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生之国民男神太嚣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重生之国民男神太嚣张

悠哉依然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20.03.14上架
  • 12.48

    连载(字)

96位书友共同开启《重生之国民男神太嚣张》的现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 重生在废柴少女身上1

重生之国民男神太嚣张 悠哉依然 4350 2020.03.13 16:14

  万里无云的湛蓝天色,令人神清气爽的暖阳清风,现在是整个F国内最好的时节,这个季节微风不骄不躁,不浮不冷,就连在城里都是这么温暖的气息,更加别说是隐匿在这山间的小山村了。

  三面环山,只有一条路是通向镇里的,从上方俯瞰能够看得到零零星星落在山间带着层层叠叠瓦片的老房子,乡间小路上被晨露晕染过后的地面上干净无比,隐约还是能够看得到扛着锄头往农田里走过去的人们,穿着简单的短袖长裤,脑袋上带着的斗笠挡了半边脸。

  这里的生活节奏要比城中慢一些,山间村民这些年因为附近开发旅游区的缘故发展民宿也慢慢的开始富裕起来,除去养孩子的一些费用之外,这里的人靠山吃山自然生活节奏要慢的很多。

  错落在山间小村庄最北边的位置,青砖红瓦的三间瓦房,门前的青石板上,蹲着一个穿着黑色卫衣牛仔裤的少年,他一头利落的短发耳边戴着三颗耳钉,从大到小排列着顺序。

  少年面容俊美带着些阴柔,皮肤白皙,眼尾带着的泪痣为他面庞增添了些许性感之意,这张脸说是女孩子都不为过,男生女相漂亮到极致,看上去十七八岁的样子,口中叼了根狗尾巴草看上去有些放荡不羁。

  堂屋里走出来一个系着蓝色围裙的老人,有些泛白的头发梳在脑后,手上端着的簸箕里放了些南瓜子,老人走出来将簸箕放在了阳光下,伸手驱赶了过来啄食的小鸡仔。

  “小楚啊,这太阳晒够了,也该过来吃饭了。”老人叫了声。

  容楚回头看了眼,将捏着手上的狗尾巴草扔在了地上,跳下石板慢慢往里走。

  老人叹了口气,这孩子前天在学校打架被老师给送回来说是要闭门思过一段时间,原本这就是期末了,这个时候这孩子闹出这事儿来,怕是要等到考试才能够回去了。

  “多吃点,我特地给你杀了只鸡好好的补补。”老人给他夹了块鸡肉。

  桌上除了一碗清淡的小菜,就是一碗刚刚熬好的鸡肉,老人筷筷都只给自己夹了青菜,可是却将那盘肉推到了少年面前。

  容楚抿唇,听话的咬了口鸡肉。

  “您不用给我做这些,我身体好着呢,您多吃点才是真的。”说着容楚将碗里的肉夹了过去。

  梅姨看着她的动作笑了笑,这孩子从来都对她很好,哪怕他们没有什么血缘关系,这孩子也拿她当亲奶奶一样。

  “奶奶也不想说你的,再怎么着你也不能动手啊,现在四个进了医院,两个轻伤,你们老师虽然说了学校不会太过追究你,可是打架始终还是不好的。”梅姨看着对面的孩子张口。

  容楚抬头看了她一眼,梅姨后面想要说的话便硬生生的塞回了肚子里。

  这孩子苦啊,捡到她的时候这孩子十岁浑身是伤,听说也流浪了很长时间,她一个人住在这乡下,一辈子没有婚嫁也没有孩子什么的,看着她可怜也就收留了。

  可是也因为流浪的时间太长了,这孩子受过不少的欺负,每次出门都是以男装示人,也许是觉得扮成男孩子也就没有人欺负她了。

  梅姨带着她去办了领养手续,这孩子也就跟着她长到了现在这十八岁的年龄,这孩子性子倒是稳重,也孝顺,可就是学习不好,考上了镇里的一个技校,技校是最乱的地方,就算以男装示人的容念楚也还是好几次都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回来。

  也因为带了伤的缘故,每一次处理问题的时候学校都看在她的家庭情况不好,自己也伤了的情况下网开一面。

  这次,她把四个男的送进了医院,可是自己却毫发未伤的走回来了,着实也让梅姨吃惊了一把。

  但是后续面临的自然就是有关赔偿的问题,他们这家徒四壁的,哪里能够赔的上那么多的医药费啊。

  “医药费的事情您不用操心,我会解决。”容楚咬着筷子开口。

  “哪里能让你一个孩子操这些心,我明天把这鸡鸭送到集市上去卖了,再想想办法,你就乖乖的在家里待着,下星期回学校去上课,不是马上就期末考了吗。”梅姨张口道。

  这孩子从来懂事,如果不是被逼的没办法,她是肯定不会动手的,到学校处理问题的时候老师也说了,对方的父母有些不依不饶的,恐怕得要好多钱才能够解决。

  怕是只能再去找找亲戚朋友了。

  梅姨看了眼她手上的卡,握着筷子的手紧了紧,“没事的,奶奶会想办法,你只要好好的读书,考个好成绩,就够了。”

