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修真修成了资本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点评

修真修成了资本家 安非它 2590 2021.04.08 12:38

  李鲜等人试剑所在森林北部不远处,是御剑科的一座别院。

  别院的一座凉亭里,云表容师叔正盯着一个沙盘看的津津有味的,时不时还鼓掌欢呼一阵。

  「怎么样,云师妹?有什么有趣的?」

  说话的中年男子正是御剑科魏科主,此时在摆弄手上的烟锅。

  「魏师兄也来啦,辛丑届这次定向考可真有意思呢!」云表容心情不错,说着,取出茶碗给魏科主沏了杯茶。

  「说说吧,什么情况现在。」

  「辛丑弟子共九人,现在还在考场的有五人。出局的四人,一个是唐汉虎那个呆瓜,半天不到,就跑出了深林,压根没去想韩师兄话里话外的深意。袁缘和钟离被刘子铭淘汰出局,不过这两人在第一天围剿庞海川、唐欣晔、李鲜三人那场,表现不错,形成过压制。还有一个出局的是杨开,被李鲜那小子用符箓阴死了!」云表容简略地把考场情况描述了一番。

  「自己打起来了?周正风呢?」

  魏科主随口应道。

  「可不是么,还不是那严思源捣的鬼。整了一套把其他都淘汰,留到最后的就是赢家的理论,还挺唬人。也怪韩师兄,话说的不清不楚的。总之,除了唐汉虎那个呆瓜,其余几人都开始互相狩猎。倒是便宜周正风那小子了,有白白混了几个贡献点。」

  「师妹还是老样子,你为人师表的,不要对弟子有偏见嘛。」

  云表容白了魏科主一眼,继续打量起沙盘了。

  「嘿嘿」魏科主干笑几声,「依师妹看,这次定向考,辛丑诸弟子应该分到什么方向?」

  「还能什么方向,咱御剑科弟子,就是一打手,将来不是去执法殿就是去伏魔殿,难不成去庶务殿?」

  云表容没好气的说着。

  「典型就是唐汉虎呗,虎头虎脑的,天生听命干活的料,应该是执法殿最喜欢的弟子了。另一个极端就是庞海川咯,重情重义,才不管什么戒律法规,真正的性情中人。为了出口气,居然追杀了袁缘、钟离两人一整晚,打了个两败俱伤,最后还被刘子铭抢了人头,气的爆了半刻钟的粗口,现在又在满山遍野的找刘子铭……这种脾气,伏魔殿那群**最喜欢的咯。」

  「刘子铭呢?」

  「剑修!很纯粹的剑修,颇有古风,独来独往的。修为、实力、心性都很不错,在书院有些浪费了。我想应该会被剑脉的几个峰主收入门墙吧?」

  「师妹对他评价很高呢,不过真让你说着了,定向考之后会给他安排个考验,天星峰看上他了!」

  「那是,我什么眼光!你看吧,到时候那严思源还不得酸死!不过这小子这次运气不错,他挑起事来,转头自己倒摸进了个传承洞府,正探索的不亦乐乎呢!」

  「嘿嘿,」魏科主可算摆弄好他的烟锅了,举着烟杆深深吸了一口,「他是暗堂点名要的人,像他这种心胸狭隘之人,偏又有着不错的实力和资质,上头是不可能留他在剑门惹是生非的。」

  「暗堂!这!师兄!这严思源他毕竟还年轻,年少轻狂,好好教导一番就是了…」云表容有些急切。

  「师妹,」魏科主打断到,「他那是轻狂?凡人讲三岁看大,七岁看老!打严思源在下院霸凌同期时,他就被暗堂给盯上了。这几年暗堂又下了几次铒,他可全吞了!再说了,师妹不要对暗堂有偏见嘛。」

  「什么下铒,不就是钓鱼执法呗!自愿去暗堂的死士我自然尊重,可这种被骗去当耗材的,有几个能有好下场?好歹是我御剑科的弟子……」

  魏科主不想在这方面过多纠缠,摆摆手说道:「行啦行啦,师妹,不说他了。其他人如何?」

  「还有谁?钟离、袁缘、杨开都偏向守序,可以往去执法殿的方向培养,不过看起来都不是任事的材料,当修行弟子可能更合适。唐欣晔玩心太重,明明是科考进来的却不喜争斗,或许是去知客院的苗子。再就是李鲜了……」

