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诛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担心

诛砂 希行 3802 2015.03.07 07:03

    谢柔嘉是猛然惊醒的,入目不是漆黑,而是明亮亮,鼻息间似乎还有残留的香气,身边却空无一人。

  “母亲,母亲?”她大声喊起来,心扑通的乱跳,却不敢扯开细纱的帐子。

  外边脚步声急急的响起,有人拉开了帐子。

  “二小姐,你醒了。”

  是木香,谢柔嘉稍微松口气,不是梦,她不是还没死,不是还在镇北王府,但这还不够。

  她探头向外看去。

  “二小姐,大夫人已经去郁山了,午间才回来。”江铃从木香身后探头说道,手里还捧着一碗茶。

  江铃还在。

  谢柔嘉就松口气。

  母亲是丹主,虽然里外的事自有父亲还有伯伯叔父哥哥弟弟们奔走打理,但她还是要去山上看看丹矿的。

  不过,难道死了之后这地方也有丹山吗?

  “二小姐,喝茶。”江铃说道,将水杯递过来。

  谢柔嘉没说话接过慢慢的喝,没有再闹着找母亲。

  木香就松口气,转身招呼丫头们进来伺候谢柔嘉起床梳洗,捧着盆的端着托盘的,围上巾子的,屋子里身边围绕着七八个丫头,忙而不乱,说话声走动声,让眼前的一切都生动鲜活。

  谢柔嘉的随着她们摆弄,视线一直看个不停。

  “姐姐也去上学了吗?”她问道。

  “是啊,二小姐,你知道大小姐什么时辰去上学吗?”江铃问,一面给她挽起两个抓鬓。

  谢柔嘉有些恍惚。

  谢家外边有家族的学堂,专供谢氏的子弟们读书,内院也有学堂教女孩子们读书识字,上三日歇两日。

  她当然也上学,只是一直不喜欢上学读书,三天去两天不去,而梦里当姐姐死了后,她代替姐姐的身份,一来心如死灰,二来避讳身份被发现,学堂便不再去了。

  此时回想起来,上学感觉好似上辈子一般的久远。

  “卯时三刻出门。”她喃喃说道。

  江铃就欢快的哎了声。

  “看,二小姐记得多清楚。”她说道。

  谢柔嘉就露出一丝笑。

  “巳时三刻姐姐就回来了。”她说道。

  江铃点点头,指着妆台上的一匣子珠花问哪个好看。

  对于这些穿着打扮,谢柔嘉从来无心。

  “你说哪个好就那个,以前都是你做主的。”她说道。

  以前这个江铃连捧茶的资格都没有,哪里轮到她来挑拣小姐们的首饰,一旁的木香忍不住摇头,二小姐看来真的是有些吓糊涂了。

  这边江铃没有推辞,果然自己挑了起来,一面和谢柔嘉嘀嘀咕咕的说话,谢柔嘉跟着点头。

  没有再提要母亲和姐姐。

  “还是大夫人安排的好,将江铃留下了,要不然今天又要闹起来了。”乳娘在一旁低声说道。

  “那这江铃以后就有了脸面了。”木香说道,“到底是如了她的意。”

  “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乳娘就笑了,“这江铃也是自小被你挑上来,又带了几年了。”

  木香叹口气。

  “我自然知道这个丫头一片赤忱心,只是太赤忱了也不好。”她低声说道,“要是在大小姐跟前倒也罢了,二小姐这里不太合适。”

  谢家大小姐,在谢氏一族中地位荣宠,不管做什么都是理所当然的,飞扬跋扈对她来说根本就不算事,反而是家族中推崇的。

  如不然性子绵柔,一来没了丹主的气势,二来镇不住招赘进门的女婿,这对谢家来说才是没面子的大事。

  乳娘嗳了声,看着已经梳好头正对着镜子左右看的谢柔嘉,小姑娘十一岁,个头开始蹭蹭的长,梳两个丫鬓,戴了两朵珠花,穿着月白色的衫裙,已经有些亭亭玉立。

  “什么合适不合适的,咱们家小姐多了去了。”她说道,“哪有那么多小心忌讳,都是谢家的女儿们。”

