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生之国民男神太嚣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 拿回我的东西

重生之国民男神太嚣张 悠哉依然 2024 2020.06.18 17:35

  容楚突如其来的动手让么梅姨也吓了一跳,以前这孩子可不是会对任何人动手的人。

  因为顾及到原本就是女扮男装,有些害怕被村子里的孩子欺负和知道,从来都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人。

  就算是人家吐口唾沫在她的脸上也能够泰然处之擦干净的孩子,哪里会这么直接的动手断了一个人的手腕。

  所以刚听到这些话的时候梅姨是一点也不相信的,可是现在,她也愣住了。

  眼睛都不眨的就把树枝刺入人额皮肉掌心,她的眸中和从前不一样,多了几丝冷酷和从未见过的寒冷。

  “小楚,你快给大家道歉,别这样。”梅姨着急的快哭了。

  小楚以前可是从来不会这样的,现在这样子,她有些害怕。

  “道歉?”容楚眼皮子一挑,眉眼淡淡的透着疏离,“我没错,为什么要道歉。”

  “你还没错,你这可是活生生的把刘奇的手给掰断了,这要是他爸在村里,你看看会怎么收拾你!”旁观的大妈叫了声。

  刘婶听到周围人的话,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开始哭起来。

  “我的个娘哟,我家男人去得早,留下我们孤儿寡母的日子原本就不好过,大伯又不在,这是欺负我们家孤儿寡母的没人管了呀!!”

  一听到这话,周围的人可是都躁动起来了。

  刘洋的父亲去的早,家里也就是刘奇的父亲在照管着,刘奇的父亲进城打工去了所以不在家。

  平时也因为家里没有男人的缘故,大家也都对刘婶一家多一些照顾,刘奇和刘洋也都被村里格外关照一些。

  容楚看了眼没说话的刘奇,反倒是刘洋身上的气势开始起来了。

  村长听着女人的哭喊声,看了眼一脸平淡的容楚和她身边的梅姨,这些年容念楚在村里的表现的确不是很好。

  好几次都闯祸,几次放火点了村民的麦子,偷鸡摸狗更是没少做,不知道烤了村民的多少鸡了。

  这孩子说实话也不是什么好孩子,到底,也是外来的,以前再怎么护着,现在也不能护着了。

  “小楚,你当着我的面伤了刘婶这是事实,无论刘奇和刘洋的事情是怎么样的,你的确太过分了,最好现在就和刘婶道歉!”村长言语正直。

  “对,还要赔偿医药费!”刘婶补了句。

  容楚冷哼一声,从前容念楚被这些人折腾的半死不活的时候,他们可从来没有过赔偿医药费的心思,今天这个机会,倒是提出来了。

  “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小楚还是个孩子,我替他道歉。”梅姨眼泪都要下来了。

  学校里的赔偿还没有着落呢,现在断断然不能再有另外一笔的赔偿出现了,否则的话他们可真的是雪上加霜了。

  从她接纳这个孩子开始,就想过,一定要将这个孩子供出来,虽然小楚的成绩不好,但是念个技校出来最起码有手艺,也不会饿死。

  这要是直接断了粮了,这孩子可怎么办啊。

  容楚安抚性的拍拍老人的手背,“您放心,我能解决。”

  她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可不是就为了让这些人来占她的便宜的。

  既然现在是她在容念楚的身体里,哪怕她可能已经看不到了,就算是为了安慰那个曾经被欺负了无数次的女孩子。

  她从前受的那些委屈,多多少少也得拿回来一些。

  “小楚,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要好好的相处,而且是你错了,听话,给刘婶道歉啊。”梅姨劝和道。

  她知道如果容楚固执的后果是什么,容念楚之前把村里的孩子给打了,可是分明是容念楚身上的伤更加严重,那孩子不过擦破了点皮。

  事情的起因没有人问过,可是就那两个月的时间,村子里的人都十分有默契的对他们避而不见。

  有的时候冷暴力和语言暴力,是最伤人的。

  梅姨也想过要离开这里,可是人总是要记些别人的好处的不是吗。

  这片土地曾经养育了她,虽然这里只有现在居住的那间破旧的屋子是属于她的,可是人总是对家乡有种赤诚的热爱。

  “放心,我知道应该怎么做。”容楚看着梅姨,眼神坚定。

  梅姨还想说什么,就被容楚按在一旁的木头椅子上坐下了。

  她脑袋里想起来这些年容念楚在这里受的委屈,那样的无所适从,无人依靠,千夫所指,成为所有人嫌弃的对象。

  十二岁来到这个地方,整整六年的时间,从热爱到绝望,再到麻木,她经历的或许更多。

  “看完这个在说话,我希望你们在看完这段视频之后,能够给我一个公正的决断。”容楚说着将手机画面调出来放过去。

  从来不做无把握的事情,从在这具身体上苏醒开始,她拥有了容念楚的记忆。

  像是希望有人能够帮她报仇一样,那些记忆无比的深刻,深刻到连带着容楚都跟着疼痛。

  整个视屏里都是这段时间刘洋对她的挑衅,无论是在学校还是在村子里,甚至连同刚才的画面都能够看得一清二楚。

  整个事件已经十分清楚了,似乎是刘洋主动挑衅,甚至是无理取闹的去招惹容楚的。

  这个从前就是刺头的孩子,这一刻好像真的变成了被无端欺负的孩子。

  “这上面清清楚楚的能够看得到发生了什么,无端的解释我不想做。”容楚收回手机看向村长,“我找你,还有其他的事情。”

  有些东西,不用说多于的话,公道自在人心这句话,容楚从来不信。

  这些证据也许不管什么用,但是至少能够堵住那些聒噪的嘴。

  村长看着这个大不一样的少年,手心居然不自觉的冒出了些许汗意。

  “什么?”

  容楚环顾四周,那些一张张冷漠的,带着嘲讽和戏虐的脸上,和以往一样,对于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好像他们的处理方式,都是一样的。

  “我要要回我的东西!”

  刘婶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和身边人解释的动作都停了下来,愣愣的看着对面的少年。

  要回他的东西,是什么意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