  「怎么?」魏科主识趣的问到。

  云表容微微扶额:「他几乎把定向考的目的全猜出来了……还对着玉符搁那炫耀呢!」

  「哈哈哈哈!有趣有趣!」

  「可惜修为低,资质差。我是完全不知道他怎么会来怎么御剑科的?」

  魏科主吐了个烟圈:「哦,是陈师兄推荐的,说是心性适合当剑修。恩,算是师兄看走眼了吧。」

  云表容点点头:「这倒是,心性是真不错,一往直前的很有吾辈剑修的风采,可惜到现在连剑丸都凝不出来!反而在符箓一道颇有造诣,用符可比用剑勤快多了!」

  「怎么,听着有怨气?」

  「恨铁不成钢呗,他和杨开斗了一场,虽然借用了不少外物,可说实话表现不俗,尤其发剑的时机,又准又狠。人也聪明,几乎看破了定向考的目的,干脆转去符箓科或是经世科得了?」

  「定向考之后,我打算让他去守剑冢的。」

  「师兄!何至于此!」

  魏科主摆摆手,又深吸了一口烟:「总得给执法殿一个交代吧?不管怎么说,擅杀治下散修也太过了。」

  「他那是复仇,也算有大义在手。」

  「复仇?证据呢?完全是他的臆测!你刚才还说让他去经世科,你可知道,这次对他意见最大的就是庶务殿里经世科出身的那群政客。要不是伏魔殿出头,只怕书院也只好把他赶出去,夺了他弟子的身份。」

  「那也不用去剑冢吧……」

  「不如此,执法殿、庶务殿如何能消停?御剑科不是一直有条不成文的规矩,连续三月末位者罚去守剑冢。所以干脆借了这个由头,如此一来咱面子上也好看些!」

  云表容讥讽道:「又说面子,不就是书院怕了执法殿和庶务殿么!我可不觉得李鲜这次试剑排名会是末尾!为了我们的面子,毁的却是弟子的道途!」

  魏科主听着刺耳,微微发怒:「年轻人做错事,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云表容干脆也不说话,别过身子,生着闷气。

  魏科主见状无奈道:「嗐,师妹,你在御剑科是执掌庶务的,大可手上松一松,给他点补偿就是了。」

  云表容没好气的说了句:「你也知道是补偿?」

  「是是是,是补偿。看守剑冢不也能磨一磨他的心性嘛,大不了,过了一年两年的,找个由头再调回来呗?」

  「说的好听,到时候你肯定又是一堆理由推诿!你们这……」云表容说着,被沙盘中的变化吸引住了,「咦?」

  魏科主顺势扯开话题:「怎么?」

  「又有传承洞府被发现了,啧啧,我看看,按照记录,这洞府还有一道传承没被发现了,嘶,还是个七雅剑的传承!」

  「七雅?弈剑还是醉剑?」

  云表容掩面一笑:「琴!」

  魏科主不由抽了抽嘴角:「师妹,你让韩师弟注意一下,记得叮嘱弟子们,这个功法啊,它不是说古老的就是好的,有些功法一看就是走了偏锋,才会被淘汰……还有这个传承洞府,有的纯粹就是古人留下来的玩笑,要学会甄别……」

  云表容笑着打断:「行啦,得了这传承便是那李鲜,他连剑丸都没有,还修什么音律之剑?他就一把飞剑,难不成击剑而歌么?」

  魏科主微微缓了一口气,干笑道:「也不知是那个前辈的恶作剧。总之,记得提醒弟子们,要学会甄别。行了,你继续看,我去找你韩师兄说道说道!」

  魏科主说完这几句,就坡下驴,一溜烟的跑开,他可是有些怕了自家师妹了,整个一护犊子上瘾的!和下院的表筝师妹一个德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