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金枝玉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引火烧身

金枝玉叶 灯火阑珊 8934 2007.06.19 09:48

    齐泷手中拿着一本折子,已经快半个时辰了,却一页也没有翻过,看起来是在看折子,只怕心思早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苏谧在一旁静静地侍奉,没有丝毫的打扰。

  看了半响,齐泷忽然就把手中盯了半天的折子往桌子上一扔,心烦意乱地站起身来。他走到窗子前,看着外面日渐青翠的枝丫,一阵风吹过,发出松涛般的声响,夹杂着鸟儿婉转清脆的鸣叫声,郁郁青青,灼灼其华。

  齐泷看了半响,终于出言问道:“谧儿,你可曾听说……”说了半句就止住了话语,欲言又止地样子。

  苏谧上前将搭在一旁的金丝披风拿起,为齐泷披上,柔声道:“春寒料峭,皇上可要注意保证身子啊。”

  齐泷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也没有答话,继续看着窗外,思虑着什么。

  苏谧见到这些心中自然明白,必定是那个谣言进了他的耳朵里。

  早些时候她让小禄子把这个谣言偷偷传出去,倒是没有要求他必须传到皇上的耳朵里面,反正她也没有这样的势力,而且这样也太危险了。只要把谣言传到西福宫或者高升诺那里就行了,倪晔琳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依照倪家的势力,让谣言传到齐泷耳中自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人类的联想力原本就丰富,而宫廷里头的人尤其如此。这样的谣言在齐泷继位初年就曾经出现过,但是很快就在强力的压制之下平息了,如今又一次死灰复燃,不能不让人更多一份联想。

  如今看到齐泷的反应,只怕心里头是有几分怀疑的了。

  苏谧笑了笑,柔婉地问道:“皇上有什么烦恼的事情吗?怎么这样愁眉不展?肯定是朝中的那班子不省事的老臣又让皇上烦心了。”

  齐泷摇了摇头,说道:“谧儿,你可知道近来宫里头流传着一个谣言?”

  “臣妾听过。”苏谧笑着回答道。

  齐泷呆了一下,他原本以为,苏谧必定是要说没有听说过的,毕竟这样干系宫闱隐秘的事情,谁都不会主动招揽到自己的身上来,明哲保身才是常理。

  “皇上是说这一次关于皇上身世的谣言吧?”苏谧坦然地笑道:“宫中向来擅长编造各种无中生有的事端,当年皇上继承皇位的时候不是也有过这样的谣传吗?如今不过是死灰复燃而已,皇上何必为此忧心呢?”

  “朕不是忧心……”齐泷顿了顿,不知道怎么说地沉默了片刻。

  “那……皇上可是疑心无风不起浪?”苏谧试探着问道。

  齐泷犹豫着点了点头,说道:“其实朕刚刚继承皇位的时候,就听说过这样的谣言了……”剩下的话没有说出口。

  苏谧心里头明白,只怕当年的时候齐泷就起了疑心,可是他得以顺利地继承皇位,与他是太后嫡子的身份有不可分割的关系,怎么会让这种可能动摇他皇位正统性的谣言传开呢?别说只是一个谣言,哪怕当时就是已经证据确凿了,齐泷也要把这些话斥之为妖言惑众,大肆镇压才行。

  如今却是情势不同了,齐泷继位这几年已经逐渐坐稳了位子不说,王家的势力也不像以前那样给他带来助力,反而是一种皇权的阻碍了。

  只怕不仅仅是因为这样一个简单的谣言重起,而是齐泷的心里一直存着这样的一个芥蒂才是。

  这一次的谣言又分外的明确,甚至已经言之凿凿地说出齐泷原本的生母是一位居住在渡月宫中的的宫妃,可惜生下孩子不久就死的不明不白了。

  “皇上既然不放心,那为何不下令彻查呢?”苏谧一脸疑惑地问道。

  “事情不是这么简单啊,”齐泷叹息道:“如今王家的势力实在是太大,谧儿不知道朝中有多少文臣是王家的门生故旧,又有多少武将是王家的姻亲眷属。朕如果真的下一个这样的诏令,都必然会引来朝臣的攻讦。而且……”

  而且如今王奢正领兵在外,当然不能、也不敢有这样动摇人心的举动了,苏谧暗中替他把话补齐了。

  “既然如此,让人暗中调查不就好了吗?”苏谧又问道。

  “这样也难啊,”齐泷摇了摇头,“终究是二十多年前的陈年旧事了,当年的宫人大都已经不在宫中,尤其是服侍后宫的嬷嬷,竟然没有一个是当年的旧人,如何还能够找寻地到?”

