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非白下的灰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85、假想敌

非白下的灰白 山羽沐垚 1506 2021.03.02 22:30

  简章抬头,迎着曾杨言的目光,缓缓补充,

  “我想,曾总误会了,合同里有一项明性条例是:当甲方有明确理由怀疑乙方资质问题的时候,有权利重新加驻开发商。”

  “所以~”,简章眼神瞟过站在曾杨言侧身的沐敬言,缓了缓语气:“所以,汉州市级城规项目,会进行第二轮融资。”

  简章的语音刚落,陈牧升就带着一票汉州当地几个有名的开发商进了这间会议室,看来,早上的那个电话,简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曾杨言感受到身侧沐敬言的靠近,他是何等的聪明人,没想到啊,没想到~~

  曾杨言不怒反笑,低头展开的眉眼在一瞬抬头看向简章的时候,眼光之中透露着的是戏谑的眼神。

  假想敌这回事,任何人在极度紧张在意的时候都会有,可是这么明目张胆假公济私的,曾杨言倒是头一次见。

  这简章怕是从上一次吃饭的时候,就有意无意的对沐敬言展露不一样的情感停顿,这委实是靠目前的信息所圆不了的交集线。

  难道....?

  不会吧,难道这沐敬言之前真的做过什么违法乱纪扰乱国际法律的事件,曾杨言有不好的预感,这样的预感在始终无法确切知晓沐敬言过去的情况下,愈来愈饱满,愈来愈猖獗。

  对于沐敬言,他始终....是不知任何不是吗?!

  看着主座上简章势在必行的样子,不知道这一次,又会给华旭莱带来什么呢?

  无疑,曾杨言在紧要的关头放弃了一些东西,当他和沐敬言走出市政府大门的时候,表情是凝重的。

  失意了这个项目,预示着他接下去的路会越走越难。

  ~~~~~

  入夜

  简章在陈牧升的陪同下回到了住所,灯火稀疏,偌大的房子里没有多少的人气,简章有点子想家了,更想原先的军区大院了。

  那里面乌泱泱的站满了人,何时这么冷清过。

  陈牧升在玄关换了鞋,自顾自的梳洗去了,留下在一楼游荡到边院的简章,这套排屋当初选的时候,简章就是觉得这边院的那树白梅不错。

  迎寒傲雪,此时的白梅吐露的正芳,片片零落,勾起了简章内心的一抹感伤。

  没想到,自己偏偏的没有机缘对沐敬言吐露心声,时局又被自己搞成了这番溃不成军的模样。

  简章背倚栏杆,身前依然戴着松松垮垮不成型的领带,双手掏兜,一手拿出烟盒,一手拿出打火机,手指娴熟的点燃了一支烟。整个人慵懒的神情,虚焦的望着光下耀眼的白梅。

  她居然给他递吃食!

  没来由的,简章吐出一口浊烟,想想她张沫玮何许人也,自小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怎么会伺候人呢,她居然给他递吃食,她居然伺候他,他,他特么算老几啊!!

  简章这瓶醋吃了有多久了?

  那你的得问他等了有多久,藏了有多久,酝酿了有多久?

  身后,还是那个忽明忽暗的空间,简章掐了烟蒂,看着咫尺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白梅满地,深吸了一口滤嘴后的空气,原来,萦绕于她身边的空气可以如此清新。

  寒风阵阵,赏梅过后的简章泛起了丝丝冷意,亦或是后知后觉,转身,重新关上门,简章细心的扣了锁,看着玄关处的灯,陈牧升这空档怕是连澡都洗好了吧。

  “啪!”

  简章搓了搓手,走至楼梯口,伸手将玄关处的另一个控制开关给按灭了,才踩着拖鞋去往二楼自己的卧室。

  殊不知,二楼卧室里早就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那人一身紧身夜行衣打扮,头戴着鸭舌帽,后脑勺绑着高高的马尾,身形被外面世界的灯光照的若隐若现,来人耳尖,刚不动声色的将陈牧升连人带水的浴袍塞进被窝,就听见下头的简章在玄关关灯的声音。

  很好!!

  女人猫着腰乘着空隙溜了进去,不成想顺溜的笔挺动作微有凝滞,后背时不时的传来一丝疼痛的感觉,乘着龇牙咧嘴的时候闪进了简章房间的浴室。

  显然,女人想如法炮制,想不动声色的再解决一个!

  今夜,她可不是来做什么所谓的试探的,她要做的,就是死活都要求得对方口中的一个结果,一个真相。

  简章的头脑向来是敏锐的,这方面的天赋比的张沫玮他到更像是张沫衍。

  神情恍惚,整个人拖着慵懒的步伐,他留心的朝着陈牧升的房间方向看了一眼,却在下一分钟甩了甩头,朝着自己的房间里走去。

  夜独冷,作为军人这么多年,几乎没有在冬日里有开空调的习惯,简章也没多想,开灯进了卧室,拿了一应换洗衣物,很快朝着房间里的浴室里走去~~

  那里,,有一位女人在等着他,不是沐敬言又是谁?!

  偌大的浴室里,只见沐敬言轻巧的躲在门后,手刀提起,只等得简章开门而进。

  门后传来简章的脚步声,沐敬言自动屏住了气息,哪知好像对方漏拿了什么,脚步又渐渐的远了。

  简章拿错了一条颜色的背心,他习惯浅色的入眠的。

  等着简章再次回来推门而入的时候,沐敬言在刹那之间就提手劈了上去,可是,他不是陈牧升,他的反应能力岂非是任意男子可比拟的。

  简章反应很快的侧了自己的头,身形呈一个非常怪异的姿势回了手,却在大掌扣载对方身上的时候遏制了住,他看见了沐敬言纤白肃杀的脸。

  “她,她怎么在这!!!”

  简章诧异之余来不及反应,就被上手而来的沐敬言扣住了一只胳膊,随即向后反转,将简章推压在了浴室的玻璃门板上。

  沐敬言冷喝着开口:“说,你到底是谁?!接近我有什么目的?!”

  简章回迎的那几个手势动作,几乎跟当日闯入他家的男人是一个路数的,就在刚刚,沐敬言可以肯定,就是那人!

  沐敬言手之用力,简章被压的有点喘不过来气息,“她不是受伤了吗?怎么力气还这么大!”

  简章一个借势,手掌反转,挣脱了沐敬言的钳制,沐敬言不服,两人一边打一边朝着里面的淋浴间走去。

  简章此时气息紊乱,一方面顾忌沐敬言的伤,另一方面还得顾忌自己出的招式,一时间,硬生生的在冬日里出了薄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