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诛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骄纵

诛砂 希行 4422 2015.03.16 07:04

    帘子响动,妇人们从屋内走出来,身后跟着三个小姑娘。

  谢大夫人的面色发红,难掩几分尴尬,不待她说话,二夫人邵氏握住她的手。

  “阿媛,别着急,听母亲的,听孩子的。”她说道。

  “那也要看她们的话能不能听。”谢大夫人气道。

  “我知道你是为了嘉嘉好,母亲难道不是吗?”邵氏笑道,“嘉嘉,毕竟才好了。”

  谢大夫人的神情微微一顿。

  女儿是梦魇,而且貌似梦里邵铭清吓到了她了,所以才会对邵铭清做出那样过激的行为,原本以为好了,没想到今日因为提到了邵铭清,就又闹起来了。

  看来梦魇还是留下了很大的阴影。

  “我得亲自去看看铭清。”她叹口气带着几分惭愧说道。

  邵氏笑了。

  “你快得了吧。”她笑道,“都说了嘉嘉是病了,又是个孩子,难道我娘家的人在大嫂你眼里都这么小气啊?”

  “你快进去吧,我们回去了。”宋氏也笑道,伸手拉住谢柔淑。

  那边谢柔清跟着邵氏迈下台阶。

  和谢柔惠拉着手的谢瑶便也施礼告退。

  “瑶瑶,你在这里吃了饭吧。”谢大夫人拉着她的手说道。

  谢瑶笑着道谢。

  “谢过大伯母,只是今晚哥哥们都回来了,母亲让一起吃饭。”她说道,一面再次施礼。

  谢大夫人抚了抚她的肩头。

  “好孩子,连累你了。”她说道,又喊着仆妇亲自送过去,“拿一坛京中送来的杏楼春送去让孩子们吃。”

  谢家的朱砂是贡品,所谓京中送来的酒自然是皇家御赐之物,在谢氏一族也不是谁都能吃到的。

  谢瑶也没有推辞含笑道谢带着丫头离开了。

  院子里安静下来,谢大夫人叹了口气。

  “母亲。”谢柔惠伸手拉着她的衣袖,又担忧又忐忑的喊了声。

  谢大夫人拍拍她的手,抬脚进了屋子。

  屋子里灯火明亮,谢柔嘉紧紧挨着谢老夫人坐着。

  “祖母要跟所有人都说到。”她抱着谢老夫人的胳膊说道。

  谢老夫人哈哈笑。

  “好,你放心,不用跟所有人说到,就跟看门的说,不,跟咱们彭水城门的人说了,只要邵家那小子来了,就不许进就够了。”她笑道。

  “他们听吗?”谢柔嘉带着几分担心问道,“万一有疏漏呢?毕竟二叔三叔还有二叔祖父他们都在家呢。”

  谢老夫人觉得自己权威受到了质疑,嗯了声。

  “你还不信祖母?”她说道,惺忪的醉眼一转,“我明日就让人把邵家那小子叫来,等他进城门的时候,你看看守卫放不放他进。”

  到时候守卫们将他打走,这样不仅谢家的人知道了,全城的人也都知道了。”

  如果这样的话,邵铭清这辈子都不会再踏入彭水了。

  谢柔嘉眼睛亮起来。

  “好好好。”她说道。

  “谢柔嘉!”

  谢大夫人气的眼冒火。

  谢柔嘉吓的缩起头。

  “你还好好好?”谢大夫人喝道,站到她面前,“人家和你什么仇什么怨?你打伤人家还不算,还要毁了人家的名誉!”

  “你喊什么喊,什么大不了的事,不就一个小子嘛,打了就打了,骂了就骂,要什么理由啊。”谢老夫人哼声说道,将谢柔嘉揽住,“看把孩子吓的。”

  “母亲!能这样惯她吗?”谢大夫人气道,伸手抓住谢柔嘉就往外拎。

  “哎呀你干什么干什么。”谢老夫人喊道,拉着不放。

  谢柔嘉被二人拉扯着啊啊的喊起来。

  谢柔惠也忙上前。

  “母亲,祖母快松手。”她喊道,“伤到妹妹了。”

  谢老夫人和谢大夫人闻言立刻都松了手,谢柔嘉跌坐在地上。

  “嘉嘉。”

  三人又都担心的喊道围过去。

  母亲很生气,打的她也很重,现在屁股和背上还痛呢,但是当母亲听到拉扯伤到她的时候,还是第一时间就松开了手。

  在梦里姐姐死了后,母亲也很生气,但却没有打她也没有骂她,只是冷冷的看着她,那眼中的厌恶简直比打她还痛。

  母亲打她骂她归根结底是爱她担心她,如果连打也不打骂也不骂,那才是与她再无半点情分了。

  谢柔嘉哭了起来。

  “不怕不怕。”谢老夫人忙将她揽住,一面哄着。

  “你还哭,你还知道哭!”谢大夫人喝道,眼里却掩饰不住担心。

  一旁的仆妇看出来了。

  “快去叫大夫。”她喊道。

  谢大夫人没有说话,几个丫头便应声是忙向外而去。

  “不用,不用叫大夫,我没事。”谢柔嘉忙哭道,一面抬袖子擦泪。

  谢老夫人哼了声。

  “走,走,跟祖母走。”她说道,拉起谢柔嘉不由分说向外走去。

  “母亲!”谢大夫人喊道,“你不能这样骄纵她!”