  苏谧心中暗暗惊疑,看来齐泷在当年谣言初起的时候就忍不住暗中派人调查过了,这样的举动何其草率,不知道王家察觉了没有,万一被王家知道……

  “当年的旧人……”苏谧略作思索状,忽然拍手笑道:“宫中如今不是还有诸位太妃吗?”

  “宫中这些太妃太嫔入宫最早的一位也是显櫦十一年了。”齐泷摇头道:“不过……”他思索着,这样的方法倒是可行,自己的生母如果真的不是太后的话,必然也是宫妃,当年贴身服侍父皇的这些妃子们必定是知道一些端倪的。

  “如今的后宫里面,除了太后,太妃之中地位最尊贵的就要数妙仪太妃了,她平素为人和善,多有交游。不如暗中派人询问一下太妃的意思。”苏谧建议道。

  齐泷沉吟起来。

  看出他的犹豫,苏谧心知此事还是点到即止的好,说道:“其实这些事情不妨以后再说,依臣妾之间,皇上这些年来与太后她老人家母子连心,情深意重。皇上待王家的深恩厚德,那是全天下人都看在眼里的。如今传出这样凭空污蔑太后的谣言来,如今宫里头上下都看着皇上,皇上此时万万不可轻举妄动,若是落到了有心人眼里面,王家会怎么想?太后会怎么想?”

  “嗯,”齐泷点了点头,神色阴郁地道:“如今,朕也只能够这样了。”他转头看向窗外,那里天色逐渐地阴暗了下去,又要下雨了。

  苏谧婉而一笑,被强行压制下去的苦恼,只会让掩埋在心中的不快更加的深重,也势必让接下来的爆发更加的激烈。

  不久,齐泷就下了旨意,责令严加惩治彻查胆敢传播谣言的人,终于让这一番宫里的波折开始逐渐平息。但是表面上平息了的东西,实际上在人的心里产生了如何的波澜,是任何人都无法揣度衡量的。

  ※※※※※※※※※※※※※※※※※※※※※※※※※※※※※※※※※※※※

  “你说妙仪太妃病了?”苏谧问道。

  “是啊。”小禄子回答道,刚刚苏谧派他前去慈宁宫那里探听情况:“奴才刚刚去了那里,就远远地看见几个太监在那边走过来走过去的,行迹甚是可疑,我没有靠近,找了旁边看守宫室的一个小太监问了问,说是什么传染的疾病,如今就几位太医能够进到里头去,旁的谁也不让进去,听说过一些日子,还要让妙仪太妃移出宫去养病呢。”

  移出宫去?苏谧沉思了起来,看来是太后知道了什么,这也难怪,如今宫里头就有那么几个知道当年旧事的,而妙仪她在寿宴那天出面维护自己的举动也实在是太明显了。

  太后的这一招果然狠毒,只怕等到移出宫去,不用几天,妙仪太妃就要顺理成章地“病逝”了。

  必须寻个时机去齐泷的耳边说一说。断不能让人出了宫廷的。

  深夜,甘露殿中,璇旎温存之后,齐泷已经沉沉睡去,苏谧正温婉地躺在齐泷的怀里,思量着明天应该如何应对,刚刚她已经向齐泷说起想要去探望一下妙仪太妃的事情了,齐泷也不疑有他。

  昏昏沉沉之间,忽然被外面的一阵喧嚣声惊醒。

  苏谧翻过身来,外面的声音越来越近,不一会儿,门上“咚咚”不知道被谁轻轻敲击了两下,随即高升诺的声音低低地传来:“皇上……”

  回头看看齐泷睡得正熟,苏谧低声问道:“怎么了,什么事情,外面怎么这样吵?”

