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诛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相信

诛砂 希行 2961 2015.03.25 07:02

    屋子里的灯又添了几盏,布菜的丫头们退了下去。

  “所以淑儿背不过是因为嘉嘉?”

  谢文兴一面挽着袖子,一面走出来看着已经坐在餐桌边的妻女问道。

  谢大夫人要说话,谢柔嘉抢着先开口了。

  “不是。”她说道,放下手里的碗筷,“父亲,是她自己背不下来的。”

  “可是她背的下来!”谢大夫人一拍桌子喝道。

  “有些人就是这样,一紧张就会忘,淑儿她可能在先生面前太紧张了。”谢文兴忙说道,在谢柔嘉身边坐下。

  谢柔嘉连连点头。

  “是,是。”她说道。

  “是什么是!”谢大夫人竖眉说道,“你没跟她说话吗?”

  “母亲。”谢柔嘉委屈的说道,“我都说了,我跟她是说话了,可是我是跟她说前两句。”

  “你说你说的这个,柔淑说的可不是。”谢大夫人说道。

  “母亲,你信她干吗不信我?”谢柔嘉委屈说道。

  “信你?”谢大夫人哼了声,“我问为什么回来晚了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敢说?还找话岔开?”

  竟然因为这个被母亲怀疑了!明明她是好心。

  “我是担心谢柔淑丢人,背不过书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谢柔嘉急急的说道。

  谢大夫人哼了声。

  “背不过书有什么丢人的,被人欺负了才丢人吧?”她说道。

  母亲怎么不信她呢?

  谢柔嘉急的要站起来,谢文兴按住她。

  “好了好了。”他笑道,“先吃饭,先吃饭。”

  “是啊,没事了。”谢柔惠也说道,看看母亲又看看谢柔嘉,“我已经跟四妹妹说开了。”

  听到谢柔惠说这个,谢柔嘉更是着急。

  适才宋氏说了,原来谢柔惠根本就不是去谢瑶那里拿书,而是掉头回去给谢柔淑道歉了。

  “姐姐,你干吗跟她道歉?明明就是她自己的事。”她说道。

  谢柔惠神情有些不安。

  “没有没有,我没说你错,我安慰下四妹妹,我真没有说你……”她说道。

  “你就不该去。”谢大夫人打断她说道。

  谢柔惠神情一僵,垂下头。

  不管怎么说,这到底是自己引起的事,姐姐不该被母亲责备。

  “母亲不管姐姐的事。”谢柔嘉忙开口喊道。

  谢大夫人已经接着说话了。

  “你就该让她自己去!”她说道。

  谢柔嘉讪讪。

  “不管谁去,事情已经这样了。”谢文兴拍了拍桌子,“吃饭!”

  谢大夫人看他一眼。

  “夫人,请食。”谢文兴又笑着施礼。

  谢大夫人被他逗笑了,看着丈夫的眼神,再看看一个垂头不安一个满脸委屈的女儿,这满桌的佳肴也变的没了味道。

  “吃饭吧。”她说道,重新拿起筷子。

  席间恢复了以往的安静,但却并没有以往那般的气氛愉悦。

  吃过饭谢大夫人带着谢柔惠进了书房,屋子里剩下谢文兴和谢柔嘉。

  谢柔嘉恹恹的转着江铃递过来的茶。

  看起来,母亲和姐姐都认定是她捣乱谢柔淑才背不过书的,这个谢柔淑怎么这样?

  早知道就不该好心的提醒她几句开头,倒成了把柄。

  怎么跟姐姐和母亲说她们才会信呢?

  “嘉嘉,你不会真的还生气柔淑上次的事吧?”

  正乱乱想着,耳边传来谢文兴的笑问。

  “当然没有。”谢柔嘉说道,将手里的茶放下,抬头看着谢文兴,“父亲,您也不信我吗?”

  “没有,我信你。”谢文兴笑道。

  灯光下父亲的神情坦然,没有半点的敷衍。

  谢柔嘉乱乱糟糟的心突然就安顺了下来,要说什么似乎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最终她嗯了声重重的点点头。

  “有理不在声高,有什么话,慢慢说,遇到什么事,也别急。”谢文兴说道,“你看你跟你婶母争执,再有理也是先失了理,这印象让人先入为主,你母亲可不就生气了。”

  谢柔嘉点点头。

  “父亲,我记住了。”她说道。

  谢文兴笑着点点头。

  “你真的都背下来了?”他又问道。

  “真的真的,父亲不信,我再给您背一遍。”谢柔嘉说道,一面从椅子上站起来,大声开始背书。

  谢文兴含笑端坐,捧茶的丫头停下脚步,两边的打扇的丫头们动作更加轻柔,江铃站在木香身边,听得眼睛亮亮。

  谢大夫人和谢柔惠走出书房刚迈进院门就听到屋内传来谢柔嘉的笑声。

  “真亏她还能笑得出。”谢大夫人摇头说道。

  “母亲,妹妹没事了。”谢柔惠笑道,“您不用担心了。”

