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我有一座恶念空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苟发财求救

我有一座恶念空间 飞奔的链条 2075 2020.02.08 23:42

  不过一上午的功夫苏定便搞定了二百多号病人。

  大家愁眉苦脸地过来,喜笑颜开的走人,纷纷道,镇上又出了个小苏神医。

  其实苏定哪有什么特效药。

  陈老实说的那种热乎乎的感觉不过是几味温补的药材。

  而真正起作用的是太极图。

  小镇中人能接触到的神秘灵性只有灰雾之力。

  而且连负面心灵状态都谈不上,只是非常浅显的一些污染。

  以苏定对灰雾之力的理解吸收起来比吃饭还简单,分分钟搞定。

  苏定施施然收拾起桌上的残渣。

  而苏一一两眼冒圈,不住地嘟囔着为什么会这样之类的话。

  可怜这孩子学了十几年的医经,结果一上午的功夫差点三观尽毁。

  “到底为什么嘛?这药不该有作用的。”苏一一眼泪巴巴的围着苏定转。

  苏定终于发了善心:“别纠结了,这方法只对我有用,我背后有大佬罩着。”

  苏一一也不哭了,眼中闪着八卦之光:“什么意思,快说快说。”

  苏定:“……”

  所以刚才哭根本不是因为三观被毁,而是好奇心没得到满足吧?

  苏定叹息,同样是便宜老姐,怎么做人格的差距就这么大。

  “他们精神污染都是因为灰雾之主,我跟灰雾之主是老铁,给他打个招呼就搞定了,就这么简单。”苏定随口扯淡。

  苏一一嘴巴张大,惊奇道:“就这还简单?真的假的?”

  “要不你去问问?”

  苏一一头摇得像拨浪鼓:“不行不行,老爹不让我碰神秘灵性,他说灰雾之主就喜欢年轻的小姑娘,被抓住就会拖进深渊当童养媳永远无法离开。”

  苏定又:“……”

  说这种话活该被灰雾之主抛弃吧?

  便宜老姐是真正的‘灾祸’体质,不让她触碰神秘灵性倒也情有可原。

  说起来,苏定猛然想起一件事。

  ‘灾祸’体质容易招惹邪祟。

  苏二狗精神出现问题的那一夜便宜老姐在现场。

  自己去魏老爷子家出诊便宜老姐跟在身旁,导致了后来的黄泉事件。

  老玄头检测心灵状态引来据比尸大佬的关注时她也在。

  接福礼事件便宜老姐还在。

  这么说来,自己最近每次接触邪祟似乎都离不开便宜老姐。

  或许,自己发现了一个了不得的秘密!

  “你离我这么远干嘛?”苏一一问。

  苏定摇头:“没事,我最近对姐姐这种生物过敏,算命先生让我跟姐姐保持距离。”

  “算命先生是什么?”

  “一种可以吹牛吹到你怀疑人生的大佬。”

  两人正扯淡,门外又进来一个人。

  苏定摆摆手:“今日不接诊了,明天请早。”

  “小苏郎中,是我。”

  多么猥琐又让人讨厌的声音!是谁?

  苏定回头,发现苟发财正搓着手满脸谄媚笑容。

  有两天没见这货,看上去精神头更差了。

  苏定挑挑眉,看了一眼苏一一。

  发现她只是露出好奇的表情并没有生气。

  也是,这傻妞是众多人格中少有的不知道自己身份的人。

  小三姐那一巴掌大概也不会清楚。

  苏定淡淡道:“何事?”

  苟发财眼袋浓重,似乎许久没休息好,他颤抖着从怀里掏出一叠银票。

  苏定眼皮子跳了一下,手指下意识做了一个数钱的动作。

  每张一千的那种。

  苟发财苦逼着脸道:“那日伟大的灰雾之主告知您老是它老人家的供奉者,小的越想越怕便请王老爷家的供奉黄世离大人查看。黄世离大人只说这事除了小苏老板谁都救不了。这几日家中怪事愈发多了,连我那黄脸婆都接连遇到怪事吓得起不了床,钱财也总是无故丢失,求求小苏郎中救我啊。”

  苟发财越说越伤心,也不知是心疼钱还是心疼老婆,居然哭了。

  苏定微微皱眉。

  苟发财沾染邪祟是必然是。

  本来他是打算等邪祟闹大给苟发财一个教训后,再做个实验研究一下失败箓印零件对人造成的精神污染是什么量级。

  没想到苟发财居然找王富贵家的供奉帮忙了。

  老玄头曾经给他提到过小镇几个绝对不能招惹的人。

  一个是魏老爷子,如今已经消失。

  一个是新来的镇长。

  最后两个是王富贵和他的供奉黄世离。

  此人身份神秘,平日除了跟随车队押送一些重要物资外极少露面。

  但老玄头说有一次他远远地看到过黄世离,他周身密布邪祟,只有黑暗行者才有此种诡秘。

  苏定又问老玄头是不是黑暗行者。

  老头只是故作神秘的笑笑,没有否认,也没承认。

  反正苏二狗早就交代了不让苏定接触黑暗之事,老玄头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告诉他如何成为黑暗行者的秘密。

  想到这,苏定忽然笑了。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灰雾之主无故消失和刘德旺的突然发难背后都藏着秘密。

  整个小镇谁最有实力玩阴谋?

  苏定淡淡道:“你真想得救?”

  苟发财赶紧将银票奉上:“求小苏老板救我。”

  “那就按我说得来。”

  ……

  远离小镇中心的一座大宅之中。

  王富贵正在美貌侍女的服侍下沐浴。

  专门用锡兰桃木制成的巨大浴池有消灾减祸的功能,如果普通人经常在此沐浴一丁点的精神污染都不会沾染。

  但此时,庞大的浴池中以王富贵为中心,一层又一层带有某种邪恶气息的黑色物质散发而出,一转眼池子便成了一汪黑水。

  大群侍女忙不迭换水,一滴水不小心落在了手背上,磅礴的邪意让那侍女差点跪坐在地上。

  “老爷,苟管家求见。”

  王富贵睁开眼,正好看到侍女小心擦拭着手背,他淡淡道:“被污染就不纯净了,去三号工厂做工吧。”

  侍女听到三号工厂顿时身子一软跪倒在地上不住磕头:“老爷我错了,求您别把我送到三号工厂,求您了。”

  王富贵不耐烦地摆摆手,门外进来两人直接将侍女架出去。

  哀嚎声一直传到很远才消失。

  苟发财低着头小心翼翼地进来,直接跪在地上五体投地:“老爷,二狗作坊的小苏郎中让我给您带话,他说手上有一批精工级箓印零件,问老爷您收不收。”

  王富贵猛地睁眼,眸子闪过一丝黑芒:“一批?精工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