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诛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用心

诛砂 希行 3305 2015.03.25 14:02

    谢柔嘉说到做到,第二日到了学堂果然没有和谢柔淑再争执。

  谢柔淑站在先生面前低着头认错,也并没有说自己是因为谁捣乱才没背过书。

  当然,不在先生跟前说,不代表谢柔淑私下不说。

  “我这都是看在惠惠的面子上才不跟她计较。”谢柔淑对围着自己的女孩子们哼声说道。

  “惠惠去看你了?”有女孩子咬着手帕好奇的问道。

  谢柔淑几分得意。

  “是啊。”她说道,“惠惠安慰我,还替那丫头给我道歉。”

  那丫头自然是指谢柔嘉,谢柔淑已经不再用二小姐称呼她了。

  “惠惠对你真好。”便有女孩子半羡慕半嫉妒的说道。

  这个谢柔淑除了沾着长房嫡亲兄长血脉的缘故外,还有什么可值得人多看一眼的。

  要长相没长相,要脑子没脑子,偏偏能得谢柔惠如此的看重。

  谢柔淑看着大家的神情心里更得意,不过这时候该说什么话,母亲已经提着耳朵教了她一晚上了。

  “是惠惠人好。”她说道,“她是不想我们姐妹嫌隙。”

  这话没有人反对,大家纷纷点头。

  “不过说到底,她是为了那丫头好。”谢柔淑还是不忘说出自己的心里话,挑眉看向另一边。

  谢柔惠正和谢柔嘉叮嘱什么,谢柔嘉嗯嗯的点头。

  “妹妹做错事,姐姐不忍心责怪妹妹,又担心别人责备妹妹,所以只有她这个当姐姐的来给妹妹收拾烂摊子,有这样的好姐姐,我要是再闹岂不是跟那妹妹一样不懂事了?”谢柔淑抬着下巴哼声说道。

  谢柔惠拉着谢柔嘉从一旁走过,听见这句话带着几分不悦喊了声四妹妹。

  谢柔淑哼了声。

  “敢做不敢让人说啊。”她说道。

  “做没做,你心里比谁都清楚。”谢柔嘉说道,“我心里也清楚,你随便说,我不害怕。”

  说罢拉着谢柔惠大步走过去,将谢柔淑的不满抛在身后。

  “你们看到没?她就是这样的张狂!”

  听着传来的谢柔淑的声音,谢柔惠蹙眉不安。

  “不用理她。”谢柔嘉说道,“她爱怎么喊就怎么喊去。”

  “可是你又没做过那些事。”谢柔惠摇头说道。

  谢柔嘉挽住她的胳膊。

  “父亲母亲还有姐姐都知道我没做过,你们都信我喜欢我,对我来说就足够了。”她说道。

  谢柔惠看着她笑了。

  “好。”她说道。

  姐妹两个挽手而行。

  “父亲今日没在家,你不如和丫头们去花园玩吧,一个人闷。”谢柔惠说道,“我和母亲学完了就去找你。”

  “不。”谢柔嘉摇头,嘻嘻一笑,“姐姐不用担心我闷,我去找祖母玩。”

  祖母?

  谢柔惠愣了下。

  且不说谢柔嘉从来不喜欢接近祖母,就说祖母一天到晚醉醺醺,又喜怒无常,找她玩有什么玩的?

  该不会是……

  吃过饭,看着谢柔嘉带着一群丫头呼啦啦的出了院子,谢柔惠有些心不在焉。

  “惠惠。”

  母亲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同时肩头上一痛。

  谢柔惠惊醒,看着母亲竖眉沉脸,收回戒尺。

  “怎么回事?”她问道,“难道你不知道念巫经最要紧的是专心吗?”

  谢柔惠低头应声是。

  “怎么了?吃饭的时候就心不在焉的?”谢大夫人问道。

  “没事,大概是有些累吧。”谢柔惠对母亲歉意的吐吐舌头。

  谢大夫人笑了,将戒尺放在桌子上。

  “你可从来不说累。”她说道,“除非为了别人才会拿自己做掩护,说吧,嘉嘉是不是又惹事了?”

  “没有。”谢柔惠忙摇头,又坐直了身子看着母亲笑,“近日在学堂四妹妹倒是说话挑衅了,可是嘉嘉没有和他吵闹,反而笑嘻嘻的。”

  “是吗?她听到四妹妹挑衅还笑嘻嘻的?”谢大夫人笑问道,有些惊讶,“那还真是不像她。”

  “母亲,你吃饭也看到了,嘉嘉很高兴,吃过饭还高兴的找祖……自己玩去了。”谢柔惠笑着忙说道,说道最后一句咽了口水,又笑着接着说下去。

  谢大夫人脸上的笑没了。

  “自己玩去了?”她问道,“不是回房去了吗?”

  “回房也是自己玩啊。”谢柔惠嘻嘻笑道。

  谢大夫人将戒尺啪的敲在桌子上,谢柔惠肩头微微一抖。

  “嘉嘉没怎么,就是今晚去祖母那里玩了。”她说道,“我怕,我怕她吵到祖母,这个时候,祖母应该休息了。”

  谢大夫人吐口气。

  “你是担心这个吗?”她说道,“你知道你妹妹什么样,我这个当娘的难道还不知道吗?”

