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诛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家人

诛砂 希行 3390 2015.03.08 07:02

    夔州路黔州彭水县,位于县城北几乎占据了半个城错综连绵的谢家大宅变的热闹起来。

  站在其内最高的亭台楼阁上,可以清楚的看到雕梁画栋九曲回廊错落有致如同棋盘的宅院里,有很多人从四面八方向位于正中涌去,就好似一道道水流,让整个宅院都鲜活起来。

  不过这一幕谢柔嘉看不到,她躲在床上,裹着被子将头盖住,瑟瑟发抖。

  “二小姐,二小姐,你别怕啊,你好好说。”

  江铃的声音在帐子外大声的响起。

  好好说?好好说她们不听,她们不信,她们都忘了,都忘了自己是怎么死的了,连父亲也都忘了。

  她说了,但她们都看她像发疯,还请了好几个大夫来围着她看,喂她吃药。

  屋子里还涌进来很多人。

  “出什么事了?二姐儿怎么就疯了?”

  有个高大威严头发斑白的老头声音响亮的说道。

  这是祖父,祖父也是死了的,在祖母死了一年后。

  “大伯,不是的,嘉嘉不是疯了,是中邪了。”

  那个穿着嫣红裙子三十左右的妇人一脸担忧的说道。

  这个是二婶婶,二叔祖父家的长媳。

  不对啊,她难道也死了?

  谢柔嘉目光呆呆。

  江铃说五叔叔死了,三叔叔和四叔叔押进大牢的待决,周成贞说母亲死了,父亲也要秋后待斩,谁都并没有提到二叔,而且江铃还说是二叔把三叔四叔送进了大牢,那二叔一家不是没事?怎么二婶也来这里?

  “真是胡说,咱们家怎么会有人中邪?什么邪敢来咱们家?”坐在椅子上的一个跟母亲长得很像的老妇人就拉下脸不高兴了。

  她一不高兴,满屋子的人都不敢再大声说话了。

  谢柔嘉的视线又转向这个老妇人。

  “嘉嘉,别怕,跟祖母说,谁吓唬你了?祖母打断他的腿扔去喂蛇。”老妇人看着她,露出笑容说道。

  老妇人年纪五十左右,圆脸细眉,跟母亲一样是个娃娃脸,年轻时候看着喜庆,年老的时候就看着慈祥。

  可是这慈祥的老人说出的话可真一点也不慈祥。

  但这一点也不让人奇怪,屋子里的人也没有露出奇怪的神情,反而都是理所当然。

  对于一个曾经的丹主,如今在谢家还是说一不二的人来说,打断一个人的腿,将一个人投进蛇窟也不是什么稀罕事,而且在她年轻的时候还不止一次的这样做过。

  谢柔嘉看着靠近的老妇人,清晰的闻到酒味。

  是的,祖母不仅性子骄横,而且还酗酒,就在姐姐出事的后的冬天,一次醉酒后再也没醒过来。

  “肯定是这些丫头们照顾不到。”祖母坐直身子,哼了声,又看着谢柔嘉笑眯眯说道,“这些没用的东西,祖母把她们都拉出去打死给嘉嘉出气好不好?”

  打死?

  祖母说话可不是玩笑。

  姐姐死了之后,这些丫头被扔到后山活活烧死,也一多半是祖母下的命令。

  她们已经被烧死过一次了,还要再被打死一次?

  “不!”谢柔嘉尖声喊道,转身跑回去拉下帐子,躲在了床上。

  “母亲,您别添乱了。”

  屋子里只有一个人敢这样说谢老妇人。

  “嘉嘉就是梦魇了。”

  谢老夫人撇撇嘴。

  “做个梦也能吓到,咱们谢家的女孩子哪有胆子这么小的。”她说道,“都是你养孩子的法子不对,生生把孩子们拘坏了。”

  “这法子可不是媛媛想来的。”一旁的祖父听到了忙插话说道。

  谢柔嘉的母亲闺名媛,法子不是她想的,那就只能是谢媛的丈夫想的。

  听到这话,屋子里的人都神色古怪,或者低头或者看向外边。

  祖父不喜欢父亲。

  躲在被子里的谢柔嘉想到。

  这在家里不是什么秘密,祖父记在族谱上的名字是谢华英,他真实的名字,或者说招赘入谢家之前的名字,叫做王松阳,和谢柔嘉曾祖父是亲戚。

  谢柔嘉的曾祖父族谱上名字叫做谢存章,入赘前的名字叫做赵明义,是开阳最大的朱砂主赵家的子弟。

  这也算是世代联姻了。

  祖父原本想好了,女儿谢媛的丈夫还从赵家的亲戚中选择,让两个家族的利益结合的更紧密更长久。

  只是没想到这个安排半路被谢柔嘉的父亲,族谱上叫做谢文兴,真实名叫刘秀昌的外来秀才打乱了。

  刘秀昌是京都人士,也不是什么世家大族,祖祖辈辈都是读书人家,到他这一代除了清名什么都没了,刘秀昌十七岁收拾行囊各地游学寻隐士圣人,结果隐士圣人没找到,在一次树下与人辩学的时候,被骑马游山的谢媛看到了,一见钟情,非他不娶。