  谢柔惠抱住了她的胳膊。

  “母亲,母亲,现在别说这个了,现在别说了,等妹妹好一点了再好好说。”她哀求道。“别再吓的妹妹犯了病。”

  犯了病三个字让谢大夫人停下脚,看着被谢老夫人拉着向外走去的谢柔嘉。

  门帘子打起来,有人从外边急急的进来。

  “怎么了?嘉嘉怎么了?”谢文兴问道。

  “被你媳妇打傻了。”谢老夫人哼声说道。

  谢文兴被说的发懵。

  “母亲。”他施礼。

  谢老夫人看都没看他一眼,拉着谢柔嘉从他身边过去了。

  “嘉嘉要去哪里?”谢文兴忙问道。

  “别管她,爱去哪里就去那里。”谢大夫人喝道,“去了就别再回来。”

  谢文兴皱眉,门帘响动,谢老夫人拉着谢柔嘉走出去了。

  父亲并没有追上来。

  谢柔嘉回头看了眼,门前灯笼明亮,廊下丫头垂手侍立。

  祖母的院子就在不远处,走不了几步就到了。

  祖父正躺在院子里的凉椅上看星星,旁边坐着两个小丫头弹琴唱小曲。

  “这是大的还是小的?”他问道,带着几分惊讶看着谢柔嘉,“真是稀罕,怎么这么晚跟你过来了?”

  祖母没搭理他,只让丫头们摆饭。

  “嘉嘉,想吃什么?”她笑呵呵问道。

  谢柔嘉抬袖子擦了擦眼泪,怏怏的没说话。

  祖母找来几个丫头给她洗脸,做完这些饭菜已经摆好了。

  “别怕,哭什么哭,咱们家的孩子可不会哭,只能让别人哭。”她一面说道,亲手给谢柔嘉盛饭,“多大点事,你母亲大惊小怪,看把我们嘉嘉吓的。”

  “阿媛可不是大惊小怪的人。”祖父说道,在桌子另一边坐下,他已经从丫头那里知道怎么回事了,忙插话,“她小时候比这更吓人的事都做过呢,只不过长大了,被某些人啊拘住了。”

  这某些人自然是谢文兴。

  祖父还真是很不喜欢父亲呢,像个小孩子似的,逮到机会就要嘀咕父亲。

  谢柔嘉忍不住笑了。

  “哎呦好了,笑了,笑了。”祖父笑道,伸手捡了一块鸭头递过来,“来,来,我们嘉嘉最喜欢吃的鸭头。”

  可是也正是这样,当祖母死了后,祖父一个人孤零零的,还搬出了谢家大宅住到了郁山上,郁郁寡欢的没多久就死了。

  谢柔嘉对祖母祖父几乎没什么印象,可是现在看来祖母娇宠她,祖父还知道她最喜欢吃鸭头。

  那梦里到底是失去了多少本该拥有的?

  她的眼泪忍不住掉下来。

  祖母啧了一声,瞪祖父,祖父有些讪讪的将鸭头捡回去。

  “嘉嘉不喜欢吃啊,不喜欢就不吃。”他说道。

  “你不吃了吗?又坐下来干吗?”祖母没好气说道。

  祖父摸了摸鼻头。

  “没吃饱没吃饱,再吃点。”他说道。

  谢柔嘉又忍不住噗嗤笑了。

  祖父看着立刻也跟着笑了。

  “看,笑一笑,我们嘉嘉最好看。”他说道,“哭鼻子就丑了。”

  谢柔嘉吸了吸鼻子,看着祖父点点头。

  “祖父,我想吃鸭头。”她说道。

  祖父笑了忙伸手给她捡起一块。

  谢柔嘉拿起筷子,扒拉扒拉的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多乖的孩子。”祖母说道,拿起一旁的酒壶斟酒。

  谢柔嘉站起来,拿起桌上的一双筷子夹起菜举着送到祖母面前。

  “祖母,祖母,你也吃。”她说道。

  谢老夫人笑了,将刚端起来的酒杯放下,张口吃了。

  “恩恩,我们嘉嘉真懂事。”她说道。

  谢柔嘉便示意丫头们。

  “给祖母盛饭。”她说道。

  “我不吃,嘉嘉吃吧。”祖母笑道,一面再次拿起酒杯。

  谢柔嘉放下筷子跑过去拿起酒壶。

  “不。”她说道,“祖母也要吃。”