  “娘娘,”高升诺低声回禀道:“是宫里头走水了,大家正在赶着救火呢。”

  “走水了?是什么地方?”苏谧连忙坐了起来,披上衣服。

  “是西边慈宁宫那里。”高升诺回禀道:“如今内务府的人已经赶着去救火了。也不知道具体是那一处宫室,差不多就是敬胜斋一带。”

  慈宁宫、敬胜斋!

  苏谧一把掀开帘帐:“什么?!”

  齐泷被惊动了,睁开眼睛,还带着几分困意问道:“怎么了?”

  苏谧还没有说话,外面高升诺已经低声回禀道:“皇上,是宫里头敬胜斋那边走水了。”

  齐泷眼神朦胧地疑惑了一阵子,显然没有想起敬胜斋是哪一边的地方。苏谧连忙说道:“皇上,敬胜斋可是在慈宁宫那里啊,万一要是火势太猛,烧到慈宁殿……”

  齐泷这才紧张起来,连忙起身,值夜的宫人进来拿过衣服披风,苏谧为齐泷穿上,然后自己套上衣服,头发都来不及梳理,就匆匆地走出门。来到廊下,远远地向西边望去,半边天似乎都被烧得通红,烟气火燎。

  “火势这样大?!”苏谧震惊问道:“妙……太后和诸位太妃都怎么样了?”

  没有人能够回答她的问题。

  外面伶俐的宫人已经备好了车辇,此时苏谧也顾不上推辞了,和齐泷一起乘上车辇就向慈宁宫那边赶去。

  快到了慈宁宫,就看见一路上,不少内监杂役提着水桶心急火燎地向前跑去。

  到了近处,火势熏人,热浪扑面。齐泷停下车辇,下来看向四周,高升诺赶紧扶住齐泷向前走去。

  “太后那边怎么样了?”齐泷问了起来。

  附近的小太监看见齐泷的御辇,连忙跑过来回禀道:“太后她老人家一切都好,就是受了些惊吓,火势刚刚起来的时候就移出宫外了,如今就在秋启宫那里。”

  听到太后无恙,齐泷松了一口气,问道:“那火势如何了?”

  “皇上放心,如今火势已经控制住了,幸好前几天下了一场雨,地上还有几分湿着,慈宁宫东头又有一处水池,所以火势没有蔓延。”太监一边回答着,一边领着齐泷向太后所在的地方走去。苏谧也下了车架跟在后头。

  众人走到秋启宫,连宫门也没有进,就在一处大树之下,太后正颤巍巍地站在那里,被一群宫女内监团团围住。

  “皇上怎么过来了?这火势凶猛,万一伤了龙体可如何是好。”太后看见齐泷过来,脸色一变,立刻说道。

  苏谧带着几分疑惑地看着太后的脸色,她见到齐泷的时候,那一瞬间的慌乱苏谧是看在眼里的。

  仅仅是因为火灾的惊吓,还是因为做贼心虚?火灾的地方为什么偏偏是妙仪太妃所住的敬胜斋?

  “母后有了危险,儿臣怎么能够不侍奉左右呢?”齐泷上前挥退一边的侍女,扶住太后道。

  “哀家一把老骨头了,身边奴才一大堆,哪里会有什么危险啊,倒是皇上才应该好好慎重。”太后心神不定地说道。

  “儿臣明白。”齐泷随口应道:“母后受惊了,依儿臣之间,也别在这里久呆了,不如母后与儿臣一起去殿内坐坐吧。”说着就要扶着太后向殿门走去。

  “等等,哀家看这里也不是个安稳的所在,说不定那火势就要烧过来,还是去凤仪宫那边吧。好歹安生一些。”太后出言阻止道。

  “既然是母后的意思,就摆架凤仪宫吧。”齐泷从善如流地应道。周围的侍从服侍着两人向车辇走去。

  苏谧想要跟上,刚刚走了一步,又退了回来,眼见周围没有人注意,她向慈宁宫走去。越到了近前,火势越发骇人,她一把拉住了一个正提着水桶匆匆奔跑的小太监,问道:“火灾救地怎么样了?妙仪太妃呢?”

