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诛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能为

诛砂 希行 3886 2015.04.04 23:47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诛砂》更多支持!

  九月末,谢柔嘉搬进了新院子,谢大夫人专门为谢柔嘉举办的新居宴,谢柔淑等人也第一次踏进了谢柔嘉的新居。

  这个院子并不大,站在窗前一眼能看到门口,一阵风吹过,屋子里响起擦擦叮叮细碎声音。

  谢柔淑抬头看着月洞门上垂下的珠帘,颗粒饱满圆润的珍珠在日光下晃动闪闪发亮。

  这样的珍珠用来做簪子发箍都是极其珍贵轻易不会拿出来用的,而在谢柔嘉这里就这样随意的挂在门上,风吹日晒的。

  造孽啊。

  谢柔淑心里说道,从珠帘子上收回视线,又落在屋子里的摆设上,入目一片花团锦簇,红的黄的粉的秀凳,美人椅罗汉床上亦是铺设的精美的刺绣垫子,窗台上摆着一溜的兰花,垂着翠绿的叶子。

  这丰富热闹的颜色堆满了屋子,一眼看去乱七八糟没个正经归置,但这乱乱的别有一番风味。

  “这些好东西,被她这样胡乱的摆弄,真是糟蹋了。”谢柔淑说道。

  “千金难买我高兴。”谢瑶说道,在美人椅上坐下来,神情透出几分愉悦,显然眼前的一切让她很享受,“只要高兴了,就没什么糟蹋不糟蹋。”

  那也得看是谁了,有的人就是想糟蹋也没这个机会,谢柔淑想到自己不过是摔碎了一个白瓷瓶,母亲就将她屋子里值钱的东西都收走了,就剩下一些字画,还不是名人的字画,是她父亲哥哥们的字画,简直丢人的不能让别人进门来做客。

  谢柔淑一点也不想看这室内了,干脆走到门边看着外边,外边小小的院子里站满了人在热闹的说笑。

  “这院子有什么可看的。”她说道,“一个个的稀罕的跟进了皇宫似的。”

  谢柔清也走过来看向门外。

  “这不是院子有什么可看,这是要给大伯母面子。”她说道。

  此时院子里谢大夫人携着谢柔惠谢柔嘉走出来,立刻被人围起来。

  谢柔淑的视线乱转。

  “那个绿衣服的是嘉嘉。”谢柔清给她指点说道。

  谢柔淑皱眉。

  “这个才是吧。”她说道,视线落在谢大夫人身边穿着粉色衣裙的小姑娘身上,这小姑娘正被一群人围着热情的说笑着什么。

  相比起来那个绿衣裙的倒显得几分被冷落。

  有惠惠在的时候,谁会多看谢柔嘉一眼啊。

  谢柔清没说话,谢瑶也走过来,忽的冲外边那个绿衣服的女孩子招手,女孩子看到了,含笑走过来了。

  “怎么样,这里还不错吧?”她迈进门笑盈盈问道。

  谢柔淑没敢说话,又不敢不说话,只得将视线看向四周装作再次鉴赏这里怎么样。

  谢瑶直接挽起这女孩子的胳膊。

  “大伯母要给嘉嘉做面子了,这里自然是极好的。”她说道,“只是,有点太奢华了。”

  谢柔惠笑了。

  “只要妹妹高兴嘛。”她说道,“毕竟第一次自己住。”

  这个真是谢柔惠!那个竟然是谢柔嘉!

  谢柔淑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门外,院子里那小姑娘众星捧月一般。

  “大伯母是觉得上次她受委屈了吧。”谢柔清粗声粗气说道。

  受委屈?

  谢柔淑恍然,旋即气愤不已。

  “她受什么委屈!挨打的是惠惠,受伤的是惠惠。”她喊道,“她受什么委屈?”

