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诛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不甘

诛砂 希行 3362 2015.03.20 07:02

    入赘为婿,本是人人避之的羞辱事。

  但入赘到谢家就不一样了,成为谢家的掌门人,握着巴蜀最大的丹砂财富,这可以说是一跃龙门的喜事,至于怎么以一个外来人的身份,在错综复杂根深蒂固的谢氏族人中成为与身份相符合的掌门人而不是沦为生育下一代丹女的傀儡,那就看个人以及这个赘婿身后的家族的能力了。

  这是一个巨大的机遇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不仅仅是对于赘婿家族,对谢家也是如此,这是一个利益的博弈以及共存。

  所以虽然谢家的大小姐有自己选择夫婿的权利,但谢家却能掌控将什么样的人送到谢家大小姐面前的。

  当然这种掌控也有出纰漏的时候,比如如今谢柔嘉的父亲。

  这种纰漏让谢家以及巴蜀其他世族大家都恼恨不已,所以谢柔惠的亲事早早的就开始筹备,到目前为止,老姻亲的又门当户对的邵家是呼声最高的人选。

  谢柔惠已经十一岁了,十三岁成人参加第一次祭祀后就可以议亲了,是时候让她见一见未来的夫婿了,早些培养了感情,免得节外生枝。

  只是没想到邵铭清第一次站到谢家大房面前,就被谢柔嘉一伸手抓个满脸花。

  抓花了脸其实也没什么,反倒是个互相走近的机会,这不谢文兴就亲自去了邵家一趟,还与邵铭清座谈一刻,对于邵铭清的谈吐很是赞赏,既然谢文兴去探望了,邵家一定会回访,这样来来去去,两家的感情就加深了,邵铭清也就自然而然的可以常常出现在谢柔惠面前。

  只是又没想到,谢柔嘉再一次抓花了邵铭清的脸面,竟然让谢老夫人说出了不许邵铭清再进谢家门的话。

  “这是小孩子胡闹,大嫂不是已经罚她了吗?”邵氏说道。

  谢二老爷自己拿过扇子摇了摇,头也跟着摇了摇。

  “阿媛这个人要是真生气,对你可就是不理不问,如果肯罚你,那也就是说气消了。”他说道,“嘉嘉是因为不许邵铭清进门惹她生气的,如今她气消了,自然也就是不会因为这件事生气了。”

  “那也不能就是说阿媛她不喜欢邵铭清了啊?”邵氏皱眉说道,“嘉嘉不听话,罚她不是应该的嘛。”

  “嘉嘉不听话,阿媛如果真要罚她,那就一定会跟嘉嘉和老夫人拧着,她们不许邵铭清上门,她就一定会请邵铭清上门。”谢二老爷笑道,“这才是阿媛会干的事。”

  这还真是骄纵的从来不知道看人脸色是什么意思,只要自己高兴自在的谢家大小姐会干出的事。

  邵氏有些气闷,将手里的扇子用力的摇了摇。

  “那这么说,阿媛就真的依了嘉嘉的话不让铭清上门了?”她说道。

  “你看着吧,大哥一定不会再提去邵家的事了。”谢二老爷说道。

  “这叫什么事,就因为嘉嘉做个噩梦,铭清这辈子都成了谢家的恶人了?”邵氏气道。

  谢二老爷笑了,书中扇子轻摇。

  “就叫这个事。”他说道,“你都嫁到家里这么多年了,还不知道吗?”

  邵氏手里的扇子一停,接着又猛摇起来。

  “真是把孩子惯的没边了。”她说道。

  谢二老爷一点也没生气,反而带着几分轻松自在,还有几分微微的得意。

  “有惯的本钱嘛。”他说道,将扇子扔在一边,抖衣站起来,“别想了,不就一个人嘛,不喜欢这个,再换一个就是了,反正你哥哥的儿子多的是。”

  “铭清多合适啊。”邵氏闷气说道。

  “人好不如命好,要怪就怪他运气不好吧。”谢二老爷说道,“别再为细枝末叶的小事浪费时间,大事要紧,你明日就去一趟你娘家,赶快再挑个人,等王家赵家抢了先,那才是该生闷气的。”

  这倒是,要的是谢邵联姻,只要联姻的人姓邵就足够了,是不是邵铭清也无所谓。

  邵氏吐了口气将扇子也放下来说了声知道了。

  第二日,谢柔清来请安时知道母亲出门了回邵家了,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妹妹不高兴?”哥哥谢泰问道。

  兄妹二人走出邵氏的院子,谢泰看出妹妹闷闷不乐。

  “这事没什么大不了的。”他笑道,“要是你不喜欢谁,哥哥我也不让他上门。”

  谢柔清没有被逗笑。

  “我只是觉得,表哥很可怜。”她说道。

  谢泰哈哈笑了。

  “什么可怜不可怜的,只能怪他运气不好。”他说道。

  虽然是二房,但为了避免招赘的女婿养不熟,丹主的兄弟们握有族中生意命脉的一半。

  作为二房的长子,谢泰在族中的地位显赫。

  对于他来说,邵铭清这样的家族中庶子又是要来改名换姓来给人做赘婿的人实在是不值得当回事。

  “是啊,他的运气实在是不好。”谢柔清说道,“将来就更不好了。”

  谢泰没兴趣再继续这个话题。

  “人好不如命好,没办法。”他说道,“哦妹妹我今日去州城,你有什么要带的没?”

