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诛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安排

诛砂 希行 3156 2015.03.31 14:02

    午后的院子里传来几声孔雀叫,谢柔淑只觉得眼前的纸让她头晕,忍不住将笔重重的放下,这声响惊动了屋子里的其他人。

  “你干什么?”谢柔清瞪她一眼说道。

  低着头正看厨房送来的晚宴单子的谢柔惠和谢瑶也看过来。

  “不想帮忙就别写了。”谢瑶说道,“又没人逼着你。”

  虽然她们还没到学习当家理事的年纪,但当涉及到女孩子们自己办的聚会时,家里人也多多少少的让她们自己来安排。

  谢柔淑的确不想干,但她也知道如果自己真不干才是犯傻呢,家里多少姐妹眼巴巴的等着过来帮忙呢。

  “不是啊。”谢柔淑眼转了转,伸手一指外边,“孔雀叫的吵死了。”

  似乎为了印证她的话,院子里孔雀再次叫了几声。

  “你们听你们听。”谢柔淑忙喊道。

  “少找借口。”谢柔清粗声粗气说道。

  谢柔惠笑了。

  “四妹妹还小,家里的兄弟姐妹好多都没认全呢,让她排座次是难了些。”她说道一面伸手,“让我来吧,我虽然不能写字,让丫头们写就是了。”

  谢柔淑高兴的拍手。

  “惠惠最好了。”她喊道,一面站起来,“我来给你们端茶倒水。”

  屋子里的丫头们便都笑了。

  “那我们倒成了摆设了。”她们笑道。

  谢瑶停下笑。

  “不过说起来,这孔雀还是先送出去的好。”她说道,“你现在在养伤,要休息好,在这里是吵了些。”

  “不用。”谢柔惠笑着摇头。

  “这次听我的。”谢瑶按住她的胳膊,带着几分不容置疑,看向丫头们,“我想先把孔雀送园子里养着,等惠惠好了再接回来,要去跟大夫人说一声吗?”

  一个丫头笑了施礼。

  “是我们疏忽了。”她说道,“这种事不用请示大夫人,我们就能做主,我这就去安排。”

  院子里很快一阵杂乱旋即就恢复了安静,趴在窗边的谢柔淑深吸一口气。

  “清爽多了。”她说道,“早就该这样,以前你大度,丫头们纵容,把嘉嘉惯成这样。”

  “行了,就你最聪明,快过来倒茶。”谢柔清说道。

  谢柔淑嬉笑着应声是,丫头们也笑着说不敢,屋子里笑语嫣嫣气氛融融,而院子里有两个丫头却正一脸为难。

  “这些都是二小姐做的?”一个丫头问道,看着另一个丫头手里拎着的四个花灯。

  “是啊,不知道该不该还挂上去。”那丫头低声说道。

  这是两盏荷花灯两盏如意灯,分别是送给老夫人老太爷大夫人大老爷,还有大小姐,只是那一盏在上午被用来打向大小姐时摔烂了。

  两个丫头最终犹豫不决请示到谢柔惠这里,看着她们拎进来的花灯,屋子里的人都有些惊讶。

  这四盏灯做的精巧,比外边买来的也不差,这么短的时间那丫头真的做出来了?还做的这样好。

  “买来的吧。”谢柔淑哼声嘀咕道。

  “还是不要送去了。”谢瑶说道。

  “可是这是嘉嘉的心意。”谢柔惠说道。

  “既然是心意,那什么时候送都可以。”谢瑶笑道,“现在老夫人大夫人都在气头上,反而送过去不好,待过了这几日吧。”

  谢柔惠点点头。

  “先收起来吧。”她对丫头们说道。

  华灯初上的时候,谢家的花园里挂满了花灯,水中有画舫,岸边有戏台,恍若神仙地,谢氏一族以及邻近的亲族的少年少女,还有被抱在怀里的小娃娃们穿梭其中,笑语喧天。

  在这其中除了代替谢柔惠做主人招待的谢家三个小姐外,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邵铭清。

  邵铭清坐在画舫上,身边围绕着几个同年纪的少年,所过之处无数人投来视线,明明暗暗中指指点点。

  邵铭清既没有惶恐也没有不安,带着笑跟身边的人赏灯。

  “邵家表哥可会作诗?”有人问道。

  此时船上已经铺展笔墨供大家吟诗作对作画。

  邵铭清正从丫头手里接过一盏酒,听到问话,他端着酒杯转过头。

  “哦我不会作诗。”他微微一笑说道。

  说出这句话时,画舫正经过湖中的琉璃灯塔,因为来的都是少年男女,为了避免有人喝多了轻狂,灯会上供的酒都是果子酒,用的是透亮的水晶杯,这一瞬间琉璃灯下映照着邵铭清手里鲜艳的酒水投射在他的脸上,四周的人只觉得炫目。