  谢柔惠忙冲她嘘声,还好院子里的说笑热闹,谢柔淑的话根本就没人理会。

  “也不知道怎么哄的大伯母。”谢柔淑接着说道。

  “哪里用哄,这是应该的。”谢柔惠摇头说道。

  谢柔淑还要说什么,谢柔嘉从外边跑进来。

  “姐姐,开宴了。”她说道,拉住谢柔惠的手,“我们快去吧。”

  谢柔惠含笑点点头。

  “走吧。”她对谢瑶三人说道。

  “姐姐,你看到我给你留的房间了没?”谢柔嘉拉着谢柔惠的手,一面走一边说道,“你三五日的也要来这里住。”

  走在后边的谢柔淑听到这句话撇撇嘴,谢瑶忽的用胳膊撞了撞她。

  “你看。”她说道,看向一个方向。

  那是一个紧挨着屋后的新建的木廊,四面有着高高的围栏,看起来很古怪。

  “那就是她的温泉池。”谢瑶低声说道。

  谢柔淑哼了声没说话。

  到时候她就要来这里打水,看她能如何!

  “你知道,五叔送给她什么贺礼吗?”谢瑶接着说道。

  又不是送给我的,我怎么知道!

  “你仔细看。”谢瑶低声说道。

  谢柔淑再次看过去,视线落在木廊檐上,不由啊了一声停下脚。

  天啊,她看到什么!夜明珠!廊檐上竟然挂着四颗夜明珠!

  白日里也发着柔亮光彩的夜明珠,可想而知晚上的时候会是怎么样的光彩夺目。

  “昼视之如星,夜望之如月。”谢瑶轻声念道。

  “这,这,这不会是……”谢柔淑结结巴巴问道。

  这么大的夜明珠就是在谢家也很少见的,竟然就这样拿来挂在廊下了!

  “这是五叔叔给的贺礼。”谢柔清在后说道。

  五叔叔竟然也这样的宠她!为什么?凭什么?

  就因为她是二小姐吗?就因为她是谢柔惠的嫡亲妹妹吗?

  谢柔淑恨恨的躲了几下脚。

  真是气死了气死了。

  自那日后谢柔淑开始将夜明珠挂在了嘴边。

  伴着鼓槌的一声响,谢柔嘉挥动衣袖,袖子甩出一个漂亮的弧度,但下一刻她要迈出的脚步却一个交错,谢柔嘉踉跄坐在了地上。

  屋子里响起哄笑,谢柔淑的笑声尤其大。

  坐在地上的谢柔嘉红了脸,但并没有羞恼,而是也跟着讪讪笑了。

  她太久没有跳舞了,都忘了怎么跳了。

  “有了夜明珠,人也不会变成夜明珠般闪闪发亮耀目。”谢柔淑在一旁阴阳怪气笑说。

  谢柔嘉没理会她,站起身来对先生施礼。

  站在一旁的授舞的先生摇摇头。

  “腰没力气,多练吧。”她说道,将手中的鼓槌再次一敲,“下一个。”

  谢柔嘉忙起身让开位置,看着谢柔惠走上前来。

  屋子里的笑声顿时都没了,所有的人视线都看向场中,似乎连呼吸都停止了。

  谢柔惠亦是先挥动了衣袖,相比于适才大家做的僵硬生疏,她的动作流畅而自然。

  巫祝时候的舞蹈简单但却并不好跳,每一个动作都要做到精致漂亮诱人,伴着先生或急或缓的鼓点,谢柔惠或急摆如柳或闲庭信步,屋子里的人看的呆呆,脑子里反复只有好看这一个念头,而谢柔惠跳了什么怎么跳的反而没了印象,直到鼓点停下还没回过神。

  “舞,巫,就是如此。”女先生说道,视线沉稳的扫过众人,“让人看得沉迷,沉迷与舞的震撼,而不会为单单某一个动作绚丽。”

  她的视线又在谢柔惠身上,满意的点点头。

  谢柔惠含笑施礼。

  “有些人就算没有夜明珠,本身也会如夜明珠般耀眼。”谢柔淑在一旁又低声说道,看着谢柔嘉。

  谢柔嘉看都没看她,只是一脸崇拜的看着谢柔惠。

  这可不是母亲单独教授姐姐的原因,只有当先生教完了基本功,母亲才会单独教授姐姐舞蹈。

  姐姐能跳的这样好,就是天分。

  这一次她一定要看到姐姐在三月三祭祀上大放光彩。

  女先生将手里的鼓槌放下。

  “大家自己练习今日的课,一会儿我来检查。”她说道。

  伴着这句话,屋子里的小姑娘们都发出一声哀叹,乱七八糟的坐到木板地上。

  “累死了,还要检查啊。”