  祖父自然是暴跳反对,族中其他人也是不同意的。

  但无奈刘秀昌不仅迷住了谢媛,还讨了祖母的欢心,有了祖母发话了,别人的反对也最终不了了之,就这样刘秀昌取代了赵氏进了谢家的门,成了谢家这一代的大房大老爷。

  这样的父亲能得到祖父喜欢才怪呢,一辈子和父亲不对眼,所以后来祖母死了,母亲正式成为丹主,父亲成了大老爷,祖父退位,族中握有的权利也被收走,母亲因为自来谢家教养的规矩跟父亲不亲近,赵家对他的支持淡去,祖父闷闷不乐仅仅一年就病死了。

  都死了,都死了,死了的亲人都聚在一起了,可是他们都不认为自己死了,反而认为是她疯了。

  谢柔嘉将头埋在膝头默默流泪。

  其实这样不错,他们忘了自己犯的错,忘了后来发生的事,那些都是不好的事,忘记了更好。

  可是她还是觉得很难过。

  屋子里的议论声还在继续,母亲和祖母在争论要不要请庙里的师傅来看看。

  “曲家的养的法师很厉害,专治小儿惊厥。”

  “呸,专治小儿惊厥的是咱们家的朱砂,曲家算个狗屁。”

  “母亲,嘉嘉这是掉魂儿了,要招魂。”

  “招魂也是咱们祖宗的厉害,我来给嘉嘉跳个招魂舞。”

  “母亲,你喝酒喝得脚都软了,别说给嘉嘉招魂了,你自己都能跳没了魂。”

  她们说话,屋子里便没人再插话,虽然只有两个人说话,屋子里也有些乱哄哄。

  “好了好了,我问清楚是怎么回事了。”

  有男声打断了她们的争论。

  是父亲。

  谢柔嘉不由竖起耳朵。

  外间屋子里响起了更多的询问,但很快脚步声乱乱。

  “你行吗你?”这是祖父的嘀咕声。

  “真不用找法师来吗?”这是母亲担忧的询问。

  “不用不用,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回事了。”父亲清朗的声音说道。

  屋子渐渐的安静下来,有脚步向内室走来。

  “嘉嘉。”

  父亲的声音在帐子外响起。

  “江铃都跟我说了,原来你做了这么可怕的梦啊。”

  谢柔嘉掀开被子。

  “不。”她哭道,“不是梦,那是真的。”

  帐子被掀开了,父亲坐在了床边,握住了她的手。

  “父亲,我说的都是真的,是你们都忘了,都不记得了。”谢柔嘉哭道,看着父亲年轻的脸,年轻的有些陌生的脸,还有那满满的从未见过的关爱。

  是关爱是担心,不是失望不是漠然和厌恶。

  父亲看着她笑了笑,点点头,握紧了她的手。

  “那是以后的事,是不是?”他问道。

  谢柔嘉流泪点点头。

  “以后姐姐会死,我和你母亲都会死,是不是?”父亲又问道。

  “是我害死的,如果不是我,你们都不会死。”谢柔嘉哭道。

  “那以后嘉嘉还会害我们吗?”父亲问道。

  谢柔嘉摇头。

  不会,不会,她死也不会。

  “那就行了。”父亲笑了,拍了拍她的手,“以后嘉嘉不会害我们,我们也不会死,那,嘉嘉还怕什么?”

  谢柔嘉一愣。

  “可是,我们现在都已经死了。”她又哭道。

  “不是,现在才是现在,现在我们都活着,死了的是过去。”父亲认真说道,“过去了,就过去了。”

  现在?过去?

  谢柔嘉再次愣住了,父亲拉起她的手。

  “来,嘉嘉。”他说道,“父亲带你看看现在。”

  看看现在?

  谢柔嘉怔怔的被父亲拉着下了床,走出了屋子,先是在家里看花草逛楼阁,然后出了家门,去逛了街市,还带她骑马上山。

  她在街上买了新扎的兔子灯,吃了热乎乎的糖人,骑在马上抓着马毛飞奔,感受着夏日的风,看着满山的浓绿,挖了野菜,编了花环带。

  然后父亲带着她见家里的人。

  丫头们不再避着她,跟她笑吟吟的问好,她和母亲姐姐一起吃饭,一起歇午觉,晚上父亲母亲会陪她和姐姐在院子里看星星,母亲还陪她一起睡,给她打扇子唱巫歌。

  再过了几日她开始跟着父亲母亲姐姐去给祖父祖母请安,祖父抓了一把糖果子给她,祖母则将墙上挂着的宝剑给她。

  父亲出门谈生意也会带着她,她见了西府的三叔祖父和四叔祖父,看他们端着茶壶呼噜呼噜的喝茶,一面半眯着眼听各号的大掌柜们说话。

  她坐在屏风后,玩着三叔给的木偶娃娃,一面听着四叔低声笑哪个大掌柜说错了话,哪个大掌柜坐在后面打瞌睡,哪个大掌柜又在外边偷养了一房。

  “说什么呢。”三叔喝断四叔,“嘉嘉在呢。”

  才成亲的四叔对着她哈哈笑,让小厮给她从街上买来更多的吃食玩物。

  没有人说她病了,没有人说她中邪,也没有人说她疯了,所有人都似乎忘了她说的那些话,一个月后,谢柔嘉站在院子里,看着被小丫头拥簇着去上学的姐姐,听着屋子里父亲和母亲说笑,也觉得自己是做了一场梦。

  现在,父亲带她看的这现在,真实的现在。

  姐姐还活着,父亲母亲还没有对她失望,家宅安稳,族人和睦。

  这是她梦寐以求的现在,她得偿所愿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