  比起穷,梅姨更加害怕她学坏。

  原本想着她能够从学校毕业之后在小镇找个工作或者出去打工的,只要手脚勤快,永远都不会饿死的。

  他们家庭贫困,就连容楚上学的学费都是村委会的帮着沟通免了,每个月还能够拿到一些助学金帮着贴补家用,这才能够念下来的。

  “多吃点。”梅姨在给她夹了块肉。

  梅姨想到了捡到她的时候,这孩子说的,父母已经都不在人世了。

  “您放心吧,我不会做不该做的事情。”容楚安抚的看了眼老人。

  将最后一口饭吞进肚子,容楚起身慢悠悠的从堂屋内走出去,沿着水泥地往村子另一头过去。

  看着容楚的背影,梅姨心里有些淡淡的疑惑,这孩子这段时间好像有些不一样了,应该说是从她掉下山崖好不容易醒过来之后,就不一样了。

  到这个身体里三个月的时间,起初容楚是有些不习惯的,但是也过去了这么长的时间了,这不该习惯的也她也习惯了。

  她叫容楚,OE组织的掌权人,三个月前她还架着直升机在F国首都市中心大肆挥洒钞票的时候,被忽然袭击,她的直升机被扑过来的私人飞机击中,华丽丽的在市中心来了场盛大的烟火爆炸。

  爆炸案之后,她便到了这具身体里,这人名叫容念楚,是个名副其实的女孩子,和她的名字相差了一个字,相貌生的十分不俗,只不过喜欢女扮男装出行,她因为那次爆炸的事件灵魂受到一定程度的损伤,需要调养调养,也就安静的待在这里。

  这一待,就待了三个月的时间。

  慢悠悠的沿着乡间小道,容楚往村口的那棵古树那边过去,在这个网络横行的时代,这个看似与世隔绝的小山村里,只有那棵古树下面才找得到能够上网的信号。

  道路两旁已经绿油油的秧苗迎风招摇,容楚戴着卫衣帽子,白色的板鞋洗的发白,这会儿踩着水泥路慢慢往前走,三个月的时间,她好不容易才养回些神志来,差不多也应该同那边联系联系了。

  沿着小路走了一段距离之后,从一旁的树林里窜出了三个男孩子挡住了她的去路。

  容楚抬眸看了眼,是前两天才被她打的趴在地上动弹不得刘洋,也就是送进医院去的那四个的朋友,也是容念楚同村的老乡。

  “容念楚,我当你什么时候才会从你家出来呢,我看你是真的不怕死,今天非得打的你跪在地上给老子忏悔!”刘洋指着容楚开口。

  “这个不男不女的娘娘腔,你居然敢在学校对我弟弟动手我看你是皮痒痒了。”刘洋旁边膀大腰圆的人是他的堂哥刘奇。

  这人算起来现在也是二十四岁的人了,在村子里算是无业游民,容念楚从前常常被村子里的男孩子欺负,一直到她重生前的三个月,还被刘洋的哥哥扔进了后山的蓄水池里,差点没一口气给淹死了。

  “一个不知道来历的小野种,还敢欺负人了,我看你是上次没被打够吧!”刘洋身边尖嘴猴腮的男孩子厌恶的看着她。

  容念楚说白了也是外来的孩子,村里的人就算看着这些孩子欺负她,也只是当做孩子们之间的打打闹闹而已,从来没有人会真的去追究这些孩子的过失,哪怕上次的溺水,害的容念楚大病一场差点去了半条命。

  这次也是这刘洋在学校里挑起事端,才会惹的她动手的,今天正好星期六,他从学校回来了,可不是要带着他哥哥来报仇的。

  “忏悔?”容楚看着面前的两个人,眼尾轻佻,不屑一顾,“忏悔我把你打的跪在地上叫爷爷这件事情吗?那我还真的得忏悔一下,不应该让你叫我爷爷的,应该让你叫我祖宗。”

  这话可是气的刘洋一下子蹦起来,“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容楚双手随意的插在卫衣口袋里看着冲过来的人,一个闪身之后脚一抬,重重的踢在了他的背上,动作散漫轻挑,丝毫不将几人放在眼中。

  道路旁边就有村民为了化农家肥做的蓄粪池,这刘洋毫无躲避,笔直的直接冲了进去。

  “你他妈的是不想活了吧小畜生!”

