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诛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渐安

诛砂 希行 3931 2015.03.13 07:03

    细微的脚步声响起,床上的谢柔嘉猛地睁开眼,蒙蒙的青光透过薄纱帐子照在脸上,她立刻坐起来掀开帐子下床。

  屋外木香疾步进来了,看到谢柔嘉光着脚站在地上。

  “二小姐,还早呢,再睡会儿吧。”她吓了一跳忙说道。

  谢柔嘉看着窗外的青光,隐隐传来的洒扫声,展开手臂伸个懒腰。

  “不。”她说道,“我睡好了。”

  木香含笑应声是,去唤小丫头们进来伺候,屋子里就热闹起来。

  谢柔嘉梳洗完毕走出来,看到谢柔惠已经站在院子里,正接过两个婆子递来的一把谷子。

  “大小姐,扔出去它们就自己去吃了,别怕,不会啄你的手。”她们殷勤的说道。

  院子里两只孔雀慢慢的踱过来,小丫头们小心的挡着,唯恐吓到了谢柔惠。

  谢柔惠倒不害怕,笑嘻嘻的将手里的谷子扔了出去,两只孔雀争抢去吃。

  “姐姐。”谢柔嘉高兴的跑过去,“你也起来了?”

  谢柔惠接住她的手嘻嘻笑。

  “是啊。”她说道。

  “二小姐你起的这么早,大家谁还好睡懒觉。”站在谢柔惠身旁一个小丫头笑嘻嘻说道。

  谢柔嘉愣了下,握着谢柔惠的手便紧了紧。

  “姐姐,我吵到你了吧?”她带着几分不安说道。

  谢柔嘉前段梦魇的时候在母亲的耳房那边住着,昨日决定努力学习守护姐姐,不给父母添乱,下学后她就提出要搬回自己的院子。

  谢柔惠和谢柔嘉住在一个院子里,分东西两屋而居,谢柔嘉昨晚搬过来,她的丫头们也自然都跟着过来,还有那两只要留在院子里养着的孔雀,并专门伺候孔雀的两个婆子,热热闹闹的挤了一院子。

  她起来,丫头们自然都动起来,进进出出叮叮当当,就算再小心也会吵到隔壁屋子的谢柔惠的。

  谢柔惠咯咯笑了。

  “咿,你们听这话熟悉不?”她说道,看向廊下院子里的丫头婆子,带着几分促狭,“你们分一分,哪个是大小姐哪个二小姐。”

  她说着就拉着谢柔嘉来回左右的转了转,姐妹二人并肩站在院子里。

  丫头婆子们便都哄的笑了。

  谢柔嘉也笑了。

  以前她最爱偷懒不肯起床,总是要被姐姐叫,还发脾气的埋怨姐姐吵她,是啊,姐姐这样勤奋又自律的人怎么会被她吵醒呢,自己起来的时候,姐姐自然也已经起来了。

  “哎呀,两位小姐花骨朵一般,老奴看花了眼了,哪里分得出。”一个婆子笑道。

  这倒不是恭维。

  “别说你是才来的,就是我们这些在身边的陪着从小到大的,这陡然直愣愣的看着,也是分不出来。”木叶笑道,一面走下台阶,看着这两个小姑娘做出几分为难,“好了我的小姐们,开口说句话,让奴婢分一分,也捡回些面子。”

  婆子虽然是初来乍到,但看着满院子丫头们笑盈盈,两个小姐也是在笑,便知道这事不是冒犯,便又跟着凑趣。

  “适才听了,这二位小姐说话声音也一样一样的呢。”她笑着说道。

  “是啊,我们说话也一样的。”谢柔惠笑嘻嘻说道。

  她一开口木叶就走到她面前了。

  “是啊,声音是一样的,但说话是不一样的,姐姐有姐姐的样子。”木叶笑道,冲谢柔惠施礼,“大小姐,该带着二小姐去吃饭了,大夫人那边已经开始摆饭了,今日可别再耽搁了上学。”

  谢柔惠咯咯笑了,挽住谢柔嘉的手。

  “走吧。”她说道。

  谢柔嘉笑着点点头。

  姐妹两个携手向外走去,丫头们忙跟着。

  “暧吆,这是怎么分出来的?”婆子还在不解的说道,“谁先说话谁就是姐姐?”

