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诛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心系

诛砂 希行 3200 2015.03.18 07:02

    谢柔嘉已经在谢大夫人跟前站着了。

  她过来的时候,院子里的丫头们都很惊讶。

  “大小姐您怎么又回来了?”便有几个低声问道。

  本来这些丫头就分不清自己和姐姐,更何况自己又跟着祖母走了,她们也想不到会是自己过来了。

  谢柔嘉冲她们摆摆手,也不说话就跑进了屋子。

  屋子里很安静,谢柔嘉先向左边看了看,父亲没有在,再看向右边,母亲正由两个丫头梳头。

  “大小姐…”

  外边的丫头们跟进来,低声不安的喊道。

  闭着眼的谢大夫人听到了不由回过头,就见一只手掀起珠帘,一个小姑娘探进头来的看着她嘻嘻笑。

  “惠惠,什么事?”谢大夫人含笑问道,“时候不早了,该睡了。”

  谢柔嘉忍不住嘿嘿笑了,掀起帘子走进来跪下来。

  “母亲,我是嘉嘉,我来领罚了。”她说道。

  里外的丫头都吓了一跳,谢大夫人也面露惊讶。

  “是啊是啊,二小姐今日穿的是嫩黄衫。”有小丫头忍不住低声说道。

  她们分辨两个小姐也就靠衣衫了,只不过两张一张的脸总是让她们记不清衣衫。

  谢大夫人的面色沉下来,没有说话转过身去,继续对着镜子。

  “梳头。”她淡淡说道。

  两个小丫头忙继续梳头,屋子里丫头们屏气噤声。

  谢大夫人梳完了头,便进去洗漱了,等她出来,谢柔嘉还跪在原地一动不动。

  “你还不知足?要我跪下来给你道歉吗?”谢大夫人说道。

  “母亲,我知道错了。”谢柔嘉说道。

  谢大夫人嗤笑一声,接过丫头捧来的茶吃了口。

  “你已经有了你祖母撑腰,没必要再来讨好我。”她说道,“你也不用来我这里跪着,你又没有对不起我。”

  “我当然对不起母亲了。”谢柔嘉抬起头说道,“我做出的这些事,让母亲为我担忧心痛了,母亲正是因为担心我,所以才这么生气。”

  谢大夫人看着她。

  “没有,我没担心你,嘉嘉这么能干,我担心你什么。”她说道。

  说罢抬脚迈步。

  谢柔嘉眼圈一红,跪着前行抢着抓住母亲的裙角。

  “我要是能干,这次的事也就不会伤母亲你的心了。”她说道。

  谢大夫人心中忍不住一动,想到丈夫说的那句“也许嘉嘉是不知道该怎么说。”,虽然没说话,脚步却停下来。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知道父亲母亲因为我的梦魇很担心,我也知道我好了,不能再提这件事了,可是当姐姐们在学堂提到邵铭清,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很不喜欢,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也不敢说,就只能说我不去。”谢柔嘉说道,声音忍不住哽咽。

  她真希望那只是一场噩梦啊,可是她还是很害怕,那梦太真实了,真实的她实在是害怕有一天会变成现实。

  这一次她借着祖母的维护闹了一场,又是当着二婶三婶的面,那么自己不喜欢邵铭清的事就人尽皆知了,就算有人有心说好,邵家也是要脸面绝不会让邵铭清再过来了,这个心愿得尝,但却让母亲寒心,这不是她的本意。

  如果是那样,梦里的事不是依旧成真了吗?

  “我不想和姐姐们说话,怕她们追问我,我就自己跑到花园里,想要想一想怎么办,没想到不仅没有想到该怎么办,反而让母亲你担忧,看到母亲你这么着急担心,我就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就只能混闹撒泼,我宁愿让人认为我不知礼数,也不想让母亲担忧我的病。”

  有小丫头忍不住跟着小声的哭起来,被一旁的大丫头扯了下才惊觉失态,忙噤声。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跟着二小姐哭,只是看着二小姐哭的那样的痛,她就忍不住。

  谢大夫人身子依旧站着直直的。

  “那你现在,就不怕我担忧你的病了?”她说道,“仗着你祖母在人前得尝了心愿,人后又跑来哄我们开心,你可真是哪都不吃亏啊,你还说你不能干?我看你聪明的很。”

  谢柔嘉摇摇头。

  “我要是真聪明,此时就不该来这里,明日喊人套车去邵家,说要跟邵铭清道歉,那时候再给母亲跪下说这番话。”她说道。

  谢大夫人看着她一挑眉。

  “可是我不,我来跟母亲道歉,道的不是对邵铭清的无礼,而是让母亲的忧心。”谢柔嘉吸吸鼻子接着说道,大大含着泪水的眼看着谢大夫人,“我病了,父亲母亲虽然担忧但还可以给我治,但如果让母亲觉得我心性不正不可理喻,那就是药石不治,父亲母亲以后就不再理会我了,想到这样,我就宁愿让母亲忧心。”

  就像在梦里那样,父亲母亲对她绝望而厌弃,不闻不问不打不骂不理不会,看她的眼神就像一个陌生人。

  “我知道我这次做错事,还请母亲不要讨厌我,不要不理会我,还请母亲你教教我。”

  谢柔嘉哭道,松开手俯身咚咚叩头。

  谢大夫人哎了声,伸手扶住她。

  “既然知道自己病还没好,还这样糟践自己的身子,是故意让我难受的是吧?”她说道,“你这孩子怎么这样不懂事呢?”