  那小太监被人扯住正要发火,转头看见了苏谧虽然衣冠散乱,但是仅仅从身上那件闪烁着水样光泽的绫罗披风就明白必定是一位主子娘娘了。当即换了脸色,恭谨地回答:“回主子的话,最初走水的地方正是妙仪太妃她老人家的敬胜斋,里面的情形奴才也不清楚,火势太大,没有人敢靠近啊。”

  苏谧心里头一沉,这时候远远地听见何玉旺的声音在不远处传来,“快!快!快一点儿!你们这帮子不顶用的杀才,要是火势蔓延到主殿那边,看你们怎么交待。”

  一群小太监像是一只只没头的苍蝇一样,被他指挥着四处乱窜,鸡飞狗跳。

  苏谧走上前问道:“何总管。”

  听到苏谧的声音,何玉旺吓了一跳,转头看了半响才认出是苏谧,不禁惊问道:“啊,主子,您怎么过来了?水火无眼,万一要是伤着您可怎么办呢?”

  “我问你,如今的火势如何了?妙仪太妃可是出来了?”苏谧哪里有和他客套的心情,急忙问道。

  “哪里还能够救得出人啊?如今敬胜斋只怕已经是烧透了的,妙仪太妃她老人家恐怕……唉,”何玉旺苦着脸说道:“如今奴才正领着人救火,只求苍天保佑让火势万万不要烧到慈宁宫主殿那边去。也不知道太后她老人家如今受的惊吓如何?万一她老人家有啥不妥当的,奴才又几颗脑袋都不够砍的啊。”

  苏谧没有兴趣听他抱怨,转身向前看去。

  何玉旺却在身后一边摇了摇头一边叹道:“这火势也稀奇,到底是怎么烧起来的呢?还烧得这么猛。”

  是谁烧起来的?是太后被逼得急了杀人灭口吗?苏谧一阵恍惚,她见到妙仪太妃的次数虽然不多,可是妙仪气度高华,让她有一种近乎长辈的亲切感,如今……

  苏谧回了采薇宫。在床上坐了快一个时辰,天色已经慢慢变亮了,正在发呆的时候,门帘子一掀,出去打听消息的小禄子进来说道:“主子……”

  “怎么样了?”苏谧连忙问道。

  “火势刚刚才被扑灭,已经打听清楚了,妙仪太妃确实是不幸故去了。”小禄子说道:“尸首……已经在屋里找到了。”

  苏谧脸色一阵发白,虽然心里早就知道必然是这样的结果,可是还是一阵难受。

  “主子,”小禄子看着苏谧的脸色,迟疑了一下,小声说道:“还有一个不得了的传言呢。”

  “什么?”苏谧随口问道。

  “就是……”小禄子看了看左右,神色紧张地说道:“刚刚奴才去打听消息的时候竟然听到有在敬胜斋附近侍奉的小太监说,火势刚刚起来的时候,当时屋子里面传出妙仪太妃的大声喊叫来。一边喊着谣言不是她传出的,后来骂什么是太后害她,杀人灭口什么的。当时在场的人都吓得不得了呢。”

  “什么……”听了小禄子的话,苏谧脸色禁不住变了,问道:“有多少人听见了?如今那些人呢?”

  “这个,听说声音喊地凄厉高亢,估计在附近的人都听见了的。”小禄子说道:“如今火势刚刚救下来,人还都呆在敬胜斋附近,只是何玉旺总管奉了皇后的命令,说是要彻查纵火的犯人,火势刚刚下去没有多久,就将原本在敬胜斋附近的一干人等统统扣押了起来。”

  “都听见了?”苏谧迟疑了一句。这怎么可能呢?

  真的是太后动的手?苏谧诧异起来,如果是太后动手怎么会让这样多的人听见这么大的破绽?

  尤其是现在这个风口浪尖上,太后是绝对不会沉不住气的。如果真是她动手,必然是雷霆一击,让人根本不可能有机会反驳。

  不是太后!?

  那是谁?

  苏谧忽然就想到了那天夜话的时候,妙仪太妃带着一份决然、一份凄凉的表情。

  那时候,她就已经知道了,自己恐怕是活不长了吧?

  是的,就是这样!