  “我的脚都酸了。”

  大家纷纷抱怨道。

  “我说吧,老学究的课不用上了大家不要这么高兴,这鼓乐舞蹈课才是最可怕的。”谢瑶笑道,一面给谢柔惠递过手帕。

  “多练就好了。”谢柔惠笑道,接过手帕擦汗,“等练熟了,就不辛苦了。”

  谢柔淑哀嚎一声。

  “说得容易啊。”她说道。

  谢柔惠笑着伸手拉她。

  “做的也容易啊。”她说道,“妹妹快起来,再坚持一会儿就不觉得累了,越休息反而越累。”

  谢柔淑摇头不肯,站在一旁的谢柔嘉则连连点头。

  “姐姐说得对。”她说道,“我这就接着练。”

  她说完就走到一边,开始认真的练习舞步。

  谢柔惠神情一滞,拉着谢柔淑的手也松开了,正要半推半就起来的谢柔淑跌坐在地上,谢柔淑有些愕然的抬头。

  “快起吧,看看人家二小姐。”谢瑶伸手抓住她,用力的一拉。

  谢柔淑的视线便落在谢柔嘉身上,这小姑娘神情认真,动作没有丝毫的偷懒,额头鼻尖上汗珠滚滚。

  瞎积极什么!装给谁看呢!真是讨厌鬼!

  “瓦砾就是瓦砾,擦得再亮也不会变成夜明珠。”谢柔淑愤愤说道。

  …………………………………….

  谢大夫人的屋子里响起一阵阵痛呼。

  “哎呀呀别揉这里,疼疼疼。”谢柔嘉喊道。

  两个小丫头忙换了地方。

  谢大夫人看着趴在罗汉床上的谢柔嘉笑着摇头。

  “不就是跳了几天舞,哪有那么累。”她说道,看向一边坐着端正喝茶的谢柔惠,“你姐姐就没事。”

  谢柔惠忙放下茶碗。

  “母亲我也累的。”她说道。

  “少替你妹妹打晃子。”谢大夫人笑道。

  “母亲,其实是因为妹妹很用功的缘故,她练习了好久呢。”谢柔惠说道。

  谢大夫人显然一脸不信。

  “小姐小姐。”江铃从门外跑进来,高兴的喊道,“邵家少爷把人给你送来了。”

  这话让谢大夫人和谢柔惠都愣了下。

  送什么?

  “那个丫头啊。”江铃说道,“邵家少爷答应二小姐,要送一个丫头给她,现在人来了。”

  那个会游水的丫头!

  谢柔嘉高兴的起身。

  “你怎么跟邵家表哥要人?你的使唤人不够吗?”谢大夫人皱眉问道。

  “没有,是邵家表哥主动送我的。”谢柔嘉笑嘻嘻说道。

  谢大夫人将信将疑。

  “真的真的,邵家表哥跟我玩的可好了。”谢柔嘉说道,做出痛心疾首的样子,“邵家表哥人真好,我以前怎么把他当坏人呢。”

  说到这里她怕被母亲再问出破绽扔下一句我先走了忙跑走了。

  谢大夫人摇摇头笑了。

  “看来邵铭清已经哄好她了。”她说道,一面站起身来,“我们去开始学祭词吧。”

  抬头却见谢柔惠神情惊愕怔怔似乎愣神。

  “惠惠?”她问道,“怎么了?”

  谢柔惠回过神忙摇头起身。

  “我也很惊讶呢。”她笑道,拍了拍心口,“不过,妹妹和邵表哥和好了,我也就放心了。”

  “这都是你的功劳。”谢大夫人含笑说道,伸手抚了抚她的头。

  谢柔惠垂下头。

  “是妹妹懂事了。”她说道。

  院门外跑着的谢柔嘉却又突然停下脚。

  “邵铭清也来了吗?”她问道。

  江铃摇摇头。

  谢柔嘉点点头。

  “江铃,你注意点,只要邵铭清来咱们家了,你一定要告诉我。”她叮嘱道。

  江铃没有问为什么,应声是重重的点头。(我的小说《诛砂》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