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诛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顺从

诛砂 希行 3103 2015.03.29 14:01

    谢柔惠将一叠请帖拿给谢大夫人看。

  “你自己做主就是了。”谢大夫人不看,说道。

  想请什么人来家里玩这种事谢柔惠绝对可以自己做主,就跟谢老夫人说的,不喜欢谁就不让谁来。

  “嘉嘉也帮着写了好多。”谢柔惠又举着一摞对母亲笑。

  “给她找点事做,免得去跟你祖母闹。”谢大夫人说道,“给她两天好脸色,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说完了到底担心,问谢柔嘉。

  “在屋子里做功课写字呢。”谢柔惠说道。

  谢大夫人面色缓和。

  “让她写完了过来吃点心。”她对丫头说道。

  丫头应声是忙去了,不多时又回来了。

  “二小姐写完字了,去老夫人那里了,说吃过午饭再过来。”她说道。

  去老夫人那里了?

  谢大夫人和谢柔惠都有些惊讶,昨晚又是骂又是哭的,竟然还会去谢老夫人那里?

  谢老夫人显然也很惊讶,看着坐在屋子里的拿着剪子裁纸的谢柔嘉。

  这丫头竟然又来了,还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

  “这次我要自己画。”谢柔嘉对丫头们说道。

  围着她一起做花灯的丫头们乱乱的应声是,又开始找笔墨纸砚,屋子里莺声燕语花团锦簇。

  “闹的我屋子里成什么样子。”谢老夫人说道。

  丫头们都噤声不敢说话也不敢动了,谢柔嘉似乎没听到。

  “画嫦娥奔月。”她接着说道,又喊着丫头拿这个拿那个,又说渴了要喝水。

  丫头们怯怯的看了眼一旁坐着的谢老夫人。

  谢老夫人拉着脸没说话。

  丫头们便胆子大了起来,依着谢柔嘉的话动作,屋子里再次恢复了热闹。

  站在门外的江铃冲木香得意一笑。

  “怎么样?”她低声笑道,“我说没事吧。”

  木香看她一眼没说话,江铃笑嘻嘻就跑进屋子里,木香伸手没拉住。

  “老夫人。”

  江铃没有去谢柔嘉身边,而是跑到谢老夫人身边。

  “您要不要吃茶?厨房熬好了茶汤。”

  又跟谢老夫人说厨房做了什么饭,都是老夫人和小姐爱吃的。

  谢老夫人闭着眼不理会她,任凭她叽叽喳喳,站在门外木香忍不住掩面,觉得自己这辈子在主人跟前都做不出这么丢人的行径。

  饭桌上谢老太爷无心吃饭,拿着筷子看看谢老夫人又看看谢柔嘉,眼中满是笑意。

  一旁的丫头手里拿着酒壶迟疑,谢老夫人伸手,瞪了那丫头一眼。

  “祖母。”谢柔嘉起身先抢过了酒壶。

  谢老夫人啧了一声。

  “我不发火你还真不怕了?”她说道。

  谢老太爷哈哈笑了。

  “嘉嘉,别闹了。”他说道,“知道你的好心,只是,这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改了的。”

  谢柔嘉端着酒壶斟了一杯酒。

  “那就慢慢来。”她说道,将酒杯捧给谢老夫人,“一天两天改不了,那就三天四天,五天六天,慢慢的来,总比什么也不做要好。”

  谢老太爷看着她哈哈笑了。

  “嘉嘉你是怎么了?”他说道,带着几分好奇,“怎么突然这样管起你祖母了?”

  家里人对于谢老夫人是很敬重,但敬重的另一个结果就是远之,含饴弄孙的事谢老夫人自然不会做,绕膝嬉戏的事子孙也不会做,这个二小姐以前也是如此,并没有特别亲近的时候,要说亲近,也就是谢老夫人那次因为邵家那个孩子的事护着她。

  不过这对于谢老夫人来说不算什么,换做是任何一个子孙,谢老夫人都会这样做,只不过没有孩子会像谢柔嘉这样不仅接受了,还得寸进尺的要求谢老夫人不许那孩子上门。

  想到这里,谢老太爷忍不住又笑了,还带着几分幸灾乐祸。

  那京城的秀才常常看不起他们谢家教养孩子的法子,说骄纵无礼,看看他养出来的孩子,也没看到多有礼。

  “因为我想要祖母和祖父长命百岁。”谢柔嘉说道,看着谢老夫人,“想要祖母身体好好的,想要祖父开开心心的,想要永远都这样跟着祖母和祖父在一起吃饭。”

  谢老太爷脸上的笑便有些凝固。

  这话其实也没什么,孩子们都会说这样恭维的好听话,只是在谢家这种话很少见,尤其是面对自己的时候。

  谢老夫人伸手。

  “谁想跟你在一起吃饭,找你爹娘去。”她没好气的说道。

  对于谢老夫人的不高兴,谢柔嘉没有半点害怕,将酒杯塞给谢老夫人,自己抱着酒壶。

  谢老夫人握着酒杯瞪眼。

  “每天少喝一点,这行了吧?”谢柔嘉说道。

  “行了行了。”谢老太爷打圆场笑道,又伸手推谢老夫人,“你又不是小孩子,少喝一口又能怎么样?快别跟孩子闹了。”

