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诛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问心

诛砂 希行 3003 2015.03.28 14:01

    一阵秋风吹过,窗前的一丛绿竹发出刷拉拉的声音,桂花的香气也在屋子里更浓烈散开。

  几个挨着窗户的小姑娘忍不住深深的吸口气。

  “让小丫头捡些晒干,冬日还能有香气呢。”一个低声举着书挡着脸低声说道。

  “厨房里做了桂花饼。”另一个也一般动作低声说道,“我吃了四个呢。”

  后边的小姑娘就噗嗤笑了,抬脚从桌子底下踢她。

  “馋死你,吃那么胖,等过了八月十五你还能跳舞吗?”她说道。

  “不是还有半个月嘛,半个月饿一饿就能瘦下来。”那小姑娘哼声说道,微微转头瞥了后面小姑娘一眼,“可是半个月要长高一点就做不到了。”

  那小姑娘个子矮,闻言羞恼,将手里的书一放。

  啪的一声戒尺响。

  吓个三个人忙端正坐好,不敢再说话。

  先生继续眯起眼。

  “下一个。”他说道。

  “凡音之起,由人心生也。人心之动,物使之然也。感于物而动,故形于声。”

  一个清清亮亮的女声便响起来,竟然听起来也感觉香香甜甜的。

  几个小姑娘看过去。

  “大小姐的声音真好听。”一个喃喃说道,满眼的羡慕。

  “二小姐。”旁边的人低声说道。

  那小姑娘愣了下。

  “我知道,二小姐和大小姐的声音一样。”她哼声,“只是只有大小姐才能背书背的这么好听。”

  那人嗤声。

  “跟你说了,这是,二小姐。”她说道,“大小姐适才背过了。”

  不会吧,又错了?

  那小姑娘愕然的瞪大眼看过去,站着的小姑娘前边还有一个一模一样的小姑娘坐着,谢柔惠的座位是在前边,那这个果然是谢柔嘉了。

  真是的,原来在学堂里这个姐妹两个还是很好分辨的,那个写字好、背书好、总能回答上来先生提问、永远不慌不忙的就是大小姐,一目了然清晰可辨,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那个二小姐竟然也能做到如此了。

  “凡音者,生于人心者也;乐者,通伦理者也。是故知声而不知音者,**是也。”

  屋子里声音还在继续。

  “哎,背多了,这段还没学呢。”有人低声说道。

  这话让更多的人把视线落在谢柔嘉身上,这一看大家的视线就移不开了。

  端手而立的谢柔嘉脊背挺直,明亮的秋光晕绕在她四周,谢家大房的孩子们相貌,尤其是女儿们,绝对称得上美人,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因为大巫的血脉缘故,像谢柔清那样的意外也就只会出现在其他房头。

  不过以往谢柔嘉美也是美,但还没有到让大家觉得移不开眼的地步。

  此时看,倒也不是因为她的相貌多美,而是一种说不上来的味道,或者是那端正的身形,或者是那莹亮的神采,或者那绕梁三日不绝的声音,总之似乎有千千万万条丝线将大家的视线勾住。

  谢柔惠的脸上也在笑,只是笑的有些虚浮起来。

  一旁的谢瑶忽的轻咳一声。

  “又没让背这些。”她低声说道。

  谢柔嘉如同梦中惊醒,停下来。

  对啊,此时的学堂里乐记才学了两章,她在梦里是都学了,不自觉的竟然背多了。

  “显摆什么啊。”谢柔淑嗤声说道。

  谢柔嘉有些讪讪的看了眼先生,先生睁开眼看着她。

  “嗯。”他说道点点头。

  是称赞的嗯,还点了点头!刚才就连姐姐也只得了一个嗯。

  先生没有责怪她背多了,没有认为她是故意显摆或者挑衅,而是夸赞!

  真是奇怪,以前的她怎么会觉得先生总是对人冷嘲热讽很是讨厌呢?明明这么和蔼可亲。

  谢柔嘉忍不住笑了,对着先生郑重的施礼坐下来。

  “下一个。”先生接着说道。

  学堂里的背书继续,不过没有谢柔嘉适才那么吸引了,大家看书的看书,躲在书后低声说话的说话,看窗外发呆的发呆。

  课很快结束了,女孩子们高兴的说笑着结伴走出学堂。

  “嘉嘉,你可真用功啊。”谢柔淑自然不肯放过谢柔嘉,“多背过几章书,比我们都厉害了啊。”

  “四妹妹瞧你的说的,用功难道是坏事吗?”谢瑶笑道,“二小姐用功读书是好事啊。”

  “没有没有。”谢柔嘉忙说道,有点不好意思。

  她其实也没多用功,至少比不得姐姐那般用功,只是因为在梦里这些书都学过,所以事半功倍。

  “那也得看用功是为了什么?为了显摆啊?”谢柔淑哼声说道。

  谢柔嘉看向她。

  “你是一向很喜欢显摆,只是不用功。”她说道,“还不如为了显摆用用功呢。”