  谢柔清对着哥哥笑了。

  “我听说包家巷王麻子做的鼓最好,哥哥给我带回来一个。”她说道。

  谢泰笑着点头。

  “是啊,秋天妹妹就要学打鼓了。”他说道,“放心吧我一定给你挑个最好的。”

  谢柔清笑着道谢看着谢泰走开了。

  “小姐,大少爷对你真好。”身后的丫头笑着说道。

  谢柔清含笑点点头。

  “是,我的命很好。”她说道,“我长的不好看,说话声音难听,但父母兄弟姐妹们都喜欢我维护我。”

  说到这里她又叹口气。

  丫头知道她为什么叹气。

  “小姐,铭清少爷的事也是没办法的事,还真是命不好。”她说道。

  出身不好,好容易能有机会入赘谢家,虽然是入赘,但作为将来沟通谢邵两家的关键人物,他的地位肯定不一般,只是没想到这机会刚开始就飞了。

  真是人好不如命好,也是没办法的事。

  谢柔清点点头。

  “是,我知道。”她说道,沉默一刻,“只是,到底是不甘心。”

  丫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谢柔清停下脚。

  “去四妹妹那里。”她说道。

  丫头愣了下。

  “去四小姐那里?”她说道。

  三小姐不太喜欢找四小姐玩,四小姐咋咋呼呼的,脑子还有点楞,分不出好赖话。

  “有时候四妹妹说话还是很让人心情舒畅的。”谢柔清说道。

  丫头一脸不解。

  “四小姐说话还让人觉得心情舒畅啊?她有时候说的话真是让人着急呢,我都常常担心大小姐把她赶出学堂呢。”她说道。

  谢柔清哈哈笑了。

  “可是这么多年了,她始终在学堂。”她说道,看着丫头意味深长一笑。

  “那是因为她是大小姐的嫡亲表妹嘛。”丫头嘀咕一声。

  二房是堂叔,三房却是和大房一母同胞的亲叔。

  “我们东府都是嫡亲的,这话以后不可再说。”谢柔清皱眉说道。

  丫头忙吐吐舌头应声是。

  “不过,四小姐一定很高兴小姐去看她。”她笑嘻嘻说道,“四小姐也被三夫人禁足了。”

  ……………………………..

  “我真是要气死了!”

  谢柔淑用扇子敲打着桌面怨愤的说道。

  砰砰的声音让人的耳朵嗡嗡响,谢柔清坐在一旁,神情淡定的端起茶慢慢喝了口。

  谢柔淑不敲扇子了,站起身踱步。

  “我哪里做错了,凭什么要罚我?”

  “我娘就是这样,就知道讨好大伯母。”

  谢柔清咳一声。

  “你咳什么咳,你也是,你们都是。”谢柔淑瞪眼。

  谢柔清笑了。

  “是,是,我们都是,只有四妹妹你清风朗月。”她说道,停顿一下,“只是嘉嘉也被禁足罚思过了,你就别再说了,再说就得理不饶人了。”

  谢柔淑顿时又跳脚。

  “我得理不饶人?”她瞪眼说道,用扇子指着自己,又看着谢柔清哼了声,“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又没被罚,还可以轻松自在的来看我的热闹。”

  谢柔清笑了笑没说话,一旁的丫头再也听不下去了。

  “四小姐,我们三小姐可没有轻松自在,我们三小姐心里正难过呢,你知道吗,大夫人可是认同了二小姐的话,以后真的不许表少爷上门了,表少爷来还是我们三小姐邀请的,结果成了这样,我们三小姐以后还怎么见表少爷,我们三小姐心里难受,没地方可走……。”她半抱怨半不平的说道。

  话没说完,谢柔淑的眼就瞪圆了。

  “什么?”她大声喊道,打断了丫头的话,“大伯母也不许铭清表哥再进门!”

  谢柔清皱眉瞪了丫头一眼。

  “没这回事。”她粗声粗气说道,“谁说这话了?你乱说什么!”

  丫头委屈的低下头。

  “这种话自然没人会说,但大家心里清楚的很,自然也有人去做了。”她说道,“若不然,夫人今天早早的去邵家做什么。”

  “难道不应该吗?”谢柔清沉声说道,“嘉嘉又受到了惊吓,我母亲难道不该提醒表哥回避一下吗?”

  话音才落,就听啪的一声响,谢柔清和丫头转头看去,见谢柔淑又将扇子敲在桌子上。

  只不过这一次这把价值不菲的象牙扇子断成了两截。

  “谢柔嘉她还受到惊吓?明明是邵表哥受了惊吓!真是无妄之灾!”谢柔淑喊道,“为了她就不让表哥再上门,她以为她是谁?”

  “她是谢家二小姐。”丫头嘀咕一声。

  谢柔淑瞪她一眼。

  “我知道她是谢家二小姐。”她哼声说道,将手里断掉的扇子扔在地上,“我看是她忘了自己是谢家二小姐了吧,这架子,比谢家大小姐还大呢!”

  谢柔清摇了摇手里的团扇,风掀起她垂下的发丝,带来丝丝清凉。

  “天这么热,你这样火气大,可不好。”她慢慢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