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诛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谁错

诛砂 希行 3262 2015.03.24 07:03

    院子里一阵安静。

  大家的视线不由落在谢柔嘉身上。

  “我没有。”谢柔嘉忙说道。

  “你这个惫懒的东西。”宋氏抬手就打了谢柔淑两下,“你自己没用,还怪别人!”

  “没有,就是她,就是她!”谢柔淑喊道,哇的一声哭了,“就因为她是惠惠的妹妹,我就活该被欺负。”

  宋氏还要打,谢柔惠忙拦住。

  “嘉嘉。”她看向谢柔嘉,带着几分无奈又不安,“你…”

  “姐姐,我没有跟四妹妹捣乱,我当时是给她提个开头……”谢柔嘉忙说道。

  话音未落,谢柔淑就尖叫一声打断了她。

  “你看你看她自己都承认了。”她喊道。

  大家的视线便又移到谢柔嘉身上。

  “不是啊,我只是提醒你开头几句,我看你背不来。”谢柔嘉忙说道,“我没有笑你,给你捣乱。”

  “我自己背的过干吗要你提醒!”谢柔淑喊道。

  谢柔嘉有些哭笑不得,不知道该说什么。

  “四妹妹,其实这事没什么的,二妹妹是背过了。”谢瑶开口说道,“可是就算你背不过,先生也不会怪你的,最多明日再背就是了,你不用赌气。”

  宋氏一听,自从分辨出谁是谁之后就再没多看谢柔嘉一眼的视线顿时落在谢柔嘉身上。

  “二小姐都背过了?”她喊道,抬起手又给了谢柔淑两下,“你这个没用的,你是越学越倒退了!你的饭都白吃了!”

  谢柔淑抱着头哭起来。

  “我背的过,背的过。”她喊道,甩开母亲的手,“发虑宪,求善良,足以谀闻,不足以动众。就贤体远,足以动众,未足以化民。君子如欲化民成俗,其必由学乎!”

  院子里再次安静下来,所有的视线都看着谢柔淑。

  谢柔淑一面抬袖子擦泪,一面抽抽搭搭的背书。

  “……古之教者,家有塾,党有庠,术有序,国有学……”

  女声虽然磕磕绊绊,但字句却是没有间断。

  真的背的过!

  看着众人脸上惊讶的神情,谢柔淑的眼泪褪去了,她站直了身子。

  就说了她背的过,就说了她是被人欺负才丢了脸。

  “……善歌者,使人继其声;善教者,使人继其志。其言也约而达,微而臧,罕譬而喻,可谓继志矣!……”

  女声越发的朗朗流畅,与此同时众人的视线由谢柔淑身上转到谢柔嘉身上,神情也变的复杂。

  落日的余晖在院子里消失,原本站在院子里的人已经坐到了屋子里。

  “你还是没用,你背的过,别人说你两句,怎么就背不下去了?”宋氏抬手戳着谢柔淑说道。

  话和动作没变,但语态神情已经不似先前了。

  “是啊是啊都是我的错,怎么都是我的错。”谢柔淑喊道,恨恨看着谢柔嘉。

  谢柔嘉没有理会她,她已经看出来宋氏不生气了,既然如此这件事就过去了,反正自己问心无愧,谢柔淑愿意怎么说就怎么说吧。

  她看了看外边的天色。

  “姐姐,我们该回去了。”她提醒道。

  谢柔惠下了学还要跟谢大夫人学丹女的技能。

  “谢柔嘉,你就这样走了?”谢柔淑喊道。

  “行了,四妹妹。”谢柔清粗声说道,“既然背的过,就明日去给先生认个错,再背一遍,这件事就过去了。”

  “要去跟先生认错,谢柔嘉也得去。”谢柔淑说道,自从当众背下来之后,她的底气大增,越发认定自己这次丢脸就是谢柔嘉的缘故。

  都是她害自己丢脸,要丢脸一起丢。

  “关我什么事。”谢柔嘉说道,对谢柔淑这样的无理取闹有些不高兴了,“我说了我没有做鬼脸骂你。”

  “谢柔嘉!”谢柔淑喊道。

  宋氏忙按住她,带着几分警告让她坐稳在椅子上,自己则含笑看向谢柔惠。

  “原来你过来没和你母亲说啊,你晚上还有功课呢,我也不留你了,你快回去吧,等改日休息了,婶母再请你吃饭。”她说道,又看谢瑶和谢柔清,“也让你们费心了,到时候一起过来。”

  谢柔惠等人便站起来施礼告退。

  “别怪四妹妹了。”谢柔惠说道,“婶母你也亲耳听到了四妹妹背的很好。”

  宋氏笑着点头。

  “那都是你教的好。”她说道,抚着谢柔惠的肩头,又转头呵斥谢柔淑,“还不快谢谢你姐姐,特意为了你来的。”

  谢柔淑其实也没想到谢柔惠能亲自来看自己,虽然她常常自诩自己是谢柔惠的亲堂妹,但在学堂里并没有谢瑶和谢柔清那般和谢柔惠走的近。

  这个脸面,明日能抵消到学堂要受到的一部分嘲笑。

  “谢谢姐姐。”她真心诚意的说道。

  谢柔惠对她笑了笑。

  宋氏亲自送她们出门,不过自始至终都没有多看谢柔嘉一眼。

  谢柔嘉也不在意,经过梦里的事,她也不喜欢这个三婶,觉得她对谢柔淑太无情,心太狠了。

  连自己的女儿都不在乎,她又能对别人能多好。

  出了三房的门,谢柔清和谢瑶和她们告辞。

  “瑶瑶我跟你去你家一下。”谢柔惠想到什么喊住谢瑶。

  谢瑶看着她,虽然有几分不解,但并没有询问。

  “我上次要借的书。”谢柔惠说道。

  谢瑶看着她,露出几分恍然的笑。

  “好啊。”她说道,挽住了谢柔惠的胳膊。

  “嘉嘉,你先回去吧。”谢柔惠说道。

  谢柔嘉哦了声。

  “那我跟母亲说一声。”她说道。

  谢柔惠点点头,看着谢柔嘉走开了,才和谢瑶向另一边走去。

  谢柔清还站在原地。

  “三小姐,大小姐要做什么?”丫头忍不住低声问道。

  谢柔清笑了。

  “她是大小姐,她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只要她高兴。”她说道。

  ………………………………………

  “你姐姐去瑶瑶那里了?”

  谢大夫人问道。

  谢柔嘉点点头,由两个丫头洗手净面,换上家常衣裳。

  “小姐,尝尝。”江铃端着一碟切好的果子,捡起一块。

  谢柔嘉张口由她喂进去。

  “怎么今天回来这么晚?”谢大夫人坐下来问道。

  谢柔嘉从江铃手里接过碟子走过去依在谢大夫人身边。

  “母亲你尝尝。”她说道。

  谢大夫人笑着张口吃了,又推她。

  “热的,别挨着我坐。”她笑道。

  谢柔嘉反而坐下来抱住谢大夫人的胳膊,又问母亲今日去了哪里见了谁,谢大夫人一一答了,没有再问为什么回来晚了。

  谢柔淑的事又不是什么光彩事,没必要到处说。

  谢柔嘉松口气笑嘻嘻的接着和母亲一起吃水果。

  “母亲,我今日在学堂背下整篇的书呢。”她说道。

  谢大夫人笑了。

  “嘉嘉没有白用功。”她说道,揽住女儿的肩头,“所以你知道了吧,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以后遇到事不要惊慌害怕,都没什么大不了的。”

  母亲身上有淡淡的香气真好闻。

  谢柔嘉再靠近母亲一些,认真的点头聆听。

  母女二人依偎说笑,一碟果子没吃完,谢柔惠就回来了,一同进来的还有宋氏。

  “大嫂,我亲自送惠惠回来。”宋氏一进门就大声说道。

  谢柔惠伸手拉她,带着几分不安喊婶婶。

  宋氏握住她的胳膊,不让她说话。

  “惠惠回来晚了,不是贪玩了,您可别怪她。”她接着说道。

  谢大夫人有些不解的看着她,谢柔嘉也放下手里的碟子站起来。

  “怎么了?”她口中吃着果子含糊问道。

  姐姐不是去谢瑶那里了,怎么和三婶一起回来了?

  宋氏就叹口气。

  “是我家淑儿不争气。”她说道,“在学堂丢了人,反而还要惠惠来安慰。”

  谢大夫人笑了。

  学堂里的这些女孩子多,小性子也多,时不时的闹出一些别扭。

  “她是姐姐,这是该做的。”她笑道。

  “是啊,惠惠真是个好姐姐。”宋氏说道,视线看向谢柔嘉,“她最怕姐妹们分生,先是来探望淑儿,又替嘉嘉来向淑儿赔礼。”

  替我向淑儿赔礼?

  赔什么礼?

  谢柔嘉嘴里含着果子停下瞪圆眼看过去。

  谢大夫人的面色也肃重起来。

  “嘉嘉?”她扭头看向谢柔嘉,“你们怎么今天回来这么晚?”

  这时适才问过的话,但此时此刻谢大夫人再次问出来,口气可跟适才不一样了。

  谢柔嘉心里咯噔一下。

  “母亲,我……”她忙开口要说话。

  “大嫂,你别怪嘉嘉,小孩子们嘛难免口角意气。”宋氏抢过话说道,一面将事情说了,又笑,“说到底还是淑儿不好,要是背的熟,怎么会被一笑就忘了。”

  谢大夫人看向谢柔嘉,眉头微微皱起。

  “所以你适才不敢和我说你为什么回来晚了?”她说道。

  “我才没有!”谢柔嘉忙摇头道,“我没有冲她做鬼脸和笑她,是她自己当时背不下去了。”

  “是,是。”宋氏忙说道,一面上前来拉住了谢柔嘉,“嘉嘉,婶母已经和淑儿说了,她也认错了,你别再往心里去,上次她在学堂提邵铭清闹你,我也罚她禁足了,你也别生她的气了好不好?”

  这话说的,好像她是因为上次邵铭清的事而对谢柔淑生气,所以还是说她这次是故意捣乱让谢柔淑背不了书的。

  什么跟什么啊。

  “我才没有。”谢柔嘉喊道,甩开宋氏的手,“说了没有了,你怎么不听?”

  宋氏有些尴尬的握住被甩开的手。

  “谢柔嘉。”谢大夫人竖眉沉声喝道,“你怎么跟长辈说话呢?自己做了错事,还有理了!”

  她做什么错事了?

  谢柔嘉看向母亲,瞪圆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