  尤其是太后命人将她以疾病的名义软禁之后,她也明白,等自己离开了这座宫殿,自己的生命就要尽了,所以,她才下了这样的决心,自己点燃了自己的宫室,让所有眼线和看守都因为惧怕火焰而纷纷逃离,趁着这个空隙,把自己压抑了一生的话语都喊了出来。

  她最后的那些话,会给太后,给王家带来多大的麻烦不言而喻。

  想起太后刚才那慌乱的表情,那不是做贼心虚的表现,而是因为听到了妙仪太妃最后的呐喊了吧!

  苏谧笑了,笑容却是一种凄凉,她只觉得心中酸楚难忍。

  在长久的与世无争,隐忍谋划之后,又涉及到这样的阴谋之中。苏谧忽然就想起来小禄子以前说过的妙仪太妃在这个宫廷之中的经历,她的孩子,还有她的家人……

  这样深重的仇恨,让她苦心地谋划复宠,并且恭谨地侍奉自己的仇人。可惜,在她还没有开始展开计划的时候,先帝就突然去世了。而万般讽刺的是,因为对太后的讨好奉承有功,所以她活了下来,在没有子嗣的情况下得以安然晋为太妃。

  这些年,每天都得对着自己的仇人微笑奉承,连一丝报仇的希望都看不到,她有多么痛苦啊!仅仅是从那一头早生的华发就可以知道,她会是如何地锥心刺骨了。

  这个宫廷里面,有几个人是真正幸福的呢?

  红颜暗老白发新,一闭上阳多少春,少亦苦老亦苦,少苦老苦两如何?

  这深宫之中,苦的不仅仅是宫花寂寞红的悲凉,还有更多的阴谋陷阱,争宠算计,更多的陷害栽赃,含冤难白,让无数的女子白发红颜,痛苦一生……

  “立刻替我梳妆,”苏谧转头吩咐觅青道:“我就要去见皇上了。”

  觅青抬头看向苏谧,晨光之下,苏谧的脸容现出一种决然而又凄楚的美丽,如同花瓣之上的露珠,娇娆而又有一种充满自信的魄力。

  既然妙仪太妃已经为她铺了这样好的路,她当然要尽快地顺利地走下去,才不会愧对这样的牺牲。

  齐泷下了早朝,步入乾清宫,苏谧已经在那里等待着了。

  苏谧上前为他体贴地脱下朝服,换上平常的便装。

  “谧儿今天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昨晚的火灾没有吓着你吧?”

  “臣妾没有妨碍,”苏谧笑道:“就是担心皇上,所以早早地过来了。倒是皇上没有被火势伤着吧?”

  “朕能有什么事情。”齐泷笑道:“身边的奴才这点子用处还是有的。”

  “就是不知道太后她老人家身体如何?”苏谧问道。

  “太后的身体还好,就是精神不太稳当,昨个儿陪着她说了一阵子话,正好早朝的时间了,就直接去上朝了。”

  “这样就好啊,只是昨天的那一场大火端地吓人,臣妾都看的心惊肉跳呢。”苏谧心有余悸地说道。

  “水火无情,昨天确实危险。”

  两人正说着,高升诺走了进来,手中捧着卷册,进来就磕头禀报道:“皇上,内务府刚刚将这次火事的情况调查了一遍。”

  “怎么说的?”齐泷随口问道。

  “这个,原因尚且在调查着,只是把损失统计了出来。”高升诺一边说着,一边把手中的卷册高高地呈上。

  齐泷却没有伸手去接,反而高声问道:“原因还不知道?都是怎么当差的?!这样危险的事情宫里头岂能轻视,这一次烧着慈宁宫,幸亏还没有涉及到正殿,没有伤着太后。若是第二次,第三次呢?说不定什么时候把朕的乾清宫都一并付之一炬了!”

  高升诺低着头,也不敢答话。苏谧上前把他手中的卷册接了过来,走到齐泷身边柔声劝道:“皇上不要生气,如今那里都烧成一片白地了,也难怪内务府的人想要调查也暂且无从下手啊,此事着急不得的。”

  齐泷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

  苏谧又转头向高升诺问道:“宫里头可是有太妃不幸遇难?”

