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非白下的灰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5、多方吝啬

非白下的灰白 山羽沐垚 2037 2020.10.10 23:50

  本是低骊,奈何如非。

  简章抱着徐皓蓝坐了良久,就听见外面的走廊传来一阵骚乱,紧接着,一丈远外的门被打开,现出一张颇惊惧的脸。

  原来,有人眼尖的认出了简章,识得出了他的身份。

  汉州公安崔正局堪堪从家里亲自驱车来接这位“大人物”,脸上挂着的是难以置信的表情。

  崔局将欲说出口的疑问往回收了收。

  “这........”照理他是不用忐忑的,只是自己的地界突然出的这一号人物,还不知道这福池公寓是出的什么事才让这人出现在那里的。

  崔局长硬着头皮说了自己的身份。

  简章抱着昏昏欲睡的徐皓蓝,胸腔下的心思过了那么几道,才缓缓开口说道:“局长,真是抱歉,今日的事原就是我的责任,不过,我有几句话想找他们那位门卫的师傅说。”

  崔局默,想了片刻,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出去了。

  公安自有公安的一套处事准则,很快的,外面的那些人被崔局三言两语的就走了流程,顶着快午夜的天空走了,房间的门再次被打开,就看见门卫师傅出现在门口,后头站着脸色铁青的崔局长。

  此时简章怀里的徐皓蓝已经彻底睡着了,小家伙嘴角留着口水,想是睡得很香甜。

  当夜,徐皓蓝托付给公安的值夜干警,连夜驱车送回了象塔。

  一室寂静,简章问了门卫些许问题,从他的口中打探沐敬言的讯息,才得知似乎是临时起意刚刚出去了,至于什么时候回来,怕是门卫师傅也不知道。

  从门卫师傅的口中得知,跟沐敬言交好的有名女子似乎是叫王芝复。

  王芝复前段时间出了绯闻,恰巧那房子的业主名字原本登记的就是她的,那她与沐敬言的关系还不是呼之欲出吗,所以,门卫师傅的映像很深刻。

  门卫师傅的回忆大致就是王芝复出事后的那几天,沐敬言出了小区就没回来。

  简章颔首,心中不免徒增遗憾。

  “师傅,我们加个微信吧,改天她要是回来了,您通知我一声。”

  师傅虽然不知道眼前这位男子的身份,但大致也可从警方的态度推测一二,慌忙应下。

  简章瞅着眼前新加入的师傅微信,连备注都变得明确且置了顶的。

  对一个人到如斯地步,枝叶末节都视为掌中至宝。

  这世间,对沐敬言情至如此的男子怕是唯简章一人。

  ~~~~~~~~

  若论是女子,在初初恋爱之时付和满腔,情过之后黯然神伤,表示着自己不再相信爱情的怕是可车载斗量计吧。

  焦偌芸对着汉州的皓月,想起自己曾经无怨无悔的为张努德所做的一切。

  连他明言不会接纳自己她都可以消化接受,更何况是后娶再休呢。

  名义上的夫妻,多年的情感消磨,肉体快感也殆尽,想来,彼此对待之心也没有了青春时期的义无反顾与不论得失了吧。

  任何一段失败的男女关系,双方都有原因,浑然不会是单一见好就收的情感收敛,而绝对是多方吝啬的结果。

  那一年,估摸还是八九末转九零初的时候,具体日子真是已经记不清了。

  焦婼芸在部队看台上淋漓的预演着《风云儿女》的话剧,台下的张努德深深的看的痴了去。

  那年的焦婼芸才刚刚过了20岁的生日,正是年龄最曼妙的时期,黄金5年,她几乎将她的全部热烈给到了张努德。

  那时的张努德正是新升,毓秀的夫人闵沫刚刚为他生下了儿子,不可不畏说是正得意之时。

  焦婼芸不知道,这份不德的心思自那日演出之时已然被张努德一直埋在深处,成为一道随时可捕捉的阴影。

  再后来,因缘际会之下的二人饱受婚后情的愚弄。

  直到焦婼芸为张努德生下意外之子,两人才彻底断了联系。

  焦偌芸是有气性且高傲的,她从不觉得自己这样义无反顾的为张努德生子是有背道德人伦的。

  可当张努德只松口在外给到一套洋房,连孩子之姓都不肯给的时候,才恍然觉悟,刹那清醒过来。

  张努德素来是凉薄的,对亲生子也不过如此,更遑论是对妻子,更遑论是对她,一个什么都算不上的女人而已。

  一场华梦,一辈子的牢笼。

  如今自己已经快五十了,除却那心中一直不许放下的成见,唯有她那一人之子。

  张努德不是心狠的不给自己的亲生儿子赋予姓氏吗,那我便取了他的去。

  凭什么他可以儿女双全,她焦婼芸偏偏不会让张努德的晚年好过半分。

  张氏兄妹,素来是美谈,可偏偏,折了一个,跑了一个,无妨,那个跑了的,她依然会折翼到底。

  儿女双全!呵呵…我到要看看谁才是会给你养老送终的那个。

  思绪迸发有一瞬的猖迷,焦婼芸成就了自己,却独独走不出年轻时候那破败的祁梦,她本可以自由绽放全属于自己的芳华的。

  可叹,也不过是世间一痴人!

  如水色的月光洒落人间,映魅影成魍魉,叫过往以鼾歌,不允任何过错落地成河!

  再者,焦婼芸没有体验过与张努德的婚后生活,她不知道,作为张努德的妻子闵沫,承担的必然会比表面的体面更多。

  那留在印象中没有得到的恰似是最好的,即使焦箬芸已过半的生命,也还是参悟不透这当中的奥秘。

  今夜的焦箬芸似是不同往日,复栖躲在阴暗角落,将自己老板的神情看入眼里,隐入眉梢。自是跟随多年,相当于陪伴多年,眉目眼神微表情分解,复栖深知焦箬芸的本性本不是像自己一样的狠戾凉薄。

  怎奈年少无知,遇人不淑,心性又不似她方女子的三观尖利。

  这个社会有很多人都在现实的枪林弹雨中过活,时年渐久,看其悟性,学着怎样的摸着石头过河,怎样预测,怎样规避风险,又怎样利用,怎样见招拆招,怎样成就心底旖旎放歌!

  复栖乃一介苍凉的杀手,看似无情却极其视真,一旦认定非死生不可磨灭,而当年的火苗在多年之下渐变成熟,渐变婪露,渐渐的叫他不想只保留着上下属级的关系。

  渴望与冷血勾兑,促成一指的滚烫荼蘼!

举报

作者感言

山羽沐垚

山羽沐垚

(内容有改哦!水银~笔芯~o(* ̄︶ ̄*)o)

2020-10-10 23:5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