  祖父呵呵笑了。

  “你就吃吧吃吧,让孩子高兴嘛。”他说道。

  祖母哈哈笑了,将酒杯一饮而尽,放到一边,说了声好,一旁的丫头们忙高兴的盛饭。

  “再加个葱泼兔,老夫人最喜欢的。”祖父也高兴的说道。

  “加什么加,加好了饭都凉了。”祖母瞪他一眼说道,拿起筷子,看着谢柔嘉一笑,“不能让咱们嘉嘉等着,快,吃饭。”

  谢柔嘉笑着点点头,抱着酒壶坐回位子。

  祖父哈哈笑起来。

  “吃饭吃饭。”他也说道,拿起筷子。

  相比这边祖孙其乐融融,谢大夫人的这里就气氛沉闷,屋子里布菜摆饭的丫头们一点声响也不敢发出。

  谢大夫人放下手里的碗筷。

  碗里的菜饭动也没动。

  “吃饭啊。”谢文兴说道。

  “吃不下。”谢大夫人没好气说道,干脆站起身走向内室。

  谢柔惠忙放下筷子,带着几分不安站起来。

  谢文兴安抚她一眼。

  “惠惠,你吃吧。”他说道,也站起来走到内室,看着在窗前坐下的谢大夫人,“你跟孩子置什么气。”

  “她都多大了,还孩子呢?还说她懂事了,这叫懂事吗?这分明是越来越不像话。”谢大夫人气道。

  “嘉嘉不是那种不懂事的。”谢文兴说道,“她只是害怕。”

  谢大夫人转过头看他,皱眉,又笑了。

  “果然都是丈八高的灯台照人不照己。”她说道,“你以前说我母亲那样骄纵我不好,如今你这样子,跟我母亲又有什么区别。”

  谢文兴笑了。

  “哪有。”他说道,“嘉嘉不是因为梦魇,俗话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虽然说不做噩梦了,但到底是留下恐惧了,所以才那么害怕邵铭清。”

  谢大夫人叹口气。

  “我是没想到这孩子会怕成这样。”她说道,但她话音一转眉头竖起来,“而我生气也是因为没想到她会这样闹,她可以害怕,害怕不能好好说吗?你看她做了什么?推姐姐们,自己撒脾气跑到花园里,还站在假山上吓唬人。”

  谢文兴沉默一下。

  “也许嘉嘉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他说道。

  “正因为她不知道怎么说,所以我才要教她怎么说。”谢大夫人说道,“总不能像母亲那样顺着她骄纵着她,她不喜欢,就可以打邵铭清,就可以败坏人家的名誉?”

  谢文兴眉头也皱了起来。

  谢大夫人又沉沉的叹口气。

  “母亲性子如此,我看嘉嘉也不远了。”

  “她以前也没少做过这样的事,只不过没这么明显罢了,就好似病了那段,哭着闹着乳娘丫头怎么劝都劝不住,非要我过去才作罢。”

  “不止在我们跟前,她在外边也也越发的专横,淑姐儿她们说了,嘉嘉在学堂怎么高兴怎么来,不高兴了就甩脸走,高兴了也自我行事,总是让惠惠陪着收拾烂摊子。”

  “她一次两次哭闹都能如愿,是尝到甜头了,你看这一次就又变本加厉了,为了达到目的一哭二闹三上吊,三岁看老啊,你还能仅仅一句她还是个孩子就揭过去视而不见吗?”

  “阿昌哥,嘉嘉她,跟别的二小姐不一样,有些事,是不能纵容的。”

  室内沉默下来。

  坐在外间的谢柔惠低着头一粒一粒米的夹着吃,似乎唯恐做出声响惊扰了父母说话。

  “我知道了,你别担心,今日都在气头上,缓一缓等明日我来跟她好好说吧。”

  室内传来父亲的声音,一句话后又再次沉默,谢大夫人并没有像以前那样很快的接起丈夫的话。

  谢柔嘉咬着筷子。

  “不用跟她好好说,就跟她说,别回来了。”

  谢大夫人的声音传来,与此同时珠帘被甩的刷拉响。

  谢柔惠忙放下筷子站起来,看着走出来的母亲。

  “吃完了吗?”谢大夫人看着她浮现一丝笑,问道。

  谢柔惠点点头。

  “那好,咱们该学祭词了。”谢大夫人说道,“走吧。”

  谢柔惠迟疑一下。

  “母亲先吃饭吧。”她说道。

  谢大夫人伸手抚她的肩头。

  “不想吃。”她说道,“走吧。”

  谢柔惠嘻嘻笑了,伸手拉住母亲的手。

  “母亲也不乖哦,不想吃就不吃。”她说道,“和妹妹一样。”

  谢大夫人一愣,旋即噗哧笑了,伸手点了女儿的头一下。

  “不用你给妹妹说情。”她说道,“这次谁说情也没用。”

  因为笑眉头舒展开,眼神也柔和下来,她伸手拉住谢柔惠的手。

  “还好你是个乖的。”她说道,似是跟谢柔惠说,又似是自言自语感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