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诛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不乖

诛砂 希行 3770 2015.03.14 07:03

    谢柔嘉面色也变了。

  这段日子过的太舒心,她都要忘了邵铭清这个人了。

  邵铭清,渝州璧山邵氏的子弟。

  邵氏跟谢家也是老姻亲,西府二曾祖父谢存礼的妻子就是邵家的女儿,如今二叔祖父谢华宇的长子谢文昌娶的也是邵家的女儿,而邵铭清就是这位二婶婶邵氏长兄的儿子。

  二叔,邵铭清。.

  “我听桐娘说,三老爷四老爷是被二老爷押进官府的。”

  “邵铭清在众目睽睽之下,用其他人家的丹砂炼制丹药,结果,只有你家的练出毒丹。”

  被压在心底的梦境里听到的话再次翻腾了上来,谢柔嘉只觉得心跳的有些乱。

  梦境里是不是只有二叔全身而退?邵铭清的毒丹,这二者之间有没有关系呢?

  可是,这怎么可能?那是二叔啊!祖母是他的嫡亲姑姑啊!他也是谢家长房嫡脉啊,怎么会害谢家!

  她脑子乱乱的出神,耳边学堂里的说话声便忽远忽近。

  “表哥都说了没事,也不会跟病人计较,谢柔淑你倒心心念着,你是心疼表哥呢,还是想要借我表哥自己出口气啊?”

  谢柔清和谢柔淑的性格都有些泼辣,或者说谢家的女孩子都是这样,虽然不是丹女,但也都有着丹女的血脉,带着天生的自傲骄纵。

  不过这二人的骄纵又不一样,谢柔淑是小娇气的泼辣,而谢柔清则是跟她相貌声音一般的粗野的泼辣,说不过的时候可真敢动手。

  “我才没有,算我多管闲事。”谢柔淑显然也有些怕真生气的谢柔清,说话便缩了回去。

  “别吵了。”谢柔惠说道。

  谢柔惠发话,学堂里便立刻安静下来,谢柔惠看了眼有些呆呆的谢柔嘉,又带着几分不安看向谢柔清。

  “三妹妹。”她说道,“邵表哥真的伤的很重吗?”

  那日谢柔嘉突然癫狂扑上去抓了邵铭清的脸,家里因为谢柔嘉的中邪乱了套,邵铭清当时就避嫌的离开了,事后父亲亲自去邵家探望,回来也没说什么,难道真的毁容了。

  谢柔惠蹙着眉头再次看谢柔嘉,十一岁的小姑娘已经开始打扮,留着长指甲染了凤仙花,这要是狠狠的在脸上抓几道……。

  虽然没仔细看,但她也记得当时邵铭清脸上瞬时出现的血印,真是吓人。

  谢柔清笑了笑。

  “没有,没那么严重,我亲自看过的,放心好了。”她说道。

  谢柔惠眉头依旧皱着,伸手拉了拉谢柔嘉。

  “嘉嘉,我们也去看看邵表哥好不好?”她说道。

  去看邵铭清?

  谢柔嘉看着姐姐。

  在梦里她闭门不出很少见人,但邵铭清这个名字却常常听到,所以她才好奇,在出门见人的时候特意多看了邵铭清几眼。

  那个姿态丰俊的年轻人格外引人注目,也让人过目不忘,所以那日一眼就认出了还年少带着几分青涩的邵铭清。

  一开始她以为这是族中选中与她结亲的人,延续谢邵姻亲,但后来与她成亲的却不是邵铭清,邵铭清依旧在丹矿上,还开始修道,再后来出嫁镇北王府的时候,邵铭清被皇帝封为了通天法师。

  没想到最后是邵铭清炼出的丹毁了谢家。

  她记不清邵铭清为什么会来谢家,在梦里的印象就是邵铭清一直在谢家。

  去看邵铭清?给他赔不是?然后请他来谢家玩?然后留在谢家?

  谢柔嘉垂在身侧的手攥了起来。

  那是梦里的事,不是真的事,她不应该怨恨邵铭清。

  不应该怨恨他的,她应该去跟他赔礼道歉,可是……

  “嘉嘉?”谢柔惠推了推她,“明日不用上学,我们去吧。”

  谢柔嘉看向姐姐,张了张口。

  “不。”她说道。

  “..那我们一起就去,跟父亲说….呃..你说什么?”谢柔惠有些惊讶的看着她。

  她怎么似乎听到了妹妹说不?