  刘奇看到自己弟弟被踢了进去,挥舞着拳头就冲了过来,容楚懒洋洋抬手,握住了他伸过来的拳头,往下紧紧的捏在了腕骨的位置。

  “咔擦......”腕骨裂开的声音。

  “啊!!”刘奇的惨叫声传来。

  容楚轻轻松手,脸上露出抱歉的神情,“不好意思啊,手重了点。”

  “我的手!”刘奇捧着自己的腕骨惨叫。

  以她从前执行的任务,哪次不是在刀尖上舔血的,这些小儿科的动作,还不够她玩的。

  “哥!”站在粪池里的刘洋叫了声就要往上爬,容楚抬脚,脚掌正好盖在他的脑门上,将人轻轻的踢了回去。

  积蓄的粪水被化开,带来一些恶臭的味道蔓延在空气中,惊的人险些吐出来。

  一旁的人错愕的看着容楚,这还是从前那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容念楚吗,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厉害了。

  “我看你是......砰!”

  刘奇再次冲过来的时候,容楚伸出脚,没有注意到脚下的绊倒之后笔直的冲进了一旁的粪池里,又将刚刚爬起来的刘洋砸中,再次重重的跌在里面。

  “不好意思,脚滑了,不过你们兄弟两站在里面的样子,不得不说还是真的挺帅气的。”容楚居高临下的看着粪池里的人。

  “我的手,我的手断了......”刘奇抱着手腕躺在在粪池里惨叫。

  两人身上满是污物,恶臭在空气中开始弥漫开来,这样狼狈至极的样子,和刚才那样嚣张的样子大相庭径,谁能够想到这两兄弟居然能够这么轻松的就败下阵来。

  “刘洋,我不是说了,看在同村的面上我放过你,所以你现在才能够完整的站在我面前,没有断手断脚看上去是委屈你了。”

  容楚哼了声,要不是他在学校率先带着人挑衅的话,她也不会动手,这刘洋跑的倒是挺快,这会儿知道过来报仇了。

  “容念楚,你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刘洋抬手指着她。

  容楚点头,掏出手机调出摄像头对准了粪池里的人,拍了两张照片。

  “你在做什么,你给我停下来!!”刘洋说着抬手挡住了自己的脸。

  这个样子要是被学校里的人看到的话,他不是要丢死人了,会被所有同学嗤笑到毕业,他一向好面子,什么时候能够承的起这样的后果。

  这年龄的少年总是好面子的,刘洋在学校里总是一副光鲜亮丽的样子,他们家也算得上是这村子里的好人家,刘洋的父亲是开货车的,一年的收入不低,所以这刘洋也能够在小镇上穿名牌服饰,身边也总是围着不少的狐朋狗友。

  这些人聚在一起就总是会找些乐子,而容念楚,就是他们这些人的乐子,在学校里可是没少被欺负,从前容念楚都忍下一口气,因为一旦反抗的话,会惹来更加严重的拳打脚踢,所以也放纵了这些人的肆无忌惮。

  就连在村里容念楚也是被刘洋带着小伙伴们欺负的主,欺负容念楚这个外来的野孩子,已经成为了他们生活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容楚收回手机转身,淡淡的瞥了眼一旁尖嘴猴腮的男孩,跟着他们兄弟俩过来的男孩咽了口吐沫,有些颤抖着走到蓄粪池边上,伸手指了指下面的两个人,满脸讨好的看着容楚。

  “我...我自己跳下去,不用你动手......”

  然后当着容楚的面,这人就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

  “你这个废物,你倒是上啊!”刘洋气急败坏的抬脚踢了他一脚。

  “闭嘴,你行,你怎么不上啊!”

  他可不想被容念楚把手给断了,送进医院的那几个不是断手就是断脚,他一开始还有些不相信,觉得那容念楚是断断做不到的,结果没想到,这居然是真的。

  能够面无表情的将一个人的腕骨给捏断了,刚才他分明看到了少年眼中一闪而过的狠辣戾气,这还是从前那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容念楚吗。

  容楚嘴角露出嗤笑,将卫衣帽子扣在脑袋上之后沿着水泥路继续往前走去,丝毫不顾及还在后面鬼哭狼嚎的三人。

  

举报

作者感言

悠哉依然

悠哉依然

新文占坑啊,我休息的时候找不到我的可以到我围脖上去寻我,潇湘悠哉依然,爱你们笔芯。

2020-03-13 16:1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