  另一个婆子则咂咂嘴,伸手拉了拉这婆子的衣袖。

  “这谢家长房大小姐身边的人果然不一般,你瞧这话说的既哄了姐妹高兴,又稳稳定着姐妹的身份。”她低声说道。

  先前的婆子还有些怔怔。

  “哄着高兴我听的出来,定着姐妹身份是什么?”她问道。

  “你没听那丫头说吗?一样是一样的,但姐姐有姐姐的样子,也就是说,就算长得再像,姐姐也是姐姐妹妹也是妹妹,是不一样的。”婆子低声笑道。

  “这有什么不一样的,长得一模一样。”先前的婆子笑道。

  那婆子就瞪了她一眼。

  “别的家能一样,谢家能一样吗?这是谢家长房。”她说道,“大巫清后代的血脉怎么能混淆。”

  那婆子这才恍然。

  “可不是,这可真不一样,可不能混淆的。”她吐吐舌头说道,又忍不住转头看向门外,门外那对一模一样的姐妹早已经走远了。

  只是明明一模一样,也怪可惜的。

  怪可惜三个字闪过婆子顿时恍然,所以才要时时刻刻话里话外都定身份。

  “林妈妈,这孔雀怎么不开屏了?”

  有小丫头脆脆的声音问道,打断了两个婆子的低声交谈。

  两个婆子忙对院子里的丫头们含笑施礼。

  “这孔雀不是什么时候都能开屏的。”她们说道。

  两个丫头站在廊下点头。

  “那你们好好哄着它们,等大小姐二小姐下学回来,一进门就让它们开屏,大小姐二小姐肯定高兴的不得了。”

  两个婆子陪笑着应声是。

  晨光大亮的时候,谢大老爷房里也用完了饭。

  “别急,别急,还早着呢。”木香连声说道,看着疾步向外走的谢柔嘉。

  “二小姐,书我已经送过去了,墨也磨好了。”江铃在廊下说道,一面又压低声音,“我看过了,我是第一个,别家的丫头都还没来呢。”

  谢柔嘉点点头,也没理会她的话,只是喊着姐姐。

  谢柔惠笑嘻嘻的从内室走出来。

  “来了来了。”她说道,伸出手挽住谢柔嘉。

  姐妹二人迈步,丫头们也没有闲着,前前后后的跟着,这个催那个,那个问拿了扇子没,这个又问茶水装好了没,乱哄哄热热闹闹的涌了出去。

  谢大夫人站在廊下看得笑起来。

  “阿昌哥,你当年去考秀才也不过如此吧。”她笑道。

  谢文兴走了出来,闻言笑了笑。

  “娘子不早些提醒我,我好让人放爆竹,祝咱们嘉嘉此一去蟾宫折桂。”他说道。

  谢大夫人哈哈笑了,廊下站着的木香木叶等大丫头们也都笑起来。

  “就是不知道这次能坚持几天。”谢大夫人笑道,“也不能天天夸她就要中状元一般。”

  谢文兴笑了。

  “又不是真要她中状元,她想去学就学,不想去就不去,总比不知道要做什么好。”他说道。

  想到前一段女儿茫然无神的样子,谢大夫人点点头,眉间闪过一丝忧虑。

  可是女儿现在虽然不在说胡话了,但还是跟以前不太一样了,至于哪里不一样,也说不上来。

  可见那场梦魇还是对她影响不小,也不知道这影响是好好是坏。

  “老人常说,小孩子病一场,就是长本事呢,嘉嘉小时候不就是一次发烧后才开始说话的吗?”谢文兴笑着说,“这一次嘉嘉病了一场就懂事了。”

  是懂事了么?好像是吧。

  谢大夫人笑了点点头。

  “这话别说早了,当初刚上学时她也这样。”她说道,“懂不懂事还是等等再说吧。”

  ………………………………………………………

  啪的一声戒尺响,学堂里的便有小姑娘忍不住伸胳膊,明日后日就能休息不用来学堂了,先生瞪眼咳了一声,屋子里便安静下来。

  “来了查书。”先生说道,不管学堂里小姑娘们的一片哀怨声,迈步出去了。

  “又查书!”

  “那么多怎么背的完!”