  妹妹一向对她言听计从,更况且这又是合情合理的事,怎么会说不?她听错了吧?

  谢柔嘉看着她。

  “不。”她认真说道,“我不去看他。”

  谢柔惠愕然的看着她。

  “为什么?”她问道。

  谢柔嘉不说话。

  “还能为什么,二小姐什么时候有错?”谢柔淑哼声说道。

  “没事,没事,本来就没事,不用看的。”谢柔清笑道。

  谢柔惠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再转头拉住谢柔嘉的手。

  “嘉嘉,”她说道。

  刚开口,谢柔嘉就甩开谢柔惠的手。

  “我不去看他!绝对不会去看他!”她说道,扔下这句话抬脚跑出去了。

  屋子里的人愕然。

  谢柔淑哈的一声。

  “真是懂事了。”她大声笑道,“发脾气都理直气壮。”

  学堂里重新变的嗡嗡议论声纷纷。

  谢柔嘉一概没有理会,她甚至没有等谢柔惠,自己一个人跑出学堂。

  “小姐出来了!”

  “啊呀,这是二小姐还是大小姐?”

  “第一个出来的肯定是大小姐了。”

  “大小姐今天穿什么衣服来着?”

  “是黄的吧?”

  “不是,是绿的吧。”

  等在学堂外花园里的小丫头们纷纷说道,看着跑过来的小姑娘,努力的瞪大眼分辨着。

  小姑娘停也没停越过她们跑过去了。

  一群小丫头张大嘴。

  “追….”有人说道,才要抬脚,学堂那边又跑来几个人。

  “咿,又是小姐。”一个小丫头忙说道。

  谢柔惠已经走过来了。

  “二小姐呢?”她急急问道。

  小丫头们明白了。

  “刚跑过去了。”她们齐声说道,伸手一指。

  “肯定是回家告状去了。”谢柔淑喊道,带着一脸愤愤。

  “不会的,嘉嘉不会告状的。”谢柔惠说道,蹙着眉头,“再说,也没什么事嘛。”

  谢柔淑哎呀一声就站过来。

  “什么没事?在她眼里屁点事都是事。”她喊道。

  谢瑶捂着嘴笑,谢柔清咳了一声。

  “怎么说话呢。”她瞪眼说道。

  谢柔淑哼了声,又带着几分幸灾乐祸看谢柔惠。

  “你快回去吧,她指不定在家怎么闹呢。”她说道,“到时候大伯母又该罚你了。”

  谢柔惠神情犹豫。

  “不会的。”她说道。

  “怎么不会?以前又不是没有过。”谢柔淑哼声说道,又眉头一挑,“走走,我们也跟你去,到时候做个证。”

  谢柔惠噗嗤笑了。

  “不用的。”她说道。

  谢瑶摇了摇她的胳膊。

  “还是去吧,不是作证,是跟大伯父伯母说清楚,免得他们担心嘉嘉。”她柔声细语说道。

  “是啊,这件事毕竟提到了我表哥。”谢柔清也说道,说话又看谢柔淑,“都是你,好好的提什么我表哥,不知道嘉嘉病才好了吗?”

  谢柔淑顿时又急了。

  “那还连说都不能说了,表哥就活该倒霉了?”她喊道。

  谢柔惠嗨了了声。

  “别吵了别吵了。”她说道,“都是我不好,不该问嘉嘉和我一起去看表哥。”

  “这关你什么事,这不是正应该的吗?是她自己乱发脾气。”谢柔淑喊道。

  “好了好了。”谢瑶说道,“先别说了,回去看看吧。”

  谢柔惠点点头。

  “要是嘉嘉没事,你们可别提这件事。”她又叮嘱道。

  “知道了,你就知道维护你的宝贝妹妹。”谢柔淑说道,一面自己先抬脚,“看把她惯成什么脾气了。”