  谢大夫人吐口气。

  “她还用我担心?看她过的多好。”她说道。

  谢柔惠嘻嘻笑伸手拉着母亲的衣袖。

  谢大夫人转头看着她。

  “我是担心你。”她说道,“你这样总是护着她可不行,她犯了错,就该她认错,你替她怎么行,只会惯的她越来越不懂事。”

  谢柔惠再次笑了,握紧了母亲的手。

  “我只是想让妹妹高兴些。”她说道,又点点头,“我记下了母亲。”

  谢大夫人露出笑容,伸手抚了抚她的肩头。

  “还好你懂事。”她说道。

  “妹妹也懂事的。”谢柔惠说道。

  谢大夫人笑意更浓,没有再说话,抬脚面上台阶。

  丫头们掀起门帘,屋内正在下棋的父女二人看过来。

  “回来了。”谢文兴说道。

  谢柔嘉站起来,喊了声母亲。

  谢大夫人没理会她,进来坐下,接过丫头捧来的茶。

  “父亲母亲,时候不早了,你们歇息吧。”谢柔惠说道,冲谢柔嘉招招手。

  谢柔嘉哦了声,走过来将手放到她手里,跟着施礼。

  谢大夫人嗯了声,谢文兴笑着点点头,看着姐妹二人手牵手被一群丫头拥簇着走出去。

  “我问过了,没什么大事。”谢文兴笑道,“小女孩子们争闲气呢,淑儿呢你也知道,往日就跟嘉嘉好争个高下,一看嘉嘉背的那么好,就想做的更好,一紧张慌了神反而背不上来了。”

  “说的你跟亲眼看到似的。”谢大夫人说道,“嘉嘉说的吧?”

  谢文兴笑着点头。

  “你女儿说的是真的,人家女儿说的就是假的?”谢大夫人说道,“你可真是越来越像我母亲了。”

  谢文兴哈哈笑了。

  “我知道,嘉嘉在学堂惹事不少,以前呢,她做了错事会哭会生气,但是从来没有争辩过。”他接着说道,“但这次,她可是一直都在否认。”

  “是啊,还学会狡辩了。”谢大夫人哼声说道。

  “狡辩?”谢文兴笑眯眯说道,“谢大丹主您的女儿,还需要狡辩吗?”

  就算是真打了人骂了人欺负人了,又如何?

  谢大夫人愣了下。

  “上次柔淑惹了嘉嘉生气,所以这次嘉嘉给她捣乱没背过书,这件事又算什么大事?嘉嘉就是做了又如何?”谢文兴接着说道。

  是啊,又如何?谢家长房的女儿吃了亏出口气又如何?

  “可是她不承认,她说什么也不承认,我想,谢大夫人的女儿,还不至于敢做不敢当吧?”

  谢大夫人握着茶杯没说话。

  “母亲,我没有!”

  “母亲,你信她干吗不信我?”

  也许,真是错怪嘉嘉了?

  听着室内谢大夫人沉默无声,站在窗檐下的谢柔嘉露出了笑。

  父亲母亲还是信她的。

  谢柔嘉慢慢的向后退,却见身旁的姐姐还站着没动。

  “姐姐。”她凑近谢柔惠的耳边,低声唤道。

  谢柔惠似乎受了惊吓,猛地一抖向后退去,脚下的石头发出咯吱声响。

  谢柔嘉忙拉住她,看着窗棂内透出的光下谢柔惠有些僵硬的面容。

  “姐姐?”她忍不住喊道。

  谢柔惠忙摇头,笑着拉住她的手。

  “没事,没事。”她低声说道。

  “你们两个!”

  屋内传出谢大夫人的喝声,窗户被推开了。

  谢柔惠忙拉住谢柔嘉。

  “快走快走。”她说道。

  谢柔嘉咯咯笑了,握紧姐姐的手跑开了。

  “怎么样,我就说别担心嘛,母亲不会生气的。”谢柔惠说道。

  因为跑着,她的声音有些颤颤。

  谢柔嘉咧嘴笑着点点头,停下脚抱住谢柔惠的胳膊。

  “谢谢姐姐。”她说道,“要不是你提议偷听,我今晚肯定睡不好了。”

  谢柔惠笑了,看着她一刻又收了笑。

  “嘉嘉,你怪我吗?”她说道,“我错怪了你,还去给四妹妹道歉。”

  谢柔嘉摇摇头。

  “没有。”她笑着说道,“我知道姐姐你是为了我好嘛,不想我和四妹妹在学堂闹个没完。”

  谢柔惠含笑看着她没说话。

  “姐姐,你放心。”谢柔嘉摇着她的手说道,“我不会跟她闹的。”

  谢柔惠点点头,伸手抚了抚谢柔嘉的脸。

  “好,嘉嘉真是我的好妹妹。”她含笑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