  “…什么都不会也就足够了。”有人忍不住喃喃说道。

  另一艘画舫上谢柔淑也看呆了,虽然还没到情窦初开的年纪,但对美的喜爱却是不分年龄的。

  “快叫表哥过来,叫表哥过来。”她忙催着谢柔清喊道。

  谢柔清瞪她一眼,但还是依言冲那边招手,画舫靠了过来。

  邵铭清接住船娘递来的浆一步跳过来,画舫晃晃悠悠引得小姑娘们娇声喊叫,不过看向邵铭清的视线却没有半点责备。

  “你在哪里吃的席?怎么戏台那边没看到你。”谢柔清问道。

  “我和他们在桥边吃的。”邵铭清笑道,跟谢瑶谢柔清一一见礼。

  “表哥表哥,我家的花灯好看吧?”谢柔淑忙忙的问道。

  邵铭清点点头。

  “名不虚传。”他说道。

  “那要多谢我,要不是我你也…”谢柔淑带着几分得意说道,话没说完就被谢柔清推开了。

  “关你什么事。”谢柔清粗声粗气说道。

  “是我想到的办法。”谢柔淑不服气的说道。

  邵铭清哈哈笑了,对着她们施礼。

  “多谢妹妹们惦记。”他说道。

  谢柔淑高兴的受了礼,不过她没忘叮嘱一句。

  “最要谢的是大小姐。”

  “只是可惜,大小姐一心筹办的灯会,自己却看不了。”谢瑶说道。

  “真可怜。”谢柔淑点点头。

  邵铭清也点点头。

  “是啊,真可怜。”他说道,抬眼看向四周这一派灯火璀璨花团锦簇。

  夜晚的祠堂更安静阴森,廊下挂着的灯也昏昏不明,但这种安静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又被蹬蹬的脚步声打破了。

  “二小姐二小姐,从西边能看到花园的灯会呢。”江铃对着门缝高兴的说道。

  “好看吗好看吗?”谢柔嘉忙问道。

  “好看!”江铃挥着手说道,也不管谢柔嘉看不到她的比划,“简直跟滚了一盘子珍珠似的,漂亮的不得了。”

  “不知道我的灯挂在哪里了。”谢柔嘉带着几分憧憬说道,又想到什么忙问,“我写的灯谜你送过去了没?”

  江铃点头说递出去了。

  “不知道有没有人猜的出。”谢柔嘉笑嘻嘻说道。

  “我偷偷混进去看看?”江铃说道。

  谢柔嘉忙喊住她。

  “这个不急,过后再问就是了。”她说道,想了想,“不如你偷偷去看看木叶木香姐姐她们吧,原本都能去看灯会的,结果挨了打受了罚,你去给她们讲讲灯会的样子,让她们也高兴高兴。”

  江铃有些不情愿。

  “我还想给小姐你讲呢,小姐你也看不到,还惦记她们。”她说道。

  “姐姐也看不到啊。”谢柔嘉说道,想到姐姐因为伤关在屋子里,不由叹口气,“我也没心思看。”

  说罢又催着江铃快去看看木叶她们,江铃这才应声去了。

  蹬蹬的脚步声散去,祠堂恢复了安静,谢柔嘉慢慢的走回正堂中,看着长明灯下那密密麻麻的牌位跪了下来。

  江铃说母亲让邵铭清留下来了。

  邵铭清还是开始踏入他们家了,跟梦里的事越来越贴近了,那明年姐姐……

  谢柔嘉打个寒战,看着牌位。

  不,不,绝不能。

  她俯身跪拜,将头贴在冰凉的地面上,一下一下的磕碰着。

  先祖保佑,先祖们保佑姐姐,保佑姐姐。

  谢家的花灯撤下,彭水城里的花灯也撤下来,中秋就这样的过去了,谢家的孩子们的假期也结束了。

  看着谢柔惠走过来,廊下的丫头们纷纷施礼。

  “大小姐来了。”她们对内忙忙的说道。

  谢柔惠迈进室内,看到谢大夫人已经在饭桌前坐下。

  “没哭也没闹?”她正说道。

  谢大老爷挽着袖子点点头。

  “这三日都在祠堂,跪半日,写半日字。”他说道,“江铃在祠堂,虽然也偶尔说话,问的都是惠惠的伤如何,丫头们的伤如何,除此外,没有说过其他的。”

  谢大夫人拿起筷子拨了拨眼前的菜。

  “母亲,我就说,嘉嘉知道错了。”谢柔惠忙说道,“快让嘉嘉出来吧,她也吓坏了。”

  谢大夫人沉吟一刻。

  “让她搬出去如何?”她说道。

  谢大老爷和谢柔惠吓了一跳。

  “阿媛!那你让嘉嘉还如何在家里立足!”谢大老爷皱眉说道。

  打伤了姐姐被关祠堂是应该的,但如果被赶出家门,那意义可就不同了。

  “母亲,不要啊。”谢柔惠立刻跪下来流泪哀求道。

  “我是说让她不跟惠惠住一起了。”谢大夫人说道,看着这父女二人有些失笑,“你们想什么呢,我怎么会把她赶出去。”

  谢大老爷和谢柔惠松口气。

  “可是,嘉嘉从小就跟我在一起,自己住习惯吗?”谢柔惠又带着几分担心说道,“不如过一段再分开吧。”

  谢大夫人摇摇头。

  “有些事她必须习惯了,不能再等了。”她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