  此时这些人的丫头们也都过来了,除了去学堂收拾书本的丫头外,其他的都拥簇着小姐们穿过后门来到谢家正宅。

  谢柔惠却没让她们去父母的院子。

  “你们先去我的院子里等一下。”她说道,“我去母亲这边,如果没事就带着她去找你们,如果有事……”

  “让个小丫头叫我们。”谢柔清接过话说道。

  谢柔淑一脸不情愿。

  “哪有那么麻烦,一起去看看嘛。”她嘀咕道。

  谢柔惠走开,自有小丫头们带着她们去谢柔惠的院子。

  刚进门,就听见一声怪叫,吓的谢柔淑差点跳起来。

  “什么……”她喊道,话还没喊出来,就有两个花花绿绿的东西冲过来,伴着啊偶啊偶的怪叫。

  这一下不止谢柔淑,谢瑶和谢柔清也吓坏了,丫头们也吱哇乱叫,院子里乱成一团。

  “是孔雀,是孔雀。”

  “小姐们别害怕。”

  “快赶走,快赶走。”

  好一阵才安生下来,受了这番惊吓,几个小姑娘对这孔雀的稀罕也减淡了,坐在屋子里看着门外心有余悸。

  “会不会跑进来啊?”

  谢柔淑尖声问道。

  丫头们再三保证不会。

  “怎么把这东西养在院子里?还不关着。”谢柔淑又喊道。

  “二小姐要这样养的。”一个丫头说道。

  谢柔淑就嗤了声。

  “行了,坐下吧,那那么多话。”谢柔清瞪她一眼说道。

  院子里便传来啊哦啊哦的孔雀叫声,盖过了谢柔清的声音。

  谢柔淑伸手捂住耳朵。

  “哎呀烦死了。”她喊道,“住在这里还能休息好吗?怪不得惠惠这几日在学堂休息间隙也不和咱们玩,趴在桌子上睡觉呢。”

  话音未落,就见谢柔惠急匆匆的进来了,面色微微慌张。

  “她果然闹起来了吗?”谢柔淑放下手忙跑过去问道。

  谢柔清和谢瑶也站起来了。

  “没有,嘉嘉没回来。”谢柔惠带着几分不安低声说道。

  没有回来?

  三个小姑娘都有些惊讶。

  “那她去哪儿了?”谢瑶问道。

  “我想应该是躲在花园里了。”谢柔惠压低声音说道。

  “哎呦,谁怎么她了?还躲起来了?真是长本事了。”谢柔淑大声喊道。

  谢柔惠忙摆手嘘声。

  “别喊别喊。”她说道,“我方才已经装作她跟父母问过安,我也说了大家一起约好去花园玩,现在我们悄悄的出去,到花园里找她,到时候就装作玩捉迷藏,就能瞒过去了。”

  谢柔淑一脸不情愿,挑眉要说什么,被谢柔清拉住。

  “好,咱们快去,也别多带丫头,要不然嚷开了瞒不住。”她低声说道。

  谢柔惠点点头。

  “那快走。”她说道,忙转身。

  院子里木香木叶江铃等人都在,显然已经知道了。

  “大小姐,还是我自己去吧。”江铃忍不住说道,“我想二小姐也许只是随便走走,没有故意发脾气躲……”

  “你知道什么?”谢柔淑没好气的喝止她,“你是没看到你家二小姐那样子!又是喊又是跳,还推人!”

  谢柔惠拉住她。

  “好了,快走吧。”她说道。

  一群人向门外走去,刚到门口就站住了。

  “母亲…”谢柔惠结结巴巴喊道。

  谢大夫人站在门口,面色不虞的看着她们。

  “嘉嘉又怎么了?你们瞒着我什么?”她问道。

  几个小姑娘你看我我看你。

  “母亲,没事。”谢柔惠喃喃说道,“我们和嘉嘉约好在花园玩呢,怕你不让所以没敢说。”

  谢大夫人看着她皱眉。

  “是啊,大伯母,我们约好了。”谢瑶忙说道,挤出一丝笑,“我们得快点去,要不然晚了…..”

  她说到这里察觉失言忙抬手掩住嘴,眼神惶惶。

  “晚了?”谢大夫人看着她,迈上前一步,脸色更加难看了,“什么晚了?嘉嘉到底干什么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