  说到这里对外高喊一声来人。

  书房外站着的丫头们听到谢大夫人的声音很惊讶,因为涉及秘技,谢大夫人书房任何人都不许靠近的,更别提现在在授课中让人进来了。

  屋子里又传出一声喊,与此同时书房的门被拉开了。

  大丫头乐巧再也不敢迟疑忙疾步过来。

  “你去老夫人那里,看看二小姐在做什么,说了什么。”谢大夫人说道,“如果二小姐缠着老夫人说不该说的话,你立刻来回我。”

  乐巧心里明白了,低头应声是忙转身就走。

  “二小姐又闯祸了?”

  接到乐巧打的手势跟过来的丫头忍不住低声问道。

  要想从老夫人那里打听到二小姐说了什么可不是一个人能办到的,乐巧看着跟上来的三个丫头摇摇头。

  “不知道。”她低声说道,一面疾步而行,“夫人看起来很生气。”

  “还能怎么样,别忘了如今门上都已经传到的不许邵家少爷进门的话。”另一个丫头低声说道。

  那次的事谢柔嘉认了错受了罚,但引起吵闹的那句不许邵家少爷进门的话却依旧传下来了。

  “二小姐病才好,受不得刺激,老夫人说了还是让避一避”

  上边传话的人这样说道。

  虽然说得很婉转,但大家都不是傻子,自然明白这到底还是应允了谢二小姐那句不让邵铭清进门的要求。

  而这一切惩罚了女儿的谢大夫人没有半点反应,似乎不知道一般。

  可见二小姐在老夫人面前说话是很管用的。

  “四小姐刚刚和二小姐在学堂闹了一场,该不会四小姐从明日起就也不能进咱们这边的门了吧?”有一个丫头低声说道。

  邵铭清不过是出现在二小姐的噩梦里,就先是被抓破了脸,又接着被禁止上门,四小姐可是当着光天化日真真切切的和二小姐吵了一架呢。

  “那要真是这样,可就闹大了。”

  “夫人肯定要生气的。”

  丫头们低声窃语,一面疾步如飞。

  “夫人生什么气?”

  有声音忽的从前边传来,几个丫头吓了嗳了声停下脚抬头看去,见不知什么时候路上站着一个人。

  夜色已经蒙蒙上来,还未点灯,但大家第一眼就认出这是谢大老爷。

  ………………………………

  谢老夫人的院子里比以往似乎亮堂了几分,谢大老爷远远的就听到里面传出的嬉笑声。

  院门大开着,红彤彤的灯笼照着其内一群丫头婆子围着一个小姑娘。

  小姑娘正踢毽子。

  手拎起了裙角,缀着大红流苏的绣花鞋一下一下的将鸡毛毽子踢起,随着毽子的飞动,她抬头低头,耳边的小金坠子也如同毽子般上下飞舞,灯下小姑娘面色白里透红,大大的眼睛闪闪亮,不时的发出咯咯的笑声。

  “……十三,十四……”

  周围的丫头们大声的数着,其中江铃的声音最大。

  伴着一声二十,斜斜飞出的毽子落在地上。

  “小姐小姐,这次二十个,二十个。”江铃高兴的喊道,跑过去把毽子拿起来,“比刚才多五个。”

  谢柔嘉立刻挣开正给她擦汗的木香,跑到在竹椅上坐着的谢老夫人身边。

  “祖母,祖母,我长进了,长进了。”她说道,摇着谢老夫人的胳膊,“你说话算话。”

  站在门外看着才露出笑意的谢文兴一僵。

  又是说话算话,嘉嘉她又让老夫人答应她什么了?该不会真的是针对谢柔淑的事吧?

  “……您快起来踢毽子….”

  谢柔嘉的声音紧接着传来,谢文兴舒口气。

  谢老夫人身上带着酒意,但并没有像以往那样昏昏睡去,而是睁着醉眼笑。

  “你祖母老了,哪里踢得动。”在另一边坐着的谢老太爷哈哈笑道。

  谢老夫人横了他一眼。

  “我虽然比你大一岁,我也敢保证你不能动的时候,我还能动。”她哼声说道,一撑扶手,“嘉嘉扶我起来。”

  原本摇着她胳膊的谢柔嘉却没有动,神情有些呆呆。

  祖母其实说的不对,在梦里祖父还能动的时候,祖母就先去了。

  “老夫人我来扶您。”江铃说道扶住了谢老夫人的另一只胳膊。

  这也让谢柔嘉回过神,她忙也扶住,谢老夫人已经笑着站起来。

  “来,祖母给你踢毽子,想当年,祖母踢毽子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她说道。

  “我知道我知道,我听人讲过,老夫人能让毽子一日绕身不坠。”江铃点头说道。

  谢老夫人看着她哈哈笑。

  “你这丫头伶俐,看赏。”她说道。

  旁边立刻有丫头笑吟吟的给江铃递来一袋子钱。

  江铃也不客气接过施礼大声道谢。

  “听说二小姐要来老夫人这里玩,怪不得大家都争着抢着要来呢。”她笑嘻嘻说道,“老夫人又可亲又阔绰。”

  谢老夫人更是大笑,木香虽然嗔怪她说的粗鄙,但也跟着忍不住笑了,心里又有些感叹,没想到一向阴阳怪气古古怪怪的老夫人竟然也这么爱笑。

  站在门外的谢文兴也笑了,看着那个歪着头在灯下嘻嘻笑的女孩子,神情更加柔和,笑意散开在眼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