,看看再说。”

  尽管谢柔嘉家里学堂都安安稳稳,但关于她的议论还是散开了。

  谢二小姐刁蛮任性,因为做噩梦就不许表哥上门。

  谢二小姐横行霸道,在自己住的院子里养孔雀,嘎嘎的怪叫也不管吵到别人,住在一个院子的谢大小姐眼底都青了。

  谢二小姐嫉贤妒能,为了不让四小姐比她背书背的好,故意使坏害四小姐背不过书。

  谢二小姐惹下麻烦从来不管,全要姐姐谢大小姐善后,谢大小姐忍着让着,还替她向人赔礼道歉。

  “她才不会认错,现在还四处说是我背不过书呢。”

  被一群女孩子围着的谢柔淑贤愤愤说道。

  “我背不过吗?你们问问惠惠,瑶瑶,她们都听到了。”

  身后有脚步声响,大家回头看去,见穿着月白衫桃红裙子的女孩子快步而行。

  女孩子们一阵安静,所有的视线都盯在她身上,想要努力的分辨出到底该热情的迎上去,还是……

  女孩子很快走近。

  “呸。”她忽的对着谢柔淑发出这个声音。

  女孩子们顿时哄的一声知道这是谁了。

  “谢柔嘉!”谢柔淑跳脚喊道。

  谢柔嘉已经一溜烟的走开了,学堂外她的丫头们接过来,其中一个还冲这边的谢柔淑也做了一个呸的动作。

  “真是有什么主子就有什么下人。”谢柔淑喊道,“你们看多嚣张。”

  女孩子们纷纷点头。

  “四妹妹。”身后又有声音传来。

  众人回头看到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姑娘走过来,穿的也几乎是一样,只不过衫是红的裙子是白的。

  这要是搁在一起走来,大家肯定又分不清。

  “惠惠。”

  异口同声的声音同时响起,人也涌过来,谢柔淑费了好些力气才站到谢柔惠身边。

  “惠惠,你看看那丫头。”她抱怨着,伸手指着早已经不见了人影了谢柔嘉。

  “不是都好了嘛,你不要和她闹了。”谢柔惠含笑说道。

  “我没跟她闹,是她先骂我的。”谢柔淑说道,看着大家,“你们都看到了。”

  女孩子们有的点头,大多数则装作没听到。

  毕竟谢柔嘉是二小姐,还有个很爱护她的姐姐,不是人人都像谢柔淑敢随意的得罪她,谢柔嘉的坏话私下说说可以,当着人家姐姐的面她们还是不敢的。

  谢柔惠不跟自己的亲堂妹翻脸,可不保证不跟别的堂姐妹们翻脸。

  “谁让你挡了她的路了。”

  谢柔惠还没说话,谢瑶笑吟吟先说道。

  “二小姐可是急着去老夫人那里呢。”

  老夫人!

  在场的女孩子们更安静了几分。

  谢老夫人对于这些年纪的女孩子来说是老怪物一般可怕的存在。

  “你还跟她闹,你就不怕她告你一状?”谢瑶笑嘻嘻接着说道。

  谢柔淑眼中闪过一丝惧怕,但在这么多人前是绝对不能示弱。

  “我才不怕呢,我就等着她也让我跟邵家表哥一样不能再进家门。”她哼声说道。

  “别胡说,嘉嘉不会的。”谢柔惠这时摇头说道。

  “好了好了,明日不上学,有的时间玩,都快回去吧。”谢柔清闷声说道。

  女孩子们便忙忙的互相告辞,三三两两结伴的散开了。

  谢柔淑嘀嘀咕咕的也只得跟着走。

  “最近二小姐天天都去老夫人那里啊?”谢瑶问道。

  谢柔惠点点头。

  “现在连晚饭也在祖母那里用了。”她笑道。

  “这么说又去缠着老夫人了,不再做你的小尾巴了。”谢瑶笑道,一面挽起谢柔惠的胳膊,“二小姐这是怎么了?”

  谢柔淑听见了哼了声。

  “能怎么啊,缠着老夫人得到的好处更多呗。”她说道,“缠着惠惠,能让邵表哥不进咱们家门吗?”

  谢柔清瞪了她一眼。

  “说什么呢!”她说道。

  “我说的不对吗?有老夫人做靠山她心想事成。”谢柔淑说道,“老夫人就是比惠惠厉害嘛,老夫人能让邵表哥不进门,惠惠,能让表哥进门吗?”

  谢柔惠的脚步一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