  “回莲主子的话,妙仪太妃她老人家不幸遇难了,除此之外,没有主子伤着,就是几位附近的太妃都受了不少惊吓。”

  “妙仪太妃?”齐泷声音里透露出一丝的疑惑,不禁转头看向苏谧,他还记得苏谧上一次说过这位妙仪太妃是后宫里头位份最高的几位太妃之一,素来人望颇重的。想起这一次不明不白的火灾,他脸色忍不住就开始有几分难看了。

  苏谧察言观色,当即说道:“只是火灾这样危险的事情也不能不察,听说皇后娘娘,一早就把敬胜斋的一干人等都锁拿了起来,等待调查,皇上,事不宜迟,这样危险的事情可万万不能有第二次啊。”

  “也是,”齐泷点头道:“就让刑部接手算了。”

  齐泷竟然想要动用刑部了!苏谧一惊,看来他真是动了疑心了,可是焉知刑部没有王家的人,苏谧立刻笑道:“皇上,有几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既然有话就说来听听,谧儿的见解向来有道理的。”齐泷心不在焉地说道。

  “皇上让刑部的人接手此事只怕有些不妥啊。慈宁宫地处后宫深处,刑部的官员都是男子,来往多有不便,而且司掌刑讯之人戾气又重,万一惊扰了诸位太妃……听说有几位太妃已经被昨夜的火事吓得病倒了,如果再受到惊吓岂不是雪上加霜?”见到齐泷面色动摇,苏谧连忙又道:“依臣妾之间,不如暂时就让内务府来调查此事,只是缺了个指挥拿主意的,不如就叫一位宫妃前去主事。”

  齐泷思量了片刻,计较着其中的得失,说道:“也好,外府的男子,出入宫闱终究不妥当,就按照谧儿的意思办吧。”

  “如今太后她老人家受了惊吓,只怕病情又要加重,皇后娘娘自然分身乏术,好在贵妃娘娘素来行事公正严密,明察秋毫,不如就请倪贵妃来处理此事吧。”苏谧连忙又说道。

  听到倪贵妃的名字,高升诺忍不住偷偷抬头看了苏谧一眼,神色不变地低下头去。

  “嗯,”齐泷点了点头,说道:“就这样好了,只是此事必须尽快查明,高升诺,你去传倪贵妃来这里。”

  高升诺连忙低头应是,跑了出去。

  齐泷又翻开卷册,看着册子里面一连串的数字,一阵头疼。

  这一场大火,从敬胜斋开始,向外一直蔓延了三四处宫室,中心地点的敬胜斋自然是化为灰烬了。其余还有三处宫室被烧得半塌,眼看是不能再住人了。还有更多的地方烟熏火燎,狼狈不堪。

  “唉,正好前些日子交待工部修整宫室了,如今就将慈宁宫顺道一并修缮了吧。”齐泷心烦意乱地将手中的卷册扔下道。

  ※※※※※※※※※※※※※※※※※※※※※※※※※※※※※※※※※※

  倪贵妃接手彻查这一场火灾的始末,不久就有了结果。

  倪贵妃正式呈上的折子说的分明,是因为妙仪太妃宫中的侍女不小心让火烛引燃了帷幕,引发了这样一场火灾。因为肇事的宫女也死在了火场之中,所以此事齐泷下旨训斥了一番宫人小心从事之后就不了了之了。

  至于调查之后,倪贵妃前去面见齐泷时候又详细地禀报了些什么,自然没有人知道。

  齐泷在事后专门下了旨意抚慰太后和一干受惊的太妃,并且令人以皇贵妃礼厚葬了丧生的妙仪太妃。而那一晚,妙仪太妃周围侍奉的宫人,甚至前去救火赶去的早的太监,都被齐泷以侍奉不周,粗心大意,或者救火不力,延误事宜等的罪名,不是处死,就是打发进了苦役司。并下令关于那一晚的事情,谁也不能再提起。

  贴身服侍的苏谧从日常的言谈举止就可以看出,齐泷对王家的不满和疑虑又深了一层。只是如今王奢已经带兵去了前线,后方当然不能有什么不稳的举止了。

  这一场轰轰烈烈的大火,就在宫人诡异的缄默之下渡过了。

  第四卷:暮鼓晨钟•迷途难返(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