  被母亲的手扶住,那温热的气息提醒她这是真实的,谢柔嘉哇的一声大哭。

  屋子里的丫头们也都活了过来,抢着过来喊二小姐的搀扶的拿毛巾的乱哄哄的热闹。

  站在门外的谢柔惠松开紧紧握在身前的双手,看着身旁正也抹泪的丫头,松一口气拍了拍心口。

  “谢天谢地,好了好了。”她说道,带着几分欢喜,“我们快进去吧。”

  ………………………………………..

  丫头们给谢柔嘉洗脸,又端来热茶。

  谢柔嘉抽抽搭搭的接过喝了两口。

  “我不是不跟姐姐你说。”她接着说道,看着身边的谢柔惠,“我是真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我怕你们担心,我都病了这么久,再这样,父亲母亲会多着急难过。”

  谢柔惠抚着她的肩头。

  “你怎么糊涂了,你不想当着谢瑶她们的面和我说,就不能回来之后跟父亲母亲私下说吗?”她嗔怪道,“跟父亲母亲有什么不能说的。”

  谢柔嘉点点头。

  “我这次知道了,所以我这就来和母亲说了。”她说道。

  “这就对了,有什么话说开就好了。”谢柔惠含笑点头说道。

  “你做了错事,不能认错就算了。”谢大夫人说道。

  谢柔嘉连连点头。

  “母亲怎么罚我都好,只要别不理我。”她哽咽说道。

  真是孩子气,当母亲的怎么会不理会自己的孩子,谢大夫人强忍住笑。

  “禁足两日,去祠堂思过。”她说道,停顿一下,“抄女诫二十遍。”

  谢柔嘉高兴的应声是。

  谢柔惠嘻嘻笑,伸手拉她起来。

  “母亲,时候不早了,我和妹妹先回去了。”她说道,“明日一早我会送她去祠堂的。”

  谢大夫人点点头,看着两个女儿携手走出去。

  “我已经给你准备了果盘,原本想送去祖母那里,你现在回来就省事了。”

  “有蜜瓜吗?”

  “有,我能少了你最爱吃的吗?”

  “姐姐真好。”

  轻声细语伴着咯咯的笑声渐渐远去了,谢大夫人的脸上才浮现一丝笑意,轻轻的吐了口气。

  “来人。”她说道。

  大丫头便忙近前。

  “去看看大老爷适才在做什么?去了哪里?”谢大夫人说道,“看看那些话是嘉嘉自己要说的,还是大老爷教她的。”

  别人教了才能想到也是好的,但总比不过自己想明白。

  大丫头应声是低头退了出去。

  夜色深深的时候,谢文兴迈进屋的时候,看到倚在床头看书的谢大夫人忍不住轻轻叹口气。

  “饭不吃,觉总不能也不睡吧?”他走过去坐下来说道,“这可不像谢大小姐的心胸啊。”

  他的话音未落,就看到谢大夫人脸上的笑意,便咦了声。

  “看,夫人被我一逗就笑了,早知道我就不躲出去,早点来逗夫人了。”

  谢大夫人哈哈笑了,用手里的书打了他一下。

  “快睡吧。”她说道,翻身向内去了。

  谢文兴愣了下。

  “夫人不睡是在等我?”他问道。

  谢大夫人面向内没理他。

  谢文兴便也不再说话,熄灭了灯放下帐子,屋子里陷入夜色的静谧。

  “我明日一早就去母亲那里。”

  谢文兴的声音在夜色里低低的响起。

  “我适才与二弟一起坐了坐,过些日子我再亲自去一趟邵家。”

  谢大夫人翻个身面向他。

  “你还说我没心胸。”她笑道,“不过是孩子耍脾气,你还特意跑去二弟那里周旋,多大点事啊,这可不像谢大小姐夫君的做派。”

  谢文兴咦了声撑身起来,透过夜色看着妻子。

  孩子耍脾气?

  “你……”他问道,问出口心思也反应过来了,更有些惊讶,“嘉嘉来过了?”

  谢大夫人笑着拉他躺下。

  “来过了,跑到我这里哭。”她说道,带着几分轻松随意,“我罚她去祠堂思过禁足两日,抄女诫二十遍。”

  谢文兴哈哈笑了。

  “我就说了,嘉嘉懂事了。”他说道,虽然语调依旧但听起来如同卸下一副重担般轻松了许多,他手枕在脑后自己笑了一刻,又想到什么转过头,“二十遍是不是太多了?”

  谢大夫人呸了一声转过身面向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