  这些日子虽然二人没有再闹起来,但口舌上的针锋相对一直没少,只是一向说的多的谢柔淑也没讨到几次好,谢柔嘉不是对她置之不理,就是猛地砸过来一句话噎她个半死。

  “谢柔嘉!”谢柔淑跺脚喊道。

  谢柔惠忙要相劝,谢柔嘉已经先跑开了。

  “姐姐我先走了。”她只扔下一句。

  谢柔淑气的连连跺脚。

  “你们看她,你们看她,就会欺负我。”她喊道。

  谢瑶摇着手帕子笑。

  “这欺负啊果然是相对的,谁厉害谁就能欺负谁。”她说道。

  “当然是啊,她不就是仗着惠惠所以才欺负我吗?”谢柔淑没好气的喊道。

  “那我替她向你道歉。”谢柔惠说道,声音有些不耐烦。

  谢瑶和谢柔清对视一眼,谢柔淑也看出谢柔惠心情不好了。

  “我,我没有怪惠惠你。”她讪讪说道。

  谢柔惠又冲她笑了。

  “没有没有,嘉嘉做错了,我会说她的,你别生气。”她说道。

  谢柔淑哪里敢生气,忙点头。

  谢瑶挽住谢柔惠的胳膊。

  “你院子外的桂花开的好,走,去让婆子给我折两只。”她说道。

  谢柔惠被她拉着先行两步。

  谢柔淑松口气,没敢再跟上去。

  “看,惠惠都被谢柔嘉带累的脾气不好了。”她嘀咕道。

  ………………………………………..

  两个婆子小心的折下两只长长的桂枝,捧到在铺了绣垫的石头上坐着的两个小姐身前。

  “拿着吧。”谢瑶看了眼摆摆手说道。

  身后的丫头忙接过。

  谢柔惠看着桂花树出身,谢瑶抬胳膊撞撞她。

  谢柔惠回神看她。

  “累的很吧?”谢瑶又笑道。

  是啊,累啊,比起同龄的女孩子们,她要学的太多了,谢柔惠舒口气。

  “不累。”她说道。

  谢瑶笑了。

  “就要熬过去了。”她说道。

  谢柔惠知道她意思。

  过了八月十五,歌舞鼓乐的新课程就要开始了,这种四书五经写字的课对她们这些满十岁的女孩子们来说就结束了。

  大家熬了三四年,终于要熬出头了,不用背书写字,可以轻轻松松快快乐乐的唱歌跳舞了。

  学一年唱歌跳舞鼓乐,就满十三岁了,到时候她就可以肆意的享受她的人生了。

  “高兴什么啊。”她笑了,说道,“那些课才是真辛苦呢,到时候就该哀嚎一片了。”

  “笨了活该辛苦些。”谢瑶笑道,又搭上谢柔惠的肩头,“反正我知道惠惠你不会太辛苦,这些都是你拿手的。”

  “瑶瑶你也很厉害的。”谢柔惠笑道。

  两个小丫头跪下来举着茶点捧过来,谢瑶伸手捻起一块放进嘴里,一面用手帕掩着,一面看向身后。

  “嘉嘉没回来吗?”她问道。

  “二小姐去老夫人那里了。”木叶忙含笑道。

  谢瑶哦了声。

  “倒是有恒心。”她说道,端起茶喝。

  “瑶瑶。”谢柔惠看着面前盛开的桂花树忽的说道,“我背书的时候,也有那么好看吗?”

  ……………………………………

  “好看吗好看吗?”

  谢柔嘉将手里的花灯举起来,对着日光转动,一面问道。

  丫头们都挤着看。

  “好看好看。”大家乱乱的喊道。

  谢柔嘉笑着不说话,继续认真的端详,确认之后才点点头。

  “嗯我也觉得很好看。”她笑道,一面站起来身来向屋内跑去,“祖母,祖母。”

  屋子里传出咣当一声。

  谢柔嘉有些惊讶的看着一个丫头有些慌张的去捡落在地上的小铜壶,神情躲闪,而谢老夫人也正伸着手去抓一旁的茶壶。

  “祖母,您又不喝我给你熬的茶了!”她说道。

  见被识破,谢老夫人干脆也不装了,让小丫头滚滚滚。

  “祖母,姜茶对你身子好。”谢柔嘉说道。

  谢老夫人拿起酒壶哈哈笑了。

  “嘉嘉的孝心,祖母知道了,这些日子你做的事,我都明白。”她说道,说罢抬手喝了一大口。

  “祖母,不是孝心不孝心。”谢柔嘉坐在她的身边,看着祖母,“我是真为了你身子好。”

  谢老夫人看着她一笑。

  “都是为了我的身子好。”她说道,“那我的心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