  先生走出去了,学堂里的抱怨声便更肆无忌惮,小姑娘们收拾着书卷,动作带上怨气便一片啪啪响。

  “我们不过是来识字了,又不是考状元,干吗这样三天考两天验的。”谢柔淑没声好气的说道,干脆也不收拾了,反正待会儿自有小丫头来拿回去,“不是打手板就是罚站。”

  她说着伸出手。

  “你们看看,我这手都被打出茧子了,像个粗使婆子,都不能出去见人。”

  旁边果然有小姑娘探头看一面嘻嘻笑。

  “粗使婆子还会针线呢,可是咱们却不会。”她说道。

  既然上了学堂,人人都不想丢脸,所以日常在家都用功,女红针线自然就少了。

  “是啊,我母亲让我做的一双鞋到现在我还没做完呢,看着吧,不是被先生打就是被母亲骂,总是逃不了一顿没脸。”谢柔淑说道。

  谢柔嘉津津有味的听着学堂里的姐妹们说话,在经历过梦里十年的寂寞,这些嘈杂吵闹变的很悦耳,虽然这其中有很多眼神不喜欢她,还会对她说一些嘲讽的话。

  梦里没有人骂她,但那冷冰冰的厌恶的眼神比骂她还要厉害,就连她自己也不敢看镜子,镜子里的她看自己也是厌恶的眼神。

  “那就别来了呗。”谢瑶笑吟吟说道,“妹妹也说了,识字就行了,何必受这个罪呢。”

  谢柔淑面色一僵看向她,张了张嘴那句不来却没敢说出来。

  何必受这个罪?来这里的人心里谁不清楚。

  内学堂原本只是为了谢家的大小姐一个人读书识字,以及在年幼时找同伴们陪着玩。

  因为谢大小姐的身份,给她挑选玩伴可是严格的多,而对于谢家的其他小姐们来说,能够跟谢大小姐下一任丹主关系要好亲密,不仅能在家里地位涨高,挑选好亲事,将来在夫家也是有底气的。

  要不然谁来受这个罪!

  想到这个谢柔淑就心里气闷,同样是谢家的女儿,不是大小姐就低人一等,还要仰仗大小姐的鼻息。

  谢柔淑的视线转过去,看到那边坐着正认真收拾书本的小姑娘,视线再转,看到了一张一模一样的脸,此时这张脸上正露出笑,就好像在讽刺她。

  受罪了又怎么样?你连一句不来都不敢说。

  “谢柔嘉你笑什么笑!”她勃然大怒,瞪眼竖眉喝道。

  两张一模一样的脸,大小姐要仰望,二小姐则跟她们一样,谁又怕谁!

  谢柔嘉被骂的一怔,还有些懵懵。

  “没什么啊。”她说道。

  谢柔淑一腔恼火找到机会,不肯罢休。

  “你笑我?你有什么脸笑我,你什么都不会,还笑我。”她喊道。

  “我没笑你啊。”谢柔嘉说道。

  她心里明白了,这小姑娘是有些羞恼冲自己发脾气呢,小姑娘家都是这样,小性子说来就来了,看着有些好笑。

  她心里想着脸上就忍不住又笑了。

  谢柔淑更急了。

  “谢柔淑!”

  已经站起来准备走的谢柔清喊道。

  谢柔淑耐不住脾气。

  “她笑我!”她喊道。

  “不,不,四妹妹,我真没有笑你。”谢柔嘉忙说道,收住笑。

  屋子里的小姑娘都看向她,听到这里神情都惊讶。

  要是换做以前谢柔嘉早就哼声不客气的说一句是我就笑你了,然后两个人会吵闹不休。

  “好了,二小姐都说了没有笑你,快走吧。”谢柔清粗声粗气说道。

  但这一次一向有些害怕谢柔清的谢柔淑确压不住火气。

  “谢柔清,你还护着她干什么!她都把你表哥毁容了!你娘都差点去给你舅母下跪了。”她喊道,“咱们敬着的是大小姐,可犯不着对二小姐卑躬屈膝,二小姐三小姐四小姐谁又比谁高贵!”

  此言一出原本安静下来的学堂又哗然。

  谢柔嘉病了打人的事她们都听说了,但打的那么严重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