  “可是,这个二小姐跟别的二小姐不同啊。”木香低低说道。

  这个二小姐和大小姐是一胞双胎,落地先后只有呼吸之差。

  以往谢氏的嫡长女是天定的,因为老天爷只送来一个,但这一次老天却送来了两个,丹女的最精纯的血脉共存在两个人身上,两个都可以做丹女。

  但丹女只能有一个,大夫人说谁先落地谁是姐姐,谁就是长女,谁就是丹女。

  落地的先后之分,总是比不过年分相隔的清楚。

  更何况这两个姐妹相貌身高形态就连说话的声音都一模一样,在那里坐着不动,或者同时站起来说话,连大夫人和大老爷都一时分不清。

  这样的两姐妹,只因为落地先后毫分的差别,一个就是谢氏一族的金凤凰,一个则只是二小姐。

  这样的二小姐,可不能养成个飞扬跋扈的爱哭爱闹随行所欲的,现在年纪小倒罢了,将来长大了如果有心人挑唆……

  乳娘是谢家的家生子,这种家族内的事,就算没亲眼看过,也从小听过不少,闻言立刻明白了。

  “你想太多了。”她说道,声音却是有些诺诺。

  “有大夫人大老爷在,我知道这些多想了。”木香说道,又笑了,看向室内,“我只是不想将来二小姐养成了骄纵的性子,那样,不好过是她。”

  有些事不是你哭你闹就能得到的,求不得最终苦的是自己。

  乳娘被说得怔怔一刻,忽的又嗨了声笑了。

  这时院子里几个小丫头拎着食盒鱼贯而进,乳娘忙招呼廊下的丫头们打帘子。

  “你就是想多了,二小姐是梦魇害怕娇气了一些,等过了这几天就好了。”她低声笑道,“再说,就算江铃不懂事,不是还有你我看着的嘛,难不成她撺掇小姐胡闹你我就不管了吗?真要闹得厉害,大夫人难道是那种骄纵孩子的人吗?”

  那倒也是。

  那些想要讨好主子得势得脸的下人多了去了,又有几个能得逞,真要是闹得过分,直接打发卖出去就是了,难道还能缠着一辈子,一家上下都眼睁睁看着束手无策。

  自己这是瞎担忧什么啊。

  身为二小姐的大丫头,她要是连遇到个不听话的小丫头都处置不了还有什么用。

  看来自己也是被二小姐这次梦魇吓到了。

  木香也噗嗤笑了,抬脚迈进室内。

  “二小姐,吃早饭了。”她笑吟吟说道,看着在那边走来走去的谢柔嘉,“大夫人特意吩咐做了你最爱吃的。”

  谢柔嘉咦了声,转身看过来,带着几分欢喜。

  “有春盘吗?”她问道。

  木香抿嘴一笑。

  “当然有。”她笑道。

  “元修菜呢?”谢柔嘉问道。

  “有。”乳娘笑道,亲自接过小丫头的食盒摆出来。

  “还有荔枝甘露饼。”谢柔嘉说道。

  人已经站在了桌子前,一脸激动的看着摆出来的饭菜。

  木香和乳娘忍不住对视一眼,这些吃食天天都在吃,有这么激动吗?

  “江铃,江铃。”谢柔嘉招手喊道,“你快来,你快来也吃啊。”

  江铃嘻嘻笑着跟过来。

  “奴婢吃过了。”她说道。

  木香看江铃一眼。

  “伺候小姐吃吧。”她说道。

  江铃高兴的应声是,跟着乳娘在小丫头们捧着的水盆里洗了手,盛饭夹菜。

  筷子是乳娘先放下的。

  “好了,二小姐,你还吃着药呢,大夫说了要饿一饿才好的快。”她笑着说道。

  谢柔嘉意犹未尽。

  “不。”她说道,继续举起筷子,“吃什么药啊,都这样了。”

  什么样了?

  乳娘和木香愣了下。

  “二小姐,吃饱了就别吃了,大夫人和大小姐午间都回来的,到时候肯定还要做好多好吃的,你到时候别吃不下。”江铃说道。

  谢柔嘉停下了筷子,点点头。

  “对。”她说道,“那等中午和母亲姐姐一块吃。”

  乳娘笑着让丫头们收拾,木香看了江铃一眼没有说话。

  “姐姐回来的早吧?”谢柔嘉又开始问道,探头向外看,“在这里姐姐也还要读书吗?”

  “那当然,大小姐一定要好好的上学堂的。”江铃认真说道,“在哪里都一样。”

  是的,姐姐就是这样的用功,人又聪明,如果有她在的话,家里一定不会变成这样的。

  谢柔嘉眼圈发红。

  “二小姐二小姐,我们去外边走走消消食吧。”江铃忙又说道。

  谢柔嘉愣了下,眼泪收回去。

  外边。

  “外边,跟家里以前一样吗?”她问道。

  木香和乳娘眼中忧虑更深,江铃倒是依旧。

  “一样的。”她说道,一面先迈步,“走吧走吧。”

  谢柔嘉迟疑一下,跟着她走了出去。

  院子里便响起谢柔嘉惊讶又欢喜的声音。

  乳娘和木香跟出去站在廊下,看着在院子里一脸激动东看西看的谢柔嘉。

  “我看,还是再换个大夫来瞧瞧吧。”乳娘说道。

  木香点点头。

  不过这半日谢柔嘉没有再闹着要找大夫人和姐姐的事,和江铃在院子里看了一圈之后,便在江铃的提议下,在树下摆了几案写字。

  刚写了几个字,就听见外边有人跑。

  “大老爷回来了。”小丫头喊道,“大小姐和堂小姐们也来了,都来看小姐了。”

  院子里的人都高兴起来。

  “大老爷一回来就来看小姐了。”江铃也高兴的说道。

  谢柔嘉却呆住了,握着笔一脸的惊骇。

  “父亲?”她说道,“怎么会来这里?”

  乳娘已经走过来闻言笑了。

  “大老爷一定是知道二小姐你病了,所以来看你了啊。”她笑道。

  话音未落,院门外走进来一群人,为首的是一个三十左右的男子,穿着青色暗花衣袍,蓄着短须,身姿挺拔,步伐稳健,让人一看便心生欢喜。

  他看着树荫下的女孩子,微微一笑。

  “嘉嘉。”他说道。

  父亲!

  年轻的父亲!不是她熟悉的那个人到中年的谢家大老爷。

  谢柔嘉手里的笔应声落下,发出啪嗒一声,墨迹溅在前襟上。

  对着谢家大老爷施礼的丫头们都惊讶的看过来,还没看清,就听见谢柔嘉一声大哭。

  “父亲,你怎么,你怎么也死了。”

  这一声喊让所与人都呆住了,院子里一片死寂。

  谢柔嘉已经冲到他们面前。

  “父亲,父亲。”她哭着喊道,伸手就要抓住父亲,忽的手一顿,视线落在父亲身后。

  紧跟着谢大老爷大夫人进门的是三个年纪相当的小姑娘,以及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此时都带着几分惊讶看着谢柔嘉。

  谢柔嘉的视线落在这少年身上愣住了,哭声也停下来。

  她的异样让大家也都下意识的看过去,见这少年剑眉星目,面色白皙,穿着件素淡的布袍,头上也只用竹簪挽着,但却丝毫没有让人觉得穷酸,反而多了几分脱俗不凡之感。

  院子里小姑娘大丫头们的视线都凝聚在他身上,少年并没有拘束慌张,反而浮现一丝笑。

  这一笑,让正午的日光有些更耀眼。

  “嘉妹妹看迷了..”一个穿着葱绿衫裙的小姑娘嘻嘻低声一笑说道。

  话没说完,就见谢柔嘉伸出的手向这少年扑过来。

  “邵铭清!”尖细的女孩子的喊声在院子响起,“你这贼人!还我爹娘性命!”

  伴着这声喊,谢柔嘉扑到这少年身上,伸手在他脸上狠狠的抓下去。

  “二小姐!”

  “嘉嘉!”

  “啊啊..”

  院子里顿时乱了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