  谢老夫人顺手收回手。

  “怎么倒成了我闹了?”她说道,将酒杯一饮而尽,再次伸出手。

  谢柔嘉又倒了一杯。

  “就这点了,不能喝了。”她说道。

  谢老夫人瞪眼要说话,谢老太爷先开口。

  “不喝了不喝了,嘉嘉快坐下,吃饭吃饭。”他笑眯眯的说道,又指着桌子上菜,“来,嘉嘉最爱吃花椒鸡了。”

  丫头们都笑着给谢柔嘉布菜。

  谢老夫人哼了声。

  “我怎么就招了这个犟牛过来了?”她嘀咕道,看着手里的酒杯,到底没舍得一饮而尽,慢慢的喝。

  真是奇了,当这件事传到谢大夫人耳内时,她忍不住摇头。

  “看来母亲也有被人拿捏无奈的时候。”她说道,说到这里又停顿下,“只是别被拿捏的做不好的事就行了。”

  谢文兴哈哈笑了。

  “被拿捏是因为母亲知道这是嘉嘉的孝心,如果换做别的心,那就不一定了。”他说道,“难道母亲是那种不辨是非的人吗?”

  谢大夫人笑了。

  “是非吗?”她意味深长说道,“对母亲来说,那有什么用,她只要高兴就行了,要不然当初庞家小姐……”

  她说到这里轻咳一声不再说了。

  “总之,嘉嘉现在让我又喜又忧。”她接着说道,“她好像比以前懂事了,但又变得特别的执拗,说要干什么就非要干什么。”

  “执拗的也不是什么坏事嘛。”谢文兴笑道。

  谢大夫人看向他。

  “要是执拗的是坏事呢?”她问道,“执拗的是她不该要的不该闹的事呢?”

  谢文兴看着她。

  “阿媛,说到底,你总是从心里防着嘉嘉。”他说道。

  谢大夫人叹口气。

  “阿昌哥,我不得不防,以前从来没有这种事,实在是太像了,有时候,我半夜甚至会惊醒,想着当初是不是记错了,不是惠惠是姐姐,嘉嘉是姐姐。”她说道。

  谢文兴笑了。

  “所以你有时候对嘉嘉严厉有时候又宠溺,防备着她又是觉得愧疚她。”他说道。

  谢大夫人伸手按住额头。

  “阿媛。”谢文兴握住她的手说道,“你把这丹主看的太重了。”

  谢大夫人甩开他的手。

  “阿昌哥,没有人能把这丹主看轻。”她说道,“这种日子就跟皇帝似的。”

  她说着看向刘秀昌。

  “有人会觉得皇帝的位子无所谓吗?”

  谢文兴哈哈笑了。

  “这话在家里说说就好了,千万别出去说。”他说道。

  谢大夫人白了他一眼,意思是她又不是傻子。

  “皇帝的位子坐上去就没人愿意下来。”她接着说道,“但是皇帝的位子也不是谁都能肖想的,因此也不是人人都有这个烦恼,所以我才想让嘉嘉知道……。”

  “所以我们才应该让嘉嘉知道另一种生活也很精彩。”谢文兴接过话说道,拍了拍谢大夫人的手,“对嘉嘉宠溺,让她知道有父母姐姐的呵护,她的日子过的多么的幸福。”

  谢大夫人看着他。

  “而惠惠呢,我们让她知道当上丹主这种责任不是为了别人,是为了她自己,就算背负着责任,她也能自己决定自己的日子怎么过。”谢文兴接着说道,“相比来说,惠惠付出的更多,更不容易,让嘉嘉也看到,要想得到那个位子,得付出了多少,她就不会羡慕姐姐,她只会心疼姐姐的不容易,也更知道自己要过的生活也很幸福。”

  谢大夫人点点头。

  “要是真如此那自然是好。”她说道,“所以我才一直担心嘉嘉不懂事,担心她看不到自己有的,只看到自己没有的。”

  “不会。”谢文兴摇头笑道,“嘉嘉现在真不一样了,她真的懂事了,你放心吧。”

  他的话音刚落,门外有丫头急匆匆进来了。

  “夫人,夫人不好了,二小姐和大小姐打起来了。”她喊道。

  打起来了?

  谢文兴面色一僵,而谢大夫人则猛地站起来,面色铁青。

  “出什么事了?”她喝道。

  ……………………………………………….

  花园里,邵铭清看着跌坐在自己脚下的小姑娘,再看站在眼前这个一模一样的小姑娘。

  “邵铭清,谁让你来的!”

  那小姑娘喊道,张牙舞爪,如同被激怒的小公鸡。

  这个才是她,邵铭清心里透亮,下次他不会认错了,他